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每晚都穿越

作者:月寂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蛋窑

      游千曲很快便回信来,因樘华第二封信中提了借钱之事,他未走驿站,直接遣仆从快马送来信与银子。
      樘华拿到信,拆开来一字一句看起来,游千曲十分惊讶他想烧瓷,不过并未反对,反而随信给他寄了一千两银子,告诉他不必急,钱什么时候还都行,若是不够,还能再凑点。
      游千曲写起信来有些絮叨,足足用了三大页纸来写杂事。最后告诉他,已帮他找过一番,暂未发现合适的烧瓷师傅,再找找说不定能找到。“
      樘华读着信,眼睛慢慢弯起来,脸上带着笑意。长长一封信看完后,他对游家下仆颔首,“辛苦你跑一趟,先下去歇歇喝口茶,待会我给千曲回信。”
      那中年汉子忙行礼,“多谢公子。”
      
      江平原笑着过来招呼游家下仆,“请跟我来。”
      游家下仆慌忙跟上,两人去偏厅饮茶。
      樘华摊开信纸,蘸着墨汁,思量着回信,他先谢过游千曲,顺手写了他现在的生活,又问他是否对瓷器生意感兴趣,若感兴趣,两人可合伙,到时他这边烧瓷,游千曲那头则负责售卖,利润对半分。
      
      信写完吹干,樘华看了一遍,并未发现不妥之处,他将信封到信封里。
      游家下仆拿到信后告辞,骑着马快马加鞭回去回复。
      樘华看着匣子里一千两,唤江平原,“有这些钱,我们可着手建瓷窑,买瓷土,不必再等下去了。对了,瓷窑地址可选好了?”
      “我共准备了三个地址待您决定,勉强算选好。”
      樘华来了兴致,问:“一共有哪三个?分别在哪里?”
      “应您要求,都在庄子附近,两个靠河一个靠湖。附近有好几座大山,等瓷窑真建起来了,买柴将会十分方便。”
      樘华堆这附近已经很熟悉,一听他这话便道:“我们下午一起过去瞧瞧。”
      
      他们庄子靠的这村唤何家村,村子共二百来中户人家,五房姓氏,分散聚在各处,形成何屋、胡屋、张屋、廖屋、王屋五个屋场。
      这几个屋场何屋最大,其余几个屋场则凋敝成只有寥寥几户人家的小屋场。
      顾王府的庄子离何家村不远不近,分据东西两边,平日村里人并不敢到此处来。
      
      樘华他们沿着大道往前走,走到距离何屋村不远的一个小山包处,江平原道:“公子,第一个选址便是这里,此处临山靠河,到时候挖条沟渠引水过来,用水会变得极为方便。”
      樘华伸手遮在额前,举目四望,“这里确实不错,就是离何家村太近了些,不利于保密。我们若有所成,说不得有人会过来围观,甚至偷窥。再去看看其他选址罢。”
      江平原点头,“另一处选址靠湖,就在上游山坳里,也是个小山包,临湖不缺水与平地,就是没现成的路可过去,到时瓷土瓷器得雇人挑。”
      樘华常围湖散步,点头道:“这地址倒不错,还有一个在哪?”
      “还有一个则是坪山坳,那里人烟稀少,附近都是荒地,选那里到时晒瓷也好晒。”
      
      樘华跟他转了一圈,说道:“选沿湖这个。先去县里看看这山有无归属,将山买下来,省得到时候有人以此为借口卡我们。买完山再瞧瞧是否有会建窑的师傅,有的话先请师傅把窑建好。”
      “是。”
      樘华又道:“买六七个机灵的少年人,让他们跟着烧瓷师傅学习,看能否教出几个得用的人,再请人在窑边建些木屋,日后就叫烧瓷人住在那头,也好看着我们的瓷器。”
      江平原一一应下,“公子可还有什么要吩咐?”
      樘华摇头,“暂时没了。”
      想了想,樘华认真道:“这生意我们一起拉起来,如今大小事情全靠你忙活,日后我们瓷窑若有所出,无论利润多少,都分你二成,如何?”
      江平原笑着推拒:“我一介仆从,哪里要得了那么多。”
      “不是仆从。”樘华纠正他,清亮双目与他对视,“平原,你当我臂膀罢。我们要做生意,你帮我打理生意。若我恩考有成,有幸为官,你便来当我下属。你若有志科考,日后进入官场,我们便互相守望。”
      江平原哑然,未想到他会说这个,半晌后,他轻轻应下,“好。”
      
