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师

作者:凤家喵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君临天下

      “微臣就当殿下这是在夸微臣了。”墨子非背着一把七弦琴,肩上立着一只白羽凤头鹦鹉。
      
      被当事人听到他背后的议论,七皇子却坦然看向他,不甚恭敬地道,“我还要感谢墨大人的不杀之恩呢。”
      
      今夜,墨子非的确算是救了他一命,可是,造成这场危机的人,恐怕就是眼前这位救人的墨大人。
      
      因此,七皇子一点都没有任何被救的感激之情。
      
      “微臣岂敢?微臣还想拨个头筹,给您提前道个喜。恭喜您即将荣登大宝了,太子殿下。”墨子非抱拳作揖。
      
      不顾七皇子微沉的面色,墨子非从袖中抽取一份圣旨,“这是陛下册封太子的诏书。”
      
      七皇子没有接诏书,俩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楚风替他收下了这份诏书。
      
      “这里还有一份微臣收集的三皇子党谋逆的罪证。里面的东西,想必两位都会很感兴趣。”墨子非又取出一份折子,笑着递给七皇子。
      
      这次,七皇子接过了折子,打开看了一会儿,眉头就皱了起来,狐疑地瞅了眼温和笑着的墨子非,半信半疑地将折子递给楚风,“你最好看看这个。”
      
      楚风不解地翻开折子,只见上面搜罗了楚柒柒犯下的种种罪过:
      初三傍晚,楚柒柒乔装后出入百焰楼,买凶截杀大军粮草;
      初七夜,城东三里竹林,楚柒柒与禁军统领密谈;
      初八晌午,楚柒柒命丫鬟给三皇子送了糕点,内有密谋纸条;
      ……
      
      “这……不可能的,柒柒怎么会……”楚风想要反驳,但上面的记录极为详细。连具体什么时辰,劫粮草犯人的供词,目击证人的供词,还有物证……齐全得叫他连辩驳的勇气都没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然是因为她是吞噬天蚕啊!只是这个原因,墨子非并不能告诉对方。
      
      “证据已经交给太子殿下您了。该如何处置三皇子党,自有您自己来决断。”墨子非忽而浅浅一笑,“我原是蓬篙人,停留此处,不过是与陛下有缘,如今知音已故,我也是时候离去了。”
      
      “太子殿下,楚世子,后会无期。”
      
      夜色沉沉,墨子非背着琴大步朝外走,仿若信步闲游,尤为洒脱。
      
      半晌,楚风神情莫名地道,“这墨大人,行事真是叫人难以捉摸。”
      
      他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带着一把琴来,搅乱了整个朝堂,如今又带着这把琴,说走就走。
      
      “他把你的鹦鹉也带走了。”七皇子开口,说出的话却让楚风一愣。
      
      说实话,这只鹦鹉他已经许久没想起来了。其实,他早就已经怀疑,这鹦鹉或许原本就是墨子非的。
      
      感叹完后,楚风低头看看手里的诏书和折子,又是一脸愁容。
      
      ——
      
      说要离开的墨子非,实际上却到了三皇子府邸。
      
      指尖轻点玉佩,白龙虚影腾空而起,一个巨大的结界将整座府邸笼罩。
      
      “非攻——涅灵锁!”
      
      碧绿色的珠子浮空,咔吧咔吧变换了形态,成一个正十二面体的镂空碧色小笼子。
      
      涅灵锁是非攻的一百零八种形态之一,乃墨家先代设意为捕捉吞噬天蚕而制造的形态。
      
      吞噬天蚕之所以难以斩杀,就在于普通的力量根本无法杀死它们,只有世界的源力能将其涅灭。涅灵锁可沟通世界意识,获取部分世界源力,用以困杀吞噬天蚕。但因此能力过于逆天,涅灵锁一个月只能使用一次,且同一个世界位面往往只能用一次。借用世界源力过多的话,同样会导致世界走向毁灭。
      
      因为只有一次机会,故而命理师在捕捉吞噬天蚕上都格外谨慎。往往会设计将其逼入绝境,剥离它窃取的气运后,才动手。
      
      墨子非握着涅灵锁,推开了楚侧王妃的闺门。
      
      此时的楚柒柒正一脚踏在窗沿,准备翻窗。听到动静,回头一看,惊呼:“居然是你?!”
      
      “涅灵锁,去!”
      
