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尖宠

作者:林雪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此章为《他的小奶猫》最后两章薛卉和季诚的番外,因为有新来的读者说看不懂,所以还是决定贴出来,看过的读者们直接跳第二章~)
      
      高一开学的第一天,薛尧特地起了个大早,洗漱完毕后习惯性地去敲隔壁妹妹的房门,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没有半点动静。
      意料之中的事情,薛尧并没有多大的惊讶,妹妹贪睡,连爸爸都说她和妈妈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坚持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起床。
      
      薛尧推开房门,果不其然,看到薛卉穿着一套粉色的卡通睡裙,四仰八叉地抱着被子呼呼大睡。
      薛尧叹了口气,走进去掀开她的被子:“卉卉,起床了,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再睡就迟到了。”
      
      薛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拿起床头的闹钟看了眼时间,又丢回去,闭上眼睛嘟囔:“还早呢,我的闹钟都没响呢,我再睡一会儿,等闹钟响了我再起来……”
      
      “……”
      薛尧盯着妹妹看了半晌,终于还是心软了。
      
      他下楼去了餐厅,从冰箱里拿了鸡蛋、西红柿和火腿,又从餐桌上拿了一袋昨晚买的切片面包。
      推开厨房的门,薛尧熟练地起了锅,把鸡蛋扔进去,煎了两个荷包蛋,然后把面包片切成三角形,再把荷包蛋和切成薄片的火腿肉和西红柿放进去,健康又有营养的三明治就做好了。
      
      趁着在热牛奶的功夫,薛尧重新上楼,把妹妹从被窝里拽出来:“卉卉,你再不起床,爸爸就要来打你了。”
      
      “爸爸才不舍得打我呢。”
      薛卉抬头,睡眼惺忪地看薛尧一眼,人一歪,倒在他身上,“爸爸和妈妈昨晚没回家肯定是睡在公寓了,他们不会那么早回来的。”
      
      薛尧把妹妹扶正:“可是你别忘了,今天是我们开学的日子,爸爸是学校的大股东,会出席今天的开学典礼。”
      
      “……”
      这件事薛卉倒是真的忘记了,经薛尧这么一提醒,她才想起来。
      睡意顿时就没了,她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踩在地上,从柜子里拿了衣服,来不及穿鞋,就抱着衣服跑进了浴室。
      
      看着妹妹兔子似慌乱的背影,薛尧摇头失笑。
      他走到浴室门口,敲了下门:“换好衣服下楼,早餐已经做好了。”
      
      “知道了。”
      门背后,传出女孩儿含糊不清的声音。
      
      ……
      
      九中还是和以前一样,七点半到校,八点开始上课。
      薛尧和薛卉到学校的时候不早不晚,离七点半还有十分钟。
      
      薛卉进校后扫了一眼停车场,发现没有认识的车,肩膀垮了下来:“我就猜到爸爸不会那么早来,早知道我就再多睡十分钟了。”
      
      薛尧含着笑扫了妹妹一眼:“也许爸爸没有自己开车呢?”
      薛卉想了想,摇头:“不可能。”
      薛尧问:“为什么不可能?”
      薛卉歪着脑袋看哥哥:“因为公寓离妈妈上班的工作室有点远,爸爸才不舍得妈妈一个人去上班呢,肯定会开车送她去的,所以不管怎么样,爸爸都会先开车的。”
      
      薛尧嗤笑了声,揉了揉她的脑袋:“你还挺聪明。”
      “那可不,我是你妹妹诶!”薛卉得意洋洋地仰着脑袋,又摇头晃脑地补充了一句,“亲生的!”
      
      薛尧轻笑,牵着薛卉的手:“走了,上课去。”
      薛卉“哎”了声,乖乖地被哥哥牵着往教学楼的方向走。
      
      不远处的校门口,有两个穿着校服的男生停在那里,其中一个的嘴里还叼了一根棒棒糖。
      “刚才走过去那两个,是谁?”
      
      “哪两个啊诚哥?”旁边的男生不假思索地问。
      季诚一个巴掌甩过去:“那么大两个人,你瞎吗?”
      
