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了五个大佬替我去宫斗

作者:名代江山1314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8章:会错意

      
      而这头,康熙看完佟贵妃出来,刚绕过御花园就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背影。
      
      康熙觉得熟悉,只是因为背影消失的很快,康熙没来得及看清楚,回到养心殿后就让梁九功去查。
      
      因为御花园边上还有负责裁剪花草的小太监,梁九功很快就差清楚消息回来了。
      
      “万岁爷,打听清楚了,听说是石府的大格格还有太子妃,今个相继进了宫,是特意来看贵妃娘娘的。”
      
      康熙本来就觉得那个背影很是熟悉,此时一听梁九功来禀报,确是曾经在宫外见到的那个人。
      
      难得的心情好了很多,甚至因为佟贵妃病重带来的阴影都要缓解很多。
      
      若不是为了维持住她秀女的名声,康熙有种想去带人进宫的冲动。
      
      “太子妃也来去看佟佳氏了?不是说病了吗。”
      
      说来,太子跟太子妃都大婚了,康熙还没有真正见过他这个儿媳。
      
      只在年龄还小的时候,她刚被带回石府,当年她额娘带着她进宫看皇玛姆的时候看过,从那以后就内定她是太子妃了。
      
      大选的时候,石佳氏是直接内定为太子妃的,这年大选殿选的时候康熙并不在。
      
      康熙这回大选的时候,因为河道忽然决堤耽搁了,是以大选直接将内定名单,都交给佟贵妃和温僖贵妃一起选的。
      
      后面再回来,就是直接参加太子大婚了。现在康熙想起来了,第二天请安的时候,他好像又有事情耽搁,也没见到人。
      
      再后面的各种宴会,太子似乎都刻意没有将他这个太子妃带出来,后知后觉的康熙总算发现事情不正常了。
      
      难得的再问了一句,“太子妃不受保成尊重吗。”
      
      不然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正儿八经的带他的太子妃来他跟前过。
      
      梁九功本来以为这次万岁爷,会问石府大格格更多的。
      
      毕竟上次从宫外回来后,万岁爷就对宫外的石府大格格念念不忘了 ,谁知道他还准备满腔的话,全部都堵在胸口说不出来。
      
      见万岁爷还在看他,他嗓子略一思索,就想起了所有有关太子妃的一切,似乎大婚后,太子爷就对外说过,太子妃身子不太好,很少在宫里露面。
      
      也就大婚后第二天,太子爷曾经带着她去跟太皇太后,和当时的佟贵妃娘娘和温僖贵妃娘娘,和宫里的平贵人赫舍里氏请过安外。
      
      剩下的,竟然全都是太子说太子妃身子骨不好,再没有参加任何宫里的宴会了。
      
      想到这里,梁九功冷汗都出来了。
      
      知道万岁爷心疼太子,他也不敢说过多的猜测,反而为太子说起了好话。
      
      “禀万岁爷,太子爷是您亲自养大的,又是万岁爷亲自培养的,他什么性格您还不清楚么,定是稳重听话的。
      
      而且奴才听说,太子妃又长得绝色之姿,又是万岁爷您亲自赐的婚,殿下怎么会不喜欢太子妃呢。
      
      倒是有传言,大婚后,太子妃娘娘身子就不好,很少在宫里头露面到是真的。”
      
      康熙看完佟贵妃回来,本来心情就沉重,也是路上看到熟悉的背影时候,稍微缓解了下沉重的心情。
      
      不过佟贵妃病重到底让康熙心情不好了,这会儿正在画画呢。
      
      一听是太子妃身子骨不好,而不是太子刻意的冷落太子妃,康熙心情好了很多。
      
      手下的笔未停,反而问了一个问题,“她们因何事在御花园逗留。”
      
      按理说,今日御花园今日没有宴会,如果是宫外的人要在御花园停留的话,除非宫里有人邀进宫里玩,不然一般宫外的格格很少单独在御花园停留的。
      
      “听说是在御花园遇上了心情不好的四阿哥,当时是过去请安的。”
      