      瞬间变大的涅灵锁猛地砸向楚柒柒,没磕着碰着一点屋子,却将楚柒柒整个人吸附进了牢笼中。
      
      “放我出去!”对面涅灵锁,楚柒柒毫无招架之力,拳头狂砸了一顿半透明的碧色水膜,除了拳头被滋滋烤黑了一层皮外,没任何用处。
      
      将人吸进去后,涅灵锁再次缩小回巴掌大小,飞回到墨子非手里。
      
      鹦鹉看看墨子非手里的镂空小笼子里的人,又眼巴巴望向墨子非。她还是没弄明白,为什么非非一早就猜到楚柒柒是吞噬天蚕。
      
      “墨大人,别人说你是霍乱朝纲的妖孽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真的是妖。”稍稍冷静下来后的楚柒柒倒打一耙,“你快放了我,否则我哥哥和七皇子殿下都不会放过你的!”
      
      “不见棺材不掉泪吗?”墨子非淡淡地扫她一眼,提醒道,“你勾结禁卫军统领,为三皇谋逆牵线搭桥,还有买凶劫粮草……这些事情,我都已经告诉了他们,不然你以为你为何会忽然面色如此惨白?突然被剥离气运的感觉不好受吧?”
      
      闻言,楚柒柒目露凶光。
      
      “你很聪明,借用了大气运者血脉亲缘的身份,得以对方的气运庇护,还刻意立了个灵梦鹿这个假象,误导我们以为她才是伪装者。”墨子非无奈地笑道,“你之前太过小心,从未亲手参与其中,只是言语挑拨了别人,以便达成你的心愿。我虽猜到是你,却找不到证据,只好设局逼你亲自动手。”
      
      “呵呵,我也是没能想到,墨大人你竟会是命理师。”楚柒柒颓然地苦笑,“瞧你在朝堂上搅风搅水的作态,我一度以为你是我同类呢。哈哈哈,为了抓我,你也是费尽心机啊。”
      
      “职责所在。”
      
      墨子非将涅灵锁往上轻轻一抛,捏了个诀,“天地源力,为我驱使。”
      
      无形的能量风暴向着涅灵锁汇聚,一股股疯狂地涌入碧色水膜。
      
      “啊啊啊——”楚柒柒凄厉地大喊,魂体被世界源力撕扯,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一刻钟后,寄居的躯体消融,显现出吞噬天蚕的魂体模样。
      
      那是一条白白胖胖的蚕宝宝,头顶长了一对触角。圆溜溜的眼睛占据了面部三分之一的位置,看起来就像是二次元立体化后的卡通人物。莫名觉得很是可爱。
      
      只是此刻的蚕宝宝整只蔫蔫的,蜷缩在涅灵锁中,触角颤巍巍,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非非,”鹦鹉瞧着这画面,忽然心里有点难受,“为什么我觉得,我们反而更像反派?”
      
      “静心敛神,别被对方迷惑了。吞噬天蚕最擅欺骗、蛊惑人心。”墨子非凉薄地警告。
      
      蚕宝宝似听到鹦鹉在为它说话,抬头望了过来,泪水缓缓滑落,眼里透着哀戚。张了张嘴,发出一声类似婴儿的啼哭,听起来好不可怜。
      
      鹦鹉蛊惑似的上前,想伸出翅膀去触碰涅灵锁……
      
      忽然,猛地被墨子非一掌拍飞。
      
      墨子非看向鹦鹉的眸子冷得惊人,“不许妄动。”
      
      摔得不狠,可鹦鹉觉得心里瓦凉瓦凉的。非非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她……
      
      这时,自知诱惑失败的吞噬天蚕终于露出凶相,低声咆哮。露出满口锋利的尖牙,白白胖胖的身躯骤然变成黑褐色,表面长出一根根倒刺来,殷红如血的眼睛成了竖瞳,阴鹫地盯着墨子非。
      
