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师

作者:凤家喵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君临天下

      楚风在祠堂跪了两天一夜,米水不进,最后还是楚夫人心软,默许放他离开。
      
      两口干掉一碗粥,简单整理下仪容,楚风就匆匆往无名殿赶,却被守卫拦下。
      
      “闲杂人等不得靠近。”侍卫一板一眼说道。
      
      “两位大哥,我是浔南侯府的楚风,想拜访七皇子殿下。”
      
      侍卫拧着眉,道:“世子爷,不是我等不通融,而是陛下有令,不能让您进去。”
      
      “这里哪还有什么殿下呀,世子,您请回吧。”另一个侍卫嗤笑一声,直接怼了回去。
      
      “你!”楚风怒瞪对方。才不过几日,竟是连守门的侍卫都不将七皇子放在眼里了!
      
      “啊,什么东西!”侍卫忽然大叫一声,伸手捂着后颈。
      
      偷袭啄了他的鹦鹉嚣张地冲他嚷嚷,“坏家伙!坏家伙!”
      
      “是你这臭鸟!看老子不把你给烤了吃!”侍卫骂骂咧咧地扑过去抓鹦鹉。
      
      楚风一把拦住侍卫,将鹦鹉护在身后,怒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它是我养的鹦鹉,你也敢动手?莫不是真不把我浔南侯府放在眼里?!”
      
      侍卫咬了咬牙,偌大一口锅砸下来,他可不敢接,“卑职不敢。”
      
      他父亲曾在征东将军麾下做过副将,最是崇拜楚大将军,若叫他父亲晓得他胆敢对楚家遗孤不敬,恐怕回去就得吃一顿竹笋炒肉。
      
      “世子爷,您也别生气,我等奉命在此,自是不能放您进去的。”另一个侍卫见此出言劝道,“您与其同我等争辩,不如去求陛下的手谕。”
      
      楚风蹙眉,没想到一个禁足,都看管得如此严,这跟坐牢又有何分别?
      
      难道他真的要去求陛下?
      
      “楚世子想进去,你们让他进去便是。”清越的声音忽然响起。
      
      楚风回头一看,竟是墨发白衣,背着古琴,好似仙人。
      
      “参见墨大人。”俩侍卫双双跪下叩首行礼。
      
      “起来吧。这是陛下御赐的金牌,你们放楚世子进去,若出了什么事儿,自有我担着。”墨子非从衣袖里掏出一枚金牌,上书:如朕亲临。
      
      “属下领命。”侍卫依言打开殿门。
      
      楚风驻足,愣愣地看着墨子非,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帮他。但,想见七皇子的念头胜过其他,“多谢墨大人。”
      
      “等等,”墨子非出言,“把鹦鹉留下。”
      
      “这,墨大人?”闻言,楚风拧眉看向墨子非,手上却悄悄将鹦鹉往身后推了推。
      
      “我与她算是旧识了,楚世子不必担忧。何况,此番楚世子与殿下想必有许多话要说,带着她怕是有些不妥。”墨子非淡然地解释。
      
      犹豫片刻,楚风还是将鹦鹉递给了他,“那就有劳墨大人看顾一下小五了。”
      
      鹦鹉滴溜溜转的黑眼珠对上墨子非寡淡的浅墨眸子,气鼓鼓地转身,拿尾巴对着他。
      
      伸出食指,轻轻点了下她的尾羽,浅笑道,“还在生我气呢?”
      
      ——
      
      无名殿内,几日不见,愈显清冷。
      
      庭院深深,落叶纷纷无人扫。郎朗少年,躺在树下藤椅小憩。
      
      楚风轻轻踏过落叶,驻足在少年身侧,凝望着他梦中依然紧蹙的眉,只觉得心也跟着一起紧蹙了起来。
      
      少年眼底泛着淡淡的青黑,薄唇红似火,嘴角冒出一颗芝麻大的痘。
      
      “阿风?”少年轻唤一声,睁开眼一瞧,顿时惊喜地笑开,“我就猜到会是你!”
      
