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翌日清晨。
      
      年疏独自离开了断路崖。幸亏昨天书生有给他指过路,还有521消失前留下的地图,否则他连出口在哪儿都不知道。
      
      断路崖的出口是一条长长的铁索桥,这是普通人的过法,大多数魔修都是飞来飞去的。
      
      而我们的年疏,自然只能腿儿着走过去。
      
      偌大的断路崖,堂堂魔尊的巢穴,年疏左右环视了一圈,居然没发现一个守门的人。难道还是随便进出的不成?
      
      出了断路崖,年疏一个人东问西问,总算在午后时分找到了位于乌灵郡的百合堂。
      
      正是做生意的时候,乌灵郡的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百合堂就在这条主街上,占据了绝佳的地理位置,可是门口称得上是门可罗雀。
      
      抬头看着那略显陈旧的牌匾,年疏先入为主地认定这是一家老字号,直接就迈了进去。
      
      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个花白胡子老头儿坐在紧里头,桌上散乱地堆了一片稀奇古怪的零件,他正专心致志地鼓捣着什么东西。
      
      “请问……?”
      
      “……害!”老头儿猛地一抬头,“你吓我一跳!”
      
      年疏无辜地看了看老头儿。
      
      他的声音已经很轻了啊!
      
      “请问之前是不是有人在这里订制了一套模具?”年疏不多做纠缠,直奔主题。
      
      老头儿撇了撇嘴:“我这里压了好多套模具的单子呢,你说的是哪一套?”
      
      年疏想了想,低声道:“断路崖的。”
      
      “……哼。”老头儿听完突然冷哼一声,像是在和谁赌气一般。
      
      年疏:“??没做好吗?”
      
      老头儿没好气道:“缺了点材料,还得再等两天。”
      
      “哦,谢谢,那我过两天再来取吧。”
      
      “等一下。”老头儿叫住了转身欲走的年疏,“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年疏摸摸鼻子,尴尬地笑道:“寻常小人物,自然没什么露脸的机会。老先生没见过我也是正常。”
      
      “断路崖倒是没见过像你这么正常的。”老头儿嘀嘀咕咕地说了一句,可惜年疏没听清楚。
      
      “你后天再来吧!”这么一说便是下逐客令了。
      
      年疏也没想多待,给老先生行了个礼便出门了。
      
      午后的太阳正足,年疏犹豫着这两天该如何打发时光。现在回去的话感觉白来一趟了,还不如趁机留在乌灵郡四处看看。
      
      年疏随便找了个路人,问了下这里有名的客栈。路人给他指了个叫“留仙楼”的地方。
      
      他顺路还去买了笔墨,回头可以带回断路崖练毛笔字。喝茶、练字这些颇具老人家色彩的习惯还都是当初他爷爷传给他的。
      
      留仙楼是乌灵郡上客流量最大的客栈。
      
      午后原本是客栈最闲暇的时间,不料今日却不同往日。
      
      年疏刚看到留仙楼的招牌,便听到一声尖利的哭喊。
      
      客栈里挤了不少人看热闹,有食客,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路人。
      
      “乖孙女,你别哭了!咱们快给人家赔个不是!”一个衣着简陋的老头儿搂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弯腰打算给人道歉。
      
      小女孩哭得很惨,声音还断断续续,一抽一抽的,年疏走过去的时候听着就觉得怪异,结果看到正脸了才发现:小女孩的眼神呆滞,看起来有点傻傻的,连走路都费劲的样子。
      
      坐在他们对面的是两个公子哥儿模样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个手里举着块玉道:“光赔不是就行了?这可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她碰坏了我可不会善罢甘休!”
      
