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凤姿绰约

      
      何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唱起了歌,看到祁沉欣赏的目光后,心跳加速,感觉脸上有些热热的。
      
      幸好脸上有毛,感恩。
      
      何灼动了动翅膀,打算离开梧桐树。
      
      梧桐似乎知道他的打算,一条细枝伸到了他的脚边,轻轻地蹭了蹭,想要挽留。
      
      何灼摸了摸细枝:“乖啊,等会儿再来找你玩。”
      
      细枝点了点头,乖巧地缩回树内。
      
      “小师叔,该去比试了。”
      
      叶止突然出现在附近,看见长大了的阿啄十分惊奇:“一年未见,阿啄你长大不少。”
      
      “那是。”何灼仰起头,飞向祁沉,还在空中做作地转了几圈,才落在祁沉肩头。
      
      叶止更惊讶了:“你已经能说话了?”
      
      何灼比他还要震惊:“卧槽,你能听懂了?”
      
      祁沉揉揉何灼的脑袋:“你如今长大不少,这很正常。”
      
      能和别人正常对话,何灼突然有些小遗憾,以后再也不能仗着人家听不懂瞎bb了。
      
      祁沉向前走了几步问道:“什么比试?”
      
      叶止:“宗门比试,今日是小师叔的比试,弟子堂的人竟没有告知您么?”
      
      祁沉摇头。
      
      叶止脸上的笑意减了几分:“我先带小师叔前去擂台比试,稍后再去弟子堂好好教导他们。”
      
      祁沉对这件事兴致缺缺,和那帮小不点不比试,于他而言,纯粹是浪费时间。
      
      见状,叶止对弟子堂的人愈发不满:“小师叔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祁沉问道:“要去么?”
      
      何灼连连点头:“去啊,怎么可以不去!”
      
      这是他大展身手的重要时刻啊!
      
      看阿啄跃跃欲试,叶止忍不住开口:“此次比试只能一人参与,不能使用与自身境界差距较大的灵器。”
      
      何灼反应了好一会儿,突然意识到这次比试的主角是祁沉,而且他还不被允许参赛,。
      
      他愤愤不平地说:“这是歧视我们自力更生的修二代。”
      
      祁沉应道:“那便不参赛了。”
      
      何灼扯扯他的头发:“不行,你就代表我去比吧。”
      
      叶止连忙说:“此次比试的前三可以去锦天秘境。”
      
      锦天秘境,百年开启一次,唯有元婴以下的修士才能进入,叶止就是因为这秘境迟迟未进阶。
      
      秘籍?何灼眼睛一亮,小说里出现的秘境,肯定是为主角服务的,现在最重要的是主角能不能进去。
      
      “不会这个秘境的名额也是只能一个人去,不让带我这种灵兽吧?”
      
      叶止笑了笑:“的确不能带的,但千兮峰有一个名额,小师叔只需要再得到一个名额,就可以......”
      
      何灼一只翅膀勾起祁沉的下巴:“靠你了。”
      
      祁沉微微挑起眼尾,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漂亮的不像话。
      
      何灼猛地收回翅膀,他小弟怎么越来越勾人了,这样下去的话......
      
      看上他的妹子不都要被祁沉勾走了么!
      
      何灼轻轻地挠了一下祁沉,凑到他耳边轻声地说:“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化形啊?”
      
      阿啄的声音和之前的差别极大,从稚嫩的小奶音变得清澈动听,猝不及防地在耳畔响起,祁沉心底多了种奇怪的情绪。
      
      何灼戳了戳他的耳垂:“你也不知道么?”
      
      祁沉垂眸:“快了,元婴期后,应当能化形了。”
      
      现在金丹巅峰,离元婴期不久一线之隔么!
      
      何灼开始傻笑,说不定再睡一觉就变成人了。
      
      *
      
      金丹期的比试在剑峰,几人到达的时候,正好轮到祁沉。
      
      “剑峰张舍,千兮、千兮峰祁沉!”
      
      千兮峰三个字一出来,场上瞬间炸开了锅。
      
      “千兮峰?我没听错吧?”
      
      “真君何时收的徒?!”
      
      “祁沉,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不就是那个一年就从筑基到金丹的天才么!”
      
      “不愧是真君的弟子。”
      
      到了擂台下方,何灼就屁颠屁颠飞到了叶止肩上,还对祁沉说:“快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叶止点头微笑:“小师叔放心,我会照顾好阿啄的。”
      
      肩上空无一物,祁沉眸色暗了暗:“我马上回来。”
      
      听到他猖狂的话,一部分人摆出了看好戏的样子,就算祁沉现在是金丹修士,但张师兄可是在金丹巅峰不少年份了,再怎么样,也该比祁沉厉害。
      
      万道宗至少有一半的弟子是齐与真君的迷弟,但他们没有爱屋及乌的高尚情操,对他们来说,祁沉就是抢走齐与真君的小妖精,就应该被人好好教训一番,让真君看清楚他不配进千兮峰。
      
      张舍在剑峰人气也不低,此刻身边围了不少师弟为他呐喊助威,想让他把祁沉打败。
      
      只有他一个人不在状态,在见到千兮令的时候,他也想过,齐与真君是否收了徒弟,但最后理智告诉他,是因为方长老,所以祁沉有千兮令。
      
      踏入擂台后,张舍看着祁沉身上的衣服,忍不住说:“祁师弟,此次比试不允许过多借助外物,你这身......”
      
