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迷恋

作者:雾下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三

      说完后,半晌,原燃低眸看了他一眼,目光冰凉凉的,透着一股显而易见的寒意,付星恒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
      
      付星恒,“……”卧槽。
      
      这人不会真的为一块曲奇和他翻脸吧。
      
      安漾,“……”
      
      对不起,她现在,已经对这些曲奇没有控制权了!
      
      原燃对她做的食物的占有欲真的有点强到过分,自从上次林宴来家后,安漾稍微对这件事情有了点认识,最近好像还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有时候在家里,她把自己做的食物分给张芳和安文远,都能察觉到他有些许不满。
      
      原燃吃完手里那块曲奇,接过另一块。
      
      他明显不喜欢吃咸的,但是,也半点没有要分给他的意思。
      
      他是不是喜欢安漾?
      
      盯着对面少年面无表情,却极其俊美的脸,付星恒心里陡然升起一种浓重的危机感。
      
      不过很快,他观察了一下原燃神情,又觉得不确定了。
      
      想起那天他吃的那根棒棒糖,说不定人家就喜欢吃甜的呢,不是对人感兴趣,只是对吃的感兴趣。
      
      “走吧,大家都在等你。”安漾把一瓶运动饮料递给原燃,仰脸冲他笑。
      
      毕竟给班里拿了第一名,短跑加分很多。
      
      离开时,她回头,抱歉的冲付星恒挥手,小声说了句再见。
      
      付星恒有些失魂落魄的,肩膀忽然从身后被人敲了一记。
      
      “那妹子,就是你看上的那个?”回头,他见王峰正站在他身后,看着不远处,原燃和安漾离开的背影,神情有些诡异。
      
      付星恒心不在焉应了声。
      
      安漾很有礼貌,他觉得自己算是主动,可是一直到现在,也没什么进展,付星恒觉得自己条件也还行,长得还行,成绩可以,性格也算开朗,还和她也认识挺久,高一当了一年的同班同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安漾没给他什么接近的机会。
      
      “是不是叫,安,安漾?”王峰眉头紧紧皱着,脸上没了平时经常带着的痞笑。
      
      “你到哪知道的。”付星恒本来应着,从心不在焉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忽然警惕,“峰哥,你可别多想啊,兄弟之妻不可欺啊。”
      
      “谁他妈要跟你抢。”王峰不耐烦的把烟头摁灭,抖掉手里烟灰。
      
      已经过去快两年了,她那会儿,应该是在上初三。
      
      她比那时候高了,脸上稚气也褪去不少,王峰一时半会儿没认出来,但是,他紧紧盯着不远处远去的那个背影,反反复复和自己记忆里那个女孩的模样对比。
      
      没错,就是当年那个女孩。
      
      王峰眯了眯眼,盯着远去的那个纤细背影。
      
      他没想到,她最后竟然还是来了湳大附。
      
      那个叫安漾的女生。
      
      两年前,把繁哥,整进了局子里的人。
      
      *
      天公不作美,下午三四点时候,天上飘起了蒙蒙细雨,一开始还可以硬着头皮忽略一下,后来转大,淋得不少人都不得不服气的打起了伞。
      
      “靠,天气预报不是说晴天?”
      
      “什么鬼,那怎么办,回教室上课?”
      
      “有些项目还没比完呢,搬去体育馆吗?”
      
      结果到最后,学校喇叭通知,运动会暂停,同学都回教室自习,一直到五点半,正常放学时间才能离开。
      
      许多人非常不满,本来都打算好了今天来学校运动会玩的,书包都没背,结果半路被压回教室,换谁都不爽。
      
      于是就撤得稀稀拉拉的,很多教室根本没到满人。
      
      第二天本来放假,学校也没再多管,只是叫人把大门严实看了起来,说都不准出去,在校园里玩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林希盯着手机的计算器界面,念念有词的算。
      
      随后打了个响指,快活的关上了手机页面,“这雨还来得挺好,我们现在积分还在前三,可以有个铜牌。”
      
      “很好啦。”安漾笑眯眯。
      
      他们重点班,和普通班不一样,班里没有体育生,许多人体质还都很一般,总之,就是没什么运动健将,长跑这种要身体素质,积分又高的项目都报不满名额,可以终止在这里,拿个第三名的奖状也不错了。
      
      安漾安静的在写自己的物理试卷。
      
      林希耐不住,跑到她前面位置坐着,叽叽呱呱和她聊天。
      
      也在认真看书的丁明河听着,实在忍不住魔音灌耳,问她,“何文杰去哪了?”
      
      为什么他的座位还空着,坐进来一个林希?
      
