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断路崖。
      
      幽幽的香气自香炉内缓缓飘出。
      
      白衣少年站在桌案前,正手持毛笔悠然画着画。黑色的墨笔在白纸上轻轻划过,悄然留下一朵夏荷的雏形。
      
      帘子外面晃出一个身影。
      
      “查到了他踪迹了?”白灵见是自己派出去的探子,于是停下画笔,抬头问道。
      
      探子:“回禀白灵大人,年疏目前已入住在乌灵郡留仙楼。”
      
      “他住下了?”白灵奇怪地皱了皱眉头,“他不是接了取模具的任务吗?”
      
      “是的,百合堂还没出货,所以他需要再等两天。”
      
      白灵继续作画,“那他都忙着干什么了?”
      
      探子:“他去买了笔墨,看着是要练字。”
      
      “……”白灵笔尖一顿,“除了这个呢?”
      
      “还在客栈仗义执言救了个爷孙。”
      
      白灵:“……”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
      
      白灵气得把毛笔一摔,怒道:“我是让你给我报告他的好人好事来了?”
      
      探子立马跪下磕头。
      
      白灵:“然后呢?还有什么?”
      
      探子无辜道:“……没了。您不是急着叫我回来吗?”
      
      白灵这回气得把毛笔丢了出去。
      
      而此时的留仙楼客房里——
      
      老头儿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床前,猛然抬掌,神色也变得凌厉起来。正要将掌心袭向年疏,身后窗外忽然有了“沙沙”的风声。
      
      银光闪过,几道银针“嗖”地冲向了他。
      
      老头儿的身法远比他看起来要灵活,只见他迅速闪过身,躲过了银针的攻击。
      
      “殷离缠!”老头儿狠狠念叨一句,随即不甘心地跑到另一头的窗边,纵身一跃跳了出去。
      
      倒在床上的年疏被老头儿的声音惊醒了。
      
      年疏迷迷瞪瞪地睁开双眼,看了看身边睡着的小女孩,笑了笑,之后忽然察觉到了什么,歪头瞅了瞅床边。
      
      一个一身黑色劲装,身材瘦削的男人正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对方戴着面罩,导致年疏看不清他的脸,只能透过那双凌厉的眼睛初步感知到对方身上的寒意。
      
      “你……是谁?”年疏呆呆问道。
      
      对方和他对视了一会儿,才开口答了一句,“殷离缠。”
      
      年疏:“哦……”
      
      他实在是没想到殷离缠是干什么的,所以只能敷衍地“哦”这么一声。原谅他只看过《仙魔诀》前几章,好多人物都还没出现的啊!
      
      越想头还越疼,年疏按了按太阳穴,艰难地坐了起来。
      
      殷离缠随手递给他一杯水。
      
      也许是看出了年疏的心虚,于是殷离缠又补了句:“我是你师弟。”
      
      “噗——”年疏差点把刚喝进去的水给全喷出来,“师弟?!”
      
      殷离缠倒是没太大反应,还主动把他手里的水杯给拿了回来。
      
      “你这样子来乌灵郡做什么?”
      
      这话听到年疏耳朵里就自动变成了“你个弱鸡还来乌灵郡做什么”,年疏靠在床头,慢吞吞道:“我接了个取模具的任务,就来了。”
      
      “……”殷离缠沉默了。
      
      “有什么问题吗?”年疏不解道。
      
      之前521听他接了这个任务也很无语的样子。
      
      殷离缠道:“这是魔尊发布的任务。”
      
      年疏内心:怪不得没人接?
      
      但是嘴上不能这么说啊,于是他随口吹捧道:“师父一定是订制了什么神兵利器或是珍奇宝物的模具,是我有幸抢到了这个任务。”
      
      殷离缠神色淡淡,幽幽地回了句:“是做点心的模具。”
      
      年疏这回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殷离缠见怪不怪,转了个话题道:“刚才你救的老头儿不是什么好人,这个孙女应该也是假的。”
      
      “什么,假的?”那他费半天劲救啥呢?!
      
      “她的毒倒是真的。当时她中毒的时候我还在场,这些天我一直在寻她。”殷离缠低头盯住了年疏,“没想到最后被你救了。”
      
      年疏心头一惊。
      
      他都看到了?
      
      “我还要继续去查那个老者的身份,你没事就先回去吧。”殷离缠伸手摸了下年疏的额头。
      
      他的手凉凉的,年疏也没躲,反倒觉得颇为舒服。
      
      “模具还没取出来呢,我还得等两天。”年疏如实道。
      
      殷离缠看了看窗外,往年疏怀里丢了个小瓷瓶,随后便头也不回地消失了踪影。
      
      年疏把小瓷瓶拿了起来,闻了闻,里面好像是药?
      
