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努力打脸(快穿)

作者:栾云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真是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沈羡鱼垂眸,拿着手帕慢悠悠地擦着碰过陈少爷的手,嗤笑道。
      在他看来,这陈少爷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窝囊废,在外人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窝里横倒是一把好手。
      “小姐,你没事吧?”小丫鬟走过来,担忧地看着他。
      “我能有什么事?”沈羡鱼揉了揉小丫鬟的小脑袋,眼中满是笑意,“有事的是他才对。”
      这陈少爷倒是长了一个好皮囊,不过,被护院扔在地上拖那么远,可不得挂彩?
      沈羡鱼摸了摸下巴,慢悠悠地踱回去。
      调养了一段时间,沈羡鱼不像当初那样面黄肌瘦,皮包骨头,身上有了肉,皮肤也变得莹亮光泽,不说光彩照人,至少漂亮了许多。
      难怪三皇子到现在都对原身念念不忘。
      说道三皇子,沈羡鱼就想到那个善妒的三皇子妃,他磨了磨牙,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他现在要韬光养晦,不能噎死,还有几年呢,不着急,慢慢来。
      这时候,米酒也酿好了,不过有些浑浊,沈羡鱼尝试着提纯了一下,果然清澈了许多。
      他闻了一下,发现这米酒酒味醇厚,尝了一口,回味甘甜,是上品。
      满意地点点头。
      这个时代的酿酒术不太发达,毕竟是农业社会,吃饱穿暖都成问题,哪儿有那么多粮食酿酒?
      更别提提纯了。
      因此,倒是方便了他。
      沈羡鱼弯了弯唇,又开了一坛酒,发现也是上品,心里有数,又让夏柳喊了护院,采买一些酒坛并枸杞人参等东西,再酿制一些养生酒和美颜酒。
      没错,沈羡鱼没打算走寻常路子,开个酒馆买酒,那样工作量太大,利润太低。
      他是来打脸的,不是当牛做马的。
      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乱七八糟的事情上面。
      东西买回来,沈羡鱼又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天,然后让人将密封好的酒坛子搬到这两天挖好的酒窖里,心满意足拍拍手。
      又过了小半个月,沈羡鱼让人将酿好的米酒,枸杞酒,黄酒等装在预定的小坛子里面,给太子,顾临渊还有京城有名的酒鬼镇南王并静北王送去。
      他在每个坛子上标注了酒的名字并功效,适合喝的人,找的跑腿的都是那种机灵的,别傻乎乎把酒送过去,人家没当回事,直接打赏给下人,或者扔到库房里不闻不问,糟蹋了自己的东西。
      再三叮嘱他们重视这些酒,沈羡鱼才放人出去。
      看着他如临大敌的表情,小丫鬟也跟着担心起来。
      “好了,能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尽人事,知天命吧。”沈羡鱼弯了弯唇,揉了揉小丫鬟的小脑袋,“我们回去吧。”
      “嗯。”用了一些点心,沈羡鱼换了一身衣裳,带着小丫鬟和几个护院去城郊踏青。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除了他,还有许多人出来游玩。
      远远看去,地上一片喜人的嫩绿,怯生生的,仿佛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格外惹人怜爱。
      但是蹲下来细看,又发现这些草十分稀疏,几乎看不见。
      沈羡鱼想到以前在书上看到的一句古诗。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要是来点蒙蒙细雨就更好了。
      “哎,月月,你看那个人,像不像你那个庶姐?”不远处,一群贵女聚在一起,一个女孩儿突然开口,指着沈羡鱼,问道。
      “怎么可能?”沈明月原本心情不错,听到这句话,脸立刻拉下来。
      她朝着女孩儿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人竟然真是沈羡鱼,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月月,你要过去打个招呼吗?”女孩儿笑得一脸天真,眼中却满是算计,“虽然她跟陈家和离了,到底是你庶姐,她一个人,日子肯定不好过,你应该关心关心她才是。”
      “......”沈明月脸色变了几变,知道女孩儿故意下她面子,暗地里咬碎了一口银牙,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还是改日吧,这里这么多人,要是贸然围上去,我怕她不自在。”
      “也是。”女孩儿点点头,“对了,前些日子,你庶姐闹出来的事情吓了我一跳,以前见她的时候,她都一副胆小怯懦的样子,没想到,竟然不声不响跟夫家和离,还把夫家告到顺天府去,差点要了之前婆婆的命!唉,她这一闹,以后要想嫁人,就难了。”
      说到最后,女孩儿一脸惋惜,仿佛真的为沈羡鱼着想。
      沈明月勉强维持着笑容,心里却是恨毒了女孩儿。
      要是真为沈羡鱼着想,偷偷帮衬着不就是了,干嘛在大庭广众之下嚷嚷开,让她没脸?
      想到沈羡鱼做的事情,沈明月更加不悦。
      一个病秧子,反正没几年好活了,死了倒也罢了,竟然闹出这么大的事儿,疯了不成?
      她好说歹说,才打消了一众闺女看乐子的念头。
      回去之后,沈明月哭着去找母亲,跟她说了这件事。
      丞相夫人去观音庙里住了一段时间,昨天才回来,因此不知道沈羡鱼闹出来的事情。
      现在从掌上明珠这里听说,又惊又怒,手帕都快被她绞破了。
      沈明珠母女如何,沈羡鱼并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送出去的那几坛酒没有白费功夫。
      刚从马车上下来,就看到两个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蹲在他家门口,两人大眼瞪小眼,画面莫名有些喜感。
      在系统的提示下,他知道这两个人分别是镇南王和静北王,也不慌张。
      “丫头,那酒是你让人送来的?还有吗?本王都买了!”往日里总板着一张脸,能吓哭小孩儿的镇南王此时一点架子都没有,他搓了搓手,笑得格外谄媚。
      镇南王平生最爱的就是美酒,之前西域上贡了一批葡萄酒,皇帝给大臣们分了一些,他喝了,惊为天人。
      一不小心,把酒都喝光了,那叫一个懊悔哟,大晚上的,摸到其他被赏赐的大臣那里讨酒,最后死皮赖脸,磨着皇帝把剩下的库存都给了他。
      为了喝酒,镇南王没少闹幺蛾子。
      这也是沈羡鱼给他送酒的原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鱼儿:大腿嘛,多多益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