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凤凰传奇

      丰州毗邻当世第一修仙大派万道宗,城内繁华无比,随处可见精巧的建筑,街上熙熙攘攘,偶尔走过几名佩着长剑、白衣飘飘的修仙者,行人和摊贩都下意识地多看了几眼。
      
      何灼也不例外。
      
      “大娘,刚才走过的就是万道宗的弟子吗?”
      
      何灼长相十分普通,眉心一点朱痣勉强让他看起来清秀了些,可清亮的嗓音却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卖馄饨的大娘生意不错,手下动作不停,听到少年的问题后还是回道:“那些应该是接引的弟子,这不又到了万道宗大选弟子的时候么。”
      
      何灼笑道:“大娘你真厉害,这都知道。”
      
      大娘被夸的合不拢嘴:“那可不是,我侄子的邻居的哥哥的女儿就在万道宗呢。”
      
      隔壁桌的大汉转头看了一眼何灼:“小兄弟,你是外乡人吧?”
      
      何灼点头:“是啊。”
      
      大汉犹豫了半晌,还是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也是为了此次大选来的么?”
      
      何灼眼睛一亮:“是啊,大哥,你真有眼光。”
      
      果然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都能看出他身上蕴藏着的仙人气质。
      
      大汉被噎了一下,动了动嘴,没把含着的话说出来。
      
      大娘一听,震惊地问:“小兄弟,你今年多大了?”
      
      “十四。”何灼笑了笑,他本来是在寝室看小说,眼睛一眨居然到了荒郊野外,还变成了十四岁的样子,就是变得丑了些。
      
      所幸他一直是孤家寡人,穿越了就穿越了。
      
      发现这个世界是修□□后,何灼原本平静的心掀起了波浪。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个小家族备受欺凌的庶子后,小浪变成了惊涛骇浪。
      
      他居然拿到了庶子逆袭流的剧本。
      
      他也有今天!
      
      何灼幻想着自己在万道宗大选的时候,暴露出绝佳的天赋,亮瞎众人的眼,接着被某位大能收为亲传弟子,开始打怪升级......
      
      馄饨大娘缓缓地开口:“这年纪,有些大了吧?”
      
      何灼:“啊?”
      
      大汉点头:“是啊,据我所知,万道宗没有招收过十岁以上的弟子。”
      
      何灼毫不介意地摆摆手:“没事,马上就收了。”
      
      大娘和大汉见他信心满满,不忍继续打击,要知道,十岁以上的孩童第一关测骨龄就会被刷下去了。
      
      “阿灼。”
      
      听到身后的声音,何灼表情一变,瞬间变成吊儿郎当的样子,扔下一两银子:“这什么东西,真难吃。”
      
      锦衣青年上前对着大娘道歉:“抱歉,舍弟年幼,不懂事。”
      
      何灼一翻白眼,转身就走。
      
      大娘看着贺崇的目光复杂难辨,本来少年好好的,这人一来就变了个人似的。
      
      贺崇又递了一两银子过去,才告辞追上何灼。
      
      大汉感慨:“本来还觉得他跟那些修仙弟子相似,现在看来,说不定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大娘点头:“是啊,不然怎么会这把年纪来想着去万道宗,还对弟子大选的事一无所知,可惜了。”
      
      何灼一直在留意身后的人,见甩不开他,自暴自弃地走进了一家玉器店。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给我抱起来。”
      
      掌柜的笑呵呵地说:“好嘞,一千两银子。”
      
      何灼挑了挑眉,他选的几样玉器都是明码标价的,加起来也到不了一千两,老板明显是想宰他。
      
      余光瞥见贺崇走进来了,何灼扬起下巴:“才一千两,怎么配得上我?把你们的镇店之宝拿出来。”
      
      贺崇也没有拦着,等掌柜的从匣子中拿出一块玉佩,供两人欣赏后,才开口:“这玉虽然不错,却还是比不上姨母那块,阿灼,不如换一家店铺再看看。”
      
      何灼冷哼一声,这个表兄,说是带他去万道宗参加测试,但是一路上明里暗里都在套话,想知道他所谓的娘死之前给他的玉佩。何灼耍了一路的小性子,贺崇都满足了,还一次都没有翻脸。
      
      可见玉佩肯定是个宝贝,但是他一个外来人口,身上根本就没有玉佩。
      
      何灼正眼都不瞧贺崇:“是么,我看这块和娘给我的差不多,正好凑个对,多少银子?”
      
      掌柜的伸手比了个五:“五万两。”
      
      贺崇眼皮子都没有眨:“既然阿灼喜欢,那就买了吧。”
      
      何灼半阖着眼,看似无所谓,心里已经有些虚了,这可是五万两,就算他才来这个世界两个月,也知道五万两是一笔巨款。
      
      贺崇如今面不改色的拿出这笔银子,要是知道他根本没有那玉佩......
      
      “等我入了万道宗,你怎么办?”
      
      贺崇手一顿,浅笑道:“阿灼放心,每位弟子都能允许带两人上山,正好让阿灼带我长长见识。”
      
      “嗯。”何灼手指在柜台上轻敲,心里松了口气,贺崇能一起上山,说明至少在这段时间,他是安全的。
      
      付完银子,帮他系上玉佩,贺崇又问:“阿灼还想买些什么?”
      
