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古代小男友

作者:灵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反水

      此时的飞雲轩像是炸了锅一样,挤满了人。所有赌客皆都放下自己手里的赌局,围在正中央,千载难逢的看戏机会,瞬间让在场的众人心潮澎湃。
      
      却也气的牙直痒痒,在心里咒骂花千树几百遍,这天上掉下的一个大美人,怎么总被这种禽兽给盯上。寒冰长得非常好看,却不是那种典型柔和的美,更多的是气质上的冷艳,配上那火辣的身材,简直就是魔鬼。放眼五州,能与她媲美的,屈指可数。
      
      可再美有什么用,最后也不是自己的。想到这里,所有赌客都只能望而却步,心里想:看看就好。
      
      在众人议论之中,花千树手已摇着纸扇信誓旦旦的从二楼走下来,在他的后面,跟着四个随从,却不是普通的随从。数据显示,花千树的四个随从都是花之国精心挑选的护卫,是专门训练过的,职业主要就是保护皇族,玄力境界大抵都在第七层以上,其中有一个还达到了第八层,即将要突破第九层。这也难怪为何花千树敢在五州之内横着走了。
      
      他摇摇手,四个护卫立刻明意。他们先是将赌客驱赶到两边,腾出正中央的位置,再是把赌桌从旁边搬过来。
      
      做好这一切之后,花千树走到寒冰身边,迫不及待的把咸猪手伸过去,想先过把瘾。在楼上与寒冰对视的时候,他早就按耐不住,恨不得马上冲下去,把美人一把搂在怀里。
      
      可就在这时,从后面伸出的一只手阻止了花千树的进一步动作,“对女王不敬者,不,可,饶,恕!”
      
      声音低沉骇人,是阿布。
      
      边说着,阿布边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不到片刻,花千树手的骨头就“咯咯”作响,疼的花千树哇哇大叫。一直对他寸步不离的护卫也意识到花千树有危险,便立刻做出防卫的姿态。
      
      飞雲轩一楼一时充斥着火丨药味。
      
      寒冰侧首,“阿布,把手放开。这傻叉要是出什么问题,我们今天都要饿着睡大街了。”
      
      阿布道了一声“是,女王”,这才放开花千树,把手收回去。
      
      “难道你不知道,容易毛手毛脚的男人,一般都死的很快吗?!”寒冰话里带着警告。刚才花千树的咸猪手若真伸过来,不用阿布出手,她保证,绝对会亲手把花千树揍的连她妈都认不出来。
      
      而得以松脱的花千树回到自己的位置。护卫怕他骨折,上来就给他治疗,花千树没了面子,很是不爽,接连三的给四人各扇了几巴掌,自己揉着受伤的手恶狠狠瞪着阿布,“看来你也不是平常的女人啊!”
      
      吃豆腐不成,反成了众人的笑柄,花千树心里给阿布记了好几笔账,想着等寒冰输了,再收拾也不迟。
      
      寒冰压低声音:“阿布是我最忠心的手下,若有人敢对我动手动脚,他绝不客气!”
      
      这句话听的花千树是心头一震,咽了咽口水,下一刻回过神,直接用手拍在赌桌上,也不管手还带着伤,“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想反悔吧?!”又偷偷向阿布瞄去。
      
      寒冰双手环腰,晃了晃腿,“放心,女王我输了,你随便。”
      
      “这可是你说的?!”花千树再次确认。
      
      “对,女王我说的。”前提你能赢,寒冰心里发笑。“说吧,怎么玩?”
      
      得到寒冰的承诺,花千树整个人瞬间沸腾,“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本皇子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我们就玩最简单的,摇骰子,三局两胜。”
      
      摇骰子?那是什么鬼?
      
      寒冰把背贴到后面,小声问道 :“阿布,赶紧给我查查,这儿摇骰子是什么鬼游戏?”扑克牌和摇骰子的游戏她倒是玩了不少,可古代的摇骰子,还真没玩过。
      
      阿布低头,“回女王,古人的摇骰子游戏,跟我们玩的一样,就是猜大小。”
      
      “就是只押大押小是吧?”
      
      “是的,女王。但既然是赌博,我猜他们肯定会……”
      
      寒冰打断他,“出老千!”
      
      “嗯。”
      
      赌桌之上本就没有公平可言,这是常识,不说也知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没你的事了,站到后面,安安静静看你女王赢钱。”
      
      阿布听话站到了后面。
      
      寒冰转过头看花千树,应了下来,“行,开始吧。”
      
      为了看起来较为公平,花千树让寒冰来选开注的人。一来是为了让众人相信自己不会搞小动作,二来则是想博得寒冰好感。可寒冰又不是傻子,无论点哪个,结果都是她吃亏,没人会愿意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而去得罪皇族,至少不会这么不明智。
      
      赌局正式开始。
      
      开注的人也是一个赌客,从旁观者的议论声中,寒冰捕捉到这个人的身份信息。他也是来自花之国,是花之国的贵族子弟,叫花奇容,和眼前的这个花千树关系匪浅,两人经常来飞雲轩下注,兴趣和爱好都是一个样,可谓臭味相投,都是出了名的好色好赌之徒。
      
      他冲寒冰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三个骰子就这样进到股盅里。他抬手,骰子和股盅便脱离桌面,在半空使劲摇晃起来,随着一声又一声骰子碰击股盅声响起,最终尘埃落定的定在赌桌面上。
      
      “姑娘,下注吧。”他催促寒冰。
      
      寒冰也故作没事人似的,随便押了个大,反正结果都跟她说的一样,押大押小都无所谓。
      
      花千树则狡黠笑了笑,“姑娘,买定不离手,你……确定要押大吗?!”
      