      吞噬天蚕一下又一下地猛烈撞击着涅灵锁,竟是将碧色水膜壁撞得震颤起来,涅灵锁整个开始无规则抖动,发出嗡嗡声。
      
      这等重要关头,墨子非无心去猜鹦鹉的那点小心思,立即加强了灵力输出,征调更多的世界源力来镇压吞噬天蚕的反抗。
      
      天空泛起鱼肚白,墨子非抹了一把额前的汗,将终于镇压住的涅灵锁缩成弹珠大小,塞进玉佩白龙嘴里。只消炼化一周,就能彻底杀死这只吞噬天蚕。
      
      鹦鹉朝着墨子非迈出一步,她此刻已经明白自己方才差点犯了大错,可,抬头望向墨子非没有多大情绪的面庞,她退缩了。
      
      结界已撤,鹦鹉从窗户飞了出去。
      
      ——
      
      旭日缓缓升起,这是大雪过后的第一个晴天。
      
      燕王驾崩,遗诏册封七皇子为太子。因帝崩,这份遗诏直接将七皇子送上了皇位。
      
      初十上午,七皇子楼骁继位为帝。初十下午,永珍皇贵妃被追封为皇太后,燕帝亲自扶灵出殡,葬于妃陵,不与先皇同墓。
      
      廿二日,登基大典顺利举行,燕帝大赦天下,广开言路。
      
      大燕后世史册记载,史上第一位女将军灵梦鹿开创大燕女子从军之先河,曾率娘子军多次征战,后嫁一落第书生,育有一子三女。与娘子军并称大燕镇国双军的楚家军,其领袖大将军楚风,戎马一生,战功累累,终此一生都不曾娶妻。
      
      至于楚柒柒,自她消散的那日起,再无人会忆起她。世人皆知,楚风乃楚家遗孤,并无兄弟姐妹。因而,楚家血脉最终断绝在楚风手里。而不知为何,燕帝楼骁竟也是同他一般,终身没有纳妃。
      
      世界线似回到正规,却早已不是最初的那条轨迹。消耗大量世界源力后,世界意识溃散,世界一步步加速衰败,默默积攒着力量,以待涅槃后的重生。
      
      一切终将结束,一切也终将重新开始。
      
      ——
      
      一连躲了墨子非二十来天的鹦鹉,最后还是没能躲过自己的内心。
      
      讪讪地跳到墨子非的桌案前,爪子勾了勾琴弦,垂着脑袋,声细如蚊地道,“对不起……非非,是我错了……”
      
      “你错在哪里?”墨子非指尖摩挲着琴弦,淡淡地问。
      
      “我不该那么轻易就被蛊惑,差点坏了你的大事。”鹦鹉虚虚瞄了一眼,“我更不该做错事还不认,离家出走那么久。”
      
      眼神扫过鹦鹉,“你不是逃避认错的孩子。所以,你是在生我的气,为什么?”
      
      爪子无意识地勾拉了下琴弦,发出铮的一声。
      
      她的确不是因为不愿意认错而逃跑,她只是害怕,害怕他那寒透心扉的眼神,害怕他那毫不犹豫的一掌,害怕……他从来就不曾在意过她……
      
      可,这些她不能说,她也没有资格说。
      
      “没啊,我是气我自己,为什么我总是这么笨,没能帮到你什么忙就算了,还帮倒忙,给你添乱。”
      
      点了点鹦鹉脑袋,墨子非没有再继续追问,“无妨,一只蠢鹦鹉我还是养得起的。现在随我回家吗?”
      
      “嗯嗯。”
      
      破空剑划开空间,这一次的回程,吸取教训后的鹦鹉牢牢抓着墨子非衣袍。
      
      ——
      
      宇宙大世界。
      甜度七奶茶店里,女生还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梦里,她是女扮男装的将门之女,是太子楼骁的伴读,为他考上探花,入朝为官。后外敌来犯,太子亲征,她为他弃笔从戎。战场刀剑无眼,她为他挡了一刀,却也泄露了女儿家身份。后来,山河稳固,他把储君之位扔给了幼弟,带她游历山河。此一生,她都是他唯一的爱妻。
      
      前段时间总被噩梦惊醒,如今难得做了个美梦,女生唇角挂上甜蜜的笑容。
      
      只是,醒来后,女生茫然地站在街上,眼前是一家烤鸭店,根本就没有一家叫“甜度七”的奶茶店。问了附近的人,都说这里从来没有奶茶店。
      
      女生原本还想报警说这家奶茶店涉嫌卖迷|药,现在却不确定起来,难道,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梦中梦?
      
      躲在结界中围观的鹦鹉拍拍胸脯,庆幸道,“还好我们溜得快。刚才我看到她都已经按下11了。”
      
      “走吧,去寻找下一个天选者。”墨子非淡淡道。
      
      一袭月白汉服,一把七弦琴,肩上的鹦鹉欢脱地叫卖着“奶茶,奶茶,好喝的奶茶——”。然而古镇街上的众人却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也听不见鹦鹉的叫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个世界完结了,后面会有一个关于发绳的小番外。下一个世界是白狐传说,修真位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