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官别害羞

作者:怕指甲的阿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欢愉

      一进门,容珊兰就将双臂缠上了溥灵的脖子,溥灵的反应却已经不似刚才那般热烈。在容珊兰摸上她小腹的时候,她抽离了身子,用听不出情绪的声音说:“去洗澡。”
      
      容珊兰舔了舔自己嫣红的嘴唇,深深的看了溥灵一眼,笑着进了浴室。
      
      今晚没有任何额外的借口,只是单纯的擦枪走火,这证明溥灵对她也很感兴趣,或许她们可以就这样一直做个p友。
      
      有个溥灵这样一个完美p友,真是一件让人□□又开心的事。
      
      容珊兰今天的澡洗的很快,她一出来溥灵就和她擦肩进了浴室,关了门。
      
      其实刚才容珊兰很想问溥灵要不要一起洗,但想到溥灵冷淡的性子还是将话咽下了,反正以后应该还有机会。
      
      刚才在酒吧喝的酒差不多都醒了,现在容珊兰的脑子完全是因为溥灵醉的。她单手支着脑袋侧躺在床上,湿润的长发披在单薄的肩头,光滑的大腿交叠着,姿势要多妩媚有多妩媚。
      
      溥灵今天似乎洗的有点久,在容珊兰开始无聊的用手指一圈一圈绕着自己长发的时候,溥灵才走进来,直接关了灯。
      
      她穿着睡衣坐在床边,用宽大的毛巾包裹着长发,偶尔揉搓两下,动作很轻,不会将头发的水珠甩出。她不喜欢用吹风机,她喜欢长发上的水分一点一点自然蒸发的感觉。
      
      容珊兰躺在溥灵身后,借着银白的月光看着溥灵秀丽的背影,心忽然跳的很厉害。
      
      溥灵是少数会令她心动的女人之一。
      
      因为职业的关系,她经常接触各种类型的女人。像溥灵这样清冷的女人,容珊兰见过不少,但都没有溥灵这样吸引人。溥灵总是让容珊兰有种神秘莫测的感觉,不止是她的身世,还有她本身的魅力。
      
      容珊兰伸出手摸上溥灵的腰,隔着单薄的绸制睡衣,两种温度清晰传递到对方的肌肤。
      
      触着溥灵有些发凉的腰间,容珊兰刚才火热的臆想有了发泄的出口,她发烫的指腹轻轻柔柔的动作着,很撩人。
      
      容珊兰渐渐跪坐起来,手也从溥灵后腰移到前面,两只手环在一起,隔着被水珠打湿的睡衣吻着溥灵的肩头。
      
      溥灵的擦头发的动作不知何时已经完全停下。她将毛巾取下,随意拢了拢凌乱的长发,偏头用深邃的眼眸看着容珊兰。
      
      容珊兰顺势吻上了她的唇。
      
      毛巾掉落在地上,溥灵伸手反搂着容珊兰的腰,将她压在身下。湿润的长发裹着洗发乳的清香散落在容珊兰脸旁。
      
      溥灵好香。
      
      虽然她也和溥灵用的一样的沐浴乳和洗发乳,但这些味道从溥灵身上散发出来,却有种独特的诱人的感觉。
      
      让她沉沦。
      
      溥灵贴着容珊兰的唇,温柔的厮磨着。好像每次只有在这种时候溥灵的温柔才会显现出来一,但只有这一点就够容珊兰起感觉了。
      
      呼吸交融,肌肤相贴,两个人的身子都逐渐升温。
      
      单纯的接吻已经满足不了了,容珊兰率先伸出舌尖,溥灵随即也张嘴纠缠上来。
      
      两条柔软的舌尖互相追逐,互相舔.吮,发出令人脸红的声音。
      
      容珊兰的身子越来越软,口中也含糊的低.吟着。
      
      溥灵摸着容珊兰身上布料单薄、款式诱人的睡衣,断断续续的说:“你去酒吧也带着睡衣吗?”
      
      容珊兰低喘着说:“嗯,不是故意带的,包里常备。”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容珊兰感觉溥灵吻自己的动作里,似乎,多了丝,愤怒?
      
      容珊兰示好的将溥灵的手放在自己身前,“自从认识你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别人都提不起兴趣,我已经好久都没接单了,去酒吧也只是为了喝酒……”
      
      唇瓣分离,两个人一上一下对视着,眼里都是此刻对彼此的欲.望。
      
      溥灵垂眸,看着容珊兰嫣红的唇瓣又吻了下来。
      
      溥灵的指尖一寸一寸的点着火,将容珊兰的理智一点一点烧灼干净。
      
      容珊兰迷蒙的看着溥灵说:“明天我还可以来吗?”
      
      溥灵吻着容珊兰耳垂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说:“随便。”
      
      容珊兰暧昧的吐息着:“溥灵……我好像……对你上.瘾了……”
      
      一夜,满室欢愉。
      
      .
      
