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金凤玉露

      
      转眼过了两日,又到了比试的时间,祁沉和之前一样,打算把阿啄放在树上。
      
      何灼不乐意,挣开他的手:“今天我要近距离观战。”
      
      祁沉睨了一眼围在擂台边上的吃瓜群众,皱起了眉:“人太多了。”
      
      “没事儿,我不嫌弃他们。”何灼拍拍祁沉的手安抚,心想祁小弟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这么为他着想。
      
      祁沉站在原地不动。
      
      何灼继续说:“其实我是想近距离观察你的英姿,树上有点看不清楚。”
      
      “好。”祁沉松口,他当然知道这是借口,但听见阿啄说想离他近点,就忍不住同意了。
      
      “嘿嘿。”何灼不禁笑出了声。
      
      都是金丹期的鸟了,这么点距离根本不会影响。
      
      他主要是想近距离的看贺崇挨揍,四舍五入一下就等于是看祁沉揍人的英姿了。
      
      祁沉走近后,何灼扭扭捏捏地说:“你教我下那个障眼法呗。”
      
      “嗯?”
      
      “不行就算了,我猥琐一点。”何灼很少见到他严肃的表情,只道那障眼法是什么绝世术法,不能轻易传给他人。
      
      祁沉伸出食指,在红色的小鸟身上轻点,施了障眼法,缓缓地说:“你不猥琐。”
      
      何灼不想解释,干巴巴地应了声:“哦。”
      
      “剑峰贺崇、千兮峰祁沉。”
      
      何灼扯扯祁沉的头发,轻声地说:“狠狠地揍他!”
      
      祁沉看向擂台上上的白衣男子:“嗯。”
      
      “请多指教。”
      
      “嗯。”
      
      贺崇笑意一僵,没有想到哪怕今日有峰主观赛,祁沉也这副模样。
      
      擂台正西方不远处,安放着两张紫檀云龙纹宝座。前些日子未曾有人出现,今日却来了人,一位穿着嵌有明珠的紫色衣袍,正是何灼曾经见过的兽峰峰主田星,另一位穿着朴素黑衣的剑峰峰主仇久。
      
      田星懒懒地靠着椅背,看着擂台上的两人问道:“那姓祁的小子,怎么境界升的如此快?”
      
      “毕竟是真君的弟子。”仇久看着祁沉,眼里尽是欣赏,完全忘记擂台上还有一位他的记名弟子。
      
      田星嗤笑:“一年时间,能从筑基到金丹巅峰,哪怕是你这位有凤凰血脉的弟子,也比不过。”
      
      “是啊,真君□□有方,”仇久感慨道,转头看着田星,黝黑的脸作出了怨妇一般的表情,“想当年,你······”
      
      “闭嘴,你还是多关心一下你的弟子吧。”田星翻白眼,他知道仇久要说什么,无非就是被齐与真君夸赞的事情。
      
      比试进行的如火如荼,和之前祁沉单方面压制的情形不同,这一回两人看起来势均力敌。
      
      悄咪咪站在负责弟子桌子上的何灼,看得紧张万分,他以为祁沉能完胜贺崇,可现在看来,顶多险胜。
      
      “贺师兄这一招实在妙啊。”
      
      “我看祁师叔才叫厉害。”
      
      “贺师兄在剑道上的造诣我等望尘莫及。”
      
      “祁师叔仅凭双手就能将剑气挡住。”
      
      ······
      
      两人的粉丝开始争吵,何灼听得更是心烦意乱,怒吼一声:“别瞎几把吵吵!”
      
      附近的弟子们听见了这一声,却找不到来源,以为是弟子堂的师兄们嫌弃他们,默默地离这块地方远了些。
      
      耳畔嘈杂的声音少了一些,何灼呼出一口气,聚精会神地看着祁沉。
      
      贺崇往后退了几步,握着剑的手青筋暴起,他根本打不动祁沉,每一招祁沉都能接住并反击。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让他觉得贺崇是在逗他完。
      
      祁沉双手背在身后,冷冷地看着对手,这人是怎么惹到阿啄的,他心里有了些许猜测,但不敢妄下定论。
      
      手刃仇人才是最痛快的事,他现在做的,就是让阿啄以后轻松一些,让贺崇不能在修仙之途前行一步。
      
      祁沉打量着对方周身穴道,眯了眯眼,还差三处······
      
      贺崇不清楚祁沉对自己做了什么,在挨了几拳后,只能感受道灵气运行愈发艰难。若拖下去,对他十分不利。
      
      他纵身跃到半空,使出玄火剑诀,剑光在空中掠起虚影,片刻后剑气聚集成一条火龙,俯冲到祁沉身前。
      
      众人不禁惊呼出声。
      
      何灼的小心脏也猛地被提起,这招看起来实在是太炫酷了,他很担心祁沉。
      
      祁沉看着这花里胡哨的剑招,抿了抿唇。在火龙冲到面前的顺价,抓住了其中一只角,把它甩了回去。
      
      粗暴、简单。
      
      贺崇猝不及防地被火龙砸到地面,吐出一口血,他根本没想过,剑气化形最终伤的是自己。
      
      祁沉掸了掸衣袖,问道:“还要继续么?”
      
