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古代小男友

作者:灵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女王所求,即我所求

      金黄色身影慢慢转回,蜻蜓点水般和寒冰对视了一眼。
      
      和怀离相比,更为天人。
      
      他一袭金黄色长衣,清冷眼眸同黑色长发一体,散发一种远离世俗气息,宛若出尘谪仙。
      
      “澜,你怎么来?你不是……咳咳。”怀离以为他出现了幻觉。
      
      “你受了重伤,先别说话,我让阿追给你疗伤。”
      
      阿追是他侍女,一名玄力第八境界的医药师。
      
      阿布也不再出手,将金属剑收起,走回寒冰身边。“女王,这个人……要不要……”
      
      寒冰摆了摆手,打消阿布想教训眼前人的念头。“阿布,你做得很好,先休息休息,剩下的,就交给女王我。”
      
      嘀!
      
      【报告女王,此人名叫苏澜,五洲和九州预言师,天渊阁阁主,现担任琅寰书院五长老,玄力值,满值!玄力境界,第十二境,即将突破涅槃境。】
      
      “预言师?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
      
      【回女王,他确实可以预测他人的生死。】
      
      寒冰难以置信。
      
      “真的假的,这么牛逼?要是这样的话,他还在这里做什么,宇宙都可以是他的。”
      
      【据资料显示,当预言师有着超高风险。因为窥探天机是一种逆天行为,是有违背世界生存规则。成为预言师后,每一次窥探先机,都需要用自己的寿命作为偿还,都会减少一年寿命,若期间有做违背天伦之事,则寿尽人亡。】
      
      “那挺高风险的,都可以买三重人生保险了。”
      
      寒冰关闭数据,一个颇为有趣的念头在她脑中闪过。
      
      她走了上去,热情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寒冰。”
      
      苏澜正扶着怀离让阿追疗伤,根本不想理会寒冰,选择了无视。
      
      寒冰也不生气,继续道:“不用担心,阿布有控制住力道,他只是断了三根肋骨,最多修养半个多月就会没事。”
      
      苏澜明显不相信寒冰说的话,抬头用眼神问阿追,阿追点了点头,这才放心。
      
      “多谢阁下手下留情。”他淡淡说道。
      
      要不是数据说明两人具体关系,寒冰当真会认为两人有什么基情,看把眼前人给急的。虽然真爱是不分性别和年龄,她也没歧视同|性|恋.可她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对眼的,要是就这么弯了,她还真对其他歪果裂枣没报什么希望。
      
      “我也没打算杀他。”寒冰回道。
      
      苏澜将怀离交给了阿追,自己站起来,不解的问:“为何?”
      
      寒冰调侃道:“你跟别人说话方式都是这样?还是……只针对我?就不能多说两句?”
      
      “并没有,阁下多虑了。但这有关系吗?”
      
      “嗯……好像没啥关系。”
      
      “既然没有关系,便不需多加言语。何况,我与阁下并不熟。”
      
      “嗯……好像也是。”寒冰竟无言以对。
      
      反倒是楼下的亡牙和白狼两个自个儿议论起来。
      
      “女王这是认怂了?”
      
      “你见过女王认怂过吗?”
      
      白狼摇摇头,“好像没有。”他突然像是开了窍般,右手握成拳捶在左手掌上,“我明白了,女王这是想泡他。”
      
      “看样子,应该是吧,阿布,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阿布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西瓜,正津津有味的在吃,他平静的答:“女王之意,我不敢擅自揣摩。”
      
      白狼和亡牙立马闭上嘴。要是惹女王不开心,他们今晚就不能吃大餐了。
      
      可三人说话声如雷贯耳,寒冰和苏澜想装听不见都很难。
      
      寒冰在心里狠狠的骂:这两个二货!早晚要被两人给坑死!
      
      但寒冰丝毫不觉得尴尬,依旧厚着脸皮,“说起来,女王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这显然是在明知故问,都把人家老底都看光了,竟然还说不知道?分明就想和人家套近乎,楼下三个吃瓜群众看破也不说破,自家女王玩的开心就好。
      
      然而苏澜心有所思,拒绝将自己名字告知寒冰,“知道的越少,才能活得更久。”他垂眸看了看寒冰手上拿的皇权令,提醒道:“那个东西,你还是扔了为好。”
      
      就在刚才,苏澜已命人把花千树送回了皇宫,但花千树放出来的求助烟花却没因此而消停,估计再等片刻,花之国的军|队就会到达飞雲轩。
      
      他猜不出寒冰究竟要干什么,可看在对怀离手下留情的份上,他还是好意提醒。
      
      寒冰一听,甚是不解,“扔……扔了?吃饭的家伙就这么扔了,不行不行,你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能换一个不?”
      
      苏澜转身,冷漠道:“我只是给你个忠告,至于听不听,那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担心我吗?”寒冰坐在栏杆上调戏道。
      
      一旁在给怀离疗伤的阿追却忍无可忍,她就没见过这种好不知廉耻的女人,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调戏男人,说道:“你这女人,当着不要脸,阁主念你对怀老板手下留情,给了你几分薄面,竟不知收敛,看来那种事没少做吧!”
      
      苏澜本就反感这类话语,他冷冷朝阿追看了一眼,阿追立马像是吃了哑巴药,头也不敢抬起。
      
      寒冰却无所谓,反而觉得挺幼稚的。
      
      她起身,只手叉着腰,走到苏澜面前,“还真给你说对了,女王我就是干这一行的。不过,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男人欲求不满嘛。”
      
      污言秽语!
      
