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每晚都穿越

作者:月寂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合理

      阮时解看看台上的芭蕾舞演员,又看了看旁边捂着脸不敢抬头的小鹌鹑,无声勾了勾唇。
      “别怕,她们裙子底下穿了裤子。”
      “……哦。”樘华抬起头,看了一眼,还是很不自在,很快又低下头。
      阮时解扶了下他的肩,好笑道:“有什么可害羞的?”
      樘华吭哧吭哧,憋了半天,又憋红了脸,“非礼勿视。”
      阮时解:“礼又是谁定的?难道制定礼仪的那人就合理么?”
      樘华一怔。
      
      阮时解转头问:“如果台上的都是男子,穿成这模样,你还会觉得非礼勿视么?”
      樘华努力想了想,而后诚实地摇头,换个男的来,只要不全身赤裸,他都不会觉得如何。
      “强迫女性将自己身体层层裹起来,表面上是为礼,实则一种压迫,它代表着女性没权力将自己身体裸露出来,而从这个层面来说,礼其实是种权力。”阮时解顿了顿,说道:“不必对权力太过敬畏。”  
      樘华脸上露出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阮时解端详他,“要是不习惯,我们就先回去?”
      
      樘华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真要让他回去,他又有些不舍得。
      眼见阮时解站起来真想走,他赶忙牵住阮时解的袖子,眼睛余光望着舞台,满目不舍,“先生,要不然我们还是再待会罢?”  
      “那就再待一会。”阮时解温和道:“不必感到不好意思,这群姑娘跳得相当好,你仔细看了定会有所震撼。她们努力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就是为了登台演出,你若因为非礼勿视等理由不愿看她们一眼,那才叫失礼。”
      樘华用力点头,“嗯!”
      
      当他抬起头来开始看舞台上的舞者时,他的目光被黏在了舞台上。
      台上舞者一举一动,行云流水而又充满力量感,像一阵风又像一片云,优雅轻柔得不像话。
      樘华见惯了宫里舞者柔美的舞蹈,再看这个,震得简直快说不出话来。
      台上无论灯光还是雾气,就算缓缓开阖的幕布,也让樘华感到分外新奇。
      
      “差不多了。”阮时解手搭在樘华肩上,提醒。
      樘华有些回不过神来,茫然地望他一眼,心神还在舞台舞者的跳跃上。
      阮时解指指腕上的腕表,上面显示十点整。
      “下次再来吧。”阮时解拉着他手臂,樘华魂不守舍地跟在他身后。
      
      在离开包厢前,樘华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舞蹈快到高潮,音乐正激昂,台上的男女舞者行动如风。
      樘华活了那样久,从未见过如此光景,仿佛将人一生都浓缩成这短短两个小时似的,每一个舞动消耗的都是生命,透出摄人心魄的力量。
      
      阮时解带着樘华来到地下停车场,将他塞到副驾驶座上,带着他飞快开车回去。
      回到阮时解家里快速换好衣裳,樘华直至身体变得快半透明之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阮时解屈指轻轻敲了敲他脑袋,“别想那么多,回去好好睡一觉。”
      “是,先生。”
      
      第二天一早醒来,樘华仍在回味。
      舞蹈真美,再看看现实里的光景,每日除读书散步之外,也无甚好做,樘华霎时有些失落。
      江平原出来,见他情绪不高,眉头微微皱起,走至他身边,伸手探他脑门:“身子不舒服?”
      樘华往后仰了一下,江平原炽热大掌仍贴了过来,樘华只好乖乖让他探热度,嘴里说道:“没,做了个美梦,有些回不过神来。”
      多大个人了,江平原哑然失笑,收回手,“得,公子您慢慢回神,我去瞧瞧今日吃什么。”
      樘华点头继续刷牙,余义端水过来,他心不在焉,猫擦脸一般随手用湿帕子划拉了两下脸,将帕子拧干挂到架子上,而后坐着发呆。
      余义与宁维不敢打扰他,一个洒扫院子,另一个则颠颠追着江平原,要去帮手。
      