      “自然。”贺崇咽下一口血,用剑撑着站了起来。
      
      见到祁沉轻松的样子,何灼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呼出一口气,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受不了这种刺激。
      
      “你是祁师叔的灵兽么?”
      
      一道清亮的声音传来,何灼侧过身,发现是一个清秀可爱的青年,看着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啾?”
      
      张字笑了笑:“你不记得我了么?之前在兽峰见过,那时你还把我的小一吓跑了。”
      
      说着,摊开手,给他看掌心的小蚂蚁。
      
      看见蚂蚁何灼就有印象了,仰着头啾了两声。
      
      张字看着红鸟身上光亮顺滑的羽毛,眼里流露出一丝痴迷:“一年不见,你长大了许多。”
      
      “啾。”何灼随口应了应,全神贯注地看着擂台。
      
      张字的目光从他的头部,缓缓地移到了尾部。尾羽看起来和其他的羽□□同,但张字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应该更漂亮,更······
      
      *
      
      祁沉本来打算和贺崇多玩一会儿,就按阿啄所言,狠狠地揍他。
      
      但一半心神都放在阿啄身上的他,在看到有人靠近阿啄时,恍了神。
      
      被贺崇抓住机会,割破了衣袖。
      
      “嗯?”祁沉看向对方,眼神冰冷无比。
      
      贺崇咬紧牙关,好不容易抓住机会,竟然伤不到对方分毫。他看了看不远处的仇久,强迫自己冷静,这是他能否被峰主收为亲传弟子的重要机会。
      
      只有亲传弟子,才能得到别人梦寐以求的资源。
      
      祁沉听着阿啄时不时应一声那个男人的问题,出手愈发狠,招招攻向重要部位。
      
      贺崇躲避了几招,现在这攻向面门的一拳,着实躲不开,只能用剑抵挡。
      
      挡住了,但他也听到了清脆的声响,他的本命灵剑,被打断了。
      
      瞬间面色惨白,喷出一口血。
      
      祁沉侧身,躲开了那口血,沉声问:“你认输么?”
      
      贺崇嘶哑地说:“我不会认输。”
      
      “你真好看,我听叶师兄叫你阿啄,我也可以这样叫你么?”
      
      “啾。”哦。
      
      听着他们的对话,祁沉不想再在贺崇身上浪费时间,一拳打在了他的丹田处,留下了霸道至极的灵气,让其无法再精进。
      
      一阵剧痛从小腹蔓延至全身,贺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得摔出擂台,倒地昏迷不醒。
      
      见祁沉赢了,何灼屁颠屁颠地飞过去接他,想狠狠地夸他一顿,刚开口却发现自己词穷。
      
      卡壳了半天憋出一句话:“你、你实在是太棒了。”
      
      祁沉伸出手,让他站在食指上,淡淡地说:“我揍他了。”
      
      何灼连连点头:“我看见了,棒呆!”
      
      祁沉:“狠狠地。”
      
      何灼愣了一会儿,看见祁沉亮晶晶的眼睛,明白他是在求表扬,显然刚才夸的“棒”、“棒呆”在对方听来,不算夸奖。
      
      回忆起当初他对叶止说的话,试探性地夸了句:“你很不错?”
      
      祁沉满意地“嗯”了一声。
      
      这丫的也太容易哄了吧!何灼看着祁沉的脸,心痒痒得受不了,俯身轻轻啄了一口他的指尖。
      
      祁沉感受到手上的温度,唇角多了一丝弧度,给了张字一个警告的眼神。  
      
      张字笑了笑,挪开目光,露出着急的表情冲到不省人事的贺崇身边。
      
      “各位放心,我会将贺师兄带回去的。”
      
      “祁沉。”
      
      峰主突然发话,众人屏住呼吸,都认为峰主要替自己的弟子做主了。
      
      祁沉脚步一顿,转身对着仇久挑眉:“何事?”
      
      仇久黝黑严肃的脸浮现出一抹笑容:“你很好。”
      
      众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少人都同情地看向贺崇。
      
      仇久看着他们的神情,厉声道:“我不会因为关系的远近而偏袒谁,修仙之路,胜者为王。”
      
      “是。”
      
      “还有······”
      
      祁沉见仇久废话不断,也不是对他一个人说的,直接御剑离开。
      
      一道金光划过眼帘,他就是在场弟子心中最亮眼的存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祁沉:夸我
    何灼:必须的
    祁沉:亲我
    何灼:行吧
    祁沉:摸我
    何灼:啥?
    *
    为了督促我码字
    如果哪一天我没请假,还断更了
    就发红包!见者有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