      男生捂着被打的脑袋,顺着他的目光,终于看到了目标人物,恍然大悟道:“哦,你说薛尧和薛卉啊?他们是我们学校大股东的儿子和女儿,据说两个人今年以全市前两名的成绩考进了我们学校,可牛逼坏了。”
      
      “亲兄妹?”
      
      “对呀,亲的不能再亲了,还是龙凤胎。”男生说完,嘿嘿一笑,勾着季诚的肩膀,挑了挑眉,“怎么了诚哥,你想认识他们?”
      
      季诚拂开他的爪子:“滚,老子才不想。”
      
      “也是,这两个可是好学生,背景又厚,不是我们能够高攀的上的。对了诚哥,隔壁十一班魏翰上学期在背后捅你刀子的事你还记得不?要不要去教训教训他?”
      
      季诚勾起半边唇:“走。”
      
      ……
      
      班里的同学在开学前的军训周里都已经自我介绍过了,因此尽管是新学校开学的第一天,对薛卉来说在这个新环境里也不算太陌生。
      都是学校,在九中学习和在以前的初中学习也没什么不同,一样是四十分钟上课,以及十分钟只够接杯水去个洗手间的课间休息时间。
      
      唯一不同的是,她在开学短短一周内,已经从广播里听到某个人的处分通报不下三次了。
      而那个人,就是季诚。
      
      “季诚是我们上一届的学生,成绩很差,上课从来不听,考试交白卷那是家常便饭。听说他还常常和别人打架,最严重的一次,把一个高年级的人打进了医院,对方家长不仅闹到了校长那里,还报了警,要不是校长替他兜着,那次他估计就要被抓进去蹲监狱了。”
      
      这天中午吃好午饭,薛尧不在教室,薛卉听坐在她前排的女生扯八卦听得津津有味的:“他和校长有关系吗?为什么校长会帮他?”
      
      女生摇摇头:“没有关系,据说是因为那个高年级的学生带人欺负他们班一个女生,季诚看不下去才动的手,说是直接闯进了他们教室,随手抡了一个椅子,把那人的脑袋砸开了花,去医院缝了好几十针。”
      
      “……”薛卉倒抽了口凉气,“真的假的,这个季诚这么帅的吗?”
      
      女生还没来得及开口,另一个声音先一步插了进来:“谁帅了?”
      薛尧从后门走进教室,手里拎了一个袋子,袋子里放着一杯奶茶。
      
      奶茶还是热的,薛卉接过来,插了吸管喝了一口,一脸谄媚地朝薛尧笑:“谁都没有你帅,全九中最帅的就是我哥哥了,不接受反驳!”
      
      ……
      
      在九中的第一次期中考试,薛尧和薛卉毫无悬念地拿下了前两名的成绩,沈曼琳欣慰欣喜之余,把兄妹两人喊到了教师办公室。
      
      “是这样,你们这次的成绩考得很好,按照学校以往的惯例,在下周一的升旗仪式上,你们之间要有一个人当学生代表上主席台发言,你们看你们谁去比较好?”
      
      班主任的话一落下,薛卉二话不说就退了一步,缩到了薛尧身后。
      
      沈曼琳摇头失笑:“薛卉,你不能每次有什么事都让你哥哥来,这次要不就你上台演讲,怎么样?”
      
      薛卉苦着脸,但是再怎么样也不敢当面拒绝班主任,只能在薛尧身后扯了扯他的衣服,期盼着哥哥帮她说说话。
      
      谁知薛尧非但没有帮她,还很客气地点了点头:“好的,老师,我会帮卉卉一起准备演讲稿的。”
      
      他这么说沈曼琳就放心了,沈曼琳点头:“那你们回去之后好好准备,周一提前半小时来学校,我给你们看看演讲稿。”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笑了笑补充,“不过我相信以你们两个的能力,再加上有你们爸爸在,我应该不需要替你们做什么改动。”
      
      ……
      
      因为这件事,回到家里的薛卉一个晚上都没有理薛尧。
      吃好晚饭以后,她就锁上了房门,一个人在房间里生闷气,无论薛尧怎么敲门,她都假装没听到,最后嫌烦了,索性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睡大觉。
      
      薛卉第二天是被饿醒的,换好衣服习惯性地下楼找吃的,看到餐桌上的牛奶和热粥,想都没想就端起来直接喝。
      
      才喝了两口,一个带着轻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慢点喝,没人和你抢。”
      
