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的演技大赏

作者:发达的泪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楔子

      ==第一章楔子==
      延熙元年,八月十五,亥时一刻。
      
      秋虫喃浓,乌云遮月。
      嫡皇子诞生,本是大喜之事,可坤宁宫上上下下却无一丝喜气。
      
      宫门紧闭,太监宫女噤若寒蝉,四周阒寂,犹如暴风雨前夕。
      
      太医院院正常岺甫跪坐榻边,手指微颤,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鬓角滑落。
      
      这一室的忐忑惶恐,皆因榻上那名女子——大周朝的皇后,苏菱。
      
      隔着层层叠叠的缦纱,常岺甫颤着嗓子道:“再拿碗汤药来。”
      宫女急忙道:“是。”
      
      药汁过喉,苏菱的呼吸却越来越弱,她的瞳孔渐渐涣散,下意识呢喃,“父亲、兄长。” 
      
      话音甫落,众人的神色骤变。
      世人皆知苏后出身高门,父亲是镇国公苏景北,兄长是大理寺少卿苏淮安,身份地位在这后宫无人能及。
      
      只是如今,苏后的这两座靠山,已是大周朝最提不得的两个人。
      
      很多事要从半年前说起——
      新帝登基不足三个月,巳州边境便有齐军来犯,来势之汹,可谓是前所未有。苏大将军领兵出征,六万精兵绝尘而去。
      然,一个月前,阆州总督快马来报,称大周六万将士被困密河,腹背受敌之际,苏景北竟进了敌军营帐,之后再无踪迹。
      
      苏家战功赫赫,又有从龙之功,没有死证,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可紧接着,便有人找出了苏家通敌叛国的罪证——镇国公府内,竟藏着一条修了十年之久的暗道。
      循着线索,刑部、锦衣卫连夜查封京城数家妓院、酒楼、茶馆,捉拿细作百余人,这里面很多家店面,都与苏家有关。
      
      以上种种,便是死证。
      
      镇国大将军通敌叛国,满朝哗然,坊间耄耋老太得知自家儿孙战死沙场,再回不来,便一头撞死在了镇国公府门前。
      
      一时间,整个京城怨声滔天。
      为平民心,劭熙帝萧聿御驾亲征。
      大周百年基业能否得以延续,一切尚未可知。
      
      药灌进去多少,苏菱吐出来多少,常岺甫额头的汗如更漏一般滴答作响,他缓缓转过身,反复斟酌后才道:“启禀太后,皇后娘娘近来思虑过重,劳神伤身过度导致早产,这一连折腾两日,眼下,眼下许是撑不住了……”
      
      就在众人静默之时,宫女扶莺倏然抬头,对太后道:“奴婢有事启禀太后娘娘。”
      
      太后坐在棕竹嵌玉的扶手椅上,拨弄佛珠的动作一顿,淡淡道:“你说。”
      
      扶莺深吸一口气,朝女官徐尚仪看了一眼,道:“奴婢方才看到徐尚仪袖中藏了张带血的帕子,举止鬼祟可疑。”
      被指认的徐尚仪突然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是谁指使你往我身上泼脏水的?”
      
      太后敛了敛衣襟,神情严肃道:“你是说,徐尚仪手里的帕子有问题?”
      
      “奴婢只是猜测,徐尚仪手中的血帕子,不是坤宁宫的。”扶莺道:“奴婢还请太后娘娘明察!请太后娘娘做主。”
      
      苏菱已经没有力气再开口了,她用余光看了扶莺一眼。
      傻子。
      说出这样的话,与白送一条命有何不同?
      
      这世间想要她这条命的人多了去了,没人能做她的主。
      
      毕竟,通敌叛国是罪,身居高位是罪,诞下嫡子更是罪。
      
      徐尚仪“噗通”一声跪下,大声道:“太后明鉴,奴婢绝对没藏过什么血帕子。”
      
      “来人。”太后睨着徐尚仪,道:“带下去严刑拷问,如有可疑之处,直接送往司礼监。”
      
      “奴婢冤枉!”
      两个太监直接将徐尚仪拖走,
      
      沉闷的雷声划破半空,风声猎猎作响,房檐下的灯笼在凄风苦雨中来回摇曳,大雨倾盆而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殿内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苏菱缓缓闭上眼,回忆纷至沓来——
      
      永昌三十六年,春。
      那一年,她十七岁,待字闺中。
      本以为能嫁个门当户对、肯疼她爱她的郎君,却不想一道圣旨,让她成了晋王正妃。晋王萧聿不得帝心,生母早逝,又并非嫡出,虽说是在皇后身边长大,但这储位之争,仍是胜算寥寥。
      这道圣旨,分明是把镇国公府往火坑里拉。
      
      那时的她,觉得天都要塌了。
      
      将门之女,又逢年少,总会有许多不知何处来的勇气。
      打听到萧聿的行踪后,她装扮成纨绔公子哥儿的模样,着一身白色长裾,摇着扇,走进了京城鱼龙混杂的庆丰楼。
      
      她翻了袖口,递给虞掌柜好大一笔银子。
      虞掌柜面带笑意带她上了二楼,左拐,她在西侧的包厢坐下。庆丰楼是看戏听曲的地方,说是包厢,但其实前后也只隔着一扇屏风。
      
      她背靠屏风,屏住呼吸,开始偷听隔壁传来的声响。
      
      皇帝身子大不如前,储君之争近在咫尺,此刻高谈阔论的这几位,苏菱猜,应是晋王府的幕僚。
      
      果然,她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苏家女。
      
      楼下丝竹声渐弱,有人给萧聿倒了一杯酒,“殿下此番与镇国公府结姻,成王和燕王怕是都要急了。”
      
