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师

作者:凤家喵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狐传说

      “死狗子你干嘛呢!”小五一巴掌拍开白黎的手,怒气冲冲地瞪着他。
      
      “我干嘛?”白黎一副被对方气笑了的表情,“姑娘你不请自来进了爷的房间,你还问我干嘛?你要不是来投怀送抱,你趁机溜进爷房间是想做什么?”
      
      小五才是真的要被他给气死了,“你莫名其妙!我好心来给你送药,你却来戏弄我,你太过分了!”
      
      “送药?什么药?”白黎一脸狐疑。他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
      
      “你跟我装什么傻,就你刚刚吃了的药啊,瓶子还在你手里呢!”小五气鼓鼓呛声。
      
      白黎低头看了一眼,手里果然握着一个墨玉瓶子,他忽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揉了揉眉心,“等会儿,你说说我方才是在做什么来着。这个药又是怎么回事?”
      
      “你之前独自在屋里掉眼泪,因为你的狐狸窝要被别人铲平啰。我看你可怜兮兮的样子,心有不忍,就给你送了一颗神药,吃掉后你的狐狸耳朵和尾巴就没了。”小五故意半真半假地取笑对方。
      
      白黎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他闻了闻墨玉瓶子里残留的药香,辨别不出里面的气味。“小姑娘家家的说谎可不好。你叫什么名字?来找本大爷做什么?”
      
      “你是小五呀,你不认识我了吗?”小五也意识到白黎好像是真的有点不对劲。
      
      果断地摇头,白黎:“不认识。”
      
      皱眉,小五接着问,“那你还记得非非吗?墨子非,守护三千世界平衡的命理师大人。”
      
      “命理师倒是听闻过,至于你说的墨子非,我不认识。”白黎记得他的传承记忆里有关于命理师的记忆,但他本人肯定是不认识什么命理师,也没有见过。
      
      “啊,怎么回事啊,你竟然连非非都不记得了啊。”
      
      小五烦躁地在房里踱步。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不记得了呢,难道是……
      
      “该不会是那药有副作用吧。”小五苦着脸,懊恼地拍了下脑门,“早知道我就先问问非非了。那你现在还记得什么?”
      
      记得什么?
      
      白黎思索片刻,回道:“据我所知,今天是本大爷成年的第十五天,也是爷浪迹天涯的第七天。”
      
      从他能够化形开始,他就不断计划着溜出溟刹殿。成年礼上,他剪秃了尾巴毛,才换来大魔头应允,许他出去浪。
      
      想到这里,白黎当即变出尾巴,上面的狐狸毛又长又软。
      
      果然,他失忆了。
      
      “天呐!”这忘记得也太多了吧,小五咽了咽唾沫,小心翼翼地询问,“你还记得赫君兰吗?”
      
      白黎捧着尾巴,歪着脑袋,眨巴眨巴眼,无辜地回道,“不记得。”
      
      “啊啊啊,怎么会这样——”小五崩溃,抓了几把头发,咆哮完后冷静一丢丢,拽着白黎的袖子就往外跑,“不行,我们去找非非。非非肯定有办法。”
      
      然而,等她出去后,走廊上已经没了墨子非的身影,去他房间里找,也同样没找到。
      
      “非非不在。他应该是去溟刹殿了吧。”小五思忖着,楼下那些正道伪君子是打算从黑树林那边的缺口进攻。非非戴着斗篷出去,那应该是打算和那些人一道进黑树林。
      
      小五去更衣间拿斗篷,抓到手里后,又放下,换了个带纱的斗笠。自己戴上一个,顺手给白黎也扣上一个。
      
      “我们混进他们的队伍,进黑树林。”
      
      白黎撩起纱幕,不解地问,“他们又是谁?你之前说的铲平狐狸窝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黑树……”
      
      “哎呀,路上我再跟你解释。快跟我走。”小五听见楼下那群人集合的号令,立马拽着白黎往楼下跑。
      
      在小五俩人混进围剿溟刹殿魔君的队伍中时,墨子非已经再次进入黑树林。
      
      黑树林原本的橙雾和幻阵,是天然的屏障,防止了外人进入溟刹殿。当这两样消失后,面积广阔的黑树林反而成了最难防守的地方。
      
      墨子非重新来到他布下禁锢结界的地方。结界内的灵阳草相较之前,显露出几分颓势。
      
      他此番过来,是为了寻找能支持他猜想的线索。
      
      “非攻——双蛟金剪!”
      