      薛卉喝牛奶的动作一顿,过了几秒,赌气似的放下杯子,转身跑出了家门。
      她这一跑直接跑到了小区外面,经过小区门口,连保安和她打招呼她都没理。
      
      这个时候街上还到处都是早餐店,薛卉出来前只喝了一口牛奶,再加上跑了那么久,肚子实在是饿得不行,等到想要买点东西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钱和手机什么都没带。
      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蒸笼,薛卉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口水。
      
      正在这时,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往上一瞥,拿着塑料袋的手指修长有型,指节分明。
      一看就能分辨得出,这是一双男生的手。
      
      薛卉顿了一下,慢慢地抬眸,望向手的主人。
      男生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十六七岁的年纪,嘴角噙着一抹肆意的笑。他背靠着墙,一条腿蜷着抵在墙上,微凉的十一月,他的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
      
      “你……”
      
      薛卉才说了一个字,男生便打断了她:“你不是饿了么,我刚买的包子,没吃过,给你吃。”
      
      薛卉看了一眼包子,又看了看他,声音有点低:“你怎么知道我饿了?”
      
      男生薄唇轻扬,站直了走到她前面,女孩儿个子不高,但也不算太矮,堪堪到他肩膀的位置。
      “你不饿,刚才会两眼发直地盯着蒸笼看?”男生把装了包子的塑料袋塞到她的手里,“今天算你运气好,遇到了我,以后记得带点钱再出来,否则饿死了都没人理。”
      
      男生边说边转身,又找老板买了一个肉包子。
      他买完就走,也没有再给薛卉说话的机会。
      
      薛卉拿着包子,看着男生离开的背影,突然喊了一声:“喂,这个包子的钱,我怎么还给你呀?”
      
      “不用还了。”
      
      -
      
      薛尧最后是在小区门口找到妹妹的,彼时薛卉蹲坐在路边的花坛上,缩着脖子,可怜兮兮地像只被主人抛弃的流浪猫。
      
      看到熟悉的双腿和球鞋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薛卉只是蔫蔫地抬了下头,喊了一声“哥”,又垂下脑袋,盯着地面发呆。
      
      薛尧叹了口气,蹲下来:“还是不想去演讲?”
      薛卉悄咪咪看他一眼,很快又收回目光,摇了摇头:“不想去。”
      
      “你这样怎么行呢。”薛尧把妹妹拉起来,“总不能一直不去吧。”
      薛卉垂着眸,没说话。
      
      “走吧,先回家。”
      
      薛尧把妹妹带回了家,又重新给她把牛奶热了一下,兄妹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薛尧开口:“你忘了你以前演讲多厉害了?每次演讲比赛,只要有你在,连我都拿不到第一。那件事情过去已经两年多了,你不能因为一次的失败,就否定了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
      
      薛卉选择性地忽略了他后半句话:“那是因为你每次都让我。”
      薛尧轻笑,揉了揉她的脑袋:“也得我妹妹能干,否则岂不是人人都可以拿第一了?”
      
      薛卉配合地朝他一笑,沉默了一会儿,抿了抿唇,开口:“要不,我试试吧。”
      薛尧正要说“好”,却听女孩儿紧接着说话,“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薛尧挑眉:“说吧。”
      薛卉转了个身,笑眯眯地抱着他的胳膊:“反正这次我们只要一个人上台,我负责讲,你就负责写演讲稿,怎么样?”
      
      薛尧“啧”了两声,眉眼里带着几丝笑意:“什么时候学会压榨我了?”
      薛卉已经恢复了笑脸:“我一直都会呀,谁让你是我哥哥呢,被我压榨也是应该的。”
      
      ……
      
      周一升旗仪式,薛卉站上主席台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
      毕竟已经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演讲过了,她最后一次演讲就是因为在一个重要的比赛上忘了词,导致了紧张,一紧张脑子里就一片空白,再加上前排有人嘲笑,最后她甚至连最简单的语句都讲得颠三倒四,原本稳拿第一的成绩,变成了倒数第一。
      
      “大家好,我是高一年级一班的薛卉……”
      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薛卉努力让自己忘记那次的事情,一心一意投入到这一次的演讲中。
      