      江平原托着包子、菜粥、小菜等回来后,樘华总算回过了神,深吸一口气,“今日早饭好香。”
      “明日再给您换别的。”江平原伺候他用早饭,道:“公子,县里怕找不着人烧瓷了。”
      樘华心里早有准备,闻言并未太过沮丧,他打起精神道:“那我请人留意皇都里有无愿意过来的匠人。”
      江平原话题一转:“我认识一位烧瓷人,人有些不通世事,手艺倒不错。他在古宁县混得不好,颇有些穷困潦倒,若是请他,他应当愿意过来。公子若要,我写信请他过来一趟。”
      “是你朋友?”
      江平原一笑,“朋友倒算不上,不过一起喝过两回酒,还算熟悉。”
      樘华沉吟:“我知晓一些釉彩方子,若他过来,得签个身契,二十年三十年,日后恐怕不那么自由。你问问他,他若是愿意,尽管过来试试。”
      江平原笑道:“他烧了一辈子瓷器,最在意手上活计,有新釉他应当愿意过来。”
      “成,我这头也写信,打探一下皇都里是否有好的烧瓷人选。”
      
      谈妥人选,樘华揉揉眉心,道:“既然已有人选,我们要着手选址准备建窑买瓷土了。这方面我不大熟,你问问有无会建瓷窑的人,若无,便先选址,待烧瓷师傅过来再探讨如何建窑。”
      樘华这段时日看了些书,知晓烧瓷须得先练泥、拉坯、印坯、利坯、晒坯等,这里起码要月余时光,一边建窑一边做瓷完全来得及。
      江平原点头,“用过早饭我这便去办,看能否在这附近找着地方烧窑。”
      樘华道:“我匣子里还有四十多两银子,你先拿着花用,用完再问我。”
      江平原点头。
      
      用完饭,樘华开始回屋温书准备写文章。
      昨日先生特提醒过他,写作文是作文,写文章又是文章,两者大不相同,不可丢了自己风格。
      樘华许久未正经写文章,一时真要写文章,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待他中午真正一写,樘华忍不住捂脸,这惨不忍睹的文章真不似他写出来的。
      看来日后还得练习写文章这一项。
      
      樘华写完文章,拿纸出来写这阵子要做的事情。
      想了想,他特地在最后标注一句,提醒自己要花钱买些仆役回来。
      若要建瓷窑,里头定少不了打杂的学徒与下仆,与其在外头找,不如买些人回来,好好练个十年八年,他们这个摊子也不用愁了。
      樘华长吁一口气,现在万事俱备,就缺银钱。
      此时愁也无用,樘华下午接着收回心神读书,静待游千曲回信。
      
      晚上到阮时解书房时,樘华一看,阮时解书桌上放了一大摞新的书。足足十来本,樘华看得心底发麻。
      他悄悄看阮时解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先生,我们这阵子有那么多功课么?”
      “不多。别担心,一步一步来,现在不要求你两天学完一本。”
      樘华不易察觉地松口气,细细翻看起这些书来。
      语文、数学、历史、地理、生物、思想与政治,一共六本。
      樘华翻了翻,内容还算浅显有趣,里头教了许多新东西,让樘华有种大开眼界之感。
      今天阮时解不打算讲新的内容,就让他翻翻书,先熟悉一下书中的内容。
      
      等樘华翻完一遍,已快十点,阮时解没讲课,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小卡片递给樘华,“这是你的身份证,以后你要出门时就用这张身份证。”
      樘华翻出来一瞧,这张小卡片上写了顾樘华三字,下面是一串数字,旁边还有樘华的头像。
      “这身份纸真硬。”樘华小心摸摸身份证,看着那日拍的照片,眼里不由流露出惊叹,“上面的人画得我真像。”
      “这不是画像,以后你就明白了。”阮时解道:“等你日后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有所增长,我们可以用身份证买票,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坐火车或者飞机?”
      “对,也可以坐轮船,我们慢慢来。”
      樘华目露憧憬之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林四哥的小心心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