      今天是周末,昨晚又累了一夜,没有闹钟的烦扰,容珊兰醒来的时候身边又空空的。
      
      感受过上次醒后的温度,这次容珊兰不禁有些失落。
      
      她又躺了一会儿,才揉了揉眼睛起床。
      
      周末不用上班,她最近也没心思接单,洗漱完后她突然不想走了。看着有些凌乱的屋子,容珊兰开始收拾起来。
      
      隐约间,她听到了引擎声。抬起头,一个女人推门走了进来。
      
      女人穿着妥帖的粉色衬衫和白色西裤,身姿卓越。她的视线落在容珊兰身上,温婉精致的脸上露出疑惑:“你是?”
      
      容珊兰微笑着说:“我是溥灵的朋友,您是?”
      
      溥歆唇角弯了弯,说:“你好,我是溥灵的姐姐。”
      
      容珊兰这才发觉,这个温婉的女人和溥灵确实有些相像,尤其是眼睛。只不过溥灵的神色清冷,而她却眸光柔和。
      
      容珊兰愣了一秒,随即放下扫帚,慌乱的套了件溥灵的外套,对溥歆礼貌的说:“您先坐,溥灵有事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给她打个电话吧。”
      
      溥歆摆摆手:“不用了,我还有事,坐一会儿就走。”
      
      容珊兰给她倒了杯水。
      
      溥歆笑着接过水杯,“谢谢。”
      
      溥歆看着容珊兰忙碌的背影说:“溥灵这孩子,自己怎么不知道收拾,她经常让你做家务吗?”
      
      容珊兰扫地的动作顿了一下,说:“没有,这是第一次,其实我们认识的时间不太长。”
      
      溥歆想起刚刚容珊兰单薄的睡裙下,明显没穿内衣的身体,看着她脖子上裸露的吻痕意味深长的说:“是吗……”
      
      溥灵会和一个认识时间不太长的女人上床吗?
      
      面对溥歆,容珊兰突然有些紧张。溥歆一身名牌西装,气质端庄高贵,再加上她眼神里对自己的探究,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容珊兰接触过很多有钱人,但都没有此时这种窘迫的感觉,这种感觉的来由,她自己也不明白,只觉得糟糕透了。
      
      溥歆看着紧张的容珊兰,轻轻笑了笑:“你别紧张,我不会干涉溥灵的感情,只是听说她和小希分手了,想来看看她。”
      
      容珊兰咬着下唇,紧张的感觉并没有因为溥歆的话而消散。
      
      溥歆轻柔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容珊兰”
      
      溥歆点点头赞许的说:“很好听。”
      
      面前的女孩似乎有些怕她,溥歆只当她是因为害羞,不愿意再吓她,溥歆起身体贴的说:“那我先走了,我改天再来看她。”
      
      容珊兰跟在溥歆身后,将她送出门,目送她开车离开。
      
      Lykan Hypersport,全球限量款跑车。看来溥灵家不是一般的有钱呢。
      
      本想留下来的容珊兰,收拾完房间默默地离开了。
      
      回到家后,容珊兰一下栽倒在床上,心情低落。
      
      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只是想和溥灵做p友的,为什么在看到她有钱的姐姐后会那么自卑?
      
      溥歆的态度很好,但那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隐藏职业。如果知道了,一定不是现在这个态度吧。
      
      容珊兰给溥灵发了条微信,告诉她上午她姐姐来的事,溥灵立刻回复【知道了】
      
      一天容珊兰都提不起劲做什么,索性就在床上睡了一天。
      
      晚上溥灵发消息过来【什么时候来?】
      
      要是平常看到溥灵的消息,容珊兰应该会雀跃一下,但是现在……
      
      容珊兰:【有些不舒服,改天约~】
      
      溥灵:【怎么了?】
      
      容珊兰:【没事,可能要来姨妈了】
      
      溥灵没再回复。
      
      溥灵看着面前的人体画,给溥歆打了电话。
      
      溥歆接起电话随意应了一句:“喂?”
      
      溥歆此时正在加班,最近溥迟悠身体突然不好,整个集团的事暂时都是她在打理,溥歆已经很久都没体会过周末的感觉了。
      
      溥灵:“姐,听说你上午来我画室了,找我有事吗?”
      
      听到是溥灵的声音,溥歆停下手里的钢笔,拿着手机说:“没事,就是听说你和小希分手了,想去看看你。你们发生什么了?”
      
      溥灵:“没什么,就是觉得和她不太合适。”
      
      溥歆:“那你画室的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
      
      溥灵:“她是我的朋友。”
      
      溥歆放下心来:“不是出轨就行。”
      
      溥灵扶额,清冷的声音无奈的叫了句:“姐……”
      
      溥歆笑了笑:“我知道,我家小灵是有原则的。”
      
      溥灵更加无奈了:“姐,都说了,不要叫我小灵……”
      
      溥歆:“好好好,阿灵。”
      
      溥灵:“你今天和容珊兰说什么了吗?”
      
      溥歆:“没有,就随便问了几句,怎么了?”
      
      溥歆不是那种喜欢难为人的人。溥灵说:“没事,姐你早点睡,晚安。”
      
      溥歆:“晚安。”
      
      溥灵觉得今晚的画室格外安静。
      
      原则吗?遇到容珊兰以后,似乎有些原则正在悄悄打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溥客官:我拒绝做0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EO 20瓶、阿挠 16瓶、牧羊人 13瓶、白世珠的老婆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