      “如果紧张,你就看着我,就当作是只讲给我一个人听的,至于其他人,把他们当萝卜就行了。”
      这是薛卉在上台前薛尧和她说的。
      
      一想到台下正有上千只萝卜都在听她演讲,薛卉忽然觉得有点好笑,紧绷的心也因此放松下来。
      她渐渐找到了当初在台上那种自信洒脱的感觉,朝下面的薛尧微微点头,一瞬间,那个曾经拿了无数次演讲比赛冠军的女孩儿又回来了。
      
      薛卉讲了十分钟,大部分都是薛尧给她写的,还有一小部分,是她的有感而发。
      台下掌声响起,薛卉朝台下鞠了个躬,直起身体正要下台,突然瞥见高二年级的队伍尽头有几个没穿校服的男生站在后头,刚才她演讲得投入没有看到,这时才注意到其中有一个男生特别眼熟。
      而且在所有人都给她鼓掌的时候,唯独他的手始终插在裤子口袋里,嘴角扬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这个人……
      
      薛卉从主席台下来的时候神色有些不太自然,薛尧见状,担忧地问:“怎么了,还是不行?”
      明明她刚才的状态很好,他还以为……
      
      “不是的。”薛卉摇摇头,很罕见地不敢去看哥哥的目光,“我就是刚才太紧张了,哥,我讲得怎么样?”
      
      听她这么说,薛尧松了口气,笑了笑说:“我妹妹这次要是去参加比赛,肯定又能抱个奖杯回来。”
      薛卉被他逗笑了:“可是学校不发奖杯呀,哥哥,你给我发一个吧。”
      
      “嗯,想要什么样的奖杯?”
      
      薛卉想了想:“我听说麦当劳最近新出了一套玩具,我想要那个。”
      
      “……”薛尧有点无语,“你都多大了,还要小孩子玩的东西?”
      薛卉噘着嘴,晃着薛尧的胳膊撒娇说:“我不管嘛,你答应我了,不给我买的话,我就告诉爸爸去。”
      
      “……知道了,给你买就是了。”薛尧无奈又宠溺地看着妹妹,“就知道拿爸爸压我。”
      薛卉嘻嘻笑。
      
      ……
      
      薛尧说到做到,放学后,他就带妹妹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麦当劳,不知道是不是这次的玩具太火爆,服务员找遍了店里所有的存货,也只找到了其中四款。
      “不好意思啊小妹妹,另外一款我们店里应该已经送完了,要不你去其他家店看看吧?”
      
      薛卉拿着四款小玩具,略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好吧。”
      
      薛尧后来又带她去了其余几家分店,结果不出意外的,也全都只缺了这一款。
      薛卉欲哭无泪:“哥,你说这些生产商是不是故意的,骗我们去买吃的,又偏偏少了一款不给我们集齐,气死我了。”
      
      薛尧笑着安慰妹妹:“应该不会,他们的广告单上还说一共五百万套,数量肯定是对得上的,我们这边缺了另一款,其他地方肯定就多了,等晚点我给你找别人问问,实在不行的话,回家给你上网找找,应该也有人卖。”
      
      薛卉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顿时眼睛一亮:“谢谢哥哥!”
      
      薛尧提着满手没来得及吃的东西,问她:“这些你打算怎么办?”
      
      薛卉心虚地看了一眼,为了那四个玩具,他们买了四份套餐,光他们两个人肯定是吃不掉的。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突然想到来的时候经过的一个桥洞,底下似乎有几个流浪汉,她心一软:“不知道刚才那几个流浪汉还在不在,我们去给他们吃吧。”
      
      薛尧没什么意见,点了点头:“也好。”
      
      ……
      
      兄妹俩到桥洞下时,几个流浪汉缩在角落里,看起来面黄肌瘦的。他们似乎有点怕人,见到兄妹俩朝他们走来,不约而同地警惕起来。
      薛卉和薛尧对视一眼,抿了下唇,从哥哥手里把装着套餐的袋子拿过来,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尽量不吓到他们。
      
      “你们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这是我们刚才买的吃的,给你们每人一份,还是热的,你们放心吃吧。”
      薛卉把东西分完,没有多做停留,拉着哥哥就走。
      
