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古代小男友

作者:灵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男人四十一朵花

      “姑奶奶,姑奶奶,你消消气,算我求你了,别骂了,别骂了。要是被五长老听到,我就惨了。”旁边的侍卫,正苦苦地哀求。
      
      寒冰站在房门口外来回踱步,没有理会,提着嗓子就是一口一个“好你个苏澜”,抱怨声大的连五里外的野兽都能听见。
      
      就在昨天,琅寰书院的迎新队把她接回来,两个秃头驴副院长见到她就像见了一百万金卡一样,对她那叫一个热情,二话没说,就吩咐下去,让人给她收拾出书院最好的房间。
      
      结果,她凳子还没坐热,床摸都没摸过,就被人赶到这荒凉没有人影的偏僻后院,凄惨的连枫叶见了也掉个不停。
      
      问侍卫才知道,原来是苏澜给她使了小辫子。
      
      据侍卫回忆,把她带回琅寰书院安顿好之后,两个副院长就马上召集五个长老在议事阁议事。其中一位副院长将寒冰的事照本说书式说了一遍,其他几位听了之后,都很震惊,毕竟除了皇族的圣者候选人之外,已经十几年没见过普通人是玄力值满级者了。
      
      只有苏澜,不为所动,淡淡问了一句:“她叫什么?”
      
      “寒冰。”那位副院长道。
      
      一听,苏澜神色凝重起来。
      
      是巧合吗?
      
      让他不得不怀疑之前寒冰对他说过的话。
      
      “留个地址呗,日后女王我好去找你”。
      
      他当时以为寒冰只是说说而已,如今看来,或许从一开始,寒冰就已经知晓他的身份,也知道他身在何处,只是没有明确说出来。说不定,说这句话,也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
      
      苏澜道:“她来历不明,身上还有诸多疑点,我建议,还是将她送出去为好。”
      
      另外四位长老相互对视几眼,就都陷入了沉默,没说赞同,也没说不赞同。而那位副院长本就看苏澜不顺眼,因为院长的原因,他始终不能使唤苏澜,也不能把苏澜怎么样,这点让他非常不爽。
      
      他拍桌怒瞪道:“为何?!这可是我们琅寰书院重振威名的大机会,难道要把这么好的机会拱手让给他人吗?!”
      
      “苏澜,你好歹也是琅寰书院的五长老,你这样做,还真让老夫怀疑,你是不是别有用心!”
      
      苏澜没在意他的挑衅,这副院长几斤几两,他是再清楚不过,跟这种人说话,简直是在浪费他的时间。
      
      他起身,又淡淡说了一句,“我话以至此,还望两位副院长慎重考虑考虑,苏澜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那位副院长登时火冒三丈,胡子气的飞起,“苏澜,你给老夫站住!别以为有院长护着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老夫也是一院之长,还管不了你了吗?!”
      
      另一位副院长这时候才缓缓开口,“老罗,先别急着生气。苏澜说的不错,那丫头来历不明,贸然把她安置在内院实在有些冒险,万一是敌方派来的间谍,那书院可是陷入岌岌可危的地步。”
      
      那名姓罗的副院长道:“老千,这点道理我当然明白,可你看看他的态度,听听他的口气,像是和我们在商量吗!我看,他苏澜压根就没把我们两个副院长看在眼里!”
      
      姓千的副院长摇摇头,叹了口气,“你又来了。不管如何,先听听苏澜怎么说再做决定吧。”
      
      “苏澜,你说说原因。”
      
      苏澜只想快点离开,根本不想多待,故只回了一句话,“我曾路过飞雲轩的时候遇到过她,还见过她出手,连阿追都不是她的对手。”
      
      就这样,仅仅听了苏澜的那么一句片面之词,那两个秃头驴想都没想一下,就立刻立马叫人把她丢到这种连鬼都不愿意入住的房子里。
      
      “还说什么,只是暂时住在这里,暂时住你妹啊,我靠!当姐我是白痴吗!”
      
      “这荒凉无人影的,连鬼都嫌弃没一只,你们两秃头驴怎么不来暂住看看。”
      
      “好你个苏澜,之前只不过是撩了你一下,竟然这么记仇,女王我北银河第一美人,就这么让你委屈了?!”
      
      骂完后,寒冰走到侍卫面前,问道:“你来说说看,女王我长得怎么样?”
      
      侍卫突然被人摁到墙角,还是一位女子,有些猝不及防,结结巴巴道:“姑……姑娘是在下见过最……最美的女子。”
      
      “有多美?”寒冰继续问。
      
      侍卫潮红了脸,“当是世上绝色。”
      
      “当真?说真话,女王我讨厌说谎的人!”
      
      侍卫赶紧摇摇头,“在下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半点假话,若是有半点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倒是真的。男人是视觉动物,在他们眼中,只有美的东西,才配得上让他们始终无法移开目光。
      
      寒冰退后几步,放过这可怜的侍卫,替人来搬砖,也是生活不易。
      
      这时,耳边传来阿布通讯的声音。
      
      寒冰走到一旁,开启了隔音膜,这才点开通讯。
      
      那头阿布问:“女王,你在哪里,那些古人类没对你怎么样吧?”
      