      还没探究出这瓶子里是什么东西,小女孩就醒了。
      
      意外的,小女孩对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都记得一清二楚,她只是身体不能自控,但其实神志是清醒着的,甚至把那个假冒的爷爷是怎么回事都交代了清楚。
      
      原来女孩的名字叫阿英,那天意外中毒后,变得痴傻模样,家人医治不能,又不想得罪了冥轮教,便狠心把她丢弃了城外。这老头儿趁虚而入把她拐走,并把她带到了乌灵郡,而且一直在找断路崖的人。
      
      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说起这段经历不禁哭得梨花带雨,看来这段时间真是遭了不少罪。
      
      年疏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才这么小的孩子就不得不面对这些,着实可怜。
      
      “那你今后怎么办?”
      
      话刚一出口,房门就被撞开了。
      
      原来是客栈老板带着一个老大夫赶过来了。
      
      老板居然还是亲自去找的大夫,一路跑来气喘吁吁的:“来……来晚了,大夫那边也有个急病的,一时抽不开身来。”
      
      年疏起身道谢:“没关系,能来就好了。她身体已经好多了,麻烦您再给仔细瞧瞧,诊金我照付。”
      
      “到底是你病还是她病啊?”老大夫喘着大气,背着药箱走到床前。
      
      他左瞧右瞧了一阵,说道:“我看着小女孩没什么病的样子,不仅没病,身体状态还挺好!”
      
      年疏自然知道是金莲的厉害,但他也不好多解释。
      
      “我瞧着倒是你不太对的样子,你坐下来,我给你瞧瞧吧!”老大夫挺强硬,抓着年疏的手就把他按到了椅子上。
      
      经大夫诊治一番,年疏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发烧了。
      
      于是病号转成了他自己。
      
      老板挺热心,赶紧给他开了个新客房。阿英一直跟在旁边照顾他,小小的身体一直伏在床边,不肯离开。
      
      之后的两天,年疏大都是在治病、吃药中度过的,精神稍微好点的时候他就打坐练习《金莲诀印》。
      
      手掌心的金莲虽然更加黯淡了,可是想想身边活蹦乱跳的阿英正是自己治好的,又觉得挺值得了。可惜“医人不自医”,他救了阿英却没力量再救自己。
      
      两天后,模具推迟的期限已到,年疏前往百合堂取走了订制的模具,也告别了留仙楼。
      
      也许是可怜阿英的身世,加上感慨于阿英对年疏的知恩图报,客栈老板夫妇竟然把她收养了。年疏那时才知道原来老板夫妇恩爱多年,可惜一直没有个孩子。
      
      临走时,站在老板夫妇身边的阿英抹着眼泪,挥手送走了年疏。年疏虽然不能明着说自己的身份,但是答应了会回来看她。
      
      年疏独身回到断路崖,再度回来的感觉格外不一样。
      
      以前年疏一个人在家住的时候,每次回家都会站在门口冲着空气喊一句“我回来了”,就像某种仪式一般。
      
      即便知道已经没有人在等他,他也坚持这样说着。
      
      那么现在呢?
      
      年疏看了看断路崖的铁索桥,这里就是他这辈子的家了。
      
      “我回来啦。”
      
      对着空气低声说了这么一句,年疏踏上了铁索桥。
      
      铁索桥本身并不是很稳,再加上年疏脚下没什么功夫,因而过得很慢。不过是一个低头再抬头的时间,年疏忽然发现桥的另一头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个人来。
      
      那是一个举着烟杆的女人。
      
      女人身姿轻盈,有一头乌黑的盘发,发间随意地插着两支发簪,脸上画着浓重的妆。
      
      一身深蓝色衣裙长得拖了地,领口处陡然下坠,露出了白皙的肩膀。
      
      她走路的步子极小,走起来还又晃又扭的。
      
      人还没走到跟前,年疏就闻到了对方身上飘过来的烟草味。
      
      幸好铁索桥算得上宽敞,他还不至于和这女人撞上。
      
      过了一阵,二人终于碰面了。女人挥了挥烟杆,突然探过身来,先是嗅了嗅年疏身上的味道,随即又从红唇中吐出几圈白色的烟雾来。
      
      年疏被熏得咳了几下。
      
      女人就面无表情地挥着烟杆继续走她的路去了。
      
      年疏虽然觉得对方这样做有点失礼,可是一想这里毕竟是断路崖,众多魔修栖居的地方,什么奇人异事发生倒也不足为奇了。
      
      因此年疏也没太放在心上,只是赶紧过了铁索桥。
      
      自己所住的小院已经近在眼前了,年疏有点亢奋,可是走路的步伐却无法再加快了。原本以为在留仙楼休养两天,吃点药身体已经没事了,没想到他就走了这么点路,就又觉得虚弱起来。
      
      年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终于是撑到了小院前。
      
      进了自己房间,他第一件事就是倒在床上歇一歇。
      
      整个头都昏昏沉沉的,就在年疏马上要睡着的时候,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把他惊醒了。
      
      “年疏师兄,你在吗?”
      
      一道温柔的女声自门外响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双更啊!啊!——《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