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努力打脸(快穿)

作者:栾云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1 章

      “嗯。”夏柳一扭头,看到怯怯的小姑娘,笑了一下,“莺儿,怎么了?有事?”
      “夏柳姐姐......到了丞相府,你可不可以帮我保护好小姐?”要不是酿酒的事情太重要,小丫鬟一定死缠烂打,不让沈羡鱼一个人去丞相府那个龙潭虎穴。
      “当然可以,这本来就是我分内之事。”夏柳揉了揉小丫鬟的小脑袋,“你放心,小姐她心里有数,不会傻乎乎让人欺负的。”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担心。”小丫鬟紧张地扯着裙摆,神色担忧,“对了,如果......如果小姐见到白姨娘,心情不好的话,你能不能帮忙劝一劝?”
      “白姨娘?”夏柳愣了一下。
      “白姨娘她......她不喜欢小姐,但是......她总归是小姐的亲生母亲,所以......”小丫鬟欲言又止。
      “我知道了。”夏柳弯了弯唇,“我会好好照顾小姐的,你放心。”
      “嗯!”小丫鬟重重地点头,一脸感激,“夏柳姐姐,谢谢你。”
      几天后,沈羡鱼带着夏柳等人,抬着几个箱子,进了丞相府。
      看着整顿地十分干净的院子,他挑了挑眉,让系统扫描了一下,忍不住笑了。
      “小姐,你在笑什么?”夏柳盯着人将东西抬进库房,刚进屋子,就听到沈羡鱼的笑声,她疑惑地问道。
      “母亲真是好大的手笔。”沈羡鱼摇了摇头,原想着让人直接把加了料的东西收起来,转念一想,还是退一步,让夏柳先找一遍,自己再把漏掉的那些东西“夏柳,你帮我看看,这屋子里有没有母亲给我准备的“心意”,有的话”
      在屋子里面走了一圈,将那两个丫鬟喊进来,让他们把系统扫描的加了料的枕头,被药汁浸泡过的衣服,用毒药熏染过得帷帐全都收起来,用盒子装上,“母亲垂怜,我没什么好报答的,只能给她送一些家常用的东西,希望母亲不要介意,你们两个是从母亲那里过来的,自然知道怎样说话能让母亲感受到我的孝心,劳烦你们走一趟。”
      看着沈羡鱼情真意切的表情,两个丫鬟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把别人的东西当成礼物送回去,还说得这么漂亮,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但是沈羡鱼脸不红气不喘的,他们又不好反驳什么,只能硬着头皮抱着东西去丞相夫人那里。
      果不其然,看到自己加了料的东西被送回来,丞相夫人又气又怕,脸色铁青,她强撑着让那两个丫鬟下去,然后打发了屋里伺候的所有丫鬟,唯独留下心腹张嬷嬷,“你说,沈羡鱼那个小杂种,是不是知道这些东西有问题?特意给我们送回来的?”
      “夫人不要多想,说不定只是巧合呢?”张嬷嬷安抚道,但是这话说了,她自己都不行。
      “怎么可能是巧合!其他东西都好好的放着,就这几样送回来了!”丞相夫人气得全身发抖,她一挥手,将桌上的茶壶茶杯扫到地上,发出一阵脆响。
      外面伺候的丫鬟婆子吓了一跳,眼观鼻,鼻观心,把自己当成聋子瞎子。
      “他身边是不是有人擅长医理?”张嬷嬷皱了皱眉,“要是这样,就麻烦了。”
      以后还怎么下毒?
      丞相夫人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说来也是,以前那小杂种病恹恹的,走两步都要喘一下,现在却是健康了许多。”张嬷嬷心里一个咯噔,越想越焦躁。
      “什么!”丞相夫人大惊失色,“你是说,他身体变好了!”
      “嗯。”张嬷嬷点了点头,一脸沉重。
      “这可怎么办啊!”丞相夫人脑袋嗡的一声,眼前一黑,恨不得昏死过去。
      “没事,夫人,人都进了丞相府,想怎么对付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张嬷嬷咬了咬牙,发狠道,“实在不行,我们就用白姨娘威胁他,比他去死!我就不信,他会不管白姨娘的死活!”