      苏澜难得耳根染上了红晕。他甩开寒冰,面无表情的径直走到门口。
      
      一名侍卫迎面进来,恭敬道:“阁主,花王又差人送信过来,问您什么时候才能到。”
      
      苏澜接过信,看都没看一眼,冷眸一沉,手便燃起黄色火焰,那封信顷刻被烧成灰烬,一点渣都不剩。
      
      他淡淡说道:“你现在书信一封,叫人送去花之国,就说我临时有事,推迟几天再去。”
      
      侍卫想了想,还是问:“阁主,不需找个借口吗?那位王生性多疑,万一……”
      
      苏澜面无表情,“放心,他不敢对我动手的,去吧。”
      
      侍卫应了声“是”,自觉退了出去。
      
      寒冰以为他要离开,赶紧从二楼跳下来,脚微微弯曲,站了起来。
      
      “这么快就要走了?”
      
      寒冰穿了高跟鞋,和苏澜说话,刚好可以与其对视,不至于一直要抬着头。
      
      苏澜本对寒冰就没有什么好感,从第一眼开始就是,说不上讨厌,但也不喜欢。他的直觉还告诉他,寒冰很危险,特别是那双黑色的眼睛,仿佛可以看透他人的一切,包括他自己。所以,并不愿意和其多有交谈。
      
      “在下走不走,似乎和阁下,也没有任何关系吧。”
      
      此时怀离和阿追正慢慢从上面下来。阿追走在前面,怀离走在后面。虽受的不是什么大伤,但断了三根肋骨,又刚刚接好,行动难免受限制。
      
      两人均视寒冰为空气,没瞧一眼,直直走到苏澜身边,阿追更是没好气道:“我们三个人有私事要说,请这位不相干的人,马!上!离!开!”
      
      其中语气不容商榷。
      
      寒冰本不想跟小孩子计较的,可阿追的语气,让她很不舒服,“你是谁?你说的话我就照做?那我岂不是傻X。它又不是你家开的?我爱待到什么时候离开就什么时候离开,你管得着吗?”
      
      阿追那叫一个气,牙痒痒道,“难道你的手下没跟你说,你的性格很恶劣吗?”
      
      她边说边向白狼和亡牙看去,似乎在等两货说出打寒冰的脸的话。
      
      可两二货从刚才就一直在吃从食物胶囊中拿出的西瓜,还未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亡牙,那个女人好像在看我们,是不是也想吃我们手中的西瓜?”
      
      “应该不是,他家主人这么有钱,不会连一个西瓜都买不起。肯定是眼睛有啥毛病才这样。”
      
      “懂了懂了,原来是眼睛有病,那是该得治治,万一拖着就不好了。”
      
      两二货你一句我一句,寒冰登时笑岔,“你,你竟然要问他们两个,不行不行,快笑死我了,先让我缓缓,哈哈哈——”
      
      整个飞雲轩,魔鬼般的笑声在回荡,苏澜和怀离也是无语,实在难以想象这种智商的人是怎么在这个吃人的世界生存的。但很快,他们的注意转回到寒冰身上。
      
      从一开始,寒冰就没出过手,都是那位名为阿布的手下代劳,这有目共睹,可在前一刻,见到亡牙和白狼,他们两人竟然也无法看透这两人的真正实力。
      
      一连串古怪问题,让苏澜越来越疑惑。
      
      寒冰以为他有心事。最主要的事,她一整天了,水都没喝一杯,腰酸背痛,也不想多唠嗑。
      
      “嗯……那个,你叫苏澜对吧,留个地址呗,日后我好去找你。”
      
      此名一出,怀离和阿追都提高了警惕。因为,从头到尾,就没有人提过苏澜的名字。仔细想想,即便是在九州,也鲜有人知道苏澜叫什么。
      
      除非,这个人与苏澜见过面!
      
      可他们两人在苏澜身边这么久,却从未见过寒冰。就算只有一面之缘,也绝对会记得,不可能毫无印象!
      
      “你是怎么知道我家阁主名字的?!”阿追质问。
      
      寒冰道:“怎么知道,就……就那样知道的呗。”
      
      “快说!”
      
      阿追眼神瞬间布满杀气,随手就拔出身上的青剑,向寒冰刺去。
      
      寒冰猝不及防,但很快反应过来,往后退了几步,站直身,只用两根手指,青剑就这么被紧紧夹住,无法再向前进一步。
      
      “小丫头,功夫不到家呀,多回去练练,说不定还能切断我的一根头发。”
      
      阿追睁大眼睛,无法相信这是真的,继续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寒冰松开青剑,转身倒头一瞥,笑道:“我叫寒冰,你也可以称我为——女王。”
      
      说完,就和阿布三人离开飞雲轩,留下苏澜三人,在原地震惊。
      
      因为,五州内,并没有女王!
      
      外面,寒冰问;“你觉得苏澜如何?”
      
      白狼抢着先说:“女王,你说那个小白脸,好看是好看,但也不咋样,水嫩嫩的,长得比女人还女人。”
      
      亡牙点点头,也同意,“我也觉得那个小白脸不好,没肌肉,一点都不men,男人,就应该像俺亡牙这样,八块腹肌。”
      
      说着说着,亡牙当众霍霍秀了起来。
      
      寒冰嘴角抽了抽,“我没问你两个二货!阿布,你怎么看?”
      
      阿布丝毫没有犹豫,回答道:“女王所求,即我所求。”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