公子每晚都穿越

作者:月寂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窑红

      江平原果然靠谱,第二日便找了几个会建砖窑的师傅过来查看地形,商量瓷窑建筑的事情。
      师傅们从未见过这怪模怪样的瓷窑,不过图纸好歹看得懂,再经江平原一解说便明白了七七八八。
      
      湖边风大,江平原与几人站在湖前,衣物被吹得猎猎作响,大伙不得不眯起眼睛看面前的图纸。
      江平原问:“若要建这么一个瓷窑出来,几位师傅可有把握?”
      其中一位钟师傅谨慎道:“要真按这图纸来建倒是能建,不过烧窑这种事,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我们没经验,若是不慎建错了某处,瓷窑达不到你要求也有可能。”
      “到时候若不能达到要求,可还能再改改?”
      钟师傅迟疑,“我从未试过建好再改。”
      其他几位师傅也纷纷帮腔,“建好再来改,恐怕不比新建窑容易。”
      “以前没见过这样的东西,我们还得摸索摸索,就算想改也不大会。”
      江平原沉吟道:“我这图纸上有严格的长度,高度要求,诸位严格按照这要求来建,若按照要求建出来的瓷窑不尽如人意,也不怪大伙。”
      
      几位师傅一听他松口,心里有些心动。
      钟师傅打头,道:“我们再商量商量,若是行,待会儿给你回个话。”
      “行。”江平原点头,“下午之前给我回话即可。”
      江平原现在手里有钱,建这瓷窑开出了六十两的高价,这只是人工费,砖费土费等不算在这里头,算下来,短短一个多月的工期,每位师傅可以分到十多两银子。
      建一座瓷窑要不了多少时间,若能拿下这笔生意,今年就算赚到一些钱了。
      钟师傅几人凑在一起商量来商量去,最终决定还是试试,若最后出来的结果实在不成,他们再按要求帮忙改改便是。
      
      江平原不意外他们会答应下来,事情已定好,他们便开始买砖买石,准备建窑。
      钟师傅道:“从濡川县往北二三十里,就有个高家村,他们村里有户烧砖的人家,烧出来的青砖十分不错,我们这边建房都爱去那里买青砖,一口砖两个铜板,买得多他还能送你一些,比在别处买要划算。”
      江平原点头笑着道谢,“多谢,我去问问。诸位认识人多,不知县里是否有建房的好手,可过来搭几个草棚木屋?”
      钟师傅问:“你们要搭什么样的草棚木屋?”
      “就普通能住人的木屋,到时候我们得让人过来这里看着瓷窑。”
      钟师傅一听便道:“若建这种木屋,哪个泥瓦匠都会搭,我认识几个泥瓦匠,都在县城里,我给你个地址,你过去随便打听打听,应当便能知道。”
      江平原点头笑道:“那便多谢了。”
      
      江平原开始忙瓷窑这边,樘华把宁维与余义派来给他打下手。
      “这么一来您身边便没人可用了。”江平原不赞同地看着樘华:“不然让余义过来跟着我,宁维还是在您跟前伺候?”
      樘华笑着摆摆手,“我每天不是读书写字,就是在外面散步,他们两个在我跟前,我也用不着,先前还让他们围着湖跑步消磨时间,闲着也闲着,不如留给你使唤。”
      江平原见他态度坚决,这才不再反对。
      
      樘华他们忙起来后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是六月底,天气热得不成。
      江平原写信请的那位烧瓷师傅终于在这三伏天里赶着驴车到了,他不仅人来,还带满车的家什,从工具到泥坯应有尽有。
      江平原带着这人来见樘华,这是个三十多的汉子,人高大清瘦,一身短打,做穷苦汉子打扮,颇有些不修边幅。
      樘华见了他,问:“你手里可有自己制成的器具?”
      袁劲有些紧张,慌忙点头道:“有,有有有,公子若是要瞧,我去拿了来。”
      樘华笑笑:“劳烦。”
      袁劲跑出去翻自己的驴车,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自己的瓷瓶,双手捧着进屋,恭敬递给樘华,“公子,这便是小人制的水瓶。”
      樘华接过水瓶拿在手里仔细看了一圈。
      袁劲手艺算不得极好,不过制的水瓶还算朴拙雅致,看得出来用了心,拿在手里也有些可取之处。
      樘华暗自点头,他也没指望能请来多好的匠人,能有这水平已差不离。 
      “不知你烧瓷烧了多少年,都会些什么色的瓷?”
      袁劲老老实实道:“我这手艺乃家传下来,我家烧了五六代瓷,现今会烧白瓷与青瓷。”
      “就这两样?”
      袁劲有些羞愧,低头道:“暂且会这两样,烧瓷手艺不外传,想学也没地儿学,这两样还是我家世代总结出来。”
      樘华点头,“现在什么色的瓷器好卖?”
      “翠色、雪色都好卖,有些单烧,有些与其他色儿混着烧。”袁劲道:“还须看个人手艺。”
      樘华道:“你先将坯子制出来,杯、碗、盘、碟、酒壶等多制一些,尽量做成一套一套,待我看看方子再来商量究竟上什么釉彩合适。”
      袁劲恭敬回答,“是。”
      樘华笑笑:“你先看要什么待遇,与平原商量一下,再看能否在此处买到瓷泥,若不能,附近哪里的瓷泥好,你说一声,让他们给你买去。”
      袁劲满脸感激地跟着江平原下去了。
      
