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官别害羞

作者:怕指甲的阿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滚烫

      溥灵似乎坐在了她背后相邻的座位上面对自己这边。容珊兰一激灵,弯腰猫在座椅的一角。她现在正以一个奇异的姿势躲在靠背后。躲完后,她才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躲溥灵?
      
      她佯装失误的看了看旁边,幸好刚才鬼鬼祟祟的样子没人看到。她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坐直身子,但还是将自己放在靠背下部,溥灵看不见的位置。
      
      幸好咖啡厅的椅背够高。
      
      溥灵温和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容珊兰从来没听过溥灵这种语气。溥灵总共没和她说过几句话,每句都冷冰冰的不近人情。给她买个早餐也要摆出那副寒冰的样子。
      
      溥灵将饮品单推过去:“马姐,您看看想喝点什么?”
      
      “我不喝咖啡,来杯橙汁吧”。
      
      靠近容珊兰这边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应该是溥灵口中的马姐。
      
      溥灵叫来服务生,“一杯橙汁,一杯美式咖啡,谢谢”。
      
      马姐说完后就兀自拿着手机低头打字。溥灵看在眼里,感受到了对方的不耐烦,她也不喜欢绕弯子,直接问道:“我之前给您送去的画,您已经看过了吧?那我和贵画廊合作的事,您考虑的怎么样?”
      
      咖啡和橙汁都上的很快,马姐放下手机,接过橙汁,对服务生说了句谢谢,然后喝了一口橙汁,才对溥灵说:“画我前两天看了,画的不错,我很欣赏你”。
      
      马姐看着橙汁,眼神里一点都看不出对溥灵的欣赏,语气似乎还带着轻蔑,“嗯,这家橙汁做的真不错,下次谈事还来这里”。
      
      溥灵尽管内心对马姐的态度十分不满,但表面上依旧保持着微笑,顺着马姐的话说:“是,这家店的每一种饮品都很有特点,您不喝咖啡,下次还可以尝尝她们这的其它果汁和奶制品,都很不错。”
      
      马姐点点头,视线瞟向旁边又瞟上溥灵,继续说:“我很欣赏你,但是吧,你也知道,现在市场不太景气,买画的人呢又一般喜欢那些在业界已经小有名气的画家,像你这种刚起步的年轻人,这画,要想卖出去,真是不容易。我们画廊不是做慈善的,在有市场之前,真的是不敢收购你们这种画啊。”
      
      听着马姐这种明显拒绝的话,溥灵握着咖啡杯的手指暗自紧了紧,但是不得不继续放低姿态说:“是,我知道,我知道让您现在就收购我的画确实是强人所难,对您来说风险很大。我是想,可不可以先将我的几幅代表作品放在您的画廊,我会出一些展览费用,画卖出去之后一定给您应得的报酬,您看怎么样?”
      
      马姐看向溥灵,眼神露出些精芒,问:“你真想和我们画廊合作吗?”
      
      溥灵点头,诚恳的说:“是,我觉得您的画廊很有前景”。
      
      马姐想了想,态度突然认真起来:“如果你诚心想和我合作,那我有个共赢的提议,你可以考虑一下”。
      
      听到事情有转机,溥灵笑了一下:“您说”。
      
      马姐说:“我们画廊的陶立先生你知道吧?”
      
      溥灵点头:“久仰大名,我一直都很崇敬他。”
      
      马姐低头靠近溥灵,小声对她说:“陶先生最近的身体不太好,画画的很慢,他的作品现在也都是由他妻子和我们画廊在打理。我看你的风格和他相近,我负责联系客户,你替他画一部分,钱你拿大头,我只收个中介费,怎么样?陶立先生的画可比你的画要好卖多了”。
      
      溥灵此时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声音冷下来:“你是想让我打着陶先生的名号卖假画?”
      
      马姐看了看旁边,小心翼翼的说:“不能这么说,只是暂时让你做一下陶先生的代笔。这事我和陶先生的妻子商量过了,她同意了,而你的画工又那么好,绝对不会出问题。”
      
      溥灵黑着脸,看着马姐奸商的嘴脸,轻吐:“滚”。
      
      马姐看着突然变脸的溥灵讥笑道:“你以为凭你这个水平和年纪能靠着自己的名头卖出画?太天真了吧,骨气有什么用?能有市场吗?能画出好画吗?能变成钱吗?”
      
      溥灵冷眼看着马姐,语气带着高傲和愤怒:“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马姐站起来,不屑的留下一句:“冥顽不灵”。
      
      容珊兰听不清溥灵和中年女人到底聊了些什么,只听到溥灵温和的语气瞬间变冷。想也知道,应该是马姐提了什么无理的要求。
      
      容珊兰听到溥灵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咖啡陶瓷的杯底和托盘狠狠的碰撞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音,溥灵脚步声远了。
      
      容珊兰扒着皮质沙发椅背,看着溥灵远去的背影。她纤瘦挺拔的背影此时透着一股落寞和凛然。
      
      她不是故意偷听的,这次听到了溥灵这么脆弱的一面,是她意想不到的。
      
      手机响了,容珊兰被吓了一跳,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立马接起来,语气带着温柔:“喂?岚烟姐”。
      
      穆岚烟语气轻快的说:“珊兰,今晚有时间吗?”
      
