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师

作者:凤家喵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君临天下

      初九夜,雪停。
      
      空了十几年的来仪宫四处白绸飘飘,廊外、檐下皆挂满白灯笼。正殿内设了永珍皇贵妃的灵堂,墙上挂起巨幅肖像,画中女子端庄典雅,一身华贵宫装,唇角噙着笑,眉眼藏着欢喜。
      
      然而底下却是一副金丝楠木棺材,还未阖上的棺盖下露出女子的上半身。淡黄宫装上缀满了珍宝,精心梳理的发髻簪了金花,却掩不住女子苍白的鬓发和郁结的面庞。
      
      画中人与棺中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实乃讽刺之至。
      
      有凤来仪。这座象征皇后的来仪宫,本该是她嫁于君王后的归宿。
      
      只是不曾想到,因那小小的意外,便成了她死后的归宿。
      
      七皇子一身素缟,跪坐在棺材旁,默默烧着纸钱和心经。正殿左侧有宝安寺高僧坐镇,携寺内众弟子,为皇贵妃诵念往生咒。木鱼声和念经声交织在一起,别有一种森冷的感觉。
      
      来仪宫外,脚步声踢踢踏踏,一支支火把将宫殿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声巨响,宫门被猛地撞开。
      
      行动有素的禁卫军闯入宫内,若流水般分成两股,持刀而立。
      
      片刻后,三皇子和这支禁卫军的统领自中间走上前,得意扬扬地看向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惊慌失措的众僧人。
      
      “七弟,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三皇子一双吊销眼儿斜斜睨着七皇子,语气中是不曾遮掩的自得。
      
      七皇子如今早已不在意什么得失,见此场景竟也没觉得怕,反倒笑道,“怎么,三皇兄这是带人来祭奠我母后?”
      
      “哼,七皇子还请看清形势为好,莫要得罪了我们三殿下。”统领冷哼一声,不无骄傲地炫耀,“现下整个皇宫尽在三殿下的掌控中。相信过不了多久,七皇子就能听到陛下驾崩的消息了。”
      
      “弑君弑父?楼兖你这么多年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七皇子怒目而视。
      
      “切,少说风凉话。”三皇子目露鄙夷,他很是不屑对方这种伪君子的作风,“爷不杀他,难道等着他把皇位传给你,然后等着你来削爷的王位,砍爷的脑袋?别搞笑了行吗,自古争储都是胜者为王,败者只有死无葬身之地的份儿。”
      
      “皇位,皇位,你以为谁稀罕这个破位子!”七皇子简直要被他的逻辑气笑了。
      
      三皇子以己度人自是不信他的说辞,朝着身后大手一挥。
      
      禁卫军纷纷上前,将腿软求饶的僧人挨个抓起来,拿刀架着脖子。
      
      三皇子从怀里掏出一份罪己书,扔到七皇子面前,“只要你把这个签了,爷就放过你和这几个和尚。”
      
      扫了眼上面的内容,大意是说承认自己鸩杀燕王,犯下逼宫谋逆大罪,特此自省,深觉自己不配为大燕储君,故将储君之位让与三皇子。
      
      看到这里,七皇子便知陛下手里那份还未公布的册封太子的圣旨,恐怕已经落在了他们手里。不然就不会多此一举,让他同意禅让储君之位了。
      
      “即便我签了这份罪己书,你也不可能放过这里的人。”七皇子嗤笑,“你犯下谋逆大罪,岂能容他们活着,留下把柄?”
      
      “呵呵,你说得没错,今夜你们是不可能活着出这道宫门了。”三皇子不甚在意地笑笑。
      
      岂止是这里的和尚们,便是今夜助他谋夺大位的这些禁卫军,日后也必是要除去的!
      
      一听此言,僧人们纷纷哭求起来。
      
      “殿下饶命呐——”
      
      “小僧们皆是方外之人,断不会妄言多舌,求殿下……”
      
      “贫僧可以修一辈子的闭口禅!”
      
      ……
      
      三皇子瞧着众和尚哀嚎的样子,露出几分玩味的笑,“啧啧,爷还以为和尚的脑袋能比爷的刀硬气呢。”
      
      忽然瞥见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和尚,闭目打坐,刀子架在脖子上,却也没有丝毫惊惶。三皇子皱了皱眉头,走过去踹了老和尚一脚,“老秃驴,你没什么话要说的?”
      
      掀开眼帘瞟了他一眼,老和尚复又闭眼,叹惜道,“施主已然魔障,犯下此等罪孽,日后是要堕血池地狱和磔刑地狱。”
      
      血池地狱,凡不敬父母、歪门邪道者,堕之;磔刑地狱,犯下大罪者,堕之。
      
      “死秃驴!爷先送你入地狱!”三皇子面露狰狞,一把抽出侍卫身上的佩刀,直接当头一刀朝着老和尚劈下去。
      
      “师傅——”
      
      “方丈——”
      
      众和尚喊得声嘶力竭,只觉眼前一片血红,温热的液体溅在脸上。
      
      “楼兖!”七皇子紧握着拳头,怒喝。
      
      宝安寺的高僧向来为人尊崇,这位方丈已然多年不曾出山,若非顾念皇贵妃当年的一饭之恩,此番也不会亲自过来。可却因这份可有可无的恩情,白白受了牵连,枉送了性命。
      
      “不过宰个秃驴,七弟何必生气呢?”三皇子抹了把脸上的血迹,笑嘻嘻地道。
      
      瞄到棺材里溅上的几滴血,三皇子恍然醒悟,“哦,七弟这是恼爷弄脏了贞妃娘娘的遗体吧?这算不得什么大事,爷给你擦擦不就得了嘛。”
      
      说着就伸手探进棺材真的打算去擦遗体上的血迹。
      
      “楼兖!”七皇子不顾侍卫们的刀剑,拼命跑上前拽住他的手腕,整个人挡在棺材面前,“不许动我母妃!”
      
      收回手,三皇子蹙着眉瞧瞧自己的手掌,又瞧了瞧七皇子护小鸡崽似的样子,半晌,忽而讥笑,“难怪你纳了侍妾却从没碰过,原来是还没长大,是个只晓得赖着在鸡妈妈身边的小崽子啊,哈哈哈哈——”
      
      此言一出,统领和手下的禁卫军们都大笑了起来。
      
      三殿下绿了七皇子一事,他们都曾听说过。这事吧,七皇子不仅没得人半分同情,还被连累着削了皇子身份,可谓是皇城贵门子弟间传颂的一大笑话。
      
      “瞧你如此在意,那就给爷乖乖把那份罪状签了。否则,”三皇子敛了笑,嘲弄地打量着他及他身后的棺材,“爷就命人砸了这棺材,将娘娘的遗体拉出来鞭尸。”
      
      “你敢!”七皇子气得发颤。
      
      “你看爷敢不敢。”三皇子冷笑,挥手示意,便有一个侍卫提刀上前。
      
      “住手!”七皇子紧紧护着棺材,咬牙吞下这口恶气,“我签。”
      
      摆手示意侍卫退下,三皇子捡起罪己书,递到七皇子面前,“早这么听话不就什么事儿都没了嘛,啧啧。签吧。”
      
      接过诏书,没有笔墨,七皇子便一口咬破指尖血,在左下角签下姓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七皇子:说好了本殿是世界线主角呢?为什么感觉本殿越过越惨?
    我:主角不都是惨兮兮的嘛,没毛病啊。
    七皇子:我敲你麻皮!
    我:熬了个夜,眼花耳背,你说的啥,我没听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