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国色凤香

      
      何灼觉得这个邪修很奇怪,死到临头扯这个干嘛?
      
      看到叶止脸色瞬间变了,他小心脏猛地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傅以匪让安排好了后续的事,便走到祁沉面前,正要开口,被叶止打断。
      
      叶止插到两人之中,勉强地笑笑说:“先回主峰再说吧,小师叔。”
      
      祁沉:“嗯。”
      
      何灼攥紧脚下的衣服,祈祷了一路,希望这事是假的。
      
      等坐下后,傅以匪直接开口道:“小师叔,方才邪虚所言不假。”
      
      “什么!”何灼惊呼出声。
      
      祁沉摸摸他安抚,神情未变,过了好一会儿才问:“你是如何知晓的?”
      
      傅以匪:“真君的魂灯,一直摆放在师尊处,我见到了。”
      
      祁沉垂眸,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小师叔,我、你······”叶止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祁沉看着他说道:“此事我早已知晓。”
      
      叶止震惊了,脑海里瞬间勾勒出了全部的故事,齐与真君陨落前发现了天资卓越的小师叔,按捺不住稀才之心收为徒弟,之后身死道消,小师叔这才在外受了许多苦,艰难地到了万道宗。
      
      听完了叶止补充的事情后,祁沉赞赏地点了点头:“不错。”
      
      何灼回忆自己当初和祁沉来万道宗的情况,顺利的不能再顺利了。
      
      大概是在遇到他之前,受了不少苦吧。
      
      何灼心疼地拍了拍祁沉的肩膀。
      
      傅以匪依旧是冰冷的模样,他认为受苦是应该的,一帆风顺是无法得道的。
      
      “邪虚敢来万道宗,大概是以为我宗门无人能治他。”祁沉缓缓地开口。
      
      傅以匪心领神会:“小师叔放心,我稍后便去处理此事。”
      
      何灼想起之前看见的事情,连忙开口:“在剑峰前,我也看见了邪虚。”
      
      祁沉:“嗯?”
      
      何灼把在树上看见的事情复述一遍后,傅以匪神色更冷了:“小师叔,恕我先行告辞。”
      
      叶止也连忙站了起来:“小师叔,我和师兄先走了。”
      
      “拜拜。”
      
      “拜拜是何意?”
      
      何灼愣了愣,解释道:“就是下次再见的意思。”
      
      祁沉把他放到桌上,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为何与他们说?”
      
      何灼一脸懵逼:“就是······客气,对,客气客气。”
      
      “以后不必说了。”祁沉垂眸,怎可与他人如此亲密。
      
      “啊?”何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仔细看了看祁沉的脸,发现他有些生气。
      
      难道是觉得“拜拜”两个字配不上他小师叔的身份?
      
      小师叔得更有威严一些?
      
      何灼问道:“那我以后说什么?”
      
      “什么都不必说,无视即可。”
      
      祁沉的目光一寸一寸划遍了他的全身,在爪子上停住。
      
      何灼下意识往后退了退,磕磕巴巴地说:“怎、怎么了?”
      
      “脏了。”祁沉皱眉,小心翼翼地拿起阿啄的小爪子,爪尖沾着诡异的绿色污渍。
      
      何灼想了半天,恍然大悟:“应该是抓叶子的时候弄的。”
      
      祁沉拿出一瓶灵髓,为他洗干净了爪子。
      
      何灼一开始还没意识到铲屎的打了什么洗脚水,等那股香甜的味道钻进鼻子,才发现这人竟然用千年灵髓给他洗脚。
      
      壕无人性!
      
      “我用茶水擦一擦就行了。”
      
      祁沉没有理会,强硬地把另一只爪子也擦干净了。
      
      洗完后,何灼觉得自己身轻如燕,走路都在散发着灵髓的香气。
      
      走到茶壶边上,他挥挥翅膀:“我要睡午觉了,你去修炼吧。”
      
      “嗯。
      
      听到走动的声音,何灼扭过头,看见祁沉走开,迅速的低头闻了闻两只爪子。
      
      妈耶,真的是香的。
      
      *
      
      剑峰
      
      嗜天蚁口器中藏有空间,关键时刻可护住主人,但没有主人的命令,是坚决不会把空间里的东西拿出。
      
      张舍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张字,对嗜天蚁好言相劝:“小一啊,你看张师弟,可能还要很久才能醒来,再不把贺师弟放出来,张师弟醒来后要揍你了。”
      
      嗜天蚁自然是听得懂张舍在说什么,但在他们一族看来,这群人类都是大骗子,大骗子的话不能信。动了动头上的触角,飞到了张字枕头上趴好。
      
      张舍叹了口气,问屋内的另外一人:“张师弟大约多久才能醒?”
      
      另外一人回道:“虽然伤势严重,但大师兄派人送来了极品灵药,应该很快能醒。”
      
      “那就好,”张舍一看时辰,连忙说,“你在这儿照看着,我得去比试了。”
      
      “好。”
      
      李寺就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张字,没过多久,他便缓缓地睁开眼睛。
      
      “张师兄。”
      
      张字慢慢地坐起来,眼里有些疑惑:“我怎么在这里,啊!对了,有邪修,我······”
      
      李寺安慰道:“事情已经解决了,不过,贺崇师兄仍在嗜天蚁的空间里。”
      
      张字听后,连忙让小一把贺崇放出来。
      
      贺崇双眼紧闭,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贺师兄可是受伤了?”李寺问道。
      
      张字摇头:“并非如此,我当时怕师兄不愿自己离开,便下了术法,再过一两个时辰,应当会苏醒。”
      
      “张师兄你真是用心良苦,”李寺感慨完,想起一件事,“张师兄,今日下午有你的比试,但······”
      
      张字神色一肃:“我必须得去。”
      
      说完站了起来,脸色惨白。哪怕是极品灵药,也不可能在几个时辰内将他的伤势完全治愈。
      
      李寺劝道:“张师兄何苦如此,若伤到了根本可如何是好。”
      
      “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师弟莫要再劝了,好生看着贺师兄即可。”张字说完,就带着小一赶往擂台。
      
      李寺深深地叹了口气,刚坐下,发现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贺师兄,你醒了。”
      
      “嗯。”
      
      “你说张师兄怎么这么不要命呢?以他目前的名次,这一轮弃权养伤也可以啊。”
      
      贺崇闭上眼睛,心里思绪万千。
      
      他知道张字是为了自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快闻!我的jio是香的
    祁沉:你全身都是香的
    何灼:你是舔狗吗?
    祁沉:我不是狗。
    *
    久违的短小君来了嘿嘿
    谢谢吴吴的地雷,神淮、懒书虫的营养液
    还有小天使们的评论呀o( ̄ε ̄*)
    我发现自己不适合写或者说还没能力写这种,主剧情流的文。
    小天使们不嫌弃实在是太感动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