      寒冰噗嗤笑出声,“别逗我笑了阿布,他们能把我怎么样,你可别忘了,我可是来自超前文明的阿尔托王星的女王。”
      
      “我以为女王你会……”
      
      “会为了苏澜放弃抵抗?任由那两个秃头驴宰割?”
      
      “嗯。”
      
      “阿布你想法不错,不过你什么时候见过你女王我会那么不理智了?”
      
      寒冰讲完这句话,通讯那头的阿布却沉默了。其实她知道阿布在担心什么,一个从未恋爱过的人,很难保证遇到自己心仪的人不会冲动,不会掉进温柔乡的陷阱中。
      
      阿布果然是她最忠诚的超级战士。
      
      寒冰两指慢慢贴上耳朵,问:“阿布,还在吗?”
      
      半晌,阿布才回答,“女王,我一直都在。”
      
      “那就好。阿布,你听好了,无论发生什么,就算整个银河系的男人都死光了只剩下一个,你记住,你女王永远是你的那个女王,这点是不会该变的。永远,知道了吗?”
      
      阿布没有作答,只道:“女王,请指示。”
      
      对于这点,阿布从没有怀疑过。从跟着寒冰的那一刻起,他就确定,寒冰会是他永远的王,一个强大而又高贵的王。
      
      寒冰道:“白狼和亡牙那两个二货现在怎么样,没有给我惹什么麻烦吧?”
      
      阿布回答道:“回女王,目前还没有。”
      
      寒冰瞬间松了口气,刚才眼皮一直在跳,真怕那两个二货是猪队友,又把她这个女王给坑死。
      
      还好还好,平时没白投资(食)。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叮嘱一番,“阿布,你等会告诉白狼和亡牙那两个二货,无论那两个秃头驴叫人怎么样,只要不是砍脑袋的事,都给女王我忍住。”
      
      “还有,叫他们两个给女王我安安静静待着,没事别到处乱跑,要是不小心暴露了身份,回去大型挠痒爪伺候。”
      
      结束叮嘱之后,寒冰关掉了隔音膜。回头,就看到来照顾她的侍卫睁着大眼睛正诡异的盯着自己看,差点没把她吓到。
      
      “你这么夸张做什么,女王我是好看,可再好看,你也不至于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吧,把女王我心里的小鹿都快要给吓跑出来。”
      
      侍卫摇头否认,他是刚才一直听不到寒冰的声音,却又看到寒冰的嘴一直在动,就以为寒冰是不是因为打击太大,心里承受不住而导致精神失常,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但现在看起来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可能是他想多了,哪有什么精神失常,这分明就是寒冰自己在一旁自恋而已。
      
      不过还是觉得无比感动,只要寒冰不开口,怎么样都行,这么一来,他就不用担心会因此受牵连而被罚了。
      
      实际上,是侍卫想多了。寒冰只是发现,其实她可以换另一种方法来消磨时间,故而不必浪费口水而已。
      
      “问你个问题,你今年几岁?有没有女票?”
      
      侍卫一脸疑问,“什么是……女票?”
      
      她怎么忘了,这是在古代,古代人哪听过这么潮的词。便解释道:“女票,也就是女朋友,用你们这里的话讲,就,是对象,伴侣,懂了吗。”
      
      侍卫点了点头:“哦哦哦。原来是这个意思。”
      
      突然,寒冰感受到膝盖下方隐隐有麻痹之感。
      
      原来自己已经在房门口站了那么久?
      
      抬头瞄一眼内屋,里面也只有一张大椅子,看上去分量还不轻,搬来搬去简直破坏她淑女形象。再三思考下,寒冰还是随便找了一块相对比较干净的台阶,省事又省力。
      
      等坐好之后,她向侍卫招招手,示意他一块坐下来聊。
      
      “站着说话多累,还是坐着说惬意。”
      
      侍卫也同意她的话,在旁边坐下来,“嗯,还是坐着舒服。”
      
      “你还没回答女王我刚才的问题呢,有还是没有?”
      
      侍卫脸红了红,“在下刚及冠,还未有婚配。”
      
      及冠?
      
      咋那么耳熟?
      
      寒冰把这个词念了两遍。
      
      她似乎在哪里听过‘及冠’这个词,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回女王,‘及冠’是指古代男子满二十岁后,举行“及冠”之礼,表示这个人已经是成年人。】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难怪听的这么耳熟。
      
      寒冰仰天长叹,很沉重的吐出一句话,“唉。又是单身狗……”
      
      侍卫听不懂,还在想寒冰说的单身狗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狗,他怎么听都没听说过。
      
      只听寒冰接着道:“别担心,男人四十一朵花,狗二十年也没个啥,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你说,女王我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
      
      侍卫尴尬笑了笑,“姑奶奶,你这个笑话,好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