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在下断路崖年疏,幸会。”年疏挂着一脸温和的笑容,替他“解答”了困惑,不等对方有任何反应便继续道,“敢问贵派是……?”
      
      年疏学着对方的样子也拖长了音调,等待对方为他“解答”困惑。
      
      他一脸纯善无辜的表情,还专注地望着化雪门挑事的弟子。
      
      那弟子见了年疏这副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我们堂堂化雪门纵横多年,谁人不知我们的名号,你竟然问我们是何门何派?!
      
      其实这事他还真错怪年疏了,虽然化雪门的服装非常有特点,名望也确实不低,可惜年疏是真不知道他们是圆是扁。
      
      七分不懂,三分回敬。年疏便是带着这样的心思才回了这样的话。
      
      和气得要跳脚的化雪门弟子不同,年疏坦然应对,四两拨千斤,全然不像断路崖往日留在众人心中的印象。
      
      在座几个看得分明的老前辈不免多看了几眼年疏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后生,看这性情倒与传闻中的可谓迥乎不同。
      
      化雪门弟子本来见年疏势单力薄,只是想借着暗月山庄的势挫挫断路崖的威风,也算讨了月华君的欢心,不料这年疏竟然蔑视他们,“故意”装作不识化雪门的姿态,实在让他们咽不下这口气。
      
      那弟子按了按桌子,正欲再次发作,殿内便在侍从的簇拥下缓缓走入一名主持的老者。
      
      “何生!”此次带队来参加月宴的化雪门亲传弟子胡一峰立刻止住了他,“黎长老来了。”
      
      何生看了眼师兄,抿了抿嘴,最终还是不甘心地回身坐好了。
      
      那现身的老者正是暗月山庄历年负责主持月宴的黎长老。
      
      此时夜空中明月高悬,正是月宴开启的好时间。
      
      按照往年的规矩,今夜只是众多情报初步亮相,明日才是真正展开交易的时间。前来参加的众仙门便要趁此机会,寻找自己最关注的东西,在明夜到来之前抓紧和其他人互通有无,以便最终拿到自己真正想要的。
      
      “启——”黎长老声如洪钟,正式宣布了月宴的开启。
      
      自他身后“轰隆隆”的石壁向两边缓缓移动,露出一个单独的高台来。
      
      “第一件情报——寒天玄铁!”
      
      此话一出,底下人纷纷惊呼起来。头一件就是个炼器珍宝!看来暗月山庄是搞到它的下落了!
      
      年疏见众人如此惊叹,便知这东西一定价值不菲。先前书生告诉他月宴是个情报交流大会,原来就是这般情景。
      
      可是月宴都开始了,他都没见到那个传说中的月华君?难道他本人不出席的吗?
      
      正诧异着,黎长老又公布了第二件情报。
      
      这些情报年疏只能是看着热闹,他并不懂行。这样呆看着,他忽然明白了此行的目的。
      
      魔尊派他来仿佛只是要走个流程一般,就好像在告诉什么人:我来过了,我又走了。
      
      年疏越想越觉得魔尊性情古怪。
      
      这一晚,黎长老宣布了大概有十余件情报,最后收尾时话未说尽,年疏感觉他应该还藏着什么大招,怕是要在后面几天才宣布。
      
      黎长老主持的时间没过太久就要结束了,剩下众仙门博弈的时间才是最关键的。暗月山庄不会白送情报,只有奉上他们想要的东西,才能获取最终的情报。
      
      大殿里喧闹了好一阵才渐渐平息,有的仙门似是成竹在胸,早早退场回去休息了。年疏干陪着看了一阵,便也决定回房去了,以免再和化雪门的人起冲突。
      
      回去的路上静悄悄的,夜色已深。
      
      年疏对着天空轻舒了口气,至少没把鬼面人逼出来,说明他今晚算是平安度过了吧?
      
      待年疏沉沉进入梦乡的时候,屋顶上才有了极轻的动静。
      
      “主上。”一道女声在沉静的夜晚中响起。
      
      深蓝色的身影弯下腰来,昭示着自己的忠诚。
      
      “烟女。”
      
      原本背对着的人转过身来,红色的面具十分刺目。
      
      二人在屋顶处轻声说了些什么。
      
      片刻后,见鬼面人不再有吩咐的样子,烟女适时起身,准备退下。
      
      然而才刚刚起身,鬼面人便忽然道:“你身上有点其它的气息。”
      
      烟女始料未及,微微愣了一下,才低声道:“主上放心,它已经走了。”
      
      鬼面人没再多说什么。
      
      其实与其说是担心,不如说是惊讶。烟女独来独往久了,身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小东西陪伴了。
      
      ……
      
      夜风渐渐变得湿润起来,吹得院落里的竹林“唰唰”作响。转眼已是翌日清晨。
      
      年疏是被吵闹声惊醒的。
      
      “不好了——!”
      
      外面有人持续在叫喊。
      
      年疏急忙坐了起来。外面出什么事了吗?
      