      想起昨晚溥灵的话,容珊兰回答说:“不好意思,岚烟姐,我今晚有约了”。
      
      穆岚烟习惯了容珊兰的忙碌,理解的笑着说:“没事,那我们改天再约”。
      
      挂了电话后,容珊兰想起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她将视线移到俞香和步雨那桌。她们脸上都带着笑容,聊的似乎很投缘。俞香看起来也没那么紧张了,害羞又迷恋的看着步雨,步雨看着俞香的眼里也透着温柔。
      
      容珊兰又坐了一会儿,俞香给她发了一条微信。
      
      俞香:谢谢容姐,步雨说一会儿要请我去看电影,你要一起去吗?
      
      容珊兰:不了,看样子步雨对你也十分满意,打算进一步发展,你们好好玩,我就不凑热闹了。
      
      容珊兰想了想,又打字:喜欢归喜欢,但是也不要进展太快哦,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看样子她应该很开放,经历比你丰富很多,如果今晚她要吻你或者要你去她家,你一定要拒绝,要循序渐进,知道吗?
      
      俞香低着头,看着容珊兰发来的“吻你”和“去她家”的字眼,脸又红了红,回复道:嗯,我知道,谢谢容姐。
      
      容珊兰:那我先走了,你们注意安全。
      
      俞香:好,容姐也路上小心。
      
      容珊兰走出咖啡厅,她还要回婚介所比对其她会员的资料。
      
      ***
      
      下班后,容珊兰又来到仓库。一进隔间,没闻到熟悉的清新颜料味,一股醇香的红酒味扑鼻而来。
      
      溥灵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正坐在桌子前喝酒。
      
      容珊兰拉开凳子,坐在溥灵旁边,一只手撑着下巴,歪着脑袋,笑着说:“陪你喝酒?”
      
      容珊兰虽然穿着朴素,不施粉黛,但那天然的精致和妩媚也足够动人心弦。
      
      溥灵应该还没喝太多,眼神还很清明。她冷着脸看了一眼容珊兰,在她要去拿红酒瓶的同时将瓶子拿在手里,“不用,只有一瓶酒。”还不够她自己喝。
      
      容珊兰收回手,带着笑意吐槽说:“小气!”
      
      溥灵拿着高脚杯,优雅的抿了一口酒,看着容珊兰精致的素颜,淡淡的说:“嗯,就是小气”。
      
      容珊兰闻着酒香,看着溥灵有滋有味的喝着杯中酒,酒瘾突然上来了。现在不是她想陪溥灵喝,而是她自己想喝。
      
      看着这瓶子,闻着这香气,容珊兰判断这瓶酒应该价值不菲,不知道这个穷画家是怎么舍得买的。哦,也没准是有钱的前女友送的。
      
      容珊兰脱下身上薄薄的衬衫,露出里面的黑色紧身吊带,手将胸前的长发撩到后背,露出细长的锁骨和事业线,一举一动尽显风情。她眼神勾人的看着溥灵说:“给我喝一杯好不好?”
      
      溥灵起身从柜子里又拿出一个高脚杯,往里倒了酒,室内顿时酒香四溢。
      
      溥灵将酒杯递到容珊兰眼前,在容珊兰接手时,又转回到自己面前,笑着说:“想喝吗?”
      
      这是容珊兰第一次看到溥灵笑,虽然她的笑意不达眼底,但这并不妨碍她的美。
      
      溥灵大概是容珊兰见过最好看的人了。玉琢冰雕般的轮廓,眉目如画,眼神碧波清澈又淡漠凉薄,嘴角略微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
      
      容珊兰总觉得溥灵不该属于这个仓库,她举手投足都像个富贵人家的大小姐,还是顶级富贵的那种。
      
      哪怕她只穿着几十块钱的地摊衣服,哪怕她住着狭窄破旧的单人床,哪怕她的画现在分文不值。容珊兰还是觉得,溥灵该属于一个比这里更高贵的地方。
      
      容珊兰被酒香和溥灵的笑勾的心痒,她呆呆的看着溥灵似笼罩着一层冰霜的眼睛,说:“想喝”。
      
      溥灵晃着杯里的红酒,看着容珊兰,说:“一杯酒,一千块,作为明晚的费用”。
      
      容珊兰知道这酒应该不止这个价,立刻答应:“成交”。
      
      容珊兰伸手夺过溥灵手里的酒杯,手不可避免的碰到了溥灵纤长的手。她的手在空调不算低的房间里也异常冰凉。
      
      容珊兰拿到酒后,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兀自喝着酒。
      
      她们才认识几天,因为皮肉交易才凑到一起,还不到把酒言欢的交情。就算容珊兰知道溥灵心情不好的原因,她也不打算开口安慰,她不想亲自戳破自己下午偷听的事实。
      
      况且,谁需要谁安慰呢?在这个现实的社会,无论什么身份的人都会有自己的一份苦楚,不可为外人道的苦楚,只能独自在暗地里消化。
      
      容珊兰很喜欢喝酒,但是每次喝完酒后耳朵都会像充血了一样红。
      
      溥灵看着容珊兰小巧的耳朵,此时像染了色的贝壳一样贴在她的脸旁,心里觉得煞是可爱。
      
      许是酒精的作用,她不自觉的伸出手去摸。
      
      触手滚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打脸
    (我会尽力保持更新,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评论呀,要不然真的好孤独。)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wq 45瓶、御姐控 5瓶、武御猫 5瓶、k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