      “佟贵妃娘娘病重,四阿哥心底不好受,人年龄又还小,奴才听说四阿哥当时在御花园哭了呢,谁都不让靠近。”
      
      “估摸石府大格格,跟太子妃去佟贵妃宫的时候,路上遇四阿哥去请安的。”
      
      不过,还有一点,梁九功没说,太子妃并不是跟石府的大格格一起的,反而是石府大格格先离开的。
      
      万岁爷从承乾宫出来见到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太子妃而不是石府大格格。
      
      虽然他不知道万岁爷,为何特意让他去查一遍是谁,总之大格格曾经去过御花园,又是万岁爷心里念的人。
      
      他将查到的消息告诉万岁爷就成了,至于太子妃的事儿,那是太子的事儿。
      
      “既然不好,就让太医多去瞧瞧,将身子骨养好,早日为朕诞下皇长孙才是。
      
      至于石府大格格,来宫里去见过四阿哥的事儿,传令下去,不得乱传。”
      
      梁九功应了声‘喳’,心底着实震撼不已。
      
      四阿哥还未成年,万岁爷竟然就不准传石府大格格,和四阿哥不好的流言,这可是还未进宫就护上了?
      
      还是说,万岁爷不允许自己皇子身上沾染污点?
      
      毕竟下届选秀,四阿哥就要开府娶嫡福晋了,这很快就成年了不是。
      
      梁九功带着万千的心思去办事情。
      
      ****
      这边,涵妃刚回毓庆宫,就遇到去看佟贵妃回来的太子。
      
      此时看到她脸色黑如锅底,冷着声问她,“你出来干什么。”
      
      太子本来是想去皇阿玛身前表现的,但是去的时候,听说皇阿玛在里面陪着佟贵妃,现在谁也不见,让他们先回来。
      
      后面他遇到自己姨母平贵人赫舍里氏,就跟着去她宫里看了下她,后面很快回来了。
      
      哪里知道刚出御花园就听好些太监宫女在传,先前太子妃出来了,长得跟仙女下凡云云。
      
      至于另外一个长得温婉可人的宫女,看着倒像是个主子,不像是伺候人的宫女。
      
      毕竟有关太子妃,太子很快就让何柱儿去问清楚,到底太子妃进后宫干嘛。
      
      哪里知道,这太监还传他的太子妃,竟然去跟他的四弟待了一会儿才走的,太子听的青筋直冒。
      
      她不知道她已经嫁人了吗,还跟他四弟不清不楚的。
      
      涵妃不知道今天太子又发什么疯,此时看着她,一脸她出轨了被丈夫抓住了的神情是什么意思。
      
      她甚至刻意的退开两步,离太子远远的。
      
      这才下巴朝永和宫的方向指了指,一副看好戏的神情,戏鋝道:
      
      “谁知道你心上人要进宫干嘛呀,是她跪在臣妾宫里,哭天喊地的说求臣妾跟她去一趟御花园啊。
      
      说不定啊,肯定是嫌殿下您满足不了她,准备找下家了呗。”
      
      “石佳氏,你,你再给孤说一遍。”
      太子上前,死死掐住涵妃的脖子,气的一脸铁青。
      
      他都准备好好跟她过了,为什么她总要用盼盼来气他?
      
      ******
      
      苏培盛这头刚陪着四阿哥,快到了毓庆宫的景耀门,哪里就料想都就看到眼前一幕。
      
      甚至苏培盛都惊呆了,感想叫一声“主子”,就被四阿哥捂嘴拖着出了太子的毓庆宫。
      
      出了景耀门,苏培盛心脏还在咚咚直跳,脚步快步的跟上前面的四阿哥,低声问道:
      
      “主子,您说太子这样,太子妃会不会被掐死。
      
      宫里都传太子妃身子骨不好,可这哪里是身子骨不好,这分明是被太子爷嫌弃不想让她在宫里头露面啊。”
      
      “闭嘴。”
      