      另一人叹气道:“能拉拢镇国公是好,可苏家女名声不佳,与何子宸牵扯不清,这也是个麻烦事。”
      如今世家昌盛,京中以薛、何、楚、穆四家为尊,众人皆知,何家嫡子何子宸爱慕苏家女已久,整日就知道围着镇国公府转。
      
      不过官宦权贵嘴里的麻烦事,又岂会是儿女私情那么简单。
      何家,那是铁打的燕王一派。
      
      苏菱的心怦怦跳,回身透过屏风去看——
      庆丰楼灯红酒绿,屏风后影影绰绰,她一眼就看到了萧聿。
      
      那人轮廓锋锐,半垂着眼,把玩着一樽小小的杯盏,晃了晃,忽而凉凉一笑,“麻烦又如何?苏景北又没有其他女儿。”
      
      他的嗓音极沉,一字一句,似佛珠落玉盘,砸在她心上。
      
      苏菱的心像是灌了铅一样往下跌。
      十七岁的姑娘对着手中的折扇,怔了许久。
      高门贵女又如何,还不是成了旁人夺权的一柄利箭吗?
      
      她是一千一万个不想嫁他。
      
      然,皇命不可违,她再是不甘不愿,也只能穿上嫁衣,嫁给了父亲口中那个文才武略、骁勇善战的萧聿。
      
      成亲那日,她一早就哭花了脸。
      她一边哭,苏淮安一边给她擦,眼泪混着鼻涕,蹭的苏少卿满手都是。
      作为长兄,苏淮安要将她背出镇国公府,他笑一声,叹一声,又叹一声,“阿菱,别哭了,成不成?”
      
      她上轿前忍不住回头。
      犹记得,那个身长如玉的少年同她对望,唇抿的紧紧地,眼眶刹那间变得通红。
      他轻声说,“阿菱,镇国公府,永远都是你的家。”
      
      她以为,永远是没有尽头的。
      
      其实嫁给萧聿之后,撇开最初的针锋相对,日子并没有她想的那般差。
      虽然她总是提醒自己,骁勇善战四个字背后,不是风花雪月,而是白骨成堆,但怎么说呢?
      
      日复一日的相处,夜复一夜的亲密,终究还是让她卸了心防。
      
      那日烛光摇曳,他的眼睛深邃又清明,似山涧泉水,清晰地映着她的泛着潮红的身子。
      
      他俯在她耳边道:“阿菱,我知你怨我什么。你怨我娶你时全是算计,怨我毁了你一桩姻缘。”
      
      “那我赔你,如何?”
      
      那时年少,情窦初开如星火燎原,一触即燃。
      
      她动了情,也当了真。
      
      时过境迁,即便到了这一刻,她仍是承认,那一年的萧聿太令她着迷。
      他教她射箭骑马、教她肆意快活、也教她如何当他的妻。
      
      她爱他展臂拉弓时英姿勃发的模样,爱他情浓缱绻时低声嘶吼她的名字,也爱他奉旨离京查案时说的那句,阿菱,跟我走吧。
      
      他的眉眼不常带笑,笑起来又不止丰神俊朗。
      她曾以为,会一直这样和他过下去。
      
      直至永昌三十八年十月初三,嘉宣帝突然驾崩,他坐上了那把龙椅。
      
      新旧更迭之际,京中乱作一团。
      论政绩,先帝在位三十八年,说句昏庸无道不为过。朝廷连年征战,他却忙着建行宫、宠官宦、在后宫放权致外戚干政,赋税一年比一年高,世家大族兜里肥的流油,朝廷一年的总收却不足五千万两。
      就连河南大旱救济灾民的钱,都是东拼西凑而来。
      
      这大周的江山,早已千疮百孔,积重难返。
      
      萧聿夜以继日地忙于朝政,她常常见不到他的人。
      
      但没多久,她便诊出两个月的身孕,朝臣嘴上忙着恭贺,却忙不迭地劝新帝广纳后宫,以开枝散叶。
      
      于是,刑部尚书薛襄阳之妹薛澜怡,内阁首辅刘文士之女柳沽扬,高丽李氏公主李苑接连入宫。
      
      其实她心里知道,只要他做了皇帝,便有这么一天。
      
      时光流转,思绪回到一个月前,也就是镇国公府出事的时候。
      苏家通敌叛国证据确凿,她无话可辨。可就算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她也不信苏淮安与此事有关。
      
      不然密道摆在那,苏淮安为何还要留在京中?
      
      她跪在养心殿外等他,等到最后,还是盛公公将她搀了起来。
      
      “娘娘身怀龙嗣,这是做什么。”盛公公叹了一口气,道:“平日娘娘待老奴如何,老奴都记在心上,今日,便斗胆劝娘娘一句。”
      
      “娘娘是皇上的发妻,情意自然深重,可这再深的情谊,也经不起折腾,娘娘若是为苏家的事而来,那不妨想想,这叛国之罪,究竟叛的是谁的国?这情,当真求得吗?”
      
      “娘娘便是不为自己,难道也不为腹中的孩子想想?”
      
      孩子。
      萧韫,她叫他韫儿,叫了九个月……
      她实在不该留他在这偌大的后宫长大。
      
      也许吧,也许。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本就多有遗憾。
      
      苏菱感觉身体渐渐变轻了,好似化成了一缕烟,越来越高,也不知,是要飘去何方。
      
      就在这时,榻上的小皇子就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般,蓦地就哭了起来。
      
      婴孩的声音很细,却一声比一声高,似乎能扯碎人的心肠。
      
      月落星沉,钟声响起——
      延熙元年,八月十五,淳懿皇后崩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多有改动,但还是玛丽苏甜文
    2男主和女主,理论上就是sc,但女主是魂穿,两具身子,高洁党考虑一下哦~
    3留言发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