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官别害羞

作者:怕指甲的阿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人体画

      白色全身镜前,一个长相极为妖娆的女人正对着镜子欣赏自己今晚的妆容。
      
      容珊兰特意穿上了昨天新买的红色露背裙。一字肩的设计将她精致的锁骨和骨感的肩膀完美的展现出来,性感的吊带从锁骨下延伸至后背,大半的后背只有纵横的吊带勾勒着,吊带下对称的蝴蝶骨轮廓的每一笔都透着性感和妩媚。
      
      裙子前面是小v领,没有露的过分,飘逸的水波雪纺面料将她胸部的形状凸显的诱人,齐胸处的两边是温柔的荷叶边,将她的媚意收敛了些,甚至透出一点清纯的味道。
      
      她的身材颀长纤丽,膝盖下露着的长腿白皙柔嫩,脚上穿着红色高跟凉鞋,露出的脚趾小巧精致。
      
      她脸上虽然化着浓妆,但因为本身长得神清骨秀,浓妆在她脸上,妖而不腻,让人丝毫不敢轻视。
      
      容珊兰对着镜子妩媚一笑,媚眼如丝。很好,今晚的客人一定会被她迷死的。
      
      容珊兰坐上预约好的车,往订单上的地址赶去。车开了很久,按照导航在小巷里左拐右拐的。容珊兰在心里嘀咕着,这个客人住的怎么这么偏?不会是个变态或者骗子吧?
      
      车最终停在一个破旧的仓库前,容珊兰捏着车门的把手,内心有些犯怵。做这行的难免会有风险,万一客人其实是个人贩子或者等着她的是一屋子男人,那她可就亏大了。
      
      想到客栈对客人较为严格的筛选,容珊兰壮着胆子走下了车。
      
      进了仓库,里面并不是容珊兰想像中的潮湿阴暗,而是充满了艺术感。
      
      面积不小的仓库里到处都是画,除了墙上挂着的,地上、柜子上还凌乱的摆放着完成或是未完成的画,除了画还有一大堆绘画的工具,整体很乱,但并不脏。
      
      容珊兰借着昏暗的灯光,穿过画堆继续往里走,她迈进了一个用简易木板搭建的隔间,一个属于女人的清瘦背影映入她的眼帘。
      
      是女人,容珊兰放心了。
      
      她大方的踩着高跟走在水泥地上,对着女人的背影富有深意的说:“久等了”。
      
      女人拿着画笔,看着涂满颜料的画布,没有回话,甚至一动不动。
      
      容珊兰站在女人背后,清了清嗓子,用那不用刻意伪装就魅惑的声线说:“可以开始了”。
      
      溥灵看着画布上的人形阴影,冷声说:“你挡到光了”。
      
      容珊兰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溥灵在说什么,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又挪了挪脚,看到画布上重新反着灯光的洁白后才停止动作。
      
      容珊兰在心里吐槽着,这人到底是找她来干嘛的?自己来了半天了,不抬头看一眼也就算了,居然还嫌她碍事?
      
      往常的客人见到她,不说都会眼前一亮,也会看在她的样貌和性别上温柔礼待她吧。
      
      容珊兰哪里受过这种冷遇?
      
      她首先排除了自己魅力不足的原因,因为客栈点单时一般是可以选择模特容貌的,她要是不喜欢自己这款,那为什么要点自己?
      
      也肯定不是她与照片差距太大,溥灵刚才根本就没看她,连一个斜视、一点余光都没施舍给她。
      
      容珊兰也不介怀,不用做事她乐得自在,反正就一晚上,等天亮她就可以走了。容珊兰饶有兴趣的看着溥灵画布上的东西,原谅她只能称它为东西,因为她实在看不出来她画的是什么。
      
      这女人是抽象派画家啊,容珊兰心里想,搞艺术的人果然都有点奇怪。看不懂,她便不再强迫自己看,她绕开溥灵的光源地带,参观起这隔间里的其它东西来。
      
      隔间的一角放着一张单人床,床上没有被子和枕头,只铺着一张红色的丝绸。床边是一个小床头柜,上面还摆着没吃完的盒饭,柜子前有一个垃圾桶,桶里还堆着两个外卖的盒子。
      
      这女人难道每天只吃外卖吗?生活是有多随便?
      