      从藤椅上起来,七皇子拉着他往另一侧的石桌去,“这个时候还能想到来看我的,也就只有你这小子了。”
      
      “殿下。”楚风喃喃低语。
      
      “随意坐吧。”七皇子坐在石凳上,自哂道,“我现下可不再是什么皇子了,你也别叫我殿下了,没意思。”
      
      长叹了口气,七皇子突然嗤笑,“我当了这些年的皇子,真是太没意思了。”
      
      “内有终日郁郁寡欢的母妃,外有巴不得弄死我的兄弟,呵,上边还有个从来对我不闻不问却说属意我为储君的父皇,哈哈哈哈哈——”七皇子朗声大笑,“我这皇子当得啊,还真是个笑话一样。”
      
      “殿下……”楚风看他癫狂模样,心一阵一阵揪着疼。
      
      “罢了罢了。”七皇子摆摆手,望着蔚蓝的天空,“如今我也不当皇子了,别说,这感觉啊,还挺不错。”
      
      “若是有机会,我真想离了这皇宫,与你一起闯荡江湖,也尝尝那快意恩仇的滋味。就是不知,你愿不愿意陪我这庶民胡闹?”
      
      楚风对上七皇子幽深的眸,心跳慢了半拍,“与有荣焉。”
      
      七皇子起身,猛地一把将楚风拥入怀里,锤了下他的背脊,大笑道,“好兄弟!”
      
      向来克己守礼的七皇子忽然来了这么一套,楚风僵硬着身子,手足无措,耳尖却悄悄染上绯色。
      
      良久,楚风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殿下,你真的打算逃出宫外?”
      
      抱着楚风的手一僵,七皇子沉默收回手,转身背对着他,望向天际,缄默。
      
      楚风后悔自己问出这句话。他比谁都明白,这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日后无论是哪位皇子上位,都不可能容得下这位曾被陛下亲口承认“是他属意的储君”的七皇子。天大地大,却断不会有他的容身之所……
      
      “殿下,若这天容不下我们,那掀了这天便是。”
      
      楚风目光坚毅地看向他,一字一句重若千钧。
      
      微微拧眉,“阿风,别为我做傻事,不值当。”
      
      ——
      
      无名殿外,鹦鹉上下摇了摇尾巴,不想理会墨子非的骚扰。
      
      “小五,你气我也不用这么歹毒吧。一直拿小雏菊对着我,是故意想害我长针眼吗?”墨子非憋着笑,故意逗趣她。
      
      别看鸟儿一身羽毛多么炫彩华丽,背过身后,尾羽下的小花都是一目了然。
      
      “坏非非,臭非非!”鹦鹉恼羞成怒,扑腾着翅膀就朝着墨子非撞过去,一双带钩的爪子狠狠往他脸上挠。
      
      侧首躲开一击,墨子非眼疾手快一把逮住鹦鹉爪子,将鸟儿倒提起来,“小没良心的,养了你这么大,跟了人家楚世子才多久,就要弑主了?”
      
      “明明是你坏!”鹦鹉不服气地扑腾着翅膀。
      
      吱呀——
      
      殿门再次打开,楚风一出来就看到自家鹦鹉被欺负得狼狈。
      
      “墨大人。”楚风拧着眉,声音压低了几分。
      
      墨子非微扬眉,放开手里的鹦鹉,“楚世子探望完了?可否借一步说话?”
      
      鹦鹉一得自由立即高高飞起,眼看着她现在的饲主楚风犹豫片刻后就跟着前任饲主拐到另一条僻静的宫道。显然俩人是想说什么悄悄话,鹦鹉好奇地飞到宫道那边,落在围墙上探听。
      
      “楚世子打算参加今年的秋闱?”
      
      “是。”楚风抬头看向他,不解道,“有何不妥?”
      
      墨子非笑笑,“我才学不如楚世子,但也曾听闻,盛世当以文治国,以仁治天下。楚世子觉得如今,可是盛世?”
      
      楚风抬眸,对上他好似能望进人心底的瞳,瞬间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那楚世子可知,当年太|祖是以何谋天下的?”墨子非似笑非笑,眸色寡淡,仿若天下都入不得他的眼。
      
      “多谢墨大人教诲。”楚风抱拳作揖,真诚道谢。
      
      楚风踏着坚定的步伐离开皇宫,却将鹦鹉托付给了她的前任饲主。
      
      “坏非非,你刚刚是不是又忽悠人了?”围观一切的鹦鹉歪着脑袋,懵懵懂懂地问。
      
      墨子非只是摸着她的羽毛,低声道,“快了,已经找到它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墨子非:我的心里只有一件事——找吞噬天蚕。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