      寒冰晃了晃腿,“女王我做的决定,整个银河系都拉不回来。别磨磨唧唧的,是个男人,就爽快点。”
      
      这话听的花千树云里雾里的。
      
      银河系是谁?她心上人?
      
      嫉妒之火霎时烧在花千树脑子上,“既然姑娘押大,那本皇子就押小好了!开注!”
      
      股盅缓缓打开,就在花千树以为自己会赢,愈发得意之时,三个骰子竟成十八个点数展现在他面前。
      
      是开“大”!
      
      众人松了口气,暗道这姑娘运气真好。
      
      花千树瞬间急了眼,有意无意看向花奇容,似在破口大骂:“你她妈耍我呢!”
      
      花奇容赶紧摇摇头,用眼神连忙解释,自己真的是在股盅和骰子上里动了手脚,却不知怎么就变了。
      
      花千树自然是不信,这话骗鬼去!
      
      只有寒冰知道,这是阿布帮她做了手脚。
      
      物质点数的变幻无需有多困难。所有东西都离不开磁场,只要改变三个骰子的磁场,便能轻而易举的让三个骰子最大点数都面朝上,甚至在任何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改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点数。
      
      当然,这个只有她和阿布知道。
      
      花千树两人你瞪瞪我,我看看你,拖了许久。寒冰不耐烦用两手指敲了敲赌桌,“哎、哎、哎!第二场什么时候开押,女王我都快饿死了,还赶着开饭呢!到底还赌不赌!”
      
      “赌!”花千树贼心不死。转首瞪向花奇容:再出问题,回去就等着被灭九族吧!
      
      花奇容冷汗夹背,额头上也沁满汗珠,他用袖子胡乱擦擦,才小心翼翼将骰子又套进股盅中。
      
      到生死时刻,众人也是悬着心。虽非自己亲身体验这庞大的赌局,却也感同身受,他们也是赌客,此时花千树的心情,是再熟悉不过了。
      
      反观寒冰,是又松了一口气,至少主动权在她手里,还有两次机会可以下注,鹿死谁手不一定。
      
      又是几声碰击,股盅如一槌定音般,稳稳定在赌桌上。
      
      “我押大。”寒冰想都没想。
      
      众赌客皆议论纷纷。一般来讲,是没有人会一直押大会赢的,这是赌桌上的定律,也是规律,来赌的每一个赌客都逃不过。
      
      花千树开始得意洋洋,也翘着二郎腿在那里,反而是花奇容的手发抖起来。
      
      寒冰见状,故意说道:“哎,哎,哎!你手抖什么抖!我可告诉你,别给我乱抖啊,要是把女王我的运气给抖走,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这下花奇容的手抖的更厉害,不管是寒冰赢还是花千树输,没一个是他惹的起,最后倒霉的人也只有他一个。但转头一想,寒冰若是输了,他最多只挨一顿打,可要是花千树输了,他那就是要被诛九族,想想还是后者惹不起。
      
      像是吃到了定心丸,花奇容终于拾回信心,拿出自己最擅长的把戏,偷天换日!
      
      可惜,他还是低估了寒冰的能力。
      
      结果开出来,仍然是‘大’!
      
      这下不仅在场的所有人惊了,连花千树也是整个人都呆了,身子直接瘫软下去,生生要从椅子上滑下来,还好护卫及时拉住,花千树才没摔倒在地。
      
      那可是五块封地,五块!他全部的家当!要是被父皇知道,他可不单单只受一顿惩罚那么简单!
      
      花千树脸色愈加难看,整个人在崩溃边缘。
      
      寒冰才不管这些,赌桌上,谁的手段高,谁就是赢家,没有谁规定在赌桌上是不能作弊的,当然,那要看你怎么作弊。她靠在椅子上,对着花千树比划,“你输了,说好五块封地就五块,一块都不能少,不许耍赖啊!”
      
      花千树怎会甘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指着寒冰信口雌黄起来:“你竟然使诈!别以为本皇子不知道!”他翻开股盅,把股盅中的小机关倒出来,摆在众人面前,又向花奇容使眼色,“没想到,你竟然和他合起来诈本皇子!”
      
      花奇容听后,马上会意,配合花千树,好不知廉耻当众跪下来,紧紧抓住花千树的衣角求饶,“五皇子,五皇子,饶命啊!我本来不愿意的,是她,是她勾引我的!”指着寒冰,花奇容眼泪狂飙,也顾不上要脸还是不要脸,当务之急,是先让花千树放过他。
      
      众人看在眼里,却心知肚明。若是初来乍到,也许会坚信其中有诈,力排寒冰。可个个都是久来的老手,谁都深知花千树几斤几两,碍于身份,也不说破,就在一旁静静看着花千树和花奇容两人一唱一和。
      
      花千树见众人都无动于衷,有些懊恼,却也不敢撕破脸。皇族固然能横着走,但也紧紧在五州。玄冥大陆广大,强者无数,还有一个凌驾于五州之上的庞然大物――九州。飞雲轩是赌坊,鱼龙混杂很多,难免不会有九州的人,若不小心惹上身,别说自己,连整个花之国都要拉着一起陪葬。
      
      掂量完前后,花千树打着自己要息事宁人的牌子,对寒冰冷笑道:“看你长得不错份上就算了,本皇子也不是心胸狭窄之人,今天就先放过你们,要是有下次,别怪本皇子不客气!”
      
      说完,花千树露出奸诈的笑容,扇着扇子拍拍屁股就想走人。
      
      寒冰悠悠起身:“这么说来,你是想赖账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