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一心脱贫

作者:九州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朝回到解放前19

      钱宝丫睡到半夜,忽然从睡梦中醒来,听到窗外传来一阵哭喊打骂声。
      
      还记得上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刘力离家杨槐叶闹腾,这回又是什么情况。
      
      难道杨槐叶又因为什么事闹起来了?
      
      钱宝丫皱眉听了一会儿,认出大概是对门的那对熊孩子兄弟在哭,声音高昂凄厉,其中夹杂着王贵子醉醺醺的怒骂呵斥。
      
      这估计是在打孩子,就是闹的动静太大了点。
      
      “睡吧,跟咱没关系。”钱玉丫翻个身拍拍她嘟囔道。
      
      钱宝丫睡意朦胧地嗯了声,思绪飘飘荡荡晃晃悠悠,很快又在吵闹的背景音中陷入梦乡。
      
      睡熟之前,隐约地她听到自家的房门开关的声响,想必是钱六起来去看了,于是放心地睡过去。
      
      一切等明天早上起来再说。
      
      第二天一早,钱六果然忍不住在饭桌上叭叭了昨夜院里发生的最新八卦。
      
      “王贵子那厮喝酒就喝酒呗,半夜喝醉回来竟然还发酒疯,逮住俩孩子就揍啊,两个小子被他们爹打的鼻青脸肿,都见红了嘞。”
      
      钱六大口啃着刚出锅的金黄窝窝头,说的一脸唏嘘,摇头鄙视地道王贵子太混了,自己酗酒就算球,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宝儿娘听得稀饭都忘了喝,不可置信地问,“那可是他亲生的种,之前也没见他动过手啊。”
      
      毕竟是亲儿子,拉扯大以后还指望着养老呢,怎么说揍就揍开了啊。
      
      对于这一点,钱六心里有点谱。
      
      “还不是被罗锅儿下了脸面,估摸着是心有不忿,不能拿罗锅儿怎么样就借着耍酒疯打儿子出气呗,反正他就是个混日子的浑人,能干出啥好事来。”
      
      他三言两语把昨晚差点吵起来的事情说了说,还道昨天夜里他去看时罗锅儿也在,对方是首先听到动静起来去拦着的,不然王家那俩孩子估计都要被王贵子打残打死了。
      
      喝醉酒的人又憋着一股火气,能有什么理智可言。
      
      当时院里的男人都起来去瞧了,在罗锅儿将孩子救出毒手后,钱六和老刘头合力把王贵子按住关到房间里,直到他自个儿在里面折腾累了睡死过去,几个人才擦把汗回屋。
      
      钱六述说着这些,宝儿娘几个听得直发愣。
      
      他们昨夜不是没听到动静,以为只是孩子太熊了不听话被大人教训教训,谁知道里面还有那么些缘故啊。
      
      大家八卦着这事,说着说着话题就有点歪了。
      
      话说看罗锅儿那架势,难道是对王娇还有意思?旧情难忘?
      
      这个问题等到钱宝丫上街卖花时基本有了答案,她瞧见罗锅儿大晌午的不去主顾家上工拉车,反而穿戴一新一身轻松地穿过街头,很快不见踪影。
      
      他去的那个方向,分明是王娇的‘婆家’所在的地方,王贵子在小院里不知拿出来炫耀多少回了。
      
      待到晚上大家都在的时间点,王娇果然又来了一趟。
      
      显然,罗锅儿白天过去是给她通风报信去了吧。
      
      当时众人都在院里纳凉,杨槐叶也罕见地回来了,一身新衣妖娆风情地倚在西耳房的门框上吃酥饼,那双不安分的眼睛扫着院里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
      
      王贵子在家喝的半醉,坐在门口让两个儿子伺候着,一副大老爷的派头,看上去十分享受。
      
      王娇过来就见到这样的画面,瞧着两个浑身是伤的弟弟立马心疼地红了眼睛。
      
      她倒是想管管王贵子,让他别再犯浑。
      
      但是对方是她亲爹,孝字当头,她管不到他身上去,管了对方也不会听,所以只有以利诱之。
      
      为了老王家的根儿,为了以后她的依靠,王娇只好大出血了。
      
      之后在大家的见证下,王娇跟王贵子商量,约定以后每月月底她会拿回家一点钱贴补,但需要王贵子照顾好家里两个孩子,不能再打不能再饿着他们了。
      
      有钱给,谁不愿意拿啊。
      
      王贵子面上答应的好好的,转头就把银角子揣进怀里,对上杨槐叶抛过来的那双扑闪的媚眼,顿时移不开目光了。
      
      至于儿子什么的,不是没饿死他们嘛,以后喝酒给留点下酒菜就行。
      
      王娇那会儿还没走呢,瞧见父亲拿了钱完全不把约定当回事,却跟旁边耳房的骚狐狸眉来眼去,当即气急。
      
      “爹!你记住了没?好好照顾大弟小弟,不然以后我不拿钱回来了。”王娇黑着脸气道。
      
      本来还想提别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粘上关系之类的话,但是杨槐叶就在一边看着,王娇怕被这女人听出来歪缠,没敢说。
      
