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凤华正茂

      
      叶止是准备出手帮助那位师弟,彩文鸟的突然出现,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只来得及拿出师尊给的灵器,护住自己和阿啄。
      
      何灼并不清楚彩文鸟的来历,更不知道那团小小的蓝光团能让他灰飞烟灭,一点都不怂地站在叶止肩头看好戏。
      
      接着就见到了一个凭空出现的男人,一身红衣,肌肤胜雪,妖里妖气。
      
      要不是看见了他的喉结,何灼都要以为他是个女的。
      
      男人毫不费力地挡住了那一击。
      
      何灼十分失望,连带着看他愈发不爽。
      
      “多谢田峰主。”
      
      田星听见后,淡淡地瞥了一眼叶止:“是叶子啊。”
      
      劫后余生,贺崇此刻已经不顾形象地瘫坐在地上,听到两人的对话,才勉强找回声音:“多谢峰主。”
      
      田星没有搭理他,对着彩文鸟勾勾手指,彩文鸟气呼呼地飞到他手边,任由田星抚摸揉搓。
      
      “乖,这帮小不点可不是能陪你玩的主。”
      
      贺崇深呼吸一口,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一声:
      
      “慢着。”
      
      “不知峰主有何吩咐?”
      
      田星审视一番地上脸色惨白的弟子,察觉到了不对劲:“你有何血脉?”
      
      贺崇低着头,表情未变:“弟子不知。”
      
      田星轻笑:“是么?你叫什么名字?”
      
      贺崇:“弟子叫贺崇。”
      
      “贺崇?”田星挑眉,“你是贺家人?”
      
      贺崇点头:“弟子是凤鸣州贺氏长子。”
      
      田星讥笑:“听说凤鸣州的之所以叫凤鸣州,是因为神兽凤凰曾经出现,说不定,你有凤凰血脉呢。”
      
      贺崇瞳孔猛地收缩,还未来的及开口,田星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划破他的指尖,取下一滴精血。
      
      田星随意地把精血抹到灵器上,他方才说的只不过是玩笑话,凤凰这东西,他不信真的存在过,但贺崇身上的确有一丝不对劲。
      
      鉴别血脉的灵器陡然迸发出一道金光,紧接着空中出现一道模糊的虚影,通体红色的鸟,尾羽亮丽纤长,鸟身燃起火光后,虚影便消失了。
      
      贺崇紧紧地握着拳头,双眸炯炯有神,那是凤凰!
      
      田星脸上的笑容消失,沉着脸一把抓起贺崇便离开了。
      
      “刚刚那是、那真的是凤凰吧?”
      
      “你没听见峰主说的么,凤鸣州以前就有过凤凰。”
      
      “那、那位剑峰的贺师兄,岂不是有凤凰血脉之人。”
      
      “传说只需一滴凤凰血,便能飞升至仙界。”
      
      叶止疑惑转过头:“嗯?”
      
      张字笑了笑:“叶师兄不知道么?”
      
      叶止摇头:“我从未听说过。”
      
      “叶师兄沉迷修炼,的确不会像我这般看些杂书。”张字挠了挠头,笑得像个大男孩。
      
      叶止浅笑:“师弟不必陪着我,兽峰我也来过不少回,认得路。”
      
      张字看了眼天空:“那我先行告辞。”
      
      “阿啄,我们还要在兽峰逛逛么?”
      
      叶止低头,发现阿啄竟然哭了,紧张地问道:“阿啄,怎么了?可是伤到了?”
      
      何灼木然地摇头,在凤凰虚影出现的那一刹那,他莫名其妙地特别难受,尤其是在火焰燃起的时候,感受到了剧烈的悲伤痛苦,不自觉地流出了眼泪。
      
      他低头蹭了蹭叶止的衣服,把眼泪擦干,见到身上红色的绒羽时,所有事情恍然大悟。
      
      他是凤凰。
      
      贺崇只以为他有凤凰精血,得到那块沾有血迹的玉佩后,下了杀手。
      
      凤凰能重生,所以他又活了过来。
      
      何灼看向方才虚影出现的地方,幽幽地说道:“我可真TM牛逼。”
      
      叶止呼出一口气:“没事就好,你要是出事了,我没有办法向小师叔交代。”
      
      “我怎么这么牛逼呢?”
      
      “还要在兽峰逛逛么?”
      
      “我TM竟然是凤凰?!”
      
      “想逛啊,那我们慢慢走吧。”
      
      “哈哈哈哈哈。”
      
      *
      
      天色逐渐暗淡,叶止便把何灼送了回去。
      
      何灼往后退了一步,看着是自己两倍身高的门槛,沉心静气,吐出一团小火球,中间二分之一的门槛瞬间被燃尽。
      
      就这么喷了一路,何灼终于走到了房门口。
      
      “祁沉,我——”
      
      房间内空无一人,他想起来祁沉修炼去了,是可能不在家。
      
      何灼想要分享喜悦的心情逐渐消失,他慢吞吞地走到床边,跳了上去,钻进被窝。
      
      算了,不说也挺好的。
      
      一觉醒来,何灼神清气爽,觉得自己从头到脚,由里到外,全部焕然一新。懒懒地张开双翅,伸了个懒腰,他忍不住啾了一声,在床上打起滚来。
      
      “睡醒了?”
      
