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接凤洗尘

      
      “我们要把这棵树带回去么?”
      
      祁沉点头,上前一步把手放在树干上。
      
      何灼还以为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看到一颗参天大树变小然后或者直接被收尽储物袋。
      
      结果祁沉直接把树连根拔起,他都清楚地看到树密密麻麻的根须,不停地在动。
      
      何灼觉得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如果鸟也有鸡皮疙瘩的话。
      
      祁沉没有注意到阿啄的反应,他的确是想将这棵树直接收入空间。毕竟他的空间可收纳万物,不论生死,可把手放上去的那一刻,却发现不能收入空间。
      
      不仅如此,这棵树还牢牢地扎根在灵脉上,□□废了好些功夫。
      
      祁沉微微皱眉,这树是什么品种他不记得了,只记得种子是百年前一只幼崽送的,当时似乎还说了什么话。
      
      何灼已经被恶心地躲进祁沉的肩窝,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他的下一步行动,反而等到了一簇长长的根须,上面还沾着湿润的泥土。
      
      吓得他浑身一抖,反射性地想挠祁沉,但在碰到温热的皮肤时,停住了爪子。
      
      挠不动,痛得还是自己。
      
      何灼收回爪子踮起脚,把头伸到祁沉耳边,用尽全力咆哮道:“祁沉!你TM的好了没!”
      
      祁沉正在沉思,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得险些拿不住树。
      
      树是没掉下来,但它的根须却离何灼愈发近了。
      
      何灼身上的绒毛已经炸开,正当他打算再次咆哮的时候,那一簇根须伸到了他的嘴边。
      
      他低头就是一啄,棕褐色的根须上霎时多了一个小洞。
      
      何灼紧紧地盯着它,只见根须蜷缩起来,盖住受伤的部分,缓缓往回缩,缩到一半又停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何灼觉得它有些委屈,隐约间似乎听到了孩童的呜咽声。
      
      这棵树该不会是什么妖怪吧?
      
      何灼仔细一想,好像也有道理,这里可是修真界。
      
      “祁沉,你在做什么?!”
      
      张舍匆匆赶来,想要阻止他毁坏齐与真君的灵树。
      
      祁沉瞥了他一眼,并不打算回话,而是要直接离开,举这树着实有些费力气。
      
      张舍见他想走,上前拦住:“还不将真君的灵树放回去!”
      
      祁沉:“让开。”
      
      张舍不想动手,一是之前一战,他已经清楚自己伤不了祁沉,二是他不想伤到灵树。只是打算好言劝说祁沉。
      
      “祁沉,这树是齐与真君百年前栽种的,并非路边野树,不可——”
      
      “还不快将灵树放下!”不知从哪儿跑出来一个齐与真君的脑残粉,直接动手,一道剑气袭向祁沉。
      
      剑气破空而来,祁沉挥了挥衣袖,将剑气打了回去,脑残粉避之不及,被自己的剑气打倒在地。
      
      何灼正在和那一簇根须斗智斗勇,祁沉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他一个没站稳,从肩头落了下来。
      
      祁沉自然是感受到肩上的动静,伸手去接,但比他更快的是那一簇根须。
      
      何灼愣愣地看着地面,在掉落的一刹那,根须就把他圈了起来,动作十分轻柔。
      
      “那个,谢谢啊。”
      
      根须知道这句话是给自己的,亲昵地蹭了蹭雏鸟的羽毛。
      
      何灼突然觉得其实根须也挺可爱的,他刚才就不应该瞎动手,不,动嘴!
      
      “哗啦啦——”原本安分地呆在祁沉手上的灵树,倏地开始疯狂抖动,树叶树枝的摩擦发出了巨大响声。
      
      何灼反射性地抬头,看见了密密麻麻的根须,一簇紧挨着另一簇,悬在空中疯狂的抖动,宛如一条条发狂的小蛇。
      
      妈耶!
      
      刚刚燃起的好感瞬间被密集恐惧症扑灭,何灼动了动身子,跳到祁沉手上,扒拉住两根手指:“我们快点回去吧。”
      
      赶快把树种下去。
      
      祁沉知道阿啄有些害怕,但以为是那个贸然动手的小辈把他吓到了,正欲动手,只见灵树掉落了数片叶子,直直地刺向那位弟子。
      
      弟子举剑一挡,只挡住了绝大部分,几片叶子破开招式,割裂了他的肌肤。
      
      灵树动手,是它的事,祁沉仍然想给他一些教训。
      
      张舍连忙说:“祁师弟,李师弟动手是他的不对,如今也已经受到了教训,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马,而且宗门也不允许弟子间相互打斗。”
      
      祁沉冷冷地道:“你又是哪位?”
      
      祁沉是真的不记得他是谁,但这话听在张舍耳朵里,意思就是“你算老几?有什么面子?”。
      
      张舍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前些日子,在主殿见过一面。”
      
      祁沉不记得他的脸,但是记得那日在主殿见到的人,都出了手。
      
      怎么他不追究,这帮小辈反而得寸进尺了。
      
      “怎么,你还想动手么?”
      