      王贵子不耐地摆手,赶着王娇回去。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家不留饭,要不是刚拿了钱心情好,不然被女儿管到老子头上,他非得给个教训让她长长记性不可。
      
      王娇又留了会儿,直到天色将晚不得不走了,才让罗锅儿护送她回去。
      
      过了几日,钱宝丫被录取的那篇关于生姜片贴在腋窝能治异味狐臭的小常识刊登出来了,在报纸上的位置有点偏,只占据了一个小小的角落,却叫钱六稀罕的不行。
      
      他专门向客人讨来那一版的报纸,交给宝儿娘剪下那一个豆腐块文字,专门用浆糊贴在家里显眼的地方,时常看上两眼就能乐半天。
      
      在此之后,钱宝丫又酝酿良久开始又一波的广撒网投稿,但是收效甚微。
      
      除了一二猎奇的小知识能被选中赚点稿费,其他那些经过她认真构思写下的诗歌、散文、评说等等过稿率几乎约等于零,距离当初的预想相差甚远。
      
      钱宝丫百思不得其解,拿着报纸研究来研究去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要说文风不一样不被编辑青睐吧,也说不过去,她是特意仿照着刊登出来的文章风格写的,为了赚稿酬,每篇都用了心,不可能全军覆没。
      
      屡次不中的情况下,钱宝丫丧气之余都要舍弃这一块,转而去尝试翻译国内外名著了。
      
      以她如今的英文水平,那更是个难啃的骨头,不到穷途末路不去考虑。
      
      这日,钱宝丫卖完花照常反思,想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在回家的路上,因为考虑着事走神,她一不小心撞到了人,清雅的男子气息瞬间扑面而来,宽厚的怀抱让人懵然。
      
      钱宝丫怔了下,反应过来后连忙后退道歉,“抱歉,对不住。”
      
      “原来是小姑娘,你的学习进行的怎么样了?”头顶传来略带熟悉的男子嗓音。
      
      钱宝丫骤然抬头,瞧着眼前风姿俊秀英俊非凡的青年男子,眨眨眼再后退一步。
      
      “卫先生?”原来是熟人啊。
      
      钱宝丫松口气后扫视四周,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咖啡馆门口了,恰好和正要进去的卫先生撞到一起。
      
      好在是熟人,对方认出了她,对于她的莽撞并没有多做计较。
      
      “如此魂不守舍,是出何事了?”卫先生见钱宝丫脸色有异,不禁和颜悦色地开口询问。
      
      钱宝丫抬头看了看他穿的文人长袍,心里头转了个念头,神情犹豫。
      
      不过机会难得,犹豫只是一刹那,她随即就立马期待地开口。
      
      “先生,您现在有空吗?”求指教啊,不然都快搞不下去了。
      
      卫先生点头,看了下四周,示意她去咖啡馆详谈。
      
      钱宝丫跟着他进去,在他和马先生的那处老位置落座,没等她说什么,对方先叫来侍应生点了几道糕点上来。
      
      “饿了吧,边吃边说。”卫先生将冒着热气的点心往前推了推。
      
      钱宝丫不好意思,“先生,您破费了,我不饿…”话没说完,肚子就不争气地轰鸣一声,使得她身子僵了下,脸上爆红。
      
      男子低低笑开,见小姑娘窘迫的都快把头低到桌子下了,不禁莞尔,亲手给她夹了几块饱肚的酥饼过去。
      
      到了这个地步,钱宝丫不再作假,红着脸厚着脸皮吃了两块垫肚子。
      
      “我叫卫斯年,小姑娘,你的呢?”卫斯年品着苦咖啡低眉问道。
      
      “钱宝丫,我叫钱宝丫,金钱的钱,元宝的宝,丫头的丫。”钱宝丫老实作答,手指在桌面上写下那三个字。
      
      随后她干脆趁着话头把自己最近做的事说了说,最后提出疑惑,想请对方帮忙瞧着指导一下。
      
      卫斯年静静地听着,等她讲完后,他看了眼窗外,问她之前没音信的那些稿子有没有备份,下次可以拿来让他看看。
      
      得知他愿意指导,钱宝丫心情振奋,立马说道,“不用下次,我随身带着呢,先生若是现在有时间的话……”就帮忙看下呗。
      
      有机会就立即抓住,不然下次遇见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卫斯年放下杯子伸手示意,钱宝丫立即麻溜地把放在花篮底部用报纸包着的一沓稿纸拿出来奉上。
      
      在对方低头翻看的时间里,钱宝丫忐忑地等待着,气氛一时静谧无声。
      
      傍晚的时间,咖啡馆里很安静,煮咖啡豆的香气飘在鼻尖,窗外的光影投射进来,街边一队大沿帽巡警气势汹汹地跑过。
      
      如此宁静的氛围,令人有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一刻钟过去,卫斯年抬起了头,放下那些稿子双手合十放在桌面上,目光看向钱宝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