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迷恋

作者:雾下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女孩漆黑柔顺的发丝几乎落在了他脸上,轻微的,草莓和牛奶混合的甜香。
      
      他随后看到的是一双小鹿眼,大大圆圆,眼角微微下垂,明亮柔和——没有任何威胁性和攻击的。
      
      少年在床上缓缓支起身子,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抽痛,右眼眼角那处陈年伤痕,蔓延起一股虚幻,却尖锐灼热的疼痛。
      
      ……又来了。
      
      他眼神一瞬间有些空茫,却很快又逐渐清明。
      
      这里是湳安,陌生的房间。
      
      他低眸看自己的手,修长,骨节分明,指腹有薄薄的茧,是一双少年的手,不再是梦里,那双孩子的,稚嫩无力的小手。
      
      昨晚一宿噩梦,出了汗,背脊贴着汗湿衣服的感觉很不舒服,他有轻微的洁癖,现在很想立马把衣服脱了换掉。
      
      手指触到衣角,没脱下,他瞥到一旁呆呆站着的女孩。
      
      滞了一瞬,原燃,“出去。”
      
      声音带着残余的倦意,有些哑,沉沉的。
      
      “对,对不起。”安漾回神,“下次进来我一定会敲门。”
      
      是生气了么……果然从刚才开始,表情就一直很奇怪。
      
      她很是想和他好好相处的,尤其是听安文远说完他父亲新丧后,对于这种失去至亲之人的痛苦,安漾感同身受。
      
      可是这样一来,是不是原燃住进来第一天,她就把他给得罪了。
      
      安漾瞬间有些丧气。
      
      安家家教很严,平时即使是在家,在安漾记忆里,好像从上小学开始,安文远从没乱进过她的房间,进门前肯定会敲门。
      
      没得到房间主人允许不能擅自进去,即使是在自己家,这么多年安文远一直是这么教她的。
      
      她可能真的无意识做了失礼的事情。
      
      原燃,“……”
      
      他不再说话了,双手抓住衣角,一用力,上衣整个已经被脱下,少年身躯修长有力,腰腹线条极其漂亮,脱下衣服,凌乱的黑发,配着那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视觉冲击效果实在太大。
      
      ……
      
      安漾僵硬的抬头,看了几秒,如梦初醒。
      
      “啊啊啊!”一声即将破空的尖叫,没叫出来,想到楼下的安文远和张芳,硬生生被她吞了回去,小脸涨得通红。
      
      安漾飞快的转身跑了出去,步伐凌乱踉跄,跑到一半,又折了回来,给他带上了门,关得严严实实。
      
      十分钟后,原燃下楼。
      
      已经冲过澡,换了衣服,黑发湿漉漉的,长睫上挂着一点水珠,越发显得唇红齿白。
      
      张芳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她年纪大了,见过不少这个年龄的孩子,可是不知怎么的,莫名其妙,对这陌生的漂亮少年,总有种形容不出的别扭感。
      
      她于是就没再说话,端走了桌上吃光了的盘子,去流理台刷碗清洗。
      
      “来,吃早餐。”安文远放下手机,招呼原燃,语气很亲切。
      
      安漾不好意思看他,慌忙低头,吃着东西,用指尖轻轻把盘子往原燃方向顶了顶。
      
      面包上的果酱已经刷好了,牛奶是温的,里面调了草莓汁,是安漾最喜欢喝的那个牌子的纯果汁,调到牛奶里,口感很好,甜而不腻。
      
      早上喝温牛奶可以安神,甜食也会让人心情变好。
      
      ……喝了!
      
      安漾偷眼看到他拿起杯子。
      
      似乎没有不喜欢……喝完了!!
      
      安漾莫名舒了口气,弯着眼睛,悄悄用指尖把第二杯又推到他的右手前。
      
      “软软,把牛奶喝完,不要浪费。”安文远正好看到,皱了皱眉,一脸不赞同,以为是安漾又像小时候那样不想吃饭故意耍赖。
      
      安漾脸刷的红了,简直百口莫辩,“我……”
      
      那杯她根本没动呀!!是观察到原燃喜欢吃甜食,她刻意给他调的,作为早上失礼的赔礼,顺便表达一下自己的善意。
      
      被安文远这么一说,原燃不会以为,她故意给他喝自己喝剩下的东西吧。
      
      = =光听着,就好变态啊。
      
      少年垂着睫毛,握着玻璃杯的手指格外修长漂亮,淡淡看了一眼对面女孩,又看回杯子。
      
      ……依旧没什么表情。
      
      安漾低着头,余光瞥到他好看的喉结线条,动了动,随后是被放下的杯子,空空荡荡,可以看到杯底。
      
      这次换成安文远惊讶了,取下眼镜,一下看看原燃,一下看回女儿,神情是难以形容的诡异。
      
      安漾眼睛不由自主弯了起来,指了指桌上另一个空杯子,“爸,我的在这里,已经喝完了,没有浪费哦。”
      