      他记得这身法衣,当初他们数个金丹期弟子合力,都没有办法伤到祁沉。
      
      祁沉淡淡地说:“这只是普通的衣物。”
      
      张舍不信:“我知道祁师弟身份与我等不同,这些东西对你来说普通,但对我们这种自食其力的人来说——”
      
      祁沉没有耐心听他长篇大论,瞬间换上另一身红衣,将黑衣扔向张舍:“若是喜欢,给你便是。”
      
      张舍下意识举起剑,当初那身刀枪不入的法衣,被他斩断。
      
      显然祁沉没有穿那身法衣。
      
      张舍有些羞恼,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祁沉冷冷地问:“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张舍摇头。
      
      “那便开始。”
      
      话音刚落,张舍手上握着的剑飞到空中,幻化出无数一模一样的剑,摆出了剑阵。
      
      而祁沉什么法器都没拿出来,淡定地站在原地。
      
      张舍表情不悦,身为剑修,手上怎么可以没有剑。
      
      “祁师弟,你的剑呢!”
      
      祁沉抬了抬眼皮子:“谁说我是剑修?”
      
      说完,瞬间突破剑阵,一拳打在张舍胸口,把他打出擂台。
      
      “我是体修。”
      
      全场哗然。
      
      齐与真君唯一的弟子,竟然不是剑修?
      
      张舍吐出一口鲜血,难以置信地看着祁沉,刚才那一拳,打断了他身上灵气的运转,若祁沉再用几分力,说不定金丹要被打碎。
      
      “为何不修剑?”人群中一位弟子大声问。
      
      祁沉本想直接去找叶止,听到这话,停住脚步,反问道:“为何要修剑?”
      
      另一个人大喊:“你、你是真君的弟子,怎么可以不修剑?”
      
      祁沉冷笑:“不是我的道,为何要强求?”
      
      他看着底下一众据说是模仿他的白衣剑客,嗤笑:“盲目跟随大能,这就是你们的道么?”
      
      “扪心自问,你们是喜欢剑道,还是以为自己能像齐与一般?”
      
      “万道宗建宗以来,数位飞升仙界的宗主,无一是剑道,你们偏偏要学一个无法飞升的人?”
      
      “可笑。”
      
      祁沉言语里尽是对齐与真君的不屑,但在场弟子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反驳。
      
      因为祁沉说的对,他们之中不少人都是因为齐与真君入的万道宗,修的剑道。
      
      “这也太帅了吧。”何灼激动地拍打着叶止的肩。
      
      叶止也有些激动,双手握拳:“小师叔不愧是小师叔。”
      
      祁沉不顾众人是何反应,走下擂台。他言尽于此,若还有人执迷不悟,也与他无关。
      
      “阿啄。”
      
      何灼飞到祁沉的肩上,兴奋地转了个圈圈才冷静下来:“你这样说齐与真君,他不会生气吧?”
      
      祁沉:“我说的是实话。”
      
      “李师弟顿悟了!”
      
      一道声音拉走了众人的注意力,在人群中,有一位白衣弟子双眼紧闭,神情严肃,隐隐有突破之兆。
      
      祁沉看了一眼,解释道:“此人木火双灵根,更适合去植峰当一名法修。”
      
      何灼伸长脖子往那边看,好奇地问:“剑修是挺帅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不管自己是什么情况,硬要修剑啊?”
      
      这一番话,点醒了祁沉,多年前万道宗并不是这样。
      
      他传音给叶止:“剑峰有问题,告知你师尊。”
      
      叶止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转折,愣愣地点头:“我这就去。”
      
      祁沉望向主峰的方向,拦住叶止:“罢了,这段时间莫要打扰你师尊,他也快要出关了。”
      
      叶止看着他的侧脸,突然想起了齐与真君。
      
      为何小师叔言语中并不尊重真君?
      
      为何小师叔不论外形气度都与真君及其相似?
      
      为何......
      
      种种疑问交织在一起,叶止忽然想通了。
      
      小师叔分明就是真君流落在外、偶然找回的亲生儿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没想到你思想境界这么高
    祁沉:嗯,那些白衣着实碍眼
    *
    悄咪咪改了名字
    谢谢吴吴的地雷
    神淮、糯糯的营养液
    还有小天使们的评论o( ̄ε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