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官别害羞

作者:怕指甲的阿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早餐

      溥灵说完就后悔了。
      
      包养这个词虽然现在经常被年轻人挂在嘴边,但容珊兰的职业特殊,这个词用在她身上却不能让人简单认为是在开玩笑。
      
      溥灵也不喜欢这样定义她们的关系,她觉得,容珊兰也应该和她一样。
      
      溥灵看到容珊兰的动作一顿,本能的道歉:“对不起,我……”
      
      容珊兰恢复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笑着说:“没关系,能被你这样的美女包养,是我的荣幸。”
      
      溥灵紧接着笑着说:“可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没有钱包养你,所以我刚刚只是在开玩笑。”
      
      容珊兰佯装露出失望的样子:“那太可惜了,你是我第一个想被包养的金主。”
      
      容珊兰给溥灵斟酒:“你一个富二代怎么会混成这样?”
      
      容珊兰没给溥灵回答的时间,单手支着脸继续说:“让我来猜一猜。是不是你家里不让你画画,想让你从商继承家业,所以你就离家出走了?或者是你想独立闯出一番事业,所以拒绝了家里的一切帮助?”
      
      溥灵冷淡的点点头:“差不多。”
      
      容珊兰眯着眼睛斜视溥灵:“你们这些富二代,真是让人嫉妒。”
      
      溥灵轻笑一声:“我说了这么多,你也该说说你的事了吧。”
      
      容珊兰自嘲一笑:“我啊,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因为家里穷,所以出来工作,出来卖呗。没有什么值得说的故事和远大志向。”
      
      容珊兰平时看起来好像没心没肺,但她现在的样子,仔细琢磨起来,溥灵能感受到她背后的苦涩。
      
      其实,就算是大街上看起来再平凡不过的路人,在深入了解后,也会有几个故事令人唏嘘一二。更何况是本身就拥有令人好奇的小姐、军人、毒枭身份之一的容珊兰呢。
      
      溥灵自己也没有说出她的全部,她们之间的关系还没到交底的地步,容珊兰既然不愿意说,她也不会勉强。
      
      容珊兰又恢复了随意的神色,八卦的看着溥灵问:“那你和穆岚希为什么分手?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多好的关系啊。”
      
      溥灵:“性格不合。”
      
      容珊兰立刻点头表示认同:“嗯,也是,就穆岚希那个大小姐性格,要多好的脾气才能受得了她啊。”
      
      溥灵笑了笑:“其实岚希就是被她姐姐惯坏了,本性不坏,对我也很好。”
      
      容珊兰在心里撇嘴,果然,人都是听不得别人讲自己前女友坏话的。
      
      “只是……”溥灵停顿了一下,抿了口酒,继续说:“她和我家里人一样,不支持我画画。只是不会像我家里人那样当面否认我,而是背地里找人买我的画。”
      
      容珊兰随口应道:“那不是很好吗?听起来有点浪漫。”
      
      溥灵摇了摇头:“不是,她是认为我的画卖不出去,怕我饿死。不过事实好像也是如此,如果不是她托人买我的画,我现在可能就要露宿街头了。”
      
      容珊兰笑着说:“可能你还需要一个契机。”
      
      溥灵:“什么?”
      
      容珊兰:“画家活着卖不出去画的定律,你应该听说过吧?”
      
      溥灵弯了弯嘴角:“嗯。”
      
      容珊兰低声说:“要不要我帮你一把?”
      
      溥灵配合的问:“怎么帮?”
      
      容珊兰笑着说:“你自杀,然后我编一个凄惨的故事,帮你卖画。”
      
      溥灵挑眉:“听起来我好像没有任何好处呢。”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其间弥漫着的醇香红酒味使气氛变得没那么尴尬。饭饱思淫.欲,这句话经常充分的体现在容珊兰身上。
      
      看着溥灵被红酒滋润过的粉嫩的唇瓣,容珊兰不自觉的将身子靠过去,将头枕手臂上,视线直勾勾的落在溥灵的唇瓣上。
      
      溥灵也垂眸看她。
      
      容珊兰一点一点的向溥灵靠近,手也抚在溥灵腰间。
      
      就在两个人的唇要碰到时,溥灵偏头抿了口红酒。
      
      溥灵漠然的看着她说:“容小姐,你该回家了,今天我可没虐待你的腿。”
      
      容珊兰倒在桌子上,懒懒的看着溥灵眨眼睛:“我喝醉了。”
      
      溥灵面无表情的说:“去卸妆。”
      
      容珊兰一时没弄清状况,发出疑惑的声音:“嗯?”
      
      溥灵喝掉杯子里最后一口酒,说:“你想带着妆睡觉吗?”
      