      *
      盛夏的湳安,天气阴晴不定,暴雨和艳阳天交错,和初生婴儿心情一样琢磨不透。
      
      昨晚雨刚停,停了一早上,很快又淅淅沥沥下起,还越发大了起来。
      
      安漾看着窗外暴雨,教室内光线昏暗,她从办公室回来,有些心神不宁。
      
      “软啊……昨天你没去真是太亏……”同桌林希一阵噼里啪啦,见她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不满在她肩上拍了一下,“想啥呢。”
      
      安漾回过神,歉意的笑了笑。
      
      “付星恒昨晚还一直想叫你过来,我说你家里有事,直接帮拒绝了,不过最后还是他请的客……大家都玩得挺嗨的,我一点到的家。”
      
      安漾知道她是这样活泼的性格,安心听她说完,恰到好处的,在她说得嘴差不多要干的时候把她水瓶递了过去。
      
      林希灌下一大口水,忽然又想起什么,“软,你知道今天有转学生要来我们班吗?”
      
      “据说是个大帅哥。”后桌夏璇璇交完作业路过,听到后,插了一句嘴。
      
      安漾写字的笔尖顿了顿,写错一个字,她用修正带涂掉那个别字,垂着睫毛,慢吞吞的答了一个音,“嗯。”
      
      她从抽屉里找出了下节课要用的物理书和草稿本,翻开,低头看了起来,林希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确定她是真的认真在看那些倒霉公式后,极不客气的伸出魔爪,一下给她按了。
      
      “你成绩都那么好了,还看什么看,想打750?”林希给她关了书,一下抽走,继续八卦,“曲雅婷那些人在教务处碰见了,他在办转学手续来着,说是真的帅……”
      
      林希砸吧砸吧嘴,“他们说,听口音,好像是京城那边转过来的,你说这都高二了,他转来我们这干啥,在那边高考不好多了?”
      
      安漾被拿走了书,只能专心倾听,露出一个配合的微笑。
      
      “你说到底长啥样,真有那么好看。”
      
      安漾轻轻摇头。
      
      她视线落到窗外,暴雨天,天边积着浅灰色的雨云,闷雷声阵阵。
      
      大概,是真的有吧……是她目前见过的,没有之一的,最好看的。
      
      安文远刻意嘱咐过她,不要在学校提起原家的私事,毕竟爱管闲事的人不少,到时候免不了议论,她也不确定原燃在学校到底想不想和她扯上关系,于是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暂时先不主动对林希提起。
      
      有多帅?
      
      安漾长长吐出了一口气,歪了歪脑袋,想起林希标准,对她认真道,“可能……像你哥哥那样?”
      
      林希有个大三岁的亲哥哥,初高中也都在湳大附中,也是当年出名人物,现在在湳大物理系就读,还正好在安教授实验室,林希崇拜死她哥了,平时论起男生颜值,唯一标杆就是他。
      
      林希果然一下被戳到,忽然又摇头念叨,“……不对不对,再帅,应该还是比不上我哥的。”
      
      安漾轻轻笑了声,她有双乌黑的小鹿眼,眼角微微下垂,黑色瞳仁很大,干净剔透,看着就招人疼,林希忍不住轻轻掐了掐她的双颊,软软的,还有些残余的婴儿肥,手感绝赞。
      
      她却忽然想起一件事,“你说,曲雅婷是啥有意思,她上月不是还给高三那个程曦明递情书?一下又看上这个新来的帅哥?这速度,变心变得有点6喔……”
      
      见她说得停不下来,安漾伸出两根手指,悄悄扒回自己物理书,决定继续保持沉默。
      
      屋外雨噼里啪啦下得更大。
      
      第二节课,上课铃早打响了,班主任兼物理老师胡启波还迟迟未到,班里一阵喧嚣,越来越吵,和外面的雨声雷暴声完美合成一曲交响乐。
      
      直到终于成功隔壁班老师吵了过来,气急败坏,“你们干什么呢啊,班主任就迟到几分钟,想翻天啊?自己不学不要影响别人。”
      
      发了一大通火,差点没把他们班讲台敲出一个大洞。
      
      安静了半分钟,他背影刚消失,一下又是一锅沸水。
      
      安漾心无旁骛,眼观鼻鼻观心,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直到上课铃打响后快十分钟。
      
      林希站起来,从窗户探头看外面走廊,“胡班来了,后面还跟着个人,转学生!!”
      
      “长啥样?”
      
      “男的女的?”
      