      旁边的同伴也跟着附和,看样子是不想轻易放过这对爷孙了。
      
      “真的对不住!我们不是本地人,身上盘缠不多,您大人有大谅——”老头儿挂着皱纹的脸上满是卑微。
      
      本来在柜台那里算账的老板见状,急忙赶了过来。做生意的最怕的就是闹事儿的,那小女孩看着痴傻,不小心撞到了那公子哥儿,没想到就这么被讹上了。
      
      “几位爷消消气,我再送您几盘菜,图个好意头!”老板揣着手陪笑道。
      
      谁知那公子哥并不领情:“你算什么东西?!我家里可是断路崖的!没你事儿别在这儿瞎掺和!”
      
      一直混在人群里围观的年疏听到这话,当即吃了一惊。
      
      难道521之前跟他说的话不是忽悠他的?
      
      身旁的其他围观百姓也顿时往后退了退,看样子是颇为忌惮。
      
      年疏犹豫了下,是否该上前帮忙。他倒是很想帮,可问题是他没什么真功夫的……如果对方真是断路崖的人,那他搬出首徒身份能有用吗?
      
      回想起在院子里时周围魔修对他的反应,年疏不禁怀疑会不会产生反效果。
      
      内心正挣扎着,那边已经要动手了——
      
      “没钱就拿你孙女来押!我家里正缺个使唤丫头!”
      
      老头儿哀嚎一声,想要护着自家孙女,没想到几人拉扯间,竟然把小女孩推到了人群中。
      
      年疏低头看着被推到他脚边的小女孩,心里一声叹息:“看来老天爷都让我帮忙了。”
      
      他刚把小女孩扶起来,对方已经吵着迁怒他这个“路人”了。
      
      “兄台,看你们二位气度不凡,何必跟个小丫头置气呢?”年疏微笑着拱了拱手,主动说道。
      
      “你又是什么东西?”公子哥儿斜着眼睛看向年疏。
      
      “多管闲事,等着我们断路崖收拾你呢?”公子哥儿提高了音量,作势要揪住年疏的衣领。
      
      年疏内心顿时颇有种“大水冲了龙王庙”的微妙感觉,虽然他并不想和这样的人为伍。
      
      然而他的手还没摸到年疏的衣领,就见银光一闪,公子哥儿顷刻间倒在了地上。
      
      跟他一起的另一个同伴赶紧冲了过来,摸了下鼻息,地上那人竟已经没气了。而旁边围观的百姓“腾腾”的往后退了几步,只有年疏后知后觉地僵在原地。
      
      不知道是哪个路人在人群里大喊了声:“是殷离缠!”
      
      结果人群中就如同被扔了颗炸弹般,大家纷纷喧嚷起来。
      
      “断路崖的来清理门户了啊啊啊——”
      
      “听说死了的这家伙前些天还奸污了一个黄花大闺女——”
      
      “真解气啊!”
      
      百姓们见出了人命,嚷嚷着四散而去,一边走一边还不忘了再聊两句八卦,也不知道是真怕还是假怕。
      
      原本气焰嚣张的公子哥儿慌乱地四处张望了下,也吓得丢下同伴跑路了。
      
      客栈老板哀叹一声,今天的生意是没法做了。大白天出人命,真晦气啊!
      
      他叫了小二,让他快点把尸体运出去。和断路崖打交道久了,没事见点血光出点人命已是不足为奇。
      
      事情的发展显然出乎了年疏的预料,不过听了百姓的议论,他便觉得此人死有余辜了。
      
      年疏绕开地上的尸体,上前扶起了跌坐在地的老头儿。
      
      “老人家,您没事吧?”
      
      老头儿给孙女掸了掸身上的土,无奈道:“我没事,有事的是我这孙女啊!”
      
      “我见您孙女行为和常人有异,是生了什么病吗?”
      
