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了五个大佬替我去宫斗

作者:名代江山1314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7章:流言

      
      涵妃将镯子换了出去后,当晚抱着被替换的镯子笑了。
      
      原书女主用个崭新的镯子替换了她特意去订做的镯子。
      
      这时候,涵妃就特特别想到西游记里面,那个经典场面‘孙悟空,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真假公母葫芦’想想就刺激,她都渴望女主拿到假的金手镯,一辈子以为是宝贝却永远也摸不到的失落。
      
      涵妃想过如何让一个人最痛苦,最后想了想,像原书女主这种,求而不得的剧情才最适合她吧。
      
      而接下来一步,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就是原书 女主准备搞坏她名声,然后再设计她与谁私通,准备来拿她的破身的处子血吧。
      
      《清穿抱错宠妃》梗太烂,剧情太狗血。而她作为其中活不到几集的炮灰女配角,想想就蛋疼。虽然她没有蛋,但还是成功让涵妃忍不住爆粗口。
      
      任凭你知道自己穿成被抱错的炮灰人生,为此还死过一遍,总之心情都好不起来。
      
      ******
      
      而这头,确实如涵妃说猜测的那般,第二天,有关于府中二格格抢了大格格的太子妃位置,而且还对养育了自己近十年的养母忘恩负义的名声传了个遍。
      
      “没想到啊,二格格这般无情,对养育自己的养母都能这般无情。还抢了原本属于大格格的太子妃位置,想想真狠啊。"
      
      “还是大格格心善,原本属于自己的太子妃被抢了,竟然坑都没坑声。二格格回来后,听说太子发作太子妃,哦也就是抢了太子妃位置的二格格,还是大格格帮助说情才没有废掉太子妃位置的。”
      
      “就是啊,听说昨个太子叫太子妃去放河灯,太子妃还端着身份没去,真给自己脸了,”
      
      “……”
      
      景春大早上去厨房打水,一路回来,就听到到处关于二格格抢大格格太子妃身份的事情,什么都输是大格格心善,二格格心思恶毒,总之抢人身份,抢人姻缘。站在道德的至高点,将涵妃骂了够。
      
      此时边给涵妃洗漱梳头,气的脸都绿了。
      
      涵妃笑了,景春气的跺脚,“主子,您还笑。”
      
      ‘在宫里也是,一个小小的李侧妃,竟然敢仗着有太子宠,踩在她们正院头上,谁给的脸。’
      
      ‘这个大格格,但凡府里的人,谁不知道,自己就是个身份低下的表姑娘,就因为当年抱错了,生生抢了嫡亲小姐的身份,过了十几年嫡出小姐的人生,不好吗?还要这么作妖。’
      
      ‘抢了太子妃的位置。当这里是唱戏本吗?万岁爷亲自赐的婚,心里没点a数,还敢到处传流言。’
      
      “你嘀嘀咕咕在嘀咕什么呢。”
      
      涵妃今日还在府里待上一上午,最多午饭过后就要回宫里了,谁知道她这丫头直来直往的性格,这么就受不住了。
      
      她可是演了多年的万年女配角,就女主那点a数,在她这里还不够看。
      
      她喜欢看人笑着爬上去,再灰溜溜被摔下来的场景,那可比现在有趣多了。
      
      “主子,就您还忍得住啊,奴婢说,‘府里到处传主子抢了太子妃的位置。当这里是唱戏本吗?万岁爷亲自赐的婚,心里没点a数,还敢到处传流言。’”
      
      景春边说,狠狠戳了一口,对这石府大格格很是不屑。
      
      景翠听了,倒是压下震惊认真给涵妃上着妆。平静的手,在听到‘戏本子’的时候,手差点滑了下。原因便是自家主子听到景春的话,笑的快歪倒了,甚至是将她推了开,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主子。您还笑。”
      
      景春是真担心再这么传下去,到时候她们主子的名声,就要在京城里传坏了,作为太子妃,也是未来皇后,这般流言下去,还能坐上这个位置吗?
      
      “你觉得呢。”
      
      涵妃笑够了,才将视线打向给自己上妆的丫头,“景翠,你说说,本宫怕吗?”
      
      “主子自然是不怕的。”
      
      景春还不理解了,外面都将主子传成这个样子了,主子不担心就算了,怎么景翠也跟着闹,她就问了一句,“为什么。”
      
      “景翠,给景春说道说道。为什么本宫不怕。” 
      
      听到主子让她说,景翠小心将最后一单胭脂打在涵妃光滑如玉的脸颊上,这才敛着眼皮,不屑道了声:“大格格要是大格格,那也是石府给的脸面,如果不给脸面,她就什么也不是。”
      
      虽然说陪伴在身边十几年,讲究的也是那点情分。倘若石府不给情分,也不过是做回表小姐,那是姓催,而不是姓石的。
      
      这身份上,崔家只是汉军旗包衣,是奴才身份,只能参加小选资格都得掂量着点。哪有石府瓜尔佳格格的身份高贵。
      
      景春出门的时候还嘀咕,看大格格的趋势,也不像是不得体面的。
      
      可接下来,她就见识了自家主子出手的速度了。
      
      涵妃也没干什么。拿着宫里赏赐下来的雪顶含翠进了老太太房。
      
      石府老太太已经年纪很大了,石府自从从汉军旗重新恢复满军旗后,身份抬了不少。老太太自然这几年在官太太圈里身份越发威严了。
      
      何况还出了个太子妃,这说出去是一等一的体面。为了少给石府惹事情,老太太退下来后,就越发低调了。
      
      涵妃到的时候,老太太才刚起洗漱完,一听说外面太子妃来看她了,老太太还挺高兴,伸手拍看了拍秋嬷嬷的手背,叹息一声,“快请进来,这年头,有血缘跟没血缘,那是天差万别的。”
      