      傍晚,江平原过来回禀。
      樘华问:“他要了什么待遇?”
      江平原:“按您给的法子,跟他说,平日里六两一个月,卖出去一套瓷器给他一两银子,上不封顶。”
      樘华笑:“他可有意见?”
      江平原摇头,“这待遇比他先前在家的时候好了不少,先前在家,他一年也不一定挣得到二十两银子。”
      樘华:“是否跟他说清楚了,日后要住到窑边去,并且需教导学徒?”
      江平原点头,“皆已说了,他无意见。”
      樘华心中放下一块大石,“如此说来,明日便可买人了,让他们一边建窑一边制坯罢,再让袁劲多看看,我们这蛋形窑有无不妥之处。”
      江平原一一应下。
      
      江平原动作极快,第二日早上便让人牙子带着一众少年上院子,供樘华挑选。
      樘华并无经验,干脆交予江平原与袁劲,让他们挑五六位心灵手巧的出来。
      江平原眼睛毒,很快就挑了六个机灵的少年人出来。
      湖边木屋还未建好,樘华不耐烦往自己院子塞人,干脆让何锐安排,让他挑庄子上的空屋将人塞进去。
      何锐与樘华相处了那么久,心里大致知道这位公子是什么样的人,也清楚这位公子前途远比他先前想象中的好得多,不敢落樘华面子,忙将人安排好。
      几个少年两人一间房,衣食由樘华这边给钱负责,在庄子里算个借住。
      
      这边终于有些进展,樘华松了口气,当晚跟阮时解汇报一番:“先生,我们能制瓷了!”
      “恭喜。”阮时解笑了笑,问:“要制什么色的瓷,确定好了么?”
      “想制郎窑红的杯盘。”樘华抬头,眼神清亮,“先生,我们那还没有人会烧正宗的郎窑红,我想试试。”
      樘华学到了化学,勉强明白氧化还原反应,理解瓷器怎么着色。郎窑红瓷器价格昂贵,成本较低,制作亦不难,若能造出来,他不仅能将游千曲的钱快速还上,还能大赚一笔。
      “郎窑红?这倒不错,郎窑红的瓶樽比较多,杯盘则不那么好控制,你们可先从瓶樽开始烧起。”阮时解道:“在制作过程中,记得保密。”
      “嗯,过两日我让奶兄找几个靠谱的人先将氧化铜制作出来。”樘华兴致勃勃,“左右无人烧这个,我们只等烧好了送去皇都里售卖。”
      “用哪种方法制氧化铜?”
      樘华毫不犹豫:“就用煅烧法,将铜粉置于煤炭之上加热,多来几次氧化过程,应当能得到合格的氧化铜。”
      “这法子不错,注意安全。”
      “嗯!”樘华说完这事,满脸跃跃欲试,道:“先生,我们接着学罢?”
      
      樘华找到了挣钱法子,目前对初中课本极有兴趣,尤其物理、化学、生物三科,樘华恨不得啃碎了吃下肚去。
      阮时解点头,“成,你先做张小测,我看你预习得如何了。”
      樘华二话不说,拿过小测纸开始吭哧吭哧写。
      阮时解看他,夏日里,墙角空调正悄无声息地送着一丝丝冷风,樘华玄衣袖子挽起,露出一段白皙清瘦的胳膊。
      此时这两条胳膊微微绷紧,线条随着他动作不断变化着。
      阮时解看着他认真写小测的模样,仿佛时光一下又回到了高中时。
      
      “先生,写好了。”
      樘华清脆的声音将阮时解的心神唤了回来,他拿过小测纸,“我看看。”
      樘华字迹工整漂亮,阮时解一目十行扫过去,发现他题目都做对了,化学式写得十分熟练。
      “不错。”阮时解夸了句,“过两天带你做实验。”
      “先生,我想做高锰酸钾那实验。”
      阮时解温声:“行,我们过两天一起出去买实验器材,回来带你做实验。”
      樘华点头,他现在已能在这里待到十点半,时间还算充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勋爵的营养液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