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云淡凤轻

      
      何灼还想和梧桐树玩,可他的“坐骑小弟”转身就走。
      
      “再等等,说不定变成人要很长时间呢?”
      
      他一个劲儿地往后看,始终觉得那棵树是可以变成人的。
      
      祁沉没有停住脚步,径直向前走:“有客人来了。”
      
      何灼:“客人?”
      
      祁沉:“嗯。”
      
      感应到叶止来的时候,祁沉就把院落的禁制解开了。
      
      “小师叔,阿啄。”叶止点头笑道。
      
      何灼很欣赏这个青年,他是这段时间遇到的人里,唯一一个还会和他打招呼的。
      
      此子定然不凡!
      
      看来可以成为第二个小弟。
      
      祁沉不知道阿啄在想什么,但是能感受到他高昂的情绪,脸一沉:“何事?”
      
      叶止不觉得小师叔是在恼怒自己,他听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以为是因为那件事,顿时正了正神色:“小师叔放心,我已经教训过那帮弟子,您不必生气。”
      
      祁沉半阖着眼:“你来就是为了这事么?”
      
      叶止摸摸鼻子:“不,我是因为您说的那位叫时煊的人,万道宗并没有这号人物,甚至连杂役都没有。”
      
      这下何灼更激动了,祁沉现在还不是反派!还能救!
      
      感受到雏鸟的情绪愈发高涨,祁沉面无表情地说:“嗯。”
      
      叶止此时心情也有些不好了,小师叔如此生气,说不定是因为曾经受过此类的欺辱,才难以忍受。
      
      那些小辈真的应该好好管教了。
      
      叶止神色一肃:“小师叔放心,我这就离开。”
      
      祁沉:“慢着,你是木灵根吧?”
      
      叶止点头。
      
      祁沉淡淡地说:“那正好,这段日子,湖边的那棵树就由你负责照顾了。”
      
      他是想刁难一番叶止,却没想到叶止利落地答应,还问道:
      
      “是否需要我搬过来住?”
      
      祁沉:“......不必。”
      
      “好,那我先去瞧一瞧那树再离开。”
      
      “嗯。”
      
      何灼一开始觉得祁沉是在为难叶止,但见到叶止神采焕发的样子,又觉得是自己误会了。
      
      说不定现在流行养树悟道呢?
      
      叶止刚走近灵树,就感受到一股不同寻常的灵气,浓郁清新,让人身心愉悦,及其适合他这个木灵根的人吸收。
      
      果然,小师叔是为了他好。
      
      叶止叹了口气,心道,我的小师叔太别扭怎么办?
      
      *
      
      屋内,祁沉在千年灵玉床上打坐修炼,何灼躺在不远处的桌子上,悠然地喝着灵髓。
      
      “嗝——”
      
      一簇小火苗从嘴里蹿了出来,何灼猛地站了起来,惊觉自己耽于享乐。
      
      他得修炼!
      
      关于灵气运行,是祁沉手把手教他的,可是现在......
      
      何灼扭头,就着祁沉的脸,又喝了一口灵髓。
      
      感慨道:真是秀色可餐啊。
      
      “嗝——”
      
      一团火球从嘴里蹦了出来,砸在地上,出现一个深坑。
      
      何灼连忙顺着刚才灵气运行的脉路,试着重新走一遍。
      
      之前的火,都是顺着打嗝的气喷出来的,这回却是正儿八经用运出来的
      
      火势经久不衰,何灼好奇地碰了碰火的边缘,一点事都没有,而且有些暖暖的,很舒服。
      
      玩的嘴都酸了,何灼才停下来。
      
      床的方向忽然传来一声闷哼,何灼看了过去,发现祁沉面色惨白,额上布满了汗珠,眉关紧缩,似乎十分痛苦。
      
      何灼试探性地叫了声:“祁沉?”
      
      对方没有回话,突然吐了一口血。
      
      吓得何灼连忙从桌子上跳下去,跑到床边,仰头又叫了一声:“祁沉?”
      
      “啪嗒。”
      
      一滴血珠掉到了何灼爪子边,他咽了咽口水,正想开口,祁沉闷哼一声,瘫倒在床上。
      
      何灼急得一跳,正好跳到了祁沉肚子上。
      
      突如其来的外力,祁沉唇边又溢出了鲜血。
      
      “对不起对不起。”何灼连忙道歉下来。
      
      走到祁沉脸颊边,他小心翼翼地探出翅膀碰了碰:“你、你没事吧?”
      
      等了半晌,何灼也没等到回应,他翻了翻祁沉给他的储物袋,什么药都没有。
      
      一般小说里有人走火入魔的话......
      
      好像是啪啪啪完事的。
      
      何灼晃晃脑袋,把不该想的事情摇出脑袋。
      
      仰头一看,祁沉已经睁开眼,一双金色竖瞳毫无感情。
      
      何灼惊得往后退了一步,跌坐在床上。
      
      金、金......嗯?看错了么?
      
      眨眼的功夫,那双眸子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何灼走上前,趴在祁沉脸颊上,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企图从里面找到一丝金色。
      
      祁沉哑着嗓子,双眸却异常明亮:“怎么了?”
      
      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虚弱的声音,何灼犹豫了一会儿摇摇头:“你还好么?”
      
      祁沉伸手摸摸雏鸟的身子:“我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修炼时体内那一缕含有杂质的血突然将经脉堵塞,害他走火入魔,若不是阿啄误打误撞,帮他将那一缕血排出......
      