      “也是。”丞相夫人缓了过来,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想了。
      “那个三皇子,他还在寻医问药吗?”看着焕然一新的屋子,沈羡鱼十分满意,突然想到被他忘到犄角疙瘩里面的三皇子,本着“人道主义”,问了一句。
      “是的。”夏柳没想到沈羡鱼还惦记着三皇子的事情,愣了一下,点点头,“太医治不了,他们又开始寻那些江湖郎中,吃了不少药,还是没好。三皇子妃想和离,三皇子不肯,两个人正闹着呢。”
      “这样啊。”沈羡鱼点点头,头顶的珠钗一晃一晃的,“知道他们过得不好,我也就安心了。”
      夏柳忍俊不禁,“小姐要用些点心吗?”
      “行啊。”沈羡鱼点点头。
      “小姐,外面有个丫鬟,说是白姨娘喊您过去一趟,有话跟您说。”冬雪进来,福了福身子,对沈羡鱼说道。
      “白姨娘?”沈羡鱼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点心先放桌上,我回来吃。”
      “是。”
      沈羡鱼按着系统的提醒,去了白姨娘的院子。
      看到端坐在椅子上的妇人,他福了福身子,“姨娘喊我过来,有事吗?”
      “嗯。”白姨娘应了一声,原身长得十分漂亮,她自然是个美人,只是随着年纪渐长,又没有好好保养,看着反而比丞相夫人大了许多。
      眼下,见到自己的儿子,也是唯一的孩子,她一点欣喜担忧都没有,眉宇间俱是冷淡。
      沈羡鱼站了一会儿,见她没有让自己坐下来的意思,挑了挑眉,“姨娘没什么想说的,那我先走了。”
      “站住。”白姨娘抬眼,看向沈羡鱼,没有遮掩自己对沈羡鱼的憎恶,“我说了让你走了吗?”
      “那姨娘这次喊我过来,为的是什么?”沈羡鱼笑了。
      不是所有的母亲都疼爱自己的孩子,也有许多,恨不得将孩子看做仇人,弄死了事。
      白姨娘就是个中翘楚。
      她是一个商户女,家里为了跟丞相府攀上关系,将她送来当姨娘。
      无奈丞相夫人不是个好相与的,面甜心苦,对她们这些妾室十分严苛,在丞相夫人怀上沈明月之前,府里一个孩子都没能成功落地。
      后来她怀孕了,原本还挺开心,觉得自己下辈子有了依靠。
      谁知,这才是悲剧的开始。
      她知道丞相夫人不喜欢庶出的孩子,在饮食和衣料上小心翼翼,避开了所有的阴谋诡计,终于生下一个沈羡鱼。
      听稳婆说那孩子是个男孩儿的时候,白姨娘别提多开心了,谁知,下一秒,就听到自己院子里伺候的丫鬟婆子商量着弄死自己孩子的法子。
      正当她想挣扎着起来保护自己的孩子,丞相知道她生产的事情,特意过来看孩子。
      丞相夫人情急之下,买通了稳婆,谎称这个孩子是女孩儿。
      丞相听稳婆这样一说,看也没看刚出生的婴儿一眼,骂了一句,走了。
      从那天开始,她就被丞相夫人关进院子里,身边全换上了丞相夫人的心腹,一举一动都受着监视。
      防止她将真相说出去,丞相夫人甚至设计陷害她娘家,威胁她,要是丞相知道沈羡鱼是男孩儿,就弄死她娘家所有人。
      白姨娘怎么敢违抗丞相夫人的命令?
      只能流着泪答应了。
      刚开始,她还觉得这孩子可怜,但是日复一日□□一般的生活让她心态逐渐扭曲。
      她开始恨。
      她恨丞相夫人将她关在这里院子里,恨丞相不把他们母子放在眼里,但凡那天丞相对沈羡鱼上点心,抱抱孩子,确定一下沈羡鱼的真实性别,丞相夫人不可能做到瞒天过海。
      她恨父兄为了搭上丞相府,将她送到这个吃人的地方,否则,若是嫁个平凡人家当媳妇,依着丰厚的嫁妆,她不会过得这么惨。
      她还恨沈羡鱼,恨他是个男孩儿,要是沈羡鱼是庶女,她不会被丞相夫人关在这个小院子里。
      看着襁褓中的小婴儿,她忍不住伸手掐他,看着那白白嫩嫩的肌肤上出现刺目的青痕,她非但不心疼,反而有一种隐秘的快意。
      小婴儿哭得越惨,她就越高兴。
      凭什么所有的苦楚都让她一个人承受?
      沈羡鱼才是那个罪魁祸首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毕业论文初稿写完了,明天去办公室公开处刑,愿上帝……愿佛祖……好吧,心中有党,成绩理想!冲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