      碧绿珠子脱离白龙玉佩,悬浮在半空中,咔咔变幻成一把金色的大剪刀。
      
      “去——”
      
      金剪刀轻而易举穿进结界,咔擦咔擦几息之间,将硕大的灵阳草剪成碎块。碎块浮现一道虫影,正欲逃窜,金剪刀立即化为两条蛟龙,牢牢缠住虫影。
      
      “果然如此。”墨子非轻声道。
      
      他早就觉得这株灵阳草有异。现在一试,这草果然与吞噬天蚕有关。
      
      这草是吞噬天蚕躯壳所化,上面只附着了一缕无意识的魂体,控制着灵阳草吸纳天地灵气和世界源力。
      
      吞噬天蚕主体部分……
      
      “天地无极,法随心动——招来——”
      
      号令一出,宇宙大世界,名叫茉莉的少女正在被窝里看小说,忽然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睡了过去。身上代码似的符咒显现,一串串仿佛锁链一般,从她灵魂深处抓取了一颗魂珠。
      
      符咒锁着魂珠,随着诏令,传送至修真中世界。
      
      主体和一缕魂体凑成完整的吞噬天蚕。
      
      墨子非毫不手软地祭出涅灵锁。
      
      正十二面体的镂空碧色小笼子瞬间将吞噬天蚕吸了进去,“天地源力,为我驱使。”
      
      世界源力一股脑冲进小笼子,冲击着吞噬天蚕,撕裂魂体。
      
      吞噬天蚕一会儿浮现出赫君兰的模样,一会儿变成灵阳草的样子,最终合成丑陋的原形,竖瞳利牙,背有千根倒刺。
      
      墨子非从来就没有信过谁,一开始送给白黎的护身符上就留了后手。他当时没觉得茉莉身上会有问题,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这个世界中,与天选者白黎接触最多的,除了谢汾水,就是赫君兰。相比谢汾水,他更怀疑的是赫君兰。
      
      白黎误会谢汾水杀了赫君兰,但实际上谢汾水并未动手。那么,这个曾向白黎发送过求救信息,却又不说明谁要害他的赫君兰,就显得有些意味深长了。
      
      只是赫君兰深受白黎信任,他又苦于没有证据可以揭开赫君兰的假象。因此,他给了白黎“忘尘”,忘却前尘。
      
      连记忆都不存在的时候,又何谈信任与否?
      
      失去天选者的信任,吞噬天蚕的实力大减,他再加以试探,才终于摸出真相。
      
      这只吞噬天蚕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办法,将自身魂体分裂,一缕藏在溟刹殿外,寄存在灵阳草上。另一主体部分则成为赫君兰,屡次帮助白黎,获得他的信任。
      
      如此,即便白黎离开修真中世界,它也能通过扎根这端的灵阳草汲取世界源力。而它的主体潜逃另一个世界,又有天选者庇护,则更不容易被世界意识发现。
      
      可惜,它遇上的是墨子非。纵有千般手段,也逃不出他的掌心。
      
      ——
      
      吞噬天蚕消失得无声无息。正道修士攻打溟刹殿的脚步却不曾停留。
      
      失却记忆的白黎,不记得自己曾经对谢汾水的恨意,也不记得误会解开时的纠结、怅然若失,他只记得谢汾水是个大魔头,记得大魔头百般蹂|躏他的狐狸毛,也记得大魔头对他的偏爱。
      
      墨子非给的神药“忘尘”洗去了白黎大部分记忆,但也提升了他的修为。白黎的身体本达到过渡劫期的修为,后来散了修为重修,只需灵力充沛,就能顺利提升修为。吃下药丸后,一举升到了化神期。
      
      不过,在白黎现在的记忆里,他觉得是自己的修为掉了一个小境界,他离开溟刹殿时已经是化神期中期,现在却跌回了初期。
      
      白黎带着小五,混迹在人群里,一边暗搓搓地给人背后捅刀子,一边往溟刹殿传递消息。魔修和正道打得不可开交。
      
      这一战,打了三个月。
      
      双方都死伤无数,分辨不出到底谁输谁赢。
      
      最终……
      
      正道没捞到什么好处,退了。
      
      魔修放弃溟刹殿这块地方,搬了。
      
      白黎的狐狸窝,没了。
      
      小五最初晓得白黎失忆的缘由时,心里内疚极了。白黎那么信任她,吃下她递给他的药丸,结果这药丸却害得他失忆。同时,她也很不高兴,墨子非没有说明药丸的功效,总觉得他这种行为跟骗了她一样。
      
      就像是借着她的手,害了她的朋友。可药丸的确是有好处的,墨子非只是隐瞒了部分功效。说是欺骗,又还算不上,但就是觉得心里有点堵,不开心。
      
      后来,见失忆的白黎每天开开心心,跟脱了缰的马似的,到处撒欢。她心里的抵触就渐渐少了。或许,白黎现在这样也挺好。那么不快乐的事情,忘掉了,挺好。
      
      又在修真中世界跟着白黎浪了一年,小五就被墨子非提溜了回去。
      
      宇宙大世界的“甜度七”奶茶店依旧不温不火地营业中。只是原来活泼聪明的白凤头鹦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俏皮可爱的妙龄女孩。
      
      女孩扎着辫子,穿着鹅黄罗裙,对往来的顾客露出甜甜的笑容,声音清脆爽朗,“好喝的奶茶,香浓的奶茶,您要来一杯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