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官别害羞

作者:怕指甲的阿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蛊惑

      接下来的几天,穆岚希每天上午九点半都准时到容珊兰家楼下接她上班,害得容珊兰晚上都不敢接单了,她怕第二天起不来。
      
      她现在不但要比平时早起两个小时,还没时间吃早饭。每天都要在穆岚希极度嫌弃催促的眼神下迅速塞个小蛋糕果腹,然后接受她一整天的折磨。
      
      好不容易经穆岚希点头,给她安排了一场相亲,穆岚希却三言两语就把对方给气走了。生了气的客户说不过也惹不起穆岚希,只能回头把容珊兰骂一顿。容珊兰还要好声好气的给对方道歉。
      
      自从揽下穆岚希的婚介任务,容珊兰每天都在崩溃的边缘徘徊。
      
      又过了几天,穆岚烟开始频繁的找容珊兰喝酒。容珊兰晚上通宵陪穆岚烟喝酒,早上还是要被穆岚希叫起来帮她重新物色相亲对象。
      
      容珊兰极度怀疑,这姐妹俩是商量好,合起伙儿来一起整她的。
      
      晚上,穆岚烟家的客房里,喝过酒的容珊兰看着镜子里日渐憔悴的自己,趴在镜子上疲惫的叹了口气。
      
      再这样下去,她的黑眼圈都要出来了。
      
      她不就是和溥灵上了一次床吗?这姐妹俩用得着这么折磨她吗?
      
      这个腹黑的穆岚烟,看着好像对这件事很无所谓的样子,实则内心非常埋怨自己让她的宝贝妹妹伤心了。
      
      果然,女人呐,不能随便惹。不然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在容珊兰快要将溥灵留给她的念想被穆岚希磨干净的时候,溥灵终于给她回消息了。
      
      在容珊兰发了最开始的几句询问她的话和抱怨受穆岚希折磨的话后,溥灵简洁的回复了两句。
      
      【溥灵】:酒不用还了
      
      【溥灵】:岚希的事麻烦你费心
      
      容珊兰看着屏幕上简短的两句话,心里莫名生出一股火来。
      
      这么久不回复,难道就这两句话吗?还是让自己照顾她前女友的,亏她还担心了她这么久,好歹要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消息吧。
      
      容珊兰愤愤的按灭了手机屏幕。
      
      关于那晚本来快要被遗忘的细枝末节,随着溥灵的消息又重新掺杂着欲念翻卷上来,让她有些心烦意乱。
      
      今天下午穆岚希没有再来折磨她,兴许去找溥灵了吧。
      
      找不回工作状态的容珊兰又忍不住打开手机。
      
      【容珊兰】:一码归一码
      
      【容珊兰】:穆岚希是钻石会员,她姐姐又给公司投了资。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秉承着敬业精神和金钱的打压,替她认真筛选相亲对象的,你放心吧。
      
      【容珊兰】:所以,今晚我去找你吧
      
      容珊兰一直盯着手机屏幕,但是溥灵一直都没有回复。
      
      看着黑漆漆的屏幕,容珊兰突然后悔发了最后一条消息,但是消息早已超过两分钟,撤不回来了。
      
      既然撤不回来,那就照做吧。
      
      上赶子找人上床,容珊兰还是第一次。以前都是客人回头来找她。
      
      容珊兰长得好看,活又好,她的回头客一直不少,想长期包养她的也有,甚至和她告白,想和她谈恋爱的也不在少数。
      
      但容珊兰只想和她们停留在一次一清算的纯粹的金钱交易上。
      
      对于溥灵,她却似乎没由来的上心,有点不舍得就这样和她结束交易。
      
      这样的变化,让容珊兰有些抗拒,但又总是管不住自己,只能任由溥灵每天在她脑子里蹦跶。
      
      自己肯定是被溥灵的美色蛊惑了,一定是这样。再和她做几次估计自己就会腻味了。
      
      给自己的反常找到了理由,容珊兰烦躁又纠结的心情渐渐好起来,心里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隐晦期待。
      
      *
      
      容珊兰照例回家卸了妆才出门,这次门一推就开了,容珊兰闻到了久违的艺术气息。
      
      很好,穆岚希不在。
      
      溥灵穿着一件修身的蓝色衬衫,正在画画。她的身子斜对着窗,露出的侧脸是熟悉的淡漠。
      
      又没理她。
      
      容珊兰习惯了,她自顾自的坐在床上,将视线落在溥灵身上。
      
      才半个月没见,容珊兰居然觉得溥灵又变好看了。
      
      墨色的长发似乎短了些,之前差不多到腰间,现在只到肩膀下一点。纤细柔软的发丝散落在她瘦削的肩膀,给她平添了一丝优雅。
      
      溥灵今天还化了淡妆。秀丽的眉毛微微皱起,长而弯的睫毛使她清冷的眼神变得温柔了一点。
      
      从侧面看,她的鼻子既小巧又挺立,小巧的可爱,挺立的恰到好处。线条分明的唇瓣紧闭,上面涂了层最近流行的红色,饱满惑人。
      
      她身上的蓝色衬衫领口微敞,露出她形状精致的颈部。衬衫的修身设计完美的凸显出她的窈窕身材。
      
      她拿着画笔的手臂十分的稳,纤长白皙的手指上,每个指甲都修剪的整齐圆润。
      
      很适合做一些美妙的事。
      
      看着看着,容珊兰不禁舔了舔唇,撑在床上的手指微微收紧。
      
      过了很久,溥灵才抬眼,直直的对上容珊兰毫不掩饰的痴迷目光,她内心错愕了一瞬,表面冷漠的问:“你怎么来了?”
      
