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的演技大赏

作者:发达的泪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李苑

      ==第十八章李苑==
      
      萧聿身后站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头,瞧穿着打扮,和斜跨在身上的深棕色药匣,便知是位大夫,想来给太妃看病的。
      太妃请咳了一声,起身随大夫朝偏殿走去。
      
      就太妃和皇帝离开的功夫,萧韫从秦婈身边醒来。
      秦婈捏了捏他的手心道:“醒了?”
      
      刚醒,萧韫还有点迷糊,半眯着眼,点了点头。
      
      秦婈忍不住一笑,继续同他道:“还困吗?不然回暖阁接着睡?”
      
      萧韫摇头,下意识地去看黑漆嵌螺翘头案上的更漏。
      申时快过去了。
      他知道,她又快走了。
      
      萧韫回头看她。
      左眼眷恋、右眼不舍。
      
      有时秦婈自己都觉得,母子间好似真有种旁人没有的默契,就像现在,萧韫只看她一眼,都不用说话,她便知道他在想什么。
      
      秦婈替他整理一下衣冠,道:“明日我还会来,嗯?”
      
      秦婈与他四目相对,似乎在等他说话,萧韫憋了好一会儿,努力道:“早点。”
      
      也许是刚醒,也许是不熟练,这腔调确实不太标准,就像是筝乐弹错了音。
      秦婈能听出来,萧韫自然也能。
      
      他耳朵微红,目光一沉,低头攥住了拳头。
      
      秦婈没纠正他,也没出声安慰他,只是用食指尖去戳他的小拳头。
      一下、一下,戳着戳着,他就松开了。
      眼神也变得柔和。
      
      他好似对秦婈每个动作都没有抵抗力。
      
      萧聿和太妃进屋时,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日渐西行,橙红色的光透过支摘窗的缝隙洒进来,落在秦婈和萧韫笑意盈盈的眉眼上。
      他整个人就像是没了呼吸一般。
      
      他忍不住妄想,假如、假如、假如她还活着,是不是也该是这样的光景?
      
      这时,秦婈和萧韫一齐回头。
      
      秦婈用指腹点了一下萧韫的背后,悄声道:“请安。”
      
      萧韫一步一步走到皇上面前,躬身,行礼道:“父皇……万安。”
      
      萧聿惊讶地挑了一下眉,旋即从鼻尖逸出一丝轻笑。
      
      这才几日的功夫,竟知道给他请安了。
      
      孙太妃看着萧韫努力贿赂他父皇的样子,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在她看来,萧韫这孩子虽然不开口说话,但却非常聪明。
      他很清楚的知道,只有这样,秦美人才能继续留在他身边。
      
      孙太妃看着眼前不是母子却胜似母子的二人,不由在心里感叹:兴许这两位,还真是有母子缘分。
      
      申时已过,秦婈颔首福礼道:“时候不早了,臣妾先行告退。”
      萧聿点了点头,低低“嗯”了一声。
      
      秦婈走后,太妃用拍着捂住了嘴,重重地咳了起来,眼瞧着,血就浸透了帕子。
      
      萧聿皱眉道:“太妃何必瞒着长宁呢?”
      
      “陛下公务繁忙,日后也不必再费心了,我这身子如何,我心里头知晓。”孙太妃攥紧了帕子,道:“我只有一事,想拜托陛下。”
      萧聿道:“太妃请说。”
      孙太妃深吸一口气,颤着嗓子道:“若我走后,长宁惹出什么祸事来,恳请……恳请陛下,保她一命。”
      萧琏妤是她的女儿,她最是了解。
      那样闲不住的性子,能在骊山别苑称病三年不出,绝不会是她口中那句“女儿忘不了苏淮安,此生不会再嫁”那般简单。
      
      萧聿道:“朕就长宁一个妹妹,便是太妃不说,朕也会护着她。”
      
      站在一旁的萧韫看着孙太妃嘴角沾了血,急急走过去,踮起脚,想用手去擦。
      
      “没事,我没事的啊。”太妃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小手,道:“袁嬷嬷,带大皇子去暖阁。”
      袁嬷嬷应是,连忙将萧韫抱起来。
      
      萧韫回过头,一动不动地看着太妃,眼里渐渐浮上了一抹水光。
      小小的孩子,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就像他知道母亲什么时候会走,他也知道太妃终究会离开。
      
      看的孙太妃心里一酸。
      半晌后,孙太妃道:“今日说句僭越的话,陛下若是有心让她照看韫儿,那她的位分,总是要升的。”
      说起位分,那背后的说道便多了。
      依大周的宫廷律法,后宫女子若是想升位份,要么得宠,要么替皇家诞下子嗣,要么是母家有功,像薛妃那样,虽然没宠,但这些年其父薛长柏抗击瓦剌有功,就是皇帝看不上她,也得给薛家留几分薄面。
      
      可秦婈的父亲不过是挂虚职的太史令,根本没有争功出头的机会。
      
      后者不行,那便只能是前者。
      
      子嗣暂且不说,可她总得有宠。
      若是皇帝幸都没幸过,宠从何处来?
      
      后宫是人吃人的地方,无母家傍身,再无帝王宠爱,她拿什么照料皇子? 
      