      “不是病啊!我们本是甘城人,那里有个势力很大的教派叫冥轮教。前些日子,我带着孙女在外面摆摊做生意,没想到赶上了冥轮教和断路崖的冲突,我家孙女中了冥轮教的毒掌,从此便痴傻起来,隔几天发作一回,四肢都疼得受不了。”
      
      年疏没想到小女孩的痴傻竟还和断路崖有些关系。
      
      “我不敢去惹那冥轮教,只能到处找大夫给孙女治伤,最后还是大夫说,你要真想救,不如去断路崖试试运气,断路崖有用毒的高手。所以我们才辗转来了乌灵郡。”
      
      “方才吃饭时,我听到那几位爷谈起了断路崖,我就想过去请他们帮帮忙,结果我孙女直接冲过去撞了他们——”
      
      说到这里,老头儿已是眼中含泪。
      
      “断路崖的事,我帮您打听打听吧。”年疏看着于心不忍,于是说道。
      
      “真的吗?!”老头儿喜出望外。
      
      “真的,不过我可能帮不了太多……”年疏话音还未落,那小女孩突然歪了歪脖子,四肢抽搐起来。
      
      这症状必然是发病了。
      
      年疏示意老头儿先带女孩回房间躺下。
      
      客栈老板也算个老实人,见状也过来搭了把手。
      
      护送到了二楼客房,年疏回身塞给老板几块灵石:“劳您帮忙再请个靠谱的大夫来。”
      
      老板低头一瞅,这位出手还挺大方,这都够请十个大夫了!
      
      年疏安排完便跟着进了客房,老头儿已经把孙女抱到了床上。
      
      小女孩疼得一直在叫唤,按都按不住。
      
      年疏找了块布料塞进了小女孩的嘴里,生怕她咬着舌头。
      
      “这可如何是好啊!”老头儿急得不行。
      
      “您先别急,我先看看她情况。”年疏坐在床头,明面是要看看女孩情况,其实暗地里在呼叫521。
      
      “521,你在吗?我能用金莲救她吗?”年疏尝试呼唤系统。
      
      过了几秒,回应他的并不是活泼的521,而是系统提前设定好的回复程序:“警告!宿主目前金莲力量不足,若强行使用金莲力量,将对宿主身体带来不好影响。”
      
      年疏犹豫了一瞬,问道:“影响大吗?”
      
      系统:“估测结果——影响轻度到中度,可能导致虚弱、发烧等病症。”
      
      年疏听完舒了口气,比他想象中好多了,如果是发烧这样的病症他倒是可以承受。
      
      “那我要救。”年疏坚定道。
      
      系统:“请参照本系统引导,启用金莲。”
      
      年疏装着样子,查了查小女孩的情况,然后对老头儿说道:“我略通些医术,如果您信得过我的话,请先到外面等候,我或许能缓解您孙女的症状。”
      
      他没用过这金手指,因而没敢打包票说一定治好。
      
      老头儿见孙女有救了,千恩万谢,赶紧退出了房间。
      
      年疏立刻遵照系统的引导提示行动起来。
      
      金莲治愈的原理是通过直接接触,将年疏掌心的金莲之力灌输到伤病之人的体内,因而直接接触效果是最好的。
      
      但鉴于对方是个小姑娘,年疏不想被当成变态,所以在搜索到小姑娘受伤位置是肩膀后,是隔着衣服来治疗的。
      
      也许是因为被温暖柔和的金莲之力包裹住了,小女孩很快就不再挣扎和叫唤了,只是时不时皱下眉头。
      
      年疏轻闭双眼,掌心用力,将力量一点点灌输给小女孩。
      
      没过多久,年疏便觉口干舌燥起来,知道是自己力量不足的缘故,他继续硬撑了一阵,终是停下了动作。
      
      眼皮变得异常沉重,他想要睁开双眼竟然觉得十分困难,头部也开始跟着晕眩起来。
      
      第一次体会到金莲带来的副作用,年疏感到极不适应,很快就昏倒在了床头。
      
      房间里很安静。
      
      床上的小女孩终于渐渐舒展了眉头,脸色也不再那么苍白。
      
      “嘎吱——”
      
      门被悄悄推开了。
      
      方才的老头儿慢慢走了进来,脚下一点声音都没有。
      
      看着倒在床头的年疏,老头儿猛然抬起了手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师弟天下无双!!——《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