      他赶出来的时候,发现客房这边的宾客大多已经不在房内了,人群都在往南边的客房赶,就连暗月山庄的侍从们都是来去匆匆的模样。
      
      年疏快步追上了队伍。
      
      只见南边客房区人头攒动,侍从们面色苍白,不断劝阻着化雪门的弟子。
      
      “放开我!我们想过去看师弟最后一眼都不行了吗?!”其中一个化雪门弟子言辞激动地冲拦着他的侍从吼道。
      
      众人围着一间敞开的客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年疏好不容易挤到了靠前点的位置,打算好好情况,结果下一秒就被人揪住了衣领。
      
      “是你!”化雪门的弟子怒目直视着年疏,“是你杀了我师弟!”
      
      “没错!一定是这家伙!”另一个弟子也跟着冲了出来。
      
      年疏抬眼认出他是昨晚跟着嘲笑他的那个化雪门同伴,但对眼前的情况还没弄清楚。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年疏问道。
      
      “你还在这里装什么?!我何师弟昨晚和你闹了矛盾,你气不过就害死了他!”
      
      年疏大惊。
      
      昨晚那个何生……死了?
      
      碰巧正在何生房内调查的黎长老等人退了出来。
      
      “你们在此喧哗什么?”黎长老对于这突然的事件也不高兴,月宴是他负责的,现在闹出了人命,还是化雪门的人,恐怕事情不好收尾了。
      
      化雪门弟子见是黎长老他们出来了,也不好再继续发作,只好暂且松开了年疏的衣领,嘴上却不停歇:“黎长老,凶手就在眼前了!我何师弟平日本本分分,何时跟别人闹过恩怨?”
      
      言下之意便是认定年疏定然是凶手了。
      
      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年疏。
      
      是了,断路崖本就为魔修,干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根本不足为奇。这是千百年来仙门正道普遍的共识。
      
      更何况昨晚年疏还和化雪门起了矛盾,的确有杀人动机。
      
      黎长老虽然年事已高,但眼中仍然清明,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年疏,摇摇头道:“凡是要讲个依据,你这样空口断案怕只会枉了你师弟这条姓名。”
      
      跟着一同出来的胡一峰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他没想到黎长老竟然会帮断路崖的人说话。
      
      年疏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向黎长老道:“多谢黎长老。昨天我离开月宴大殿后就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根本没有出过一次房间。”
      
      “你这是口说无凭!”化雪门弟子依然很激动。
      
      “那你说我杀人岂不也是口说无凭?”年疏反将一军。
      
      黎长老抬手道:“好了!先不要争吵。刚才我们调查过了何生的尸体,何生是中了‘醉朦胧’毒发身亡的,这种毒用不好会反噬自身,一定是用毒高手才能做到的。”
      
      “用毒高手何其多,再说这‘醉朦胧’本也不是什么独门秘方,只是材料有些许难找罢了。”其他仙门弟子看了许久,也开始表达自己的看法。
      
      “说到用毒高手,断路崖岂不是刚好有一个!”胡一峰道。
      
      年疏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谁——
      
      殷离缠。
      
      想起当初在客栈,有人打着断路崖的旗号欺负阿英,当时殷离缠连面都没露就把那人弄死了,不会这回也是他吧?
      
      可是转念一想,殷离缠根本没有跟来,这样的话最有可能的岂不是……
      
      鬼面人?!
      
      年疏定了定神色,对黎长老等人说道:“断路崖能人异士不少,确实有会用毒的,但是这也并不能成为决定性的证据。为了一点小矛盾就动手杀一个人,诸位未免也太小瞧我断路崖了。反正我人就在这里,月宴也不可能就这样终止,不妨让我同诸位各自调查?”
      
      年疏纠结了半天,还是打算先按兵不动,等一会儿散了赶紧找鬼面人对个质。他在这儿一通乱说,回头万一真是断路崖动的手岂不是自打脸!
      
      “不知能否让我去看看这位何修士的尸首?”年疏试探道。
      
      不出所料,化雪门的人当即就给否了。
      
      黎长老本身是同意的,但是碍于化雪门的人情绪激动,只好暂且作罢。他吩咐侍从处理现场,杀人犯还没找到,便先把何生的尸体送到独立的一个房间去。
      
      说了点稳定人心的话,同时加强了守卫,黎长老带着歉意亲自护送胡一峰等人离去。
      
      如今虽说罪名还不至于安在年疏身上,但是鉴于暗月山庄和断路崖的关系,搞不好黎长老最后为了交差就把他送出去顶罪了。
      
      这样的话,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找鬼面人商议下后续的对策。
      
      年疏这样盘算着,不知不觉就走回了客房这边。
      
      刚一推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抹红。
      
      熟悉的鬼面具。
      
      年疏吓了一跳,赶紧转身把门关死了。
      
      “……你要吓死我啊。”年疏压低了声音问道。
      
      鬼面人端坐在房内的木椅上。
      
      “出事了。”年疏走过去道,“化雪门的何生死了。”
      
      说着,年疏悬着一颗心,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不会是你干的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v=今天双更吧——《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