      晚上学习完,阮时解让樘华自己温习,樘华忽然想起来,问:“先生,你们这里能找到会建瓷窑的人么?瓷窑怎么建?”
      “嗯?”阮时解望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当然有,你们开始建瓷窑了?”
      “千曲借了我一千两银子,现在钱够了,可以开始建窑。”樘华有些兴奋,黑白分明的眼睛微亮,“按说若顺利,下个月我们便可开始烧瓷。”
      “想好要烧什么颜色的瓷器了么?”
      “还未定,等烧瓷师傅来了后再跟您说。”樘华语气欢快,“到时也看看师傅的手艺,能否把握得住那么多颜色。”
      阮时解点头,“那你们慢慢来,有什么困难及时跟我说,我看能否帮到你们。”
      “多谢先生。”
      
      阮时解笑笑,招手让他来到大书桌后面,“你不是说想知道瓷窑怎么建么,过来。”
      樘华忙点头凑过去,他原本以为阮时解会建瓷窑,要教他,没想到阮时解直接打开电脑,在浏览器输入“瓷窑怎么建”这几个字,而后浏览器跳出一堆信息,阮时解选择其中一则信息点进去,里面有详细的文字说明各朝各代的瓷窑,还附带建筑方法!
      樘华看的目瞪口呆,他伸手指了指电脑屏幕,转头问阮时解,“先生这样便成了么,不用请人来?!”
      “当然不成,如果本身不会修瓷窑,然后哪怕看了这些消息,也无法直接建出来。如果你们请的师傅本来就会建窑,再加上这些资料,才能让他如虎添翼,建出更好的瓷窑。”
      樘华盯着电脑屏幕,瞳孔微缩,深深震撼,他们那里谁有什么秘方,哪个不藏着掖着,传男不传女,怎么会直接写到这上面,让每个人都可以看?
      阮时解让开位置,握住他肩膀轻轻一带,“坐着看,看完之后想一想,你们要建哪种,确定好了,你可以拿纸和笔抄下来带回去,与建瓷窑的师傅商量一番。”
      樘华点头,几乎如饥似渴地滑动着鼠标,迅速看起一行行文字来。
      他用电脑及不熟练,时不时就把资料滑到上面去,还容易按到鼠标,弄出一系列错误。
      按他性格,出了错原本会羞窘,然而此时他脸上的表情认真到近乎虔诚,瞳孔倒映出屏幕光芒,嘴巴微抿,仿佛整个身心都被电脑上这些资料给吸引住了。
      
      樘华一直学着这个时代的知识,觉得这些知识挺有用,然而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这些东西这么有用!
      仔仔细细将每一个字看完,樘华转头看向阮时解,“先生,我抄这个蛋窑的秘方可以么?”
      “可以,你想抄哪个都行。”阮时解道:“你先把简单的设计图与说明抄下来,拿回去找师傅商量一下,如果那边觉得建不出来,或者有其他什么问题,我们再买详细的书和论文资料,详细了解一下。”
      樘华用力点头,而后又憧憬地问:“先生,还有别的更详细的资料?”
      “当然有,不过你一下拿太详细的资料回去也不好,容易与人怀疑。”
      樘华小应声虫一般只管点头。  
      
      时间已到九点五十八分,只剩十多分钟,樘华顾不上说话,赶紧拿出纸笔,准备把这些资料写下来。
      他经常来阮时解这里,阮时解已为他配有毛笔墨汁白纸,他拿来便能用。
      樘华刷刷刷的开始写字,又拿白纸过来绘图,好不容易赶在十点十五分写完,他吹了吹写满字的纸张,一抹额头上的汗,对阮时解灿烂笑道:“先生,我拿着这纸先回去了,明日再来告诉您,我们是否能建成。”
      “去吧。”
      
      樘华带着写满字画满图的纸回到自己房间里,打开窗子,吹了好一会儿,摸上去没有湿意的之后,他坐在床边用手摩挲着纸张。
      他越想眼睛越亮,此时已深更,他仍忍不住打开门去敲江平原的门,小声问:“平原,你睡了么?”
      江平原早已吹灯睡下,听到他声音,赶忙起来点灯,“未睡着,公子,出了何事?” 
      他吱呀一声打开门来,樘华闪身进去,晃了一下手中的纸,“好事,我先前不是说有釉料配方么?刚才一翻,发现我不仅有釉料配方,还找着了这个。”
      樘华将手中的纸举着给江平原看,“此窑名叫蛋窑,温度极高,能烧出好瓷,我们找到建窑师傅后,与师傅一道看看看能否将这种窑给建出来。”
      江平原举着手中的纸看了半天点头,道:“这法子倒是有板有眼,等建窑师傅找着了后,我们再讨论讨论。”
      樘华想了想,“既然已有法子。也不拘泥一定要会建瓷窑的师傅,看看有没有建炭窑砖窑的师傅,若是有也可唤他们过来参详参详,我看此地天气寒冷,每年都有不少烧炭的人,他们应当会建炭窑。”
      江平原一点就通,闻言立即道:“成,我明日便去找人,公子您早些睡罢。”
      樘华挥挥手,神采飞扬道:“我这就去睡。”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