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努力打脸(快穿)

作者:栾云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小姐,你为什么不答应顾将军啊!他那么好!还那么喜欢你!”小丫鬟恨铁不成钢,跑过来问道。
      “因为你家小姐......活不长啊。”沈羡鱼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是内外忧患呐,外边有个顾临渊虎视眈眈,里边还有个一门心思把他嫁出去的倒霉丫鬟,很心塞。
      沈羡鱼眼珠子咕噜噜转了几下,又开始忽悠小丫鬟,“莺儿,我问你,人家娶媳妇,娶回家干嘛的?”
      “......”小丫鬟愣了一下,随即羞得满脸通红,“就......洗衣做饭,还有生娃娃啊。”
      “你家小姐身体不好,不能洗衣做饭,也不能生,不能给他传宗接代。还活不久,为什么要娶我?”沈羡鱼感觉自己是一条风干的咸鱼,没有了梦想,“男人的话是不能信的,有句话说得好,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等他得到了,就不值钱了。”
      “但是顾将军是不同的。”小丫鬟忍不住辩驳。
      “小丫头,你不懂男人。”
      “那小姐就懂了?”小丫鬟气鼓鼓的。
      “那是自然。”沈羡鱼打了鸡血一般,坐直身体,拿出以前认识的一个花花公子的名言忽悠小丫鬟,“男人追求女人,就像登山,越是难搞的女人,越能激起他们的征服欲,但是,一旦得到了,满足了,他们又要寻找下一座山了。”
      沈羡鱼笑了笑,“你家小姐我,就是那座难以攀登的高山。不信你看那陈家少爷,还有那三皇子,不都这样?前者是得到了视我如草履,后者是得不到,脑心挠肺。”
      小丫鬟被沈羡鱼吓得白了脸,她攥起拳头,愤愤道,“没想到,那顾将军竟也不是个好的!以后我再也不帮他说话了!”
      沈羡鱼摸了摸鼻子,他知道顾临渊跟陈少爷还有三皇子不是一路人,但是为了把小丫鬟拉到他这头,不帮倒忙。
      顾大哥,对不住了!
      那死亡芭比粉和基佬紫,他真心hold不住啊!
      QVQ
      不抹黑顾临渊在小丫鬟心中的形象,沈羡鱼毫不怀疑,过两天那些布料就会裁剪成衣服,穿到自己身上。
      沈羡鱼不知道,他这番话刚说完,后脚顾临渊就知道了。
      暗卫单膝跪地,转述完沈羡鱼的话,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头都快埋进地板里了,生怕被顾临渊灭口。
      顾临渊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心心念念的人竟然把他跟那些渣滓相提并论,他恨不得冲到沈羡鱼府上,将心剖出来给她看!
      他是真心喜欢沈羡鱼的!
      不是那劳什子的登山!
      人都站起来了,他突然想到沈羡鱼这些年的经历,到底是心软了。
      他自我安慰,沈羡鱼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遇到的都是一些没担当没眼光的,就算他说破嘴皮,肯定不信,只能用行动表明心意。
      顾临渊做了一个深呼吸,表情有些狰狞。
      他就不信了。
      一年追不到就两年,两年追不到就三年,三年追不到就一辈子,看看谁熬得过谁!
      在顾临渊踌躇满志的时候,边关突然乱了起来。
      每到三四月,青黄不接的时候,北方的游牧民族就会南下抢东西。
      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特别让人头疼。
      几年前,顾临渊带领大军,一番血战,大败北狄,还将北狄的最勇猛的将领并两个皇子杀了,这才维持了这些年的和平。
      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重整旗鼓,卷土重来。
      硬生生打断了他追媳妇!
      顾临渊磨了磨牙,恨不得将北狄所有人都杀了!以解心头之愤!