      容珊兰将一只手放在裙子背后的拉链上,看着溥灵,笑的艳媚:“我来还债。”
      
      溥灵又将视线转到画布上,淡漠的说:“我说了,不用。”
      
      容珊兰兀自拉下裙子的拉链,将嫩滑的肩膀从裙子里褪出来,满不在意的说:“我最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了,你单方面的抹清债务,不算数。”
      
      溥灵沉默着,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回画布上,但余光却忍不住关注着容珊兰的动作。
      
      她消失的这段时间,一直在贴近大自然的地方写生、养性。
      
      一是为了整理和画廊合作不顺的阴郁心情,二是想摆脱容珊兰对自己的影响。
      
      那晚之前,溥灵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女人的美色.诱惑到床上。而她居然还觉得很享受,甚至还想回味、尝试。这大大颠覆了她这些年对于性.爱和爱情的观念。
      
      在性.爱上,她不想被情.欲支配,不想沉沦在肤浅的肉.欲中。在爱情上,她不能喜欢上容珊兰。
      
      溥灵不歧视容珊兰的职业,但却没有和这个职业的女人谈恋爱的打算,这不符合她对另一半的标准。
      
      说白了,她们,终究是两路人。
      
      但是,她花了半个月才压抑下的欲望,在见到容珊兰的那一刻,彻底破功了。
      
      很快,容珊兰就将身上的衣服全部除去。她迈着又细又长的白腿走到溥灵身后,弯下身,唇贴在溥灵耳边,炙热的呼吸均匀的落在上面,声音又轻又媚:“今晚你想画什么姿势呢?”
      
      人欲无穷,食髓知味。
      
      有了第一次后,溥灵就再也没办法忘记那晚容珊兰给她的感觉。尽管她们之间没有爱情做铺垫,但容珊兰的表现,却让她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妙的性.事体验。
      
      每晚入睡时,那风流旖旎的画面总是要来覆盖她白日领略过的山明水秀。
      
      溥灵想躲开容珊兰的呼吸,和她紧贴在自己后背的柔软,但却发现自己,一分都动不了,身体是那么诚实的感受着容珊兰带给自己的,那不可言喻的刺激。
      
      溥灵:“对不起,今晚我没有画这个的打算,你还是回家吧。”
      
      溥灵强装镇定的拿着画笔给画上色,但凡懂画的人都能看出来,她的手法上,此时出了很大的问题。
      
      容珊兰完全不懂画,所以她看不出溥灵现在的真实感受。她一边失落溥灵的淡定,一边想着接下来该怎样继续勾引她。
      
      自己现在衣服都已经脱光了,还贴她这么近,她居然还这么冷漠。
      
      容珊兰心里突然有一丝委屈,一丝愤怒。
      
      自己想了她这么久,又伺候了她那个任性的前女友这么久,她却丝毫不领情。不但不和她解释一下这几天的不告而别,还依旧对她这么冷淡。
      
      容珊兰知道,她这种想法有些僭越了,但却控制不住内心的酸涩感。
      
      不管怎么,这笔账一定要讨回来。
      
      色.诱不成,那就换一招。
      
      容珊兰双手抱住溥灵的腰,软糯的说:“别啊,这么多天没见了,你难道就不想我吗?”
      
      容珊兰的声音像是片轻柔的羽毛,在溥灵心尖上划过,使她心痒难耐。
      
      见溥灵不说话,容珊兰继续软媚兼施:“别赶我走,我什么姿势都会……”
      
      溥灵还来不急说出拒绝的话,就被容珊兰含住了耳垂。瞬间,溥灵只觉得一种酥麻的感觉从耳垂一路蔓延至脚底。
      
      溥灵掰开容珊兰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起身反搂住容珊兰,眼神冰冷的看着她:“容珊兰,你不要太过火。”
      
      容珊兰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大方的搂住溥灵的脖子,笑着说:“是你前女友这半个月让我没办法找人灭火,那我只能找你灭喽~”
      
      看着容珊兰若花似水的眼睛和妩媚、挑衅的脸,溥灵在心里安慰自己,最后一次,最后再放纵一次。
      
      溥灵吻上容珊兰的唇,将她几步带到床前,压在身下。
      
      隐忍了半月的激情,瞬间在两人之间迸裂开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阅读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御姐控 1枚、十四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御姐控 14瓶、白世珠的老婆 5瓶、猪鱼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