      萧聿默了半晌,沉声道,“朕再想想吧。”
      
      太妃看着萧聿的背影,又叹了一口气。
      
      就近来这几日,秦美人往寿安宫跑,皇帝也跟着来,想必后宫已经乱了心。
      
      后宫的人心,和天下人心都一样,皆是是“民不患寡而患不均”。
      三宫六院都无宠,那还好说,一切相安无事。
      怕是怕,有人打破了这个局面。
      
      ***********
      
      薛妃请李妃到咸福宫的阔月阁喝茶。
      
      李妃柔声道:“恭喜姐姐了。”
      薛妃道:“有什么好恭喜的?”
      
      李妃道:“薛将军此番迎击倭寇立了功,这还不算喜事?”
      
      薛妃放下了手中的杯盏,嘴角涌起几分讥讽。
      薛家又立了功,那又如何?
      他待她可曾有过半点真心?
      
      其实薛妃心底里也承认,萧聿虽然薄情,但却是个明君。
      回想先帝在位时,宦官得势、外戚干政,哪个宫的妃子一旦得宠,常常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枕边风一吹,兄弟亲戚接连升官。
      楚家统领翰林、礼部、都察院等咽喉部门,屡屡侦伺和控制朝官。
      
      朝廷乌烟瘴气,百姓民不聊生。
      
      世家和皇权之间,早已是剑拔弩张。
      
      所以薛家成了世家里唯一一个主动放权的。
      
      除去三年前,他哥在刑部大狱让苏淮安那个贼人跑了,这些年薛家究竟有何处对不住他的?
      
      当年苏后得宠也就罢了,毕竟是立下赫赫战功的苏景北之女,以薛家的功勋,确实无法抗衡。
      但如今这位秦美人,算怎么回事?
      
      就因为生的像她?
      
      李妃给薛妃倒了一杯茶,道:“何必生那么大的火?”
      
      薛妃看着李妃道:“妹妹也别太风淡云轻,若你真的不在乎,三年前的时候,为何要哭着来同我说那件事?”
      
      李妃握紧了杯盏。
      
      清月走过来道:“娘娘,秦美人到了。”
      薛妃挽起鬓发,道:“带她过来。”
      
      秦婈随着清月来到阔月阁。
      她微微一怔,没想到能在咸福宫见到李苑。
      
      三年前,那时的薛澜怡也是心高气傲,要比现在更为嚣张,且是明目张胆的嚣张,坤宁宫的事她惹不起,但却没少欺负这位李妃。
      
      犹记得,薛妃为了刺激她,总是在李苑承宠的隔日来坤宁宫与她说话。
      “皇后娘娘能否做主给臣妾换个院子?”
      
      她配合道:“咸福宫何处不好?”
      薛妃叹气道:“皇后娘娘您住在坤宁宫自然是不知晓,可咸福宫毗邻长春宫,李妃宫里的动静,常吵得臣妾睡不着。”
      说罢,又立马补了一句,“是李妃,她喜欢唱曲儿,您说陛下怎会忽然喜欢听这些?”
      那时她怎么回的?
      其实她心里想的是:你要是觉得陛下喜欢听曲,那你也去学啊?何必来我这说?难不成你以为我这儿就欢迎你了?
      
      但实际上,她只淡淡道:“陛下日理万机,难得歇在后宫,若是实在嫌吵,你就来坤宁宫住。”
      
      薛妃每每想挑拨她和李苑的关系,都是败兴而归。
      
      薛妃一走,扶莺就会道:“娘娘贤良淑德,便是太后都赞赏有加,薛妃还以为我们娘娘跟她一样?奴婢瞧她就是整日里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每回听了这话,她都一笑置之。
      她真的贤良淑德吗?
      其实非也。
      她本就不是个贤良淑德的人。
      
      人有的七情六欲她都有。
      嫉妒、贪念、欲望她也有。
      
      三妃入宫后,她曾在坤宁宫失手砸过一面镜子,扶莺连忙跑来看她的手,说娘娘怎么这样不小心。
      她看着那些碎镜中倒映着的无数个自己,怔了良久。
      费尽心思去争宠?
      太累了。
      她不想。
      
      再然后,她便想通了。
      
      夫妻之间做不到贤良淑德。
      但是君臣可以。
      
      三年了,很多事都不同了。
      
      秦婈思绪回拢,躬身道:“臣妾见过薛妃娘娘、李妃娘娘。”
      李妃柔声对她道:“快快过来坐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给大家清晰的排雷:男主目前只有过苏菱。
    感谢在2020-11-20 23:59:09~2020-11-22 00:06: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兔子不吃胡萝卜biu 3个;啧,不咸、Ting、关尔之日山令、34912386、3165430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敬属江雨 20瓶;热心市民马女士 19瓶;是我啊、曦曦靡靡、星烁两半天、扶楹 10瓶;白敬亭老婆 5瓶;26707855 4瓶;野百合的春天、眼儿媚、兔子不吃胡萝卜biu 3瓶;十一个小甜心、26172369 2瓶;明媚、不思议、想成为富婆的咸鱼、47450373、开心生活每一天、兮小禾、ThousandsAre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