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的演技大赏

作者:发达的泪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秦家(修完)

      ==第二章秦家==
      “醒了!姑娘总算是醒了!”
      
      一道陌生的声音在苏菱耳畔响起。
      她缓缓睁开眼睛,旋即,喉咙深处便传来撕裂般的灼痛,她哑声道:“水。”
      
      “奴婢、奴婢这就去给姑娘倒水。”着绿色长裾的丫鬟道。
      
      苏菱半支起身子,接过杯盏,抿了一口,清水入喉,彷如沙漠遇上绿洲。
      眼前的世界也跟着慢慢清晰起来。
      
      苏菱撩了下眼皮,环顾四周。
      入目的是一张紫檀桦木铜镀金包角圆腿长方桌,上面摆着冬青釉竹叶纹花盆、一套茶盏,左边是紫檀大柜一对,右边是张彩丝绣鹤鹿同春图挂屏。
      
      如此简陋。
      这里不是坤宁宫。
      
      然而还没等苏菱想清楚眼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见一个男人怒气冲冲地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一位年逾三十的妇人。
      
      苏菱不识人,却识官服。
      此人头顶乌纱,身着暗红色白鹇纹官服,腰系银鈒花带……
      
      哦,是个五品小官。
      
      五品官上前两步,抬手便掀翻了眼前的茶壶,怒道:“一哭二闹三上吊还不够是吧!还嫌不够丢人是吧!今日连毒酒都敢喝,明儿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爹!”
      
      爹。
      
      话音甫落,苏菱整个人恍若被雷劈了一般。
      就连“放肆”二字也跟着停在唇边。
      
      五品官继续道:“此番是皇上登基以来头回选秀,满朝上下都盯着这事,‘秦婈’二字既已呈交给礼部,便由不得你了!你当皇家是什么!秦家大门吗!来去由你!”
      说罢,他还用掌心狠狠拍了三下桌面。
      
      苏菱屏息凝神,惊的手中杯盏都要被她捏碎了。
      从小到大,从没人敢在她面前拍桌子,便是皇帝,也不曾。
      
      “那姓朱的不过是商贾之子,竟也值得你如此作践自己!”五品官见苏菱的神情没有任何悔意,只有一片茫然和一股说不上来的傲慢,不禁咬牙切齿道:“好、好、好极了,从今儿起,你别想再出门半步,倘若你再与那朱家小子见面,我便当着你的面,打折他的腿!这太史令,我也不做了!”
      
      这时,那妇人连忙拉住五品官的胳膊,柔声道:“大姑娘如今才醒,身子还弱着,官爷快别说了。”
      
      五品官深吸一口气,须臾摔门而去,只留下一句话。
      
      “你和你娘一样,为了自己,根本不顾别人死活。”
      
      说罢,那妇人也连忙跟了出去。
      
      爹?
      娘?
      选秀?
      为了什么朱氏男子寻死?
      
      苏菱坐在榻上,反复思忖着五品官方才说的话。  
      
      她难道没死?
      可若是没死,秦婈又是谁?
      
      思及此,苏菱翻身下地,赤脚走到镀金包角圆腿长方桌旁,打开妆奁,拿出一面铜镜……
      
      这一看,她整个人跌坐在圆凳上。
      
      这镜中女子,除了下颔多了一颗痣,眉、眼、唇、鼻竟与十六岁的自己……生的一般无二。
      
      看着看着,太阳穴忽然传来钝痛,她又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夜里。
      记忆断断续续向她袭来,她时而会看到些从没见过的人,时而又会听见些从未听过的声音,虽然不够连贯,但也足够让她理清眼下的处境了。
      
      今日是延熙四年,八月十六。
      
      她没死,但她也不是她。
      这具身子的主人,是秦家的嫡长女,秦婈的。
      
      昨日朝她放肆无礼的五品官叫秦望,乃是秦家的主君,秦婈的生父。
      
      而她会成为秦婈的缘由,还得从头说起——
      秦望出身寒门,早年不过是迁安县的一个穷书生,母亲病重,父亲早逝,就秦家当时那个状况,别说拜师读书,便是娶个正经媳妇都是痴人说梦。
      