      何灼翻身,祁沉就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
      
      “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一直都在。”
      
      何灼惊讶地问:“那我刚才怎么没看见?”
      
      祁沉没有说话,只是眼里带了些许笑意,似乎在说:那要问你啊。
      
      “这不可能!”何灼说完,发现祁沉的脸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感觉鼻梁更挺了,脸的轮廓也明显了一点。
      
      “你进阶了么?”
      
      祁沉点头:“从金丹初期到了巅峰。”
      
      何灼惊了:“这么快!”
      
      就算他再没有常识,也知道这个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祁沉摸摸他的头:“你不也是。”
      
      “嗯?”何灼连忙检查身体,发现体内的小火苗,变成了一个小火球。
      
      睡了一觉,就能涨这么多?
      
      这也太幸福了叭!
      
      这是什么神仙觉!
      
      正当何灼激动地不能自已时,看见了祁沉眼里的自己。
      
      不再是当初那只红色绒羽的雏鸟,而是一只羽毛艳丽的大鸟。
      
      祁沉顺着他的羽毛摸了摸,曾经绵软的触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只有坚硬灼热的感觉。
      
      “你睡了一年。”
      
      何灼探出爪子走了两步,发现自己依旧健步如飞,没有因为睡多了行动不便,才感慨道:“难怪感觉有些不一样。”
      
      金红色的尾羽微微晃动,勾住了祁沉的目光。
      
      何灼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看到了那几根与众不同的羽毛,凤凰的本能让他把这几根会暴露身份的尾羽隐藏起来,变成了与身上其他羽毛如出一辙。
      
      等做完了才想起这儿还有观众,他猛地回头,捕捉到了祁沉眼里的失望。
      
      “那个,我觉得如果不变的话,我太好看了,容易被人抢走。”
      
      祁沉垂眸:“嗯。”
      
      “但是在家里,我还是可以露出来的。”何灼发现祁沉这小子越长越好看,更要命的是他还看不惯祁沉失望的样子!
      
      闻言,祁沉果真恢复了眸子里的光彩,期待地看着他。
      
      何灼若无其事地啄了啄身上的羽毛,三根金红色的主尾羽、六根浅金色的次尾羽出现。
      
      尾羽左右摇摆,祁沉漆黑的眸子也左右挪动。
      
      何灼感觉有些好笑,像逗猫似的。
      
      “想摸么?”
      
      “嗯。”
      
      “叫大哥。”
      
      祁沉静静地看着何灼,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摸了一把金红色的尾羽。
      
      暖暖的,软软的......
      
      祁沉摩挲手指,一时间失了神。
      
      何灼也在晃神,尾羽被碰到的感觉太刺激了,好像有一股强烈的电流,自下而上,麻痹了中枢神经。
      
      “我想去看看那棵幻化梧桐。”
      
      “好。”祁沉把手放在阿啄面前。
      
      何灼踩上去,见到“缩水”了的手掌,才有真正感觉到自己“长大了”。
      
      熟悉的肩膀,以前的他可以肆无忌惮地缩进肩窝,这会儿却觉得有些小了。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依旧鼓起的肚子,问出了担心的问题:“我重么?”
      
      祁沉摇头。
      
      何灼安心了,他现在这样,应该是流传于宠物界的虚胖吧,毕竟有羽毛在那里。
      
      在一人一鸟出现的刹那,幻化梧桐便摆动起长长的枝叶,似乎是在迎接他们。
      
      何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见到这树的时候,心里涌上喜悦之情。他情不自禁地鸣叫一声,扇动翅膀,飞到枝头。
      
      清风拂过,幻化成柳树的梧桐树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枝叶在阳光下泛起点点金光,让人移不开眼地是在枝丫间飞舞的凤凰。
      
      纤长的尾羽在空气中画出一道道美丽的弧度,悠扬的歌曲从他的口中唱出,数不清的五行元素在这一处空间内欢欣鼓舞。
      
      祁沉就这么看着阿啄,没有错过一秒的美景,守候一年的疲惫在歌曲抚慰下消失,金丹巅峰的境界微微松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灼热坚硬,这是糟糕的台词。
    祁沉:是你。
    何灼:鸟的感觉,你知道。
    *
    我废了QAQ
    申请明天休息一天,顺便给外婆过个生日+修一下前几章
    谢谢懒书虫的营养液,还有大家的评论
    抱住小天使么一大口o( ̄ε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