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师

作者:凤家喵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狐传说

      溟刹殿外围北侧,一片诡异的黑树林,枝丫扭曲交织在一起,树叶仿佛淬了毒的黑色松针。二十余米的树冠之下,弥漫着橙色的浓雾。
      
      “穿过这片林子,就能直达溟刹殿中心位置。”白黎指着眼前这诡异的黑树林道。
      
      对上鹦鹉怀疑的目光,白黎又接着解释,“林子里的雾气带有剧毒,里面还设有幻阵。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只是小意思啦。我以前可是经常走这里过的。”
      
      “所以,你经常出入魔君的宫殿做什么?”鹦鹉狐疑地看着他,“你们不是死敌吗,他能容忍你自由进出他老窝?你该不会又对我们隐瞒了什么吧?”
      
      白黎讪笑了下,“都是以前的事情啦,谁还没个年少无知,错交朋友的时候呢。”
      
      截取一缕橙雾,墨子非洁白的指尖被腐蚀变黑,黑色渐渐蔓延到第二个指关节。荧荧白光一闪,黑色迅速被逼退,直至消失。
      
      “里面是什么幻阵?”
      
      白黎贼笑着回道:“嘿嘿,是能勾起人内心深处的欲。”
      
      “你笑得可真猥琐……”鹦鹉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一看就是深夜被锁党节目。”
      
      白黎表示无辜,“是你自己带了有色眼镜吧,我说的欲,只是人潜意识里最想要的东西,不一定就是情情爱爱、卿卿我我那一套啊。”
      
      “切,死狗子。”鹦鹉嫌疑地鄙视了下对方,转头立马星星眼地望着墨子非,“非非,我们是要破阵进去吗?我要不要吃避毒丸、解毒丹什么的呀?”
      
      刚刚墨子非试探的时候鹦鹉也瞧见了,在场一人一狐一鸟里面,可能只有她抵抗不了这种蔓延极快的剧毒了。
      
      今天又是给非非拖后腿了的一天,鹦鹉内心已经开始暴风式哭泣。
      
      “小五,你跟着白黎,他自有办法。”墨子非说着便拎起鹦鹉,扔给了白黎,自己直接踏入黑树林。
      
      橙色的浓雾渐渐吞噬他的身影,眨眼的功夫就再也看不见。
      
      “死狗子,非非肯定是嫌弃我了,嘤嘤嘤——”鹦鹉扯着嗓子干嚎,一边假哭还一边用爪子挠白黎头发。
      
      一不小心爪子勾到了毛茸茸的狐狸耳朵。
      
      “嘶——”白黎猛地耳朵一抖,拧着眉头,黑着脸将作乱的鹦鹉抓了下来,冲她龇牙威胁,“你再敢叫本大爷死狗子,本大爷就把你扔进橙雾里去!你要是不乖乖的,哼——”
      
      鹦鹉气炸,“你敢,我会跟非非告状的!”
      
      晃了晃手里的鹦鹉,白黎作势要扔,故意吓唬她,“反正就是一只不会化形的小妖精,大人能有多在乎你?”
      
      “啊啊——别扔我,我错了——我叫您狐大爷?”被现实教做人的鹦鹉秒认怂,“狐大仙,求放过——”
      
      认怂来得太快,白黎还有点不敢相信。说实话,他自己都不觉得这个威胁能顶什么用,难道他还真的敢对命理师大人圈养的小妖精动手不成?就算给他一百个豹子胆,他也不敢呐。
      
      不过既然鹦鹉愿意乖乖听话,他就不深究原因了。把鹦鹉放到自己肩膀上,叮嘱道:“橙雾的毒我能免疫,你只要呆在我身边,就能不被橙雾侵蚀。至于幻阵,我知道怎么走能够避开。”
      
      “狐大仙好厉害,还精通阵法呀。”小命要靠对方保着,鹦鹉吹起彩虹屁来毫无压力。
      
      “哈哈,略有涉猎罢了。”白黎尬笑了一下,天知道他以前修炼的时候最烦的就是学什么阵法了。对这里的阵法熟悉,只是他以前走得多了,总结出经验来了而已。
      
      白黎带着鹦鹉进入黑树林,浓郁的橙雾弥漫在周身,属于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好在白黎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凡靠近周身一米的橙雾都被化解。
      
      “狐大仙,幻阵很难解吗?非非为什么不选择破阵呢?”鹦鹉站在白黎肩上,好奇地望着周遭死气沉沉的黑树。
      
      “这个幻阵是不大好破解,我修为还在渡劫期的时候试过,破不了。但我觉得对命理师大人来说,应该不难。”白黎折断挡路的树枝,解释道。
      
      “那非非为什么要一个人进去?”
      
      白黎摇摇头,“不知道,或许是不想打草惊蛇?”
      
      “是这样吗,对了,狐大仙,你以前是怎么跟大魔头认识的呀?”鹦鹉没话找话,爪子紧紧勾住白黎的衣服。黑树林一片死寂,虽然不想承认,但鹦鹉心里觉得毛毛的,很怕林子里会忽然跳出个什么东西来。
      
      “小妖精,窥探别人的隐私是不道德的行为哦。”白黎笑着调侃了一句,伸手安抚性地顺了顺鹦鹉羽毛,“不过嘛,也不是不能告诉你。”
      
      “我们幻狐一脉的诞生方式跟普通妖修不同。听说过‘幻狐千年一出’吧?那是因为幻狐不是直接由幻狐生出来的,而幻狐生下的崽子也不一定会是幻狐。”
      
      鹦鹉听得有点懵,“所以,你妈不是幻狐,那你是谁生的呀?”
      
      “幻狐是白狐的异变种,用现代话说就是,幻狐是普通白狐基因变异后的产物,这种变异还是不可遗传的。”白黎在宇宙大世界混了十来年,以前在学校附近溜达时听过一耳朵生物学方面的课程。
      
      “你是普通白狐生的?”
      
      “对。”白黎点点头,回想起出生时的情景,无奈地笑笑,“一窝的白狐,全是连灵智都没开的那种。偏巧就出了我这个异类。”
      
      鹦鹉追问,“然后呢?”
      
      白黎叹气,一言难尽地道,“唉,我运气不好,狐狸窝就在溟刹殿内。当年还懵懵懂懂呢,就被人一窝端,送进了魔君老巢。”
      
      “哇哦,大魔头这么潮的吗,还玩养成?”鹦鹉惊叹。
      
      “草!养你麻皮个成!”白黎跳脚,怒气冲冲地反驳,“小小年纪,你能别这么污吗?!现代养宠物狗、宠物猫的人多得是,谢汾水那个煞笔只是单纯把我当宠物狐养而已!”
      
      “我也没说什么呀,你这么大火气干啥……”鹦鹉缩了缩脑袋。
      
      她发誓,在白黎解释之前,她说的“养成”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啊,只是单纯字面意思……
      
      “呵,鹦鹉果然就是脑仁小、废话多。”白黎不解气地嘲讽。
      
      “你这是人参攻击,我……”鹦鹉委屈,对上白黎凶狠的目光后,更委屈了。
      
      耳畔倏然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我好像听到小白在喊我的名字呢,小白是想主人了,嗯?”
      
      熟悉的低沉又充满诱惑力的音质,瞬间让白黎乱了分寸,反射性朝远离声音的方向猛地退开一大步,一脚踩进了幻阵里。
      
      眼前的景象忽地一变,白黎暴怒大吼,“草!谢汾水你个祸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汾水:我有做什么吗,怎么什么都怪我?一脸无辜.jpg
    白黎:我不管,反正都是你的锅!
    谢汾水:宠溺笑.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