      秦家虽然一穷二白,但好就好在,秦望的脸比兜干净,哪怕着粗布衣,也是个仪表堂堂的少年郎君。
      
      一次灯会上,迁安县首富之女温双华对秦望一见钟情。
      温双华从小娇生惯养,要风便得风,她以为只要她想嫁,秦望就该乐颠颠来娶。
      
      然而事与愿违,那一年的秦望穷的有志气,面对金山丝毫不动,决意娶了自己心仪的女子姜明月。可惜姜明月是个薄命的,与秦望成婚不过半年就撒手人寰了。
      
      秦望心如死灰,温双华的心却死灰复燃了。
      秦温两家到底还是走到了一起。
      
      有了温家的帮扶,秦望不到两年便中了进士,秦母的病也跟着好了起来。秦望当了官,温双华给他生了一儿一女——长子叫秦绥之、长女叫秦婈。
      日子过得还算和美。
      
      直到有一天,姜明月的胞妹姜岚月,因走投无路找上门来。
      温双华的噩梦就开始了。
      
      别看秦家小门小户,但这院子里唱起戏来,可不比高门大院里差,甚至可以说,比她以前看过的话本子都精彩。 
      
      秦望把姜岚月带回了秦家,开始是略加照拂,但是很快,就照拂到了榻上去,温双华不是没闹过,可闹了也白闹,毕竟,男人一旦鬼迷心窍,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夫妻离心,温双华整日以泪洗面。
      
      秦望在欲-望面前失了智,好在秦家还有秦老太太,秦老太太一生本分,她劝不动自己的儿子,却一直记得温家的好。临终前,老太太只说了一句话,“望儿,咱做人不能忘本,娘要你发誓,这小姜氏,永永远远,都只能是妾室。”
      
      自古孝字大过天,秦望只能跪在秦老太太面前起了誓。
      
      原以为秦家这下可以消停了,可谁能想到,这道誓言就像一座山,虽然压碎了姜岚月蓄势待发的野心,也为日后埋下了祸根。
      
      这姜岚月手段极好,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上一秒对秦望哭,下一秒就能对温双华笑,不过是孀居之身,却能勾的秦望忘乎所以。
      
      温双华在这后院里越来越疯狂,日子一长,到底还是病倒了。
      
      直到临终前,她都是半疯的状态,她既争不过秦望的发妻,也斗不过那位一哭便能昏过去的姜姨娘。她在歇斯底里的漩涡中打转了一辈子,她想不放过别人,也想不放过自己。
      
      温双华在弥留之际,忽然想起了老太太临终前的那一幕。
      她唤来自己的长子,让秦绥之跪在自己面前。
      
      温双华眼中含泪,唇色苍白,她哑声道:“绥之,娘要走了,你给娘发誓,这一辈子,都要守好温家,不得参加科考。”
      
      此话一出,秦望彻底傻了眼。
      秦望是个读书人,要是没几分才气和远见,今日也不会从迁安调任至京城。他最看重的,便是从小被大家称为神童的嫡子。
      
      只要秦绥之起了誓,那便全完了。
      
      可温双华是在爱里漂泊了一辈子的女人,她早就没有理智了。
      
      她一边哭,一边逼秦绥之发誓。
      
      秦绥之看着奄奄一息的母亲,双膝慢慢弯了下去,举起手,一字一句起了誓。就像那一年,秦望在老太太面前起誓一样。
      
      姜岚月看着哀哀欲绝的秦婈,缓缓勾起了嘴角。
      当日的仇,她终于报了。
      
      一条人命,你若问姜岚月后悔过吗?
      她定然答否。
      在她眼里,这后宅没有先来后到,只有能者居上,人过的好不好,全凭自己的本事。
      像温双华这样女子肯为了男人付出一切的女子,又能唤来什么呢?
      
