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路顺凤

      
      一轮比试结束,下一轮比试在三日后,给在比试中身受重伤的人喘息时间。
      
      “你需要休息吗?”
      
      何灼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祁沉侧头一看,发现肩上的红鸟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远处的人。
      
      在遍地是俊男靓女的修真界中,这人的体型是难得一见的肥硕,手上拿着一个油纸包,津津有味地看着比赛。
      
      祁沉侧了侧身,挡住何灼的视线,问道:“怎么了?”
      
      何灼依依不舍地望了一眼马上被吃完的鸡腿,咽了下口水说:“如果你不累的话,咱们下山逛逛。”
      
      “可。”
      
      “我对附近的城镇极为熟悉,不如一起去吧。”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祁沉瞥了一眼叶止,淡淡地问:“你不用比试么?”
      
      叶止解释:“我已有名额,便不与师弟师妹们争夺了。”
      
      何灼好奇地问:“这次比试的奖励就只有去秘境么?”
      
      “自然不是,前十能去万阁挑选功法或者灵器,还有大量功绩点与灵石。”叶止微微一笑,用表情告诉何灼,这些东西他瞧不上眼。
      
      何灼:万恶的修二代啊!
      
      丰州
      
      街上的熙熙攘攘,叫卖声不断,各种小食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何灼觉得更饿了。
      
      先不算睡的一年,再之前的时候,祁沉也只给他吃灵果,喝灵髓。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品尝过食物绚丽缤纷的口感了。
      
      祁沉根本就是在虐待雏鸟啊!
      
      肚子悄悄地“咕”了一声,何灼越想越气,一爪子踹在祁沉脸上:“我要吃那个烧饼!”
      
      这小烧饼,勾引了他一路,不吃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祁沉拒绝:“你不能吃。”
      
      何灼质问:“为什么不能吃,你、你物种歧视!”
      
      “阿啄没有出生以来,没有吃过这些东西么?”叶止突然发问。
      
      何灼愤愤点头:“是啊!小叶子你说,小祁过不过分!”
      
      这都一年多了,四百多天,9600多小时,他竟然一点油水都没有沾过,这也太惨了!
      
      “惨绝人寰、惨无人道、惨不忍睹......”
      
      就在何灼努力地从脑海里搜刮成语,企图让祁沉回心转意的时候,叶止买来了烧饼。
      
      金黄色的酥皮泛着白色的热气,淡淡的肉香钻进了何灼的鼻子,他激动地眼里含着泪水:“小叶子!你是个好人!”
      
      说罢,大口地啄了下去。
      
      叶止笑弯了眼:“慢慢吃。”
      
      想象中咸淡适中、外酥里嫩的口感一点都没有,有的只是又干又沙还没有味道,何灼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吃土。
      
      不,土还有股土味,这烧饼什么味道都没有,一点都没有!
      
      “呸呸呸——”
      
      把烧饼吐出来,何灼看着一个接一个买烧饼的人,难以置信地问:“丰州的人,是莫得味觉的么?”
      
      见阿啄惊得背上的羽毛都微微炸开,叶止忍不出笑出声:“哈哈哈哈,阿啄真可爱,你如今已是金丹期,这些凡物怎么能入口。”
      
      何灼看看叶止手上的烧饼,又看看他脸上洋溢地笑容,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
      
      “你变了,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小叶子。”
      
      “哈哈哈哈哈哈。”
      
      祁沉听着叶止的笑声,感觉异常刺耳,皱眉道:“莫要戏弄阿啄。”
      
      何灼顺势“嘤”地一声往他颈窝里钻。
      
      祁沉摸摸何灼身上的羽毛,挑衅地看着还在笑的某人。
      
      叶某人体会不了这个眼神,只以为小师叔不满自己的行为,连忙开口:“城东这片皆是凡人,城西有不少修士,也有一些灵食酒楼。”
      
      何灼动了动身子,用屁股对着叶止,半晌才闷闷地开口:“还不带我们去。”
      
      城西
      
      城西的街上和城东有着极为明显的区别,街上的修士多了不少,路边的小吃摊寥寥无几,更多的是卖脂粉首饰玩偶的小摊,也有一些散修在卖灵药、灵植。
      
      何灼东张西望,对每一个摊位都十分好奇,但祁沉问是否要买时,他都摇头拒绝。
      
      “看看就好了。”
      
      在第N次听到这个回答后,祁沉开窍了,不再询问,当阿啄的视线在某一个摊位停留久了,就直接上前买东西。
      
      “拿着。”
      
      何灼的爪子被强硬地塞进一盒胭脂,鸟脸懵逼。
      
      他就只是直男式好奇而已啊!为什么要买?
      