      祁沉垂眸,看着雏鸟的眼神愈发温柔。
      
      “幸好有你。”
      
      何灼松了一口气:“幸好你没事才对。”
      
      祁沉此刻没有办法压住嘴角的弧度,任由笑意出现在脸上。
      
      何灼看愣了,居然还有梨涡?
      
      这TM的好看到犯规啊!
      
      “那个、你还要再练一会儿么?”
      
      祁沉刚想说不用,忽然见到手背的皮肤变成了金色的鳞片,瞳孔微缩:“嗯,这段时间,你莫要靠近我,可能会伤到你。”
      
      何灼没有注意到这件事,他还沉浸在祁沉方才的浅笑中,不能自拔。
      
      直到祁沉又强调了一遍,才愣愣地离开。
      
      *
      
      “阿啄?阿啄?”
      
      何灼抬头,发现叶止蹲在面前,关心地看着自己。
      
      “啊?哦,祁沉说——”
      
      说到一半,看见叶止懵逼的眼神,何灼就知道他听不懂自己说什么,决定不浪费自己的口水。
      
      叶止知道阿啄能与祁沉交谈,也猜到了刚才阿啄是在和他说什么事。
      
      他笑了笑:“我听不懂阿啄在说什么呢。”
      
      何灼扔了个眼神给他:我知道。
      
      叶止往里看了看,没有察觉到祁沉的气息,放心大胆地摸了摸何灼的脑袋:“小师叔既然让你出来了,是不是让我带你去玩呀?”
      
      何灼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这个可以有。
      
      叶止学着祁沉的模样,把何灼放在肩头,边走边说:“我带你去兽峰吧,还能认识些小伙伴,怎么样?”
      
      何灼抓了一缕他的头发:“你都走了,还问我怎么样?”
      
      叶止自说自话:“是吧,你也觉得不错。”
      
      何灼:“......”
      
      兽峰
      
      兽峰弟子皆是学御兽一道,放养的灵兽随处可见,女修们身边大多是较为可爱的灵兽,男修身边则千奇百怪。
      
      何灼看着前方骑着巨型蚂蚁的男修啧啧称奇:“这哥们儿品味真特别。”
      
      叶止不知道阿啄在说什么,但耐心地介绍:“这是嗜天蚁,高阶灵兽,十分难驯服。”
      
      居然还有这么霸气的名字?何灼打量着蚂蚁,终于想到了一个问题。
      
      他是什么品种?
      
      之前只听过人家二阶灵鸟二阶灵鸟的叫。
      
      难道二阶灵鸟就不配拥有自己的名字么?
      
      嗜天蚁似乎感受到了某鸟灼热的目光,缓缓地转过头,对上了何灼好奇的目光。
      
      下一刻庞大的身躯顿时缩小成普通蚂蚁大小,骑着他的男修摔落在地,揉着屁股爬起来:“小一,怎么了?”
      
      名为小一的蚂蚁留给主人一句话就钻进了灵兽袋中,张字扫视一圈,发现了罪魁祸首。
      
      “叶师兄,这是你的灵兽吗?”
      
      张字看着叶止肩上的红鸟,眼里闪过一丝痴迷,要知道连大师兄的青元,都没有办法将他的嗜天蚁吓成那样。
      
      叶止摇头:“我只不过帮小师叔照看一会儿。”
      
      张字想摸,被何灼躲开,讪讪地收回手:“便是那位齐与真君的弟子么?”
      
      叶止:“嗯。”
      
      张字眨了眨眼:“我在兽峰修炼多年,竟然看不出它的来历,叶师兄可否告知一二?”
      
      叶止笑道:“实不相瞒,我——”
      
      前方忽然传来了嘈杂的打斗尖叫声,叶止也顾不上回话,直接冲了过去。
      
      只见兽峰青苑内,散养的温顺灵兽纷纷发狂,袭击路过的弟子,天上的灵鸟也冲撞过来。
      
      其中有一名白衣弟子遭到了众多灵兽的攻击,飞禽走兽样样俱全,和旁人的一两只灵兽形成了鲜明对比。
      
      何灼忍不住开口:“这老哥也太惨了吧。”
      
      等看到这位老哥的脸后,他瞬间改口:“活该!”
      
      贺崇也不懂,为什么这群灵兽都向他攻来,幸好都是低阶灵兽,他还能应付的了。
      
      天空突然传来一声悠长的啼鸣,众人纷纷抬头看,一只彩色的鸟俯冲下来,七彩的眼里充满了怒气,尖利的鸟喙张开,隐隐约约能看到喉中发着蓝色的光芒。
      
      “彩文鸟!”
      
      “快走!”
      
      “彩文鸟怎会过来?它如何离开的禁区?”
      
      贺崇抵挡之余抬头看了一眼,只见那极品灵兽彩文鸟直直地向他冲过来。
      
      他脸色大变,极品灵兽,哪怕元婴真人都不一定打得过。
      
      彩文鸟喉中的蓝色光团逐渐变大,它长大鸟喙,猛地向地面喷射,所有弟子纷纷拿出保命灵器逃跑。
      
      低阶灵兽也感受到了令人恐惧的威压,跑得比修士们还快。
      
      那蓝色光团是冲着贺崇而来,他犹如被施了定身术一般,连手指都动不了。
      
      就在光团要砸下来的瞬间,凭空出现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接住了光团收入袖中。
      
      随之而来是一道清亮的呵斥:
      
      “胡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十二点前还有一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