      隔间里还有两扇窗户,溥灵对着一扇,床头还对着一扇小的。可能是偏僻的原因,两扇窗户外头此时一片漆黑,整个隔间的光亮全靠天花板上的一盏吊着的白炽灯。
      
      这隔间总共就这一亩三分地,容珊兰很快就看完了。她坐在床上,无聊的将视线又移到溥灵身上。
      
      溥灵依旧背对着她,容珊兰只能看见她一头乌黑的长发,长发有些凌乱,上面还沾着几块颜料。穿着宽松的T恤仍显出她瘦削的肩膀和腰的纤细。看她曲着的长腿,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高,大概一米七的样子。
      
      她手里拿着画笔,正认真的往画布上施着颜料,只几分钟的功夫,这幅画似乎就比刚才清晰不少。画的整体是深蓝色调,其中还混着很多黑色的线条,刚才那些线条毫无规律,现在在溥灵添上了几笔后,那刚才还无规律的线条,竟然成了一个女人的脸。
      
      容珊兰不禁出口赞叹:“好厉害”。
      
      溥灵的手速突然快了起来,女人面部的轮廓越来越清晰,就在容珊兰认为她会继续画一晚上的时候,溥灵放下了画笔。
      
      她站起来,转身看着容珊兰的脸,蹙着眉冷冷的说:“怎么化了这么厚的妆?”
      
      容珊兰被溥灵的气势吓到了,虽然她长的极为好看,连向来自恋的容珊兰都觉得自己可能逊色于她,但是,这性格也太差了点吧。
      
      脾气差的女人一点也不可爱。
      
      容珊兰忍着心里想要怼回去的想法,媚笑着说:“为了见你呀”。
      
      溥灵清冷的眉眼里透着明显的嫌弃,“卸掉”。
      
      哈?以前的客人谁不是要夸她好看,怎么这女人一见她就让她卸妆?她为了见她,化了整整一个小时的妆!
      
      虽然心里极为不愿意,但是顾客是上帝。她能怎么办呢?只能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骂着溥灵,然后拖着诚实的身体去寻找卫生间。
      
      仓库的格局很简单,从隔间出来容珊兰就看到了卫生间。洗手池里泡着一个颜料盒,盒里还剩有各色的颜料,池子里的水浑浊无比。洗手池上是一面镜子,镜子的下半部分沾满了各色的水渍。上半部分还算清亮,至少可以让容珊兰看清她即将洗掉的精致妆容。
      
      容珊兰又环顾了一下这个不大的卫生间,洗手池旁边有一个洗衣篮和一个洗衣机,洗衣篮里放着几件沾满颜料的衣服和裤子。
      
      容珊兰用食指和拇指指尖小心的拎起一件衣服又放下,行吧,只有朝外的衣服,没有内裤什么的,就不吐槽她邋遢了。整个浴室除了洗手池也还算整洁。
      
      容珊兰叹了口气,将洗手池里的颜料盒拿出来,抖了抖水放在一旁,然后将浑浊的水放干净,洗了洗手,从包里掏出随身带着的卸妆湿巾开始卸妆。
      
      卸完妆后,容珊兰看着镜子里依旧貌美的秀脸,忍着不快,嘴角又扬起她自信妩媚的笑容,摇曳着腰肢走了出去。
      
      溥灵此时已经将画架翻转,正对着那狭窄的单人床发呆。看到卸完妆的容珊兰后心里闪过一抹惊喜,但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淡淡道:“脱衣服,躺床上”。
      
      容珊兰将手伸到连衣裙背后的拉链上,因为是露背装,所以拉链靠近腰的位置,使她的动作不会太难看,反而很勾人,有种诱惑的味道。
      
      她不紧不慢的将拉链拉下,弯着腰,将长腿从裙子里拿出,然后对着溥灵揭下胸前透明的乳贴。
      
      容珊兰知道,从她脱衣服起,溥灵的视线就一直落在她身上。她在心里冷哼一声,原来不是性冷淡啊。
      
      不一会儿,容珊兰的全身就只剩下一条粉色内裤了,她故意把手停在内裤的边缘,眼波流转,对溥灵嫣然一笑,说:“内裤也要脱吗?”
      
      溥灵将视线大方的移到容珊兰的腿间,冷漠吐出一个字:“脱”。
      
      好的,容珊兰秉承着良好的职业素养,只在心里默默的吐槽着溥灵没情调,表面上依旧保持着端庄的媚意,脱掉内裤侧躺在床上。
      
      容珊兰用右臂撑在床上,手托着脑袋,左手将挡在胸前的长发拢在肩后,交叠的双腿微曲着,姿态慵懒妩媚。
      
      溥灵拿起画笔,抱着双臂看着容珊兰婀娜多姿的做着在她眼里矫揉造作的动作,开口道:“把头发拿回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被迫改了设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