      情况危急,他次日便要启程,整顿好大军和粮草,从兵营出来,已经是月上柳梢头。
      他先去太子府,拜托太子帮忙照看沈羡鱼。
      这可是自己看上的媳妇儿,可不能被别人拐跑了。
      太子一口应下,从太子府出来,他犹豫了许久,还是去了沈羡鱼的院子。
      “咚咚咚。”他敲了敲门。
      “谁呀,这大半夜的。”门房打了个呵欠,过去开门,看到站在外面的顾临渊,愣了一下,“将军,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阿鱼在吗?我找他有事。”顾临渊抿了抿唇,问道。
      “小的这就去喊小姐。”门房连忙往里跑。
      顾临渊抬脚进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攥紧了手里握着的东西。
      沈羡鱼被小丫鬟喊醒,吓了一跳,听说顾临渊来了,他二话不说,穿好衣服,松松地挽了一个发髻,连忙往外走。
      “顾大哥?”
      月色下,身材颀长的男人背对着他站着,影子被月光拉的老长。
      不知道怎么回事,沈羡鱼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听到声音,顾临渊回过头来,看着沈羡鱼,眼中满是眷恋和温柔,“阿鱼,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你。”
      顾临渊此刻没有平时的内敛,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意。
      沈羡鱼心悸动一下,脸有些发烫,他忍不住攥紧衣角,结结巴巴地问道,“顾大哥,你找我有事吗?”
      “我明日要启程,去边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也不知道......还回不回得来了。”顾临渊上前一步,停在距离沈羡鱼一臂远的地方,表情克制又隐忍,“今天,是特意来跟你道别的。”
      要不是对沈羡鱼太过爱重,他都想把人直接抢回将军府关起来,让沈羡鱼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别想从他身边逃离,也别想抛弃他,跟其他人在一起。
      但是,顾临渊知道他要是真的敢做这种事,他跟沈羡鱼,真的完了。
      “要打仗吗?”沈羡鱼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将军”两个字,是跟打仗联系在一起的。
      刀剑无眼,上了战场,谁还管你是将军还是小兵,都一样地杀。
      甚至因为将军的服饰,盯着顾临渊的人更多。
      一想到顾临渊可能手上甚至......
      沈羡鱼不由担心起来。
      看到他的眼神,顾临渊弯了弯唇,他的努力不是没有效果,至少心上人还会担心他。
      “嗯。”顾临渊点点头,将手里的一个木盒子递给他,“这个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沈羡鱼愣了一下,问道。
      “玉佩。”顾临渊弯了弯唇,“阿鱼,我之前说过不逼你,可以给你时间慢慢想,现在看来,想快点也快不了了。”
      沈羡鱼抬眼看他,神色怔忪。
      “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顾临渊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真的栽了。
      “什么事?”
      “要是我这次能活着——”
      “卧槽!”沈羡鱼扑上去,用力捂住顾临渊的嘴。
      顾临渊条件反射,伸出双手,搂住沈羡鱼,唇上的手掌十分柔软,跟他常年舞刀弄枪的手完全不一样。
      那腰也特别纤细,仿佛一用力,就能掐断。
      沈羡鱼心有余悸。
      大兄弟,你差点立flag回不来啦!
      依照沈羡鱼这么多年看小说电视剧的经验,每次主角或者配角说“我完成这个任务,以后就不干了”或者“如果我这次能活着回来,我就......”之类的台词,肯定回不来了!
      要是他再晚一步,顾临渊是不是就......
      “你别说了!”沈羡鱼看着顾临渊,一脸警告。
      “行,我不说。”顾临渊抱着沈羡鱼,眼中满是笑意。
      他轻轻地摩挲了一下沈羡鱼柔软的腰肢,心中满是不舍。
      要是可以,他真想一辈子留在沈羡鱼身边,陪着她,护着她,宠着她,不管她捅多大的篓子,他都帮忙收拾,一句怨言都没有,哪里都不去。
      可惜,不能这样。
      他收紧手臂,将沈羡鱼拥到怀里,恨不得将他揉进骨血,一辈子都不分离。
      他爱这个人,爱惨了。
      顾临渊的胸膛宽厚温暖,沈羡鱼耳朵贴着他的心口,听到那剧烈有力的心跳,脸渐渐地红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怎么觉得扑面而来一股沙雕风?
    这一定是错觉!
    我可是正经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