      容珊兰喝的有些头晕,倒在桌子上看着溥灵笑了起来:“马上,等我缓缓。”
      
      溥灵沉默的看着容珊兰,突然觉得她的笑容很可爱,很想捏一捏她细腻的脸。
      
      还是忍住了。
      
      溥灵转过视线起身说:“那我先去洗澡。”
      
      容珊兰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闭着眼睛,直到听见溥灵的脚步声才睁开。
      
      溥灵穿着浴袍走进来,随着她的动作,白皙的大腿和胸前的柔软若隐若现。乌黑的长发搭在锁骨上,缓慢的往领子里滴着水。
      
      溥灵暼了她一眼,说:“去洗澡。”
      
      容珊兰软软的站起来,揉着额头进了浴室。
      
      溥灵刚在这里洗过澡,浴室里氤氲的水汽中还残留着和她身上一样的沐浴乳的香气。
      
      容珊兰看着镜子里被酒汽熏红的脸,闭上眼睛长叹了一口气。
      
      她不该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还是一个这么优秀的人。她要克制自己对所有人产生除了情.欲之外的感情。
      
      容珊兰洗过澡回来后,溥灵已经换上了成套的绸制睡衣,正端着书坐在椅子上。
      
      容珊兰钻进被子里,看着她的背影说:“还不睡吗?”
      
      溥灵没有回头,只冷漠回复:“嗯,你先睡吧,我再看会儿书。”
      
      今天喝的有点多,容珊兰洗澡洗的也有点久,头一直晕晕的,她今天没有力气去勾引溥灵了,看着溥灵清秀的背影,没多久就沉沉的睡了去。
      
      听到容珊兰均匀的呼吸声,溥灵合上书,转头看着容珊兰。
      
      熟睡的她没有一丝脂粉气,满脸都是清纯。她面朝着自己,面容沉静,长长的睫毛偶尔微微颤动,嘴角微微弯着,睡颜很甜。
      
      溥灵轻手轻脚的关了灯,钻进容珊兰为她留了大半的被子里。
      
      她刚躺下,容珊兰就凑了过来,眼睛还是闭着的,只是紧紧搂住她的胳膊,用脸在上面轻轻蹭了蹭,十分乖巧的样子。
      
      床本来就小,溥灵贴着床边的身子没地方动,被容珊兰搂着的半边身子不敢动。
      
      这要是容珊兰醒着的时候,她一定第一时间就把她推开了。但是现在,溥灵却舍不得动。
      
      她慢慢将自己被容珊兰压住的几缕长发解救出来,然后看着容珊兰紧闭的双眼,叹了口气,也闭上了眼睛。
      
      一夜无梦。
      
      容珊兰又比闹钟早了不知多久的自然的清醒过来。这次的感觉和以前完全不一样,还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觉得身边有种温暖的感觉。
      
      看着溥灵整洁的侧脸,容珊兰用沙哑性感的声音说:“早啊。”
      
      溥灵蓦然睁开眼睛,起身:“早。”
      
      溥灵起来后,容珊兰霸占了溥灵的地盘,又闭上了眼睛。
      
      溥灵站在床边冷冷的看着赖床的容珊兰说:“起床。”
      
      容珊兰将脸埋在枕头里,闷闷的说:“干嘛啊,这才几点,我闹钟还没响呢。”
      
      溥灵:“等你闹钟响了早饭就没了。”
      
      容珊兰翻了个身:“那你像以前一样顺便给我带回来不就行了。”
      
      溥灵掀开被子,冷漠的说:“起不起?”
      
      容珊兰忽的坐起来,好看的脸皱着,不满的说:“你前女友不来折磨我了,你又来折磨我。”
      
      容珊兰愤愤的起床又愤愤的洗漱,然后跟着一身运动装的溥灵出了门。
      
      容珊兰的起床气一般不会维持很久,而对于美女,她更是宽容很多。出了门后,呼吸着清晨新鲜的空气,闻着路边的花香,听着头顶的鸟鸣,她的心情很快好了起来。
      
      溥灵今天将长发梳成了整齐的马尾,再加上一身纯白的运动装,整个人显得干净又利落。
      
      容珊兰看着比她快一步的溥灵说:“你今天为什么突然想起叫我一起买早点?”
      
      溥灵淡淡的说:“心疼我的床。”
      
      容珊兰哼了一声:“给我睡一下又不会塌。”
      
      溥灵回头说:“你不知道你的睡相有多难看,尤其是喝多的时候。”
      
      容珊兰半信半疑的说:“怎么可能?”
      
      要是自己睡相差,怎么以前没有客人和她说过?
      
      这句话确实是假的,容珊兰要是再在她面前睡下去,溥灵根本无心画画,所以只好把她叫醒,让她赶紧走了。
      
      两个人一起走,平时觉得狭长的小径似乎变得也没那么远了。她们很快就到了附近的小吃街。原来这么偏僻的地方还藏着这么一条小吃街。
      
      容珊兰:“好香啊。”
      
      容珊兰看着各式各样的小吃眼睛一亮。
      
      溥灵淡淡的看着她说:“想吃什么?”
      
      容珊兰笑着说:“你请客?还是小费吗?可是我昨晚……”
      
      溥灵打断她:“还你昨晚的红酒。”
      
      容珊兰:“喂,我那么贵的红酒,你一顿早饭就把我打发了?”
      
      溥灵:“又不是我让你请我喝的。”
      
      容珊兰站在原地环视了一圈,指着这里面看起来最贵的一家小餐馆,说:“我要吃这个。”
      
      溥灵没说话,默默的走了进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ing 3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aeYangxi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