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师

作者:凤家喵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狐传说

      千年修为一朝散,念当初七日恩缘。弃仙身性命无怨,偷天换尔寿十年。知汝心中已有恋,几度轮回守身边。玉面貌美星辰眼,却作白狐怀里眠。——狐宠
      
      ——————
      
      “抓住他!”
      “别让这只疯狗跑了!”
      
      两个保安戴着防咬手套,拿着棍棒和网兜,追着一条疑似萨摩耶的狗子跑了几条街。这条狗动作极为灵敏,在人群中到处乱窜,吓得周围的路人纷纷尖叫躲避。
      
      狗子时不时冲保龇牙,露出一对锋利的犬牙示威,泛着红血丝的瞳孔倒映着出保安,显得格外凶狠。
      
      路人看到他这副表情,更是害怕他会突然发起狠来咬人,互相推搡着避让。一时间,街上混乱起来。熙熙攘攘的人群间接又拖慢了保安们的脚步,反倒让狗子溜得更快了。
      
      动作灵巧地蹿进一条小巷时,狗子皱了皱鼻子,使劲嗅了嗅,瞳孔骤然放光,脚下加快速度,一溜烟儿就朝着一家名为“甜度七”的奶茶店奔去。
      
      “奶茶,奶茶,好喝的奶茶——”鹦鹉落在店铺门前的小秋千架上,一边晃着自己,一边叫卖。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租了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段,好久没见什么客人上门了。
      
      “奶茶,啊!恶犬啊——”忽然见一只硕大的萨摩耶一脸凶相地朝她扑过来,鹦鹉吓得一阵海豚音尖叫,还破了音。
      
      慌慌张张地扑腾着翅膀想往屋里飞,可惜动作没恶犬快。狗子一口咬在鹦鹉翅膀上,闪身就蹿进了奶茶店。
      
      “痛痛痛——非非救命啊——”鹦鹉奋力挣扎,喉咙都差点喊破了,“我要被吃掉了啊——非非快救我——”
      
      狗子进屋后,松开嘴,前爪按着鹦鹉,低下头,朝着鹦鹉呲牙威胁,“小妖精,给我闭嘴!”
      
      鹦鹉扑腾的动作顿了两秒,瞪眼的眼珠子一动不动,瞳孔却渐渐扩大,忽然,便见她挣扎得更加厉害了,叫声凄厉,“妖怪啊——”
      
      抖了抖耳朵,狗子的耳朵很是灵敏,鹦鹉在他耳边尖叫,闹得他头疼,低头冲鹦鹉低吼了一声,再次威胁,“闭嘴,否则我吃了你!”
      
      倏然,一道破空声响起,狗子耳朵尖一抖,立即放开鹦鹉,就地一滚,避开袭击。
      
      偏头一看,那是一根吸管,直挺挺地插入水磨石地面。
      
      “狐妖,休得放肆。”
      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威压,竟是叫狗子腿颤了颤。
      
      狗子抬头望去,便见那人着一身月白色汉服,长发如泼墨,远远瞧着好似仙人。再定睛一看,他腰间挂着一枚白龙玉佩,龙嘴里叼着一颗碧绿珠子,正散发着莹莹绿光。
      
      “非攻!你是命理师大人?!”狗子眼睛一亮,惊喜道。
      
      他找了许久都没能找到人,没想到竟然就这样遇上了。
      
      “那条疯狗呢?我看到他蹿进这条街的,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进去找找,这狗咬伤了业主,必须得抓到才行。”
      门外传来捕犬保安的声音,听他们的意思,是要打算进来搜寻。
      
      狗子焦急的挠了挠地面,朝墨子非求助,“命理师大人,求您救救我。”
      
      “你咬了人?”墨子非眉头一皱。
      
      “是,可那是他罪有应得!”狗子痛快地承认,说到后半句时,目露凶光。显然,没咬死对方,就已经算是他口下留情了。
      
      瞥了他一眼,墨子非寡淡地道,“姑且信你。”
      
      说着便在狗子身上施法,设了一个屏蔽结界。
      
      “非非,他就是条恶犬,不仅乱咬人,还咬伤了我。你干嘛救他?”鹦鹉拖着渗出一丝血的左翅膀,狠狠瞪了狗子一眼,又一脸委屈地看向墨子非。
      
      墨子非弯腰将鹦鹉抱起来,轻柔地拎起她的翅膀检查了一下,“还好,没伤到骨头,只是咬破了点皮。”
      
      说话间,两个保安走了进来,朝墨子非问话,“老板,有不有看到一条狗,白色长毛,看起来很凶?”
      
      “是一只萨摩耶吧?”墨子非反问。
      
      “对对对,你见过?”
      
      墨子非示意他们看他掌中蔫蔫的鹦鹉,“方才他咬伤了我的鹦鹉,被我赶跑了。他是你们的狗?”
      
      一听他这话,保安连连摆手,“不是我们的狗。他是一条流浪狗,今天咬伤了我们的一位业主。我们这不是担心他是条疯狗,正在抓他呢。”
      
      “疯狗?”墨子非面色不怎么好看,瞧着鹦鹉被咬出血的翅膀,担忧地道,“那我这鹦鹉被咬了,岂不是会染病?”
      