      不远处的桥脚下,一个身穿白衬衫的男生同样手里拎着一袋东西,仔细一看,大约十多个白白胖胖的包子。
      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包子,又抬头朝男生女生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忽然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大包子,放到嘴边一口咬了下去。
      
      “谁说我们不是一类人了?”
      男生靠在桥栏上一边嚼包子一边自言自语,眼底慢慢浮出一抹笑来。
      
      ……
      
      薛尧托人找了很多地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没有薛卉缺的那一个小玩具。
      
      时间一闪即逝,眨眼间满树的黄叶都落了地,很快,迎来了初冬的第一场雪。
      被白雪铺满的九中校园显得洁白而无暇,体育课上,老师只让学生们做了个简单的热身,便让他们自己去玩了。
      
      篮球场上的雪已经被铲干净了,男生们大多都聚集在那里打球,女生们不怎么爱动,绕着操场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串脚印。
      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声“看那边”,几乎附近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的声音吸引了。
      
      薛卉也不例外,朝她指的地方一看,操场对面有几个男生正往篮球场的方向走。
      为首的那个穿了一件灰色的连帽卫衣,帽子戴在头上,只露出一张脸在外面。
      
      尽管如此,薛卉仍然一眼就认出了他,小声地“啊”了一声:“他是……”
      站在薛卉旁边的女生见她不往下说了,以为她不知道,惊讶地说:“不是吧卉卉,你居然连他都不认识?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高二十二班的季诚,不过他们这节好像不是体育课,他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过去看看吧!”另一个女生激动地说。
      
      女生们一窝蜂的涌向篮球场,薛卉也半推半就地跟了过去。
      正在打球的薛尧看到季诚等人过来也都停了下来,不过好在季诚等人并不是找他们的,而是去了最里面的一个篮球场,那边有几个高二年级的正在打球。
      
      那几个人看到季诚,不悦地开口:“你们来干什么?”
      季诚抬眸看了说话的人一眼,顿了两秒,转向他身旁的另一个男生:“我听说昨天放学,你把一中的人给揍了?”
      
      被他点了名的人眼睛一眯:“管你什么事?”
      季诚面不改色:“你带人打了我弟弟,还问我什么事?你说管我什么事?”
      
      那人咬了咬牙,啐了一声:“上次那个人你也说是你弟弟,还有再上次,我们就吓了他一次,你又说是你弟弟,你他妈的到底哪来那么多弟弟?”
      
      听他说完,季诚“唔”了一声,语气平静:“刚认的,行不行?”
      
      “你……”那人差点气得吐血。
      
      季诚不耐烦道:“老规矩,十个球,你们赢了,这件事我不插手,我们赢了,那就放、学、后、见。”
      
      “……来就来,谁怕谁!”
      
      ……
      
      这场球的结果当然是季诚赢了。
      他们打完的同时,离下课只剩十来分钟了。
      一直在旁边看比赛的体育老师看了一眼时间,吹了声口哨,示意他们可以先回教室去准备下一堂课。
      
      薛卉跟着薛尧离开了篮球场,快到教室的时候,她让薛尧先回去,自己则去了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还没走到洗手间门口,她便闻到了一股呛人的烟味。
      
      薛卉从小就不太喜欢烟味,她皱了皱眉,又想快点离开这里,又好奇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在学校里抽烟。
      旁边就是楼梯间,薛卉走出门,下意识地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不看还好,这一看,她蓦地顿住了脚步。
      那边站着四五个男生,每个人的手上都夹着一根烟,唯一的区别是,有的人在抽,有的人只是拿着。
      
      现在还没到下课时间,走廊里很安静,因此她走出去,那边的人也听到了动静,往她这里瞧了眼。
      
      季诚看到她,指尖的烟转了一个圈,隐藏到了掌心之下。
      女孩儿看他的眼神很明显,她已经认出他来了。
      
      季诚低头闷笑了下,拍了拍身边人的肩:“你们先回教室。”
      “诚哥,你……”
      “回去。”
      
      那些人犹豫了几秒,虽然很不解,但还是很听话地走了。
      
      等他们都离开了,季诚顺手把烟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几步上前,站到女孩儿的面前,唇边扬起一抹笑:“小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薛卉嗅了嗅鼻子。
      刚刚那几个人一走,这边的烟味就淡了,再三确定男生并没有抽烟,薛卉的脸色才好看了些:“原来……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这个开场白……
      季诚忍不住笑:“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我在学校那么‘有名’,你会没听说过我?”
      