      四阿哥边在前面快步走,边厉声呵斥苏培盛,不让他再说下去了。
      
      此时此刻,四阿哥小小的个子,忽然间就对他这个太子妃二嫂产生一抹同情。
      
      也明白先前她安慰他那句,“人总是要往前看的,不论现在的处境如何,倘若未来能看到光,你就有未来。”
      
      他母妃佟贵妃这场病加重的太急了,他完全没准备。
      
      一来是母妃佟贵妃殁了,他处境将变得十分艰难。
      
      另外一点是,佟贵妃虽然不是他嫡亲母妃,但是对他却是当成亲生儿子去疼的。
      
      想着这后宫里面,唯一他的依靠,唯一关心他的人都要走了,心底十分的悲凉;
      
      却不想他在御花园伤感,接连过来几波人打扰他,前面还是些太监宫女们就算了。
      
      但是那个石府的嫡长女怎么回事,在后宫不知道避嫌就算了,还一直在他耳边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诸如“四阿哥别担心,即便贵妃娘娘去了也不要难过,他还有很多关心他的人。”
      
      再比如什么“臣女知道四阿哥以后会很艰难,不过以后有了嫡福晋在身边,一切都会好的。”
      
      还有如什么“四阿哥以后会很有出息,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现在的困难只是暂时的,还请四阿哥多保重自己。以后不管多艰难,她都会平陪在他身边”云云。
      
      四阿哥就要被气笑了,这石府的嫡长女是没有脑子吗,在他跟前说这些,是嫌弃自己身份不够尴尬吗?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她不单是石府的表小姐,亲自抢了人家嫡小姐,好多年身份不说。
      
      这次选秀竟然有胆子,故意让自己出疹子暂时回石府。
      
      这当选秀儿戏呢。
      
      石盼芙是被四阿哥骂了,灰溜溜的离开的。
      
      而太子妃,是因为在后面看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被四阿哥叫出来的。
      
      四阿哥边想着边脚步飞快的,往阿哥所去。
      心底对他太子二哥的事情,虽然同情太子妃,可那毕竟是家事,他不好参合进去。
      
      四阿哥速度太快了,苏培盛小跑着才能追上,在身后追着,然后换了个话题问:
      
      “那主子,那太子爷掉在承前宫的香囊,今个不还给太子爷了啊。”
      
      “下次。”
      
      "哦哦,那主子,您说,太子妃口中,太子爷的心上人是谁啊?
      
      跟上次上次咱们在宫外,遇到的石府大格格有关联吗?
      
      听说昨个,太子爷听到那位出事,蹭的一下就站起来出了御花园,后面说是去看的石府大格格。
      
      奴才还这以为,真是太子妃病重了呢。"
      
      苏培盛好奇,却不想一连串的问题出来,他自个都理不清了。
      
      而至于能理清关键的四阿哥,却是回头看他一眼,道了一声,“多事。”
      
      *****
      
      而这头,好不容易被激怒的太子,终于放过涵妃后就去追原书女主去了。
      
      此时景春景翠正在给涵妃,被掐出青紫指印的脖子擦药。
      
      两人心疼坏了,景春眼泪噼啪往下掉,还是忍不住道了声:
      
      “太子爷好狠的心,就主子这脖子也下的去手。”
      
      两人眼泪滴在涵妃白嫩手背上,涵妃一回头,就看到两人都哭了。
      
      叹口气,轻声道:“别哭了,没事。”
      
      涵妃就看着永和宫的方向,这次总算是弄明白,原来原书女主是为四爷来的。
      
      “这次过后,以后这样的次数就少了。”
      
      涵妃感受着脖子上传来清清凉凉的感觉,眼神兴致十足,这下有好戏看了,估摸太子第一个被啪啪打脸。
      
      这原书女主,心可真是大啊。
      
      她一直在等,等太子不是原书女主的靠山后,她想弄她就要容易多了。
      
      哎,都是权势惹的祸啊,不然何至于她还得如此算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涵妃:万岁爷,你今天眼神是不是又不好使的一天。
    康熙:你还说。
    涵妃:自己会错意,犯了经验主义错误,怪得了谁?
    康熙:你还有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