      “哪里哪里,让我也看看。”
      
      探头半分钟后,林希翻了个白眼,一屁股坐下,“……太远了,看不清脸。”
      
      “身材还挺不错。”她评论。
      
      高高瘦瘦,比胡启波高出一个脑袋,至少得1米8了,具有了成为帅哥的必要不充分条件。
      
      安漾停下笔,默默看了眼窗外,没有参加讨论。
      
      门打开了,冲进一股子潮湿的雨水味道,即使是打着伞过来的,胡启波格子衬衫肩膀依旧被打得半湿,眼镜片上也带着水珠,头发倒是一如既往的乱,往四面八方胡乱翘着,拿林希的话来说,贼像刚被爆破过。
      
      “不好意思啊,有点事,迟到了几分钟。”他取了眼镜,前排同学给他递了张纸巾,胡启波有些尴尬的接过,把眼镜收进口袋里,转头往身后看,“这是我们班新来的转学生,大家欢迎一下。”
      
      不用他说,其实刚进教室,就已经没人看他,几十双眼睛,视线纷纷落在了随后进来的男生身上。
      
      “我的妈。”林希低声叫道,兴奋得直揪安漾袖子。
      
      安漾微抿着唇,抬了下眼。
      
      原燃没有看这边,目光有几分散漫,他站在门口,毫不在意台下这么多双眼睛的打量。
      
      和在家里时的模样,似乎有些微妙的不同……安漾却也具体说不上来是哪里。
      
      惊艳的,好奇的,审视的,敌意的,善意的……各种各样不尽相同的眼神。
      
      都毫不在意。
      
      男生侧颜线条很冷峭,睫毛却不合时宜的黑而浓长。
      
      “来,先自我介绍一下。”胡启波搓了搓手,环视了一圈讲台下坐着的学生,又扭头看一旁少年。
      
      男生抬眸,“原燃。”冰冷低沉的声线。
      
      长睫下是双很漂亮的眼睛,眼尾微微上扬,原本该是狭长多情的眼型,直视前方时,里头却读不出任何情绪,与其说是淡漠,不如说是纯粹的空。
      
      雨声越发大了,班里鸦雀无声,没人说话,只有站在台上的原燃,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紧张或者被打量的不安,反而显出几分淡淡的散漫和轻率来。
      
      “那,你暂时先坐二组倒数第二排。”胡启波见他再没话了,有些尴尬,抬手擦了把额角雨水,“过几天班里会再调座位。”
      
      安漾压下心头神思,在草稿本上继续写着题,写着写着,字迹忽然断了,她怔了一瞬,反应过来,笔芯没水了。
      
      她从抽屉里拿出笔芯替换,装好,原燃正好从她座位旁经过。
      
      和初见时一般,身上萦绕着润泽的水汽……他又没打伞,一头黑发微微湿着,路过安漾座位时,漆黑的发和瞳孔,苍白的皮肤,似乎都萦绕着一股化不开的冷,安漾低垂着头,没看他,手里紧紧握着笔。
      
      原燃脚步似乎顿了一下,安漾手里握着笔,抬眸飞快看了他一眼,眼儿清亮,很快又低下头,没再说话。
      
      莫名其妙,他忽然想起了早上那杯牛奶,还压在舌尖,残余的味道。
      
      甜的。
      
      只是一瞬间,交错而过。
      
      “极品。”林希转着脑袋,追着看,一直到原燃坐下,回头捂着脸,趴倒在自己座位上。
      
      肩宽腰窄,长腿……再加上那张脸。
      
      阴郁系美少年,要人命的节奏。
      
      林希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卧槽,就对着这张脸,我一顿能吃三碗。”
      
      后排吕睿思闻言,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遍,满脸难以置信,“姐姐,你难道,平时一顿干不掉三碗?”
      
      “不要低估了自己的潜力哈。”他拍了拍林希的肩。
      
      “死边去。”林希脚下狠狠一碾,踩得他嗷嗷直叫,跳脚道,“哪来那么夸张,你们没见过男的是吧?”
      
      几个女生一齐冲吕睿思翻白眼。
      
      “对我胃口。”夏璇璇抽回视线,托着腮宣布,一勾手指,“来来来,你们给我出个主意,怎么追?你们觉得他会喜欢啥。”
      
      “漂亮就完事。”吕睿思耸肩,吊儿郎当道,“男人嘛,不就喜欢高个大长腿美女。”
      
      方君竹拿书敲他,“你滚一边去——打篮球时去送送水?”
      
      林希想起了自家哥哥,“也可能喜欢游戏或者航模。”
      
      她看原燃,虽然衣着打扮都是很简单的款式,可是不知道怎么说,身上气质,看着,很不像是普通人家能养出来的。
      
      “反正估计是贵得要死的那种爱好。”林希唇角一抽。
      
      安漾写着字,安安静静,侧耳听着。
      
      “要不买一包糖,去试试?”她认真建议,从抽屉里翻出一包大白兔奶糖,正正摊开在细嫩的手掌心。
      
      长睫毛下一双大大的鹿眼格外清亮,写满了真挚,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又补充,“或者巧克力。”
      
      众人,“……”???
      
      这是啥,一本正经的搞笑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燃燃为什么喜欢甜食是有原因哒……后面会解释QvQ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复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橙皮橙? 2瓶;玲致、惊倦 1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