      温双华病逝后,秦望再没对秦绥之和秦婈发过脾气,愧疚二字如潮水一般,几乎要将他淹没。
      
      可秦婈的性子和温双华如出一辙,她把母亲的死和兄长的前途全算在了姜岚月母女身上,乃至秦望,父女情分早就分崩离析。
      
      秦婈不止一次在姜岚月面前掀桌子,大骂她是狐狸精,害死了她娘,也不止一次伸手打庶妹秦蓉。每每秦望准备教训她,姜岚月都会抚着秦望的胸膛说,“大姑娘年岁尚浅,还不懂事,夫人走后,妾身总能瞧见她偷偷躲在屋里哭……说到底,这不还都是妾身的错……”
      
      语气柔的,就像昨天一样。
      
      秦婈被养得骄纵任性,无法无天,很多事秦望都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在大选之际,与一个商户之子私底下生了情谊,还寻死觅活,非他不嫁。
      
      秦望便不能坐视不理了。
      
      昨日,他已忍到了极限。
      
      捋顺了秦家这些事,苏菱抬手揉了下眉心。
      
      这位秦家女,可真是被那小姜氏耍的团团转。
      她若是继续和那朱姓男子见面,接下来必生事端,秦望不会拿自己的仕途开玩笑,真出了事,他只能让秦家另一个女儿秦蓉,代替她入宫。
      真到那时,小姜氏便是不能扶正也得扶正了。
      
      苏菱起身推开支摘窗,瞧了一眼外面的圆月,嘲讽般地勾一下唇角。
      
      延熙四年,后宫大选。还真是天意弄人。
      
      秦望升迁太史令不足半年,再加之身份不显,想来是未曾见过她……先皇后的。
      他根本想象不到,这张脸若是进了宫,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正想着,内室的门“嘭”地一声就被人推开了。
      
      苏菱眉头微蹙,回身去看——
      
      只见一位身着玄色长袍,面如冠玉的少年郎,出现在她眼前。
      
      短暂对视后,他大步上前,双手握住苏菱的肩膀,然后抱住她,“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苏菱下意识去躲,可奈何少年抱的格外紧,根本挣脱不开。
      
      她知道这人是谁。
      他是秦婈的胞兄,秦绥之。
      
      自打秦绥之断了科举之路,便接手了温家在迁安的生意,看这风尘仆仆的样子,应是在得知秦婈饮毒自尽后,特意赶回来的。
      
      过了许久,秦绥之才放开了她。
      
      抬眸间,苏菱看清了他眼中布满的血丝。
      
      秦绥之低头柔声道:“阿婈,那朱泽接近你本就目的不纯,你为何不肯信我?你可知,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你这辈子就毁了。”
      
      阿婈。
      苏菱知道秦绥之不是在叫自己,可这一瞬间,她还是不可抑制地想到了苏淮安。
      
      她的兄长,从前也是这样唤自己。
      
      秦绥之握了握拳,神色间全是溃败,声音发颤,“他就那般好,为了和他在一起,你连我都舍得扔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高贵00:我……落魄了。
    秦望:?
    ps:记得留言,我继续发红包!明儿见~
    感谢在2020-10-30 15:01:24~2020-11-01 21:00: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冰岛银杏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酒时醒、如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大茶 3个;起跃、青梅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Ting 3个;青梅时 2个;Mesoamelia、小白哟、桃子momo、Sug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eni 120瓶;如 100瓶;悦然 36瓶;你猜我是谁啊、南泥崽z、隐、羽溪 20瓶;秋沐苏 18瓶;奶油小泡芙 15瓶;18912655、佳佳??、理想国国王、青梅时、柯媽、妮妮、芷珊0224、Heather?、明天接着看好文、24146647 10瓶;絯_ 9瓶;木易 6瓶;嘟嘟、小笙夕~ 5瓶;flower 3瓶;迷鹿、阮软、26172369 2瓶;释然、兮小禾、bulu.、irma、沈凌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