      “累了,回客栈吧。”
      
      “好。”
      
      夜里
      
      何灼在床上辗转反侧也没想出个好办法,还把自己想得口干舌燥。
      
      他叹了口气,爬起来想倒杯茶,却被凳子绊了一跤,手掌不知道碰到什么,划出一条伤口,血珠慢慢溢了出来。
      
      “嘶——”
      
      想要爬起来,伤口正好压到了玉佩上,气得何灼把玉佩摘下来,扔在一旁。
      
      妈的,贺崇不是个好东西,买的玉佩也不是个好东西。
      
      “怎么了?”
      
      住在隔壁房的贺崇听到动静,赶了过来。
      
      何灼爬起来,面色不虞地对着擅自闯进来的人说:“没事。”
      
      贺崇扫到地上的玉佩,眸光一闪,淡淡地说:“既然没事,我就先回房了,阿灼好生休息,过两日便要去万道宗了。”
      
      何灼不耐烦地说:“知道了。”
      
      等贺崇走后,他狠狠地踹了一脚地上的玉佩。
      
      玉佩被踹到床底,沾染到的鲜血不复存在,原本通体翠绿的玉佩却多了一丝血色,发出微弱的红光。
      
      两日后
      
      “贺崇,你好了没?”何灼用力地拍着房门,今日该去万道宗了,可是贺崇还没有起来。
      
      半晌后,房内传来了咳嗽声,贺崇打开门,只见他面色苍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额上冒着虚汗:“阿灼,今日我怕是去不了了,我会让......”
      
      “我自己去就行,”何灼压制疯狂想要上扬的嘴角,“你快去医馆看看,我先走了啊,要迟到了。”
      
      “嗯,车夫会送你过去,”贺崇话说到一半,又开始咳嗽,乌黑的眸子看着少年的背影,冷冷地说,“路上小心些呐。”
      
      何灼没有听见这话,屁颠屁颠地跑进了马车:“大哥,走,去万道宗。”
      
      “驾——”
      
      马车向西疾驰,何灼躺在软垫中有了些困意,迷迷糊糊想着,这马车怎么比之前的舒服。
      
      半个时辰后,马车停了下来,何灼问道:“大哥,是到了么?”
      
      “嗯。”
      
      打了个哈欠,他掀开帘子,看见前方的挺拔险峻、斧削四壁的悬崖。
      
      何灼跳下马车,上前两步,背对着车夫感慨:“这边是传说中的第一关么?”
      
      修仙小说必备的问心路。
      
      看起来是悬崖,其实只是平坦的道路,一路上还会遇到内心十分渴望的东西。
      
      想到这里,何灼突然有些担心,万一等会儿遇到手机电脑怎么办?
      
      车夫显然没料到这个小少爷竟然这么没有常识,冷笑一声说道:“到阴曹地府去当你的仙人吧。”
      
      何灼转身看见车夫手中的大刀,才想明白如今的处境。
      
      难怪没有看到其他来测试的人。
      
      贺崇的那个龟儿子居然现在就想杀他!
      
      车夫握着大刀逐步逼近,何灼后退几步,扫了一眼身后的悬崖,咽了下口水说道:“你知道你最不应该做的事是什么吗?”
      
      车夫闻言脚步一顿。
      
      何灼没有等到“为什么”三个字,而等到了车夫砍过来的大刀。
      
      妈的,不按套路来!
      
      说好的这种炮灰屁话很多的呢?
      
      何灼往地上一滚,躲开一击,他知道刚才是运气好才躲开的,一咬牙,转身往悬崖跑去。
      
      感受到背后袭来的微风,何灼纵身一跃,大喊:“贺崇!!曹尼玛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何灼闭上眼睛,心如擂鼓,狂风像刀子一般割着他的全身。
      
      跳之前他坚信悬崖奇遇定律,但当真正开始自由落体时,满脑子只剩下一个想法。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不知道过了多久,何灼勉强眯开眼睛,发现他快要落地了,而地上有一团金光,随着他的靠近逐渐变大。
      
      何灼内心狂喜,眼眶湿润,小说诚不欺我。
      
      在即将触碰到金光的时候,何灼看清楚了,金光中有一个男人,还有一双毫无感情的金色竖瞳。
      
      下一秒,一阵剧痛袭来,眼前闪过无数生前的画面,脑袋越来越沉,呼吸变得艰难,他的瞳孔逐渐放大。
      
      何灼能清晰地意识到,他就要死了。
      
      骗子,说好的龙傲天呢?
      
      没料到阵法居然被一介凡人打断,祁沉吐出一口血,剑眉蹙紧,阴冷地看着天空。
      
      天道在与他作对。
      
      闻到不远处的浓郁的血腥味,他冷着脸抬手,支离破碎的尸体瞬间化作一团烟雾,消失于空气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天道:不,我不是,我没有,我在给你送媳妇儿
    何灼:呵呵
    *
    新文打滚求收藏~
    现耽:《原来我不是中二病》
    叶止小学的时候想当武林盟主,结果弟弟被扫地僧收为关门弟子
    初中的时候想当仙道大能,结果匿名修仙论坛被封
    高中了,他只好将就将就,勉强当个学神,结果班里来了位转学生
    把他挤下了年级第一的宝座。
    叶止:贼老天,玩儿我呢?
    贼老天:不敢不敢。
    傅以匪为神魂缺失的师弟创造了一个小世界蕴养神魂。
    师弟说不想修仙了,他斩断了小世界的灵气
    师弟说不想学武了,他让武学淡出大众视野
    师弟说想要一个太平盛世,他给了他太平盛世
    可是怎么太平盛世的师弟又想要学武修仙了呢?
    傅以匪有点头疼,决定亲自去小世界问一问。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