      “打球去了。”林希说,“那些人也真是有精力,刚参加完运动会,还有劲去打球。”
      
      “不是下雨我也去看了。”她伸了个懒腰,“去围观燃哥打球。”
      
      安漾握着笔的手一下停了,“外面还下雨呢……”
      
      她现在经常带着两把伞。
      
      一把给自己,一把给是给原燃备着的。
      
      毕竟,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他不经常忘伞,下多大雨,都是直来直去,人也不是铁打的,湿着一身坐这么久,不感冒发烧才怪,所以,后来她就习惯性备两把伞了,但凡下雨,总是会给他抽屉里偷偷塞上一把。
      
      “淋得受不了,就回来啦。”林希半点不在意。
      
      一大堆十七八岁的男生,怕什么淋雨,淋刀子都不一定死得了。
      
      教室后门正好在这时打开,外头冲进来一股清凉的雨水和风的味道。
      
      “阿~~嚏”余思航第一个进来,刚进门没多久,就打了个巨大的,长长的大喷嚏,他被淋得和个落汤鸡似的,一头毛被雨冲得乱七八糟。
      
      安漾一眼看到他,最后进来的一个。
      
      原燃掀下帽子,黑发被打湿了一半,看起来远没有其他人那么狼狈,脸色也还好,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怎么不打了?”林希问。
      
      余思航骂了声,“雨大了……这种鬼天气,还有来抢场子的。”
      
      “你袖子上是啥?”余思航过来拿丁明河的水喝,丁明河没在意,忽然发现自己写的数学试卷变黄了,字面意思上的,变黄。
      
      他眼睛都直了,半天,才发现是余思航袖子上低落的泥巴水。
      
      “啧。”余思航抽了张纸巾,在她试卷上乱拂了几下,“你自己擦。”
      
      “和人干了一场。”他大喇喇靠在椅背上。
      
      丁明河眼镜都差点掉了,“哈?”
      
      “一堆破事儿,一个女的过来找燃哥,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燃哥认都不认识,没理她,结果后来又过来了一堆外校混混……”余思航不耐烦道。
      
      “有燃哥在嘛。”余思航是真的佩服,“都不是事儿。”
      
      原燃是真的狠,会打架,表里如一的会,不是什么练出来吓人的花架子,而是下手很要命的那种,他现在明白了,那天在球场上,摔洪晃时,原燃是绝对收了力的,不然洪晃下场绝对没那么舒服。
      
      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丁明河抖着手,看着自己已经全黄了的试卷,“哦,我去厕所洗一下袖子。”
      
      原燃没说话,他似乎有点累,垂着睫毛,闭着眼,身上衣服倒是整整齐齐,湿透了的蓝白色校服被扔在了一旁窗台上,里面的白色连帽卫衣没怎么湿,也没溅上泥水,依旧干干爽爽。
      
      安漾没说话,细细打量过他。
      
      神情凝住了。
      
      见他右脸,似乎有什么红色的东西。
      
      一道划痕,又像是擦伤。
      
      原燃自己完全没注意到。
      
      注意到她的视线,原燃睁开眼,安漾抿着唇,拿手指轻轻比划了一下自己脸的位置,“破皮了……”
      
      原燃随着她比划的位置,修长有力的手指,极其随意的,在自己面颊上的伤口一抹,“被球擦了一下。
      
      他动作很粗鲁,原本浅浅的伤口,被他这样一抹,又渗出了新的血迹。
      
      安漾抿着唇,低头在抽屉里翻翻找着。
      
      他好像就这样,从来都不在乎身体,淋雨也好,受伤也罢,都是这种满不在意的模样。
      
      找出了一个小箱子,里面有挺多常用的感冒,退烧药,她一板板拿开,抽出了最下方的一板。
      
      是一板创可贴,她打开盒子,抽出了最上面一张,连着酒精和棉签,把这些东西,一股脑都搁在了原燃桌上。
      
      女孩鼓着脸颊。
      
      不是平时温顺柔软的模样,似乎有些小小的不满。
      
      安漾把酒精和棉签往他的方向推了推,轻声说,“处理一下吧,消毒后,淋了雨水,怕发炎。”
      
      想起他之前抹伤口时的粗暴动作,安漾心都颤了,“别动。”
      
      她左右看了看,教室里人不多,似乎没人注意到这边,她偷偷站了起来,
      
      女孩睫毛纤长,呼吸间,是一股很清浅的甜香,他坐着,她站着,一股极轻的力道,在面颊上拂过,像夜间的暖风,温软,轻柔。
      
      “疼么?”她轻声问。
      
      ……
      
      不疼。
      
      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伤。
      
      他不怕疼,早习惯了。
      
      也从没有人问过,他疼不疼。
      
      棉签在伤口上擦过,肌肤上激起莫名的,细小的颤栗。
      
      却不讨厌……很舒服。
      
      少年似乎轻轻颤了颤,任由她擦过脸颊,鼻梁笔挺,长睫的影子,浅浅落在苍白的肌肤上,淡红的薄唇,不见平时的阴郁,便显得格外清朗干净。
      
      漂亮的桃花眼微眯着,就好像……一只被顺毛了的猫。
      
      “给。”她把创可贴递给原燃,半路注意到创可贴花纹,呆了呆。
      
      呃……她的创可贴,是浅粉色的,上面还画着圆圆的小猪,这个……要贴的伤口,在他的脸上……
      
      囧。
      
      她要不要再去药店买个新的。
      
      原燃却根本不在意,乖乖接过,直接贴在了自己伤口上。
      
      “燃哥,放学还走吗?”余思航洗完袖子回来,又兴冲冲要叫原燃。
      
      有了燃哥在,就再也不怕什么球场被抢。
      
      落座后,看清原燃,余思航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余思航,“……”???他揉了揉自己眼睛。
      
      他们燃哥,一直面无表情的,那张又冷又俊的脸上,贴着一个……粉红色的,小香猪创可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燃燃,一个毫不在意自己形象的,虚假美少年!
    软软:hengji留了疤不要你了!
    燃:……乖乖擦药,贴好小香猪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仙女啊 19瓶;复又 10瓶;橘子七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