      秋嬷嬷也高兴,看了一眼老太太眉眼间散开不少的阴霾,笑道,“可不是。到底是多罗怀愍贝勒常阿岱亲生的,身份和气度就是不一样。太子妃刚回来那会儿,奴才瞧着,就是个大气的。”
      
      这说的是涵妃才几岁回来投奔石府的时候。
      
      “就你嘴甜,快去请吧。可别让我乖孙女在外面等太久。”秋嬷嬷笑着‘欸’了一声,就亲自拉帘子出去请的。
      
      涵妃一进来,就见凉塌上端坐着一精神抖擞的老妇人,梳着一个出嫁老妇人发髻,前头只用镶金的细钿固定着,细钿之上是梳的一丝不苟的发髻,再往上,则是一根同色的鎏金镶嵌飞鹤祝寿的玉簪子,简简单单的擦进发髻里。
      
      这般简单发髻,既不失了石府老祖宗体面,又不会显得过分复杂,再加上老妇人眼中一闪而逝的精光,就这般,谁都不敢小瞧了这妇人去。
      
      涵妃进来后,老太太先给她请安,却被涵妃一把拉了起来,笑着撒娇,“玛姆快别折煞孙女了吗,孙女无论是太子妃还是石府的二格格,也永远是玛姆的孙女。”
      
      这话一说,老太太脸上的笑意,比先前笑得更欢了.
      
      伸手直拍着她手,亲自拉着涵妃宗凉塌上坐好,接着又对秋嬷嬷道:"赶紧去将新来糕点师傅着的糕点给我乖孙女尝尝。"
      
      涵妃笑着撒会儿娇,等几个丫头将糕点端进来后,她也没有客气,伸手拿了块绿豆糕吃了,感觉味道不错,笑呵呵的夸着糕点师傅手艺好.
      
      这夸赞糕点师傅,不就相当于夸赞自己眼光好么,于是老太太笑声就更大了.
      
      涵妃见几句话就让老太太笑的更欢快后,接着乐呵呵的从边上景翠手里接过包装上好的茶叶过来,对上首的老太太道:
      
      “孙女回来的急,也没有带什么好的孝敬给玛姆,只带了万岁爷赏的雪顶含翠回府,想着这是今年新上贡的贡茶,也让玛姆跟着尝尝。”
      
      这味道好不好还其次,重点,这是贡茶,而且还是万岁爷赏赐的,这就不同了,这是长脸的事儿,老太太此时是真笑的合不拢嘴了。
      
      “哎哟,还是乖孙女孝顺.我这心里啊,看着孙女心里就舒坦,下次孙女回府,别带这么贵重的东西回府,直接回府就成,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老太太说着,将涵妃的手拉着,那是摸了又摸,眼底的柔意,多少带了几分真情。
      
      这人,一定要有对比才好.没有对比,就永远意识不到谁好谁不好。
      
      “玛姆真好。”
      
      涵妃仅仅一句话,就让老太太红了眼。拉着涵妃又说了不少体己的话,最后外面丫头来报,“老太太,大格格,三格格来给您请安了。”
      
      老太太一听,看了眼眼前的涵妃,低声道:“让芙姐儿,还有英姐儿回去,就说今个我这里不用请安了。”
      
      对涵妃一口一个乖孙女,对另外俩个,一个芙姐儿,一个英姐儿,差别一目了然。
      
      涵妃当没听到,继续说了些体己的话,后面见时机差不多了,这才跟老太太告别了,顺道还说了,今个要回宫的事情。
      
      又惹的老太太叫着好一阵乖孙女才给放了人。
      
      *****
      
      回去路上,景春看着涵妃几番欲言又止,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还是问了出来,“主子,不是说要去管管府里最近的流言吗?怎么跟老太太一句都没提。”
      
      涵妃听了,笑了,看着老太太的方向,低声道:“不用提,来一趟足够了。”
      
      景春听半天,没听懂,刚想问问景翠主子这话什么意思,结果就见俩人已经走远了,便赶紧追了上去。
      
      而这头,石盼芙今日好不容易要去给老太太请安,却没想到今日这个老东西这么不给面子,竟然不见她,还让她丢了这么大脸面。
      
      回来的时候,将丫头都赶了出去,砸了不少东西才压制住怒火。
      
      丫头青玉青水进来的时候,还见她们主子的手都出血了,至于屋里,还丢了的碎片花瓶,两个丫头也看到了,刚想问,倒是石盼芙先自个解释了。
      
      “呜呜,是我不小心打碎了,不知道玛姆会不会怪我。”说着,还将带血的手指拿了起来,又惹得两个丫头不断安抚,说着不小心打碎的老太太不会怪罪云云。
      
      老太太收到消息的时候,眼皮往下压了压,接着喝着上好的雪顶含翠,压声道:“是个眼皮子浅的,我不过就量她一量,就敢给我扔东西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用墨者码字,那些大佬速度太快了,保底手指都敲疼了,有错字抱歉,重新捉了下虫儿宝宝们。
    *****
    宝贝儿们,求求收个作收啦。好可怜啊,想冲个2233作收怎么就这么难呢。哭卿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