      见到叶止眼里的笑意后,何灼立马把胭脂塞进储物袋,假装自己是一只不谙世事的小鸟:“我帮你收着,回去给你用。”
      
      “大娘,来一碗馄饨。”
      
      “好嘞。”
      
      听见吃的,何灼下意识地看了过去,只见一位四五十岁的大娘,盛起一碗馄饨给客人送了过去。
      
      重点是,这大娘是他第一次来丰州时,吃的那个馄饨摊大娘。
      
      看着大娘脸上一条不多一条不少的皱纹,还有那风姿依旧的盛馄饨手法,何灼紧紧地攥住了祁沉的头发。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可能有凡人分毫不变。
      
      况且之前这分明是一家普通的馄饨摊,如今却变成了修士可以食用的馄饨摊。
      
      何灼脑子里出现了三个字:扫地僧。
      
      小隐隐隐于林,大隐隐隐于世。这大娘,不简单。
      
      “我想先吃馄饨。”
      
      “好。”祁沉看着馄饨摊,心里有了些许疑问,这馄饨没有蕴藏一丝灵气,可修士竟然也能食用。
      
      叶止也看出来了,点了三碗馄饨后,他问道:“大娘,你这馄饨是如何做的?”
      
      大娘兴致勃勃地开始讲解,从选材制作到装碟,事无巨细地讲了一遍。
      
      中间叶止多次企图开口打断,毫无疑问地失败了,终于等到大娘讲完,才有机会说:“大娘,我是想知道为何这普普、额,卖相极佳的馄饨修士也能食用?”
      
      “啊,你问这个啊,”大娘端上三碗馄饨,在一块布上擦了擦手,抑扬顿挫地开始解释,“这就说来话长了,我侄子的邻居的哥哥的女儿啊,可是万道宗的修士。”
      
      何灼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下文,就在他急的都想问的时候,叶止反应过来了,故作惊叹地说:“哇,就是正道第一宗的万道宗么?”
      
      大娘满意了,继续开始说:“是啊,就是那个万道宗,说起万道宗,他们选弟子都要十岁以下这事你们知道吧?”
      
      叶止点头。
      
      大娘:“二十年前,我摊上来了个十多岁的少年,说要会让万道宗破例。”
      
      十几岁的少年?叶止反射性地看了眼小师叔。
      
      何种听着这话觉得有些耳熟。
      
      大娘:“结果啊前年,万道宗才破例收了一名十几岁的少年,没想到他还真的做到了。”
      
      叶止内心五味杂陈,二十年,小师叔竟然在外受苦了这么多年,难怪对真君有诸多不满。
      
      何灼忽然想起,他第一次吃馄饨的时候,是和大娘说过这话来着,竟然二十年了么?!
      
      大娘说完忽然想起自己跑题了,连忙扯回去:“话说回来,大概就在十年前吧,我侄子的邻居的哥哥的女儿啊,回村的时候,说我有仙缘,可惜就是年龄大了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接着就教了我一个办法,能做出修士吃的馄饨。”
      
      叶止笑问:“是什么办法,竟然有如此神效?”
      
      “哈哈哈哈,就是,”大娘笑容顿住,狐疑地看着叶止,“这怎么能告诉你。”
      
      叶止摸摸鼻子:“实不相瞒,我们也是万道宗的弟子,所以好奇,不只是哪位师姐如此厉害。”
      
      听到是万道宗的人,大娘表情缓和了些:“哎呀,原来是一家人呐,我侄子的邻居的哥哥的女儿啊,姓薛,我们都叫她二妞。”
      
      薛二妞?叶止的笑容微不可见地僵了僵:“这是小名吧,不知她的大名是......”
      
      “什么大名不大名的,我们乡下人没这么多讲究。”
      
      “那......”
      
      “大娘,来两碗馄饨。”
      
      “好嘞。”
      
      叶止还想继续追问,但生意一来,大娘也就不再搭理他了。
      
      虽然有一碗馄饨是给何灼的,但滚烫的汤汁,他真的是下不了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祁沉的勺子。
      
      祁沉低头吹了吹,问道:“想吃么?”
      
      “嗯嗯。”何灼连连点头。
      
      祁沉看着他离叶止的距离极近,勾了勾手指:“过来。”
      
      何灼没有多想,屁颠屁颠地走过去,仰头张嘴等投喂,宛如一只等待麻麻喂食的小鸟。
      
      祁麻麻把勺子放到他嘴边,示意让何灼自己吃。
      
      何灼也不介意,本来还有些担心,万一这勺馄饨他一口吃不下去怎么办。
      
      低头啄了一口馄饨,口感一如既往的普通,普通到不想再吃。
      
      祁沉和叶止也都吃了一口就放下了勺子。
      
      “还想吃么?”
      
      何灼摇头。
      
      “那走吧。”
      
      “好。”
      
      何灼站在祁沉肩头,看着摊上其他修士吃得一脸满足,有种冲动再回去品一品,是不是他们几个的味觉出现了问题。
      
      “前面就是灵仙阁,美味珍馐数不甚数,阿啄定然会喜欢。”
      
      祁沉脚步一顿:“若是喜欢,我再去问一问那方法。”
      
      何灼不喜欢,但是他好奇:“怎么问?”
      
      祁沉抿唇:“这你不必知道。”
      
      越不说,何灼越是想知道,歪了歪脑袋,看着祁沉的侧脸,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辛苦你了。
    祁沉:???
    *
    回家后睡了一会儿,一不小心睡到了十点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