      “……”
      他会这么无赖薛卉倒是没想到,她依然记得记忆中那个给她吃包子的男生不是这样的。
      薛卉抿了下唇,“听过,但是没见过。”
      
      季诚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像是自嘲地垂下眸:“我还以为你记得我呢,既然没见过,那就算了。”
      
      他转身,背影稍显失落。
      薛卉咬唇,在他离开前,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开口:“那个……上次包子的钱,我还没给你呢。”
      
      尽管女孩儿的声音很轻,季诚还是听到了。
      脚下的步子一顿,季诚回身,眸底逐渐染上了一丝惊喜:“你说什么?”
      
      薛卉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垂下头,小声说:“我说……我不能白吃别人的东西,我……我把钱还你吧。”
      
      季诚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下,重新笑了:“好啊,那你现在就给我吧。”
      
      薛卉“啊”了一声,没想到他真的会要,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可是我现在没有带钱,你等我一下,我去教室给你拿。”
      
      她急急忙忙要走,只是没等她来得及转身,手腕突然被人握住。
      
      还是那双手,上一次拿着塑料袋,这一次却抓着她的手。
      薛卉心跳地有点快:“你……你……”
      
      季诚看着她:“不用那么麻烦了,微信直接发红包也行,你把手机号告诉我,我加你?”
      
      薛卉纠结了一下:“我手机在家里……”
      
      “……啧,这么乖啊。”
      季诚很少和好学生打交道,第一次主动找女生要微信,居然还吃了闭门羹。
      “那我把我的手机号给你,你回去加我?”
      
      薛卉怔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就闭眼吧。”
      
      薛卉不解:“闭眼?”
      
      “对,闭眼。”
      
      “……”
      薛卉并不知道他要她闭眼干什么,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要下课了,到时候他们如果还在这里,就会被很多人看到。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听了他的话。
      
      眼睛一闭上,薛卉就感觉到他的手离开了她的手腕。
      她看不见,只听到衣服摩擦的声音,没响几下,又停了下来。
      
      然后是那个人附在她耳边的低语声——
      “倒数十下,东西就在你口袋里,自己拿。”
      
      “……”
      薛卉半信半疑,以最快的速度在心里从十默念到一,睁开眼的一瞬间,下课铃声也响了。
      
      安静的校园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而刚刚还在眼前的男生,就像凭空消失般,不知去向。
      
      想起他之前说的话,薛卉摸了下自己的外套口袋,指尖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她拿出来一看,正是她之前一直没有收集到的最后一个小玩具。
      
      在这个小玩具的肚子里,似乎卷了一张类似纸条的东西。
      薛卉拿出来,上面用黑色的水笔写了一串号码。
      
      那是……他的手机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重写,看过的宝贝麻烦忘了前一个版本的剧情再看一遍=3=
    感谢等待。
    -
    姜涵小女神的预收文《偏偏偏爱》,外冷内热禁欲系教授×嘴甜貌美颜控小仙女,求收一个呀!
    【文案】
    都说隔壁学校新来的傅教授高冷矜贵,不近女色。
    姜涵不信,决定亲自进行一番实地考察。
    当天下午,G大舞蹈系小女神姜涵来旁听计算机系傅大神上课的消息传遍了两个学校。
    偌大的阶梯教室座无虚席。
    傅砚时一走进教室就察觉到了异常,桃花眼眯了眯,很快发现了离他不远的那个人影。
    略显清冷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坐在第三排最中间穿白色裙子的那个女生,麻烦你给我讲一下C语言与JAVA的区别和各自的优势。”
    姜涵:“……”
    半年后,G大明亮的图书馆一角,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轻柔地洒在室内。
    有人看到年轻俊美的傅教授端着一杯咖啡,俯下身,在他们小女神的耳边低语:“是想让我继续陪你复习,还是当我的女朋友,你选一个?”
    姜涵眨了眨眼睛:“不可以两个都选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