      “这……应该不会吧,鸟跟我们人不一样的。”保安讪讪地说,眼见狗子不在这里,又唯恐被老板赖上索赔,当即便打算走人,“狗不在这里,那我们上别处找找。”
      
      目送俩人离开,转进另一家店铺,墨子非指尖轻轻顺了顺鹦鹉的羽毛。
      
      “非非,我是不是要打狂犬疫苗了?”鹦鹉一脸疑惑,“不过,鹦鹉可以打针吗?”
      
      狗子一脸鄙夷地看着蠢鹦鹉,“我根本没病,而且我也不是狗。”
      
      “那是什么?骚狐狸?”鹦鹉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
      
      狗子气恼地想再给她一爪子,但瞧瞧冷着脸的墨子非,又默默缩回爪子,甩了甩松软的大尾巴,嗤笑道:“小妖精就是没见识。我乃是幻狐。”
      
      “幻狐千年一诞,可随心意变幻外形。”见鹦鹉不解,墨子非缓缓解释,“在他的世界里,幻狐就是天生的世界宠儿,得天道庇佑。”
      
      白狐骄傲地晃着尾巴,朝鹦鹉送去轻蔑的一瞥,“小妖精,你现在知道本大爷的厉害了吧。”
      
      “呸,得意什么,还不是被人追杀得狼狈逃窜的落魄狗子一条。”知道他的本体不凡又如何,她现在可是有饲主护着的鹦鹉,不带怕的!
      
      晃着的尾巴一僵,白狐冲她龇了龇牙,不悦地偏头,不打算再理这只讨人厌的鹦鹉。
      
      “你说说,你咬伤人是怎么回事?”墨子非出言询问。
      
      白狐抬头怯怯地看他一眼,两只耳朵耷拉下来,不情不愿地开口,“我来此间是为了一个约定。我要守护一个女孩。可是,最近她晚上放学后回家路上,被那个男人尾随了好几次,都是我将人赶走的。这回是我见他想对另一个小姑娘下手,一时气愤,就咬断了他第三条腿。”
      
      “那个小姑娘当时就吓跑了,我又不能说话,就被当成疯狗追捕了。”白狐神情有些落寞,其实当时,小姑娘看他的眼神可比看那恶心男人时更惊恐。
      
      救了人没落个好就算了,更因为他的一时冲动,闹了这么一出,以后想要再靠近那个小区,悄悄守着女孩都困难了。
      
      “你散了千年修为,逆天改命,就是为了你口中的那个女孩?”墨子非一眼就看出来,白狐的虚弱,本该是上天宠儿的他,如今却是气运大跌,唯有做了逆天之举方会如此。
      
      白狐点点头,“是。她本是良善之人,世世合该寿终正寝。却因我之故,命定早逝。我逆天改命,也只是为她多求了十年寿命,终究是欠她良多。”
      
      “人家都轮回转世了,你还仍旧守在人家身边,是因为,你喜欢人家?”鹦鹉好奇问道。
      
      没了人被追杀的危险,白狐放松下来后,神情便没之前那么凶恶,此刻蹲坐在地上,懒懒地瞥了鹦鹉一眼,“我守着她,只是因为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落在她身上。”
      
      “你的心?”
      
      白狐听得一身鸡皮疙瘩,怒道,“鹦鹉只要学舌就够了,不要乱说,你想太多了!”
      
      老话说,鸡犬不宁。这鹦鹉和白狐凑到一起,也是两看相厌。
      
      白狐摇了摇尾巴,恢复幻狐本体外貌。一只蝴蝶犬大小的尖嘴狐狸,通体雪白的长毛,一双赤色的琉璃瞳,眉宇间有一枚三叶幻花纹。
      
      他轻轻一跃,跳上奶茶店的操作台,规规矩矩地蹲坐着,双瞳与墨子非对视,肃穆认真地开口,“命理师大人,我此番是想请您帮我,救救我的世界。”
      
      墨子非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示意对方继续说。
      
      “我来到这里已经十多年,可最近几个月总是梦到我原本所处的世界。梦里的事情我记不大清了,但那种不祥的预感却久久不散。大人也知道,我等修真之人,寻常是不会做梦的。一旦入梦,多半是天道想要预示些什么。”
      
      白狐赤瞳里隐现忧虑,“自我修为散后,与天道的联系便不如从前紧密。如今也不晓得那边究竟如何,我怕,若真是有吞噬天蚕入侵,那……”
      
      闻言,墨子非思忖片刻,道:“介不介意让我们看一看你的记忆?”
      
      白狐摇头。
      
      墨子非布下结界,从非攻中取出七弦琴,开始弹奏。
      
      琴音袅袅,碧绿珠子绕着白狐转了两圈,一道绿光笼罩下来。
      
      “七弦九曲逸天门,天音证心现命痕。现——”
      
      七弦琴抽取出的最深刻记忆投影出来:
      天空阴云密布,厚重得仿佛天都将要塌下来。玄衣红发的男子仰天大啸,手中蛇剑直指天空,绯色的眸子里溢出一道黑色泪痕,“天道无情,我欲成魔灭天!”
      一道闪电劈下,借着光亮,只见玄衣男子脚下尸骸遍野,血流成河……
      
      “是他!”白狐灵光一闪,认出投影中的玄衣男子,“我早就说他定会是个祸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会带着白狐一起穿越到修真位面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