      张舍僵硬地说:“我只是好意提醒,此树是齐与真君的,不可随意取走。”
      
      祁沉冷声道:“这是我的树。”
      
      何灼使劲点头:“对!这是我们的树。”
      
      听到雏鸟所言,祁沉的心情略微好转,绒羽细软的手感让他眉眼逐渐舒展开:“罢了,此事我不再追究,你们自行离去。”
      
      张舍嘴角一抽:“祁师弟,哪怕你是方长老唯一的子嗣,齐与真君的东西也不是你能动的。”
      
      祁沉:“???”
      
      何灼:“???”
      
      围观弟子:“!!!”
      
      “怪不得他行事如此猖狂。”
      
      “原来是方长老的儿子。”
      
      “张师兄说的对!真君的东西不是你能动的!”
      
      一个人激动起来后,群情激愤,纷纷拿起法器要对祁沉出手。
      
      何灼见状扭头问:“他们还不知道你是齐与真君的弟子么?”
      
      祁沉点头:“应是如此。”
      
      何灼激动地说:“快把你那个令牌拿出来,亮瞎他们的狗眼。”
      
      祁沉这会儿明白了,阿啄喜欢用动物来比喻人。
      
      “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子的动物?”
      
      何灼懵了:“啊?”
      
      祁沉垂眸,看着呆呆的阿啄,重复道:“你觉得我像什么动物?”
      
      何灼不理解,人家都要打过来了,祁沉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难道要变身么?
      
      张舍知道祁沉与灵宠关系好,若不是有这层关系,他都要以为祁沉在和一只鸟打情骂俏了。
      
      “祁师弟——”
      
      话没有说完,就看到祁沉脸色不悦地扔出一块黑金色的令牌。令牌浮在空中,映出两个大字——千兮。
      
      “千兮,这、这难道是千兮令?”
      
      “他究竟是什么人?”
      
      “他是方长老的儿子啊!”
      
      “所以方长老和齐与真君关系如此亲密么?”
      
      张舍不知道话题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越来越诡异,听到“关系亲密”两个字,他有一瞬间都想歪了。
      
      “祁师弟,是真君让你来的么?”
      
      祁沉依旧没有搭理他,收起千兮令,举着树御剑离开。
      
      张舍看着他的背影,久久不能忘怀。
      
      竟与真君有五分相像!
      
      *
      
      “往左往左。”
      
      “右边一点。”
      
      “对对对,就是这里。”
      
      何灼指挥完,祁沉便把树栽种下去。
      
      刚触碰到土,根须就深深地扎了下去,不用祁沉费力气,自己立了起来,苍翠挺拔。
      
      何灼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树,感慨道:“还是种下去好看。”
      
      似乎是知道他在夸自己,一片叶子飘了过来,在何灼身上蹭了蹭,缓缓掉落在脚边。
      
      何灼动动小翅膀:“快把我放到树上,我想试着飞一下。”
      
      祁沉摇头:“你还小。”
      
      何灼哼啾了一声:“谁告诉你小鸟不可以飞的?”
      
      祁沉无奈,弯腰将雏鸟捧起,放到了树干上,手指轻点,雏鸟身上覆了一层无形的灵气。
      
      何灼往下探了探脑袋,在树下看的时候不觉得高,真的到了树上,还是有点高的。
      
      “要是我飞不动,你要接住我啊!”
      
      祁沉抿了抿唇:“你可以飞的。”
      
      何灼在原地扇了扇翅膀,发现了双爪逐渐离开了树干,他真的飞起来了!
      
      “你看!我——”
      
      感受到了不对劲,飞起两厘米高的雏鸟眼睛一眯,大吼:“你是不是在帮我!”
      
      祁沉点头:“你想飞。”
      
      祁沉皮笑肉不笑地说:“不,我不想飞了。”
      
      祁沉满意了:“好。”
      
      说完把手伸到树干旁,想让雏鸟回来。
      
      何灼扭头,不想搭理他。
      
      祁沉挠了挠雏鸟的下巴:“乖。”
      
      何灼往旁边走了几步,躲开祁沉的手。
      
      他看看前方的湖,又看看脚下的树,犹豫片刻跳到祁沉的手上:“往后走几步。”
      
      祁沉走了几步后,听到肩头传来一句话:
      
      “这树是什么品种啊?”
      
      祁沉手一顿,哪怕不清楚,也淡定自若地编道:“梧桐。”
      
      何灼恍然大悟:“难怪,看着有些不搭,湖边应该种柳树啊!”
      
      祁沉眼里带了些疑惑:“柳树?”
      
      何灼点头:“就是那种叶子长长的,下垂的,经常长在湖边的。”
      
      祁沉:“嗯,我们现在去找。”
      
      “大概不用了。”何灼呆呆地看着前方。
      
      祁沉转身,那棵被他称作梧桐树的树,赫然变成了柳树的样子。
      
      “这是一棵幻化梧桐,能变幻形态。”
      
      “奥。”
      
      何灼觉得十分新奇,让祁沉往前,碰了碰几乎要垂到地面的叶子。
      
      幻化梧桐微微晃动,回应他的动作。
      
      “幻化梧桐,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何灼两眼放光,好奇地问,“那你能变成人的样子么?”
      
      树叶顿时停止摆动,哪怕一阵风吹了过来,也岿然不动,仿佛是棵假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你懂好多!
    祁沉:嗯。
    伪幻化梧桐:我活了这么多年,就不知道还有种树叫幻化梧桐。
    *
    这章码的困死了,今天还有两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