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小姐……”环儿担心地望着林雅,“难不成魔尊发现咱们动的手脚了?”
      
      “……”林雅沉默不语。
      
      “他可从来没对您这么冷漠过啊!”环儿急道,“难道白灵少爷他……?还是魔尊发现咱们之前给年疏的药……?”
      
      “别说了。”林雅心中气极,竟忍不住迁怒到了环儿身上。
      
      环儿立马噤了声,小心观察着小姐的脸色,过了一会儿才道:“小姐,化雪门的人正在给他诊治,眼下正是您表现的机会,我们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你把魔尊当成什么人了?”林雅冷笑道,“他怕是对我起了疑心了……更何况,殷离缠也在里面。再动手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
      
      堂堂医药圣手林雅此刻竟被关在门外,着实令在场的化雪门弟子吃了一惊。
      
      林雅强装镇定,实则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扒了年疏的皮。
      
      她何时不是被大家关照宠爱的真人义女?又何时曾受到过这种屈辱?!
      
      可是她不能发作,她不能!
      
      有这么多的人还在看着她!
      
      此时,房内的年疏正在接受殷离缠的诊治。
      
      殷离缠精通毒术,对医术也算有一定研究,他摸了摸年疏的脉象,果然感觉到对方体内寒气四溢,加上鬼婴附身的缘故,身体虚弱至极,连意识都开始混沌不清了。
      
      “魔尊,年疏师兄这种情况,我只能暂时给他喂毒,以便暂时压制住他身上的鬼婴。”殷离缠也觉颇为难办。
      
      鬼婴二次附身便极难除去了,如果不想办法压制它,鬼婴只会想尽办法折腾年疏。
      
      沉珂如何能不知道年疏身体的状态?
      
      殷离缠所说之法也只是权宜之计罢了。
      
      当今世上,擅长秘法之术者唯有一人堪称正宗,那便是明月岛上的明月真人。
      
      若要彻底除去鬼婴,怕是只能带年疏前往明月岛了。
      
      窗外,雪影飘摇。
      
      深夜的化雪门格外寒冷。
      
      原本已不知在这里独守多久的红衣人终于悄无声息地离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黑色的身影。
      
      屋内的烛火十分昏暗。
      
      殷离缠走近床边,查看了下年疏的状态。
      
      没想到偏是这么巧,魔尊守了那么久也没能见他清醒,如今魔尊走了,他却刚好醒了。
      
      “你醒了。”殷离缠轻声说道。
      
      年疏精神不太好,想动也动不起来,只能躺着问道:“我们回化雪门了?”
      
      “回了,暂时留在这里休养。”
      
      “红鸳夫人呢?”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胡宣廷和红鸳二人的对峙时。
      
      “死了。”殷离缠的声音配合着雪夜,显得更为压抑,“死有余辜。”
      
      年疏想张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家很难去评价红鸳夫人这个人。
      
      他没想到的是,殷离缠会对一个人有这样明确的厌恶感。在他印象里,师弟殷离缠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模样,会说话,会做事,也会关照人,可是一切都那么平淡,不起一丝波澜。
      
      “我很惊讶,师弟你会这么厌恶红鸳。”年疏说出了心中所想。
      
      能让殷离缠说出这样决绝的话语的人,年疏只能想到那天晚上在断路崖外崖被泼了一盆冷水的醉鬼。
      
      那时殷离缠刚好不在崖内。
      
      如果他在的话,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虎毒尚且不食子。”殷离缠淡淡道。
      
      “她孩子好了吗?”年疏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想起被红鸳夫人利用的那个孩子。
      
      殷离缠静静看着他回道:“好了。被你治好了。”
      
      年疏这才勾起了唇角,忽的又想起之前殷离缠背着的昏迷的白灵来,便顺势问道:“对了,白灵是怎么回事?”
      
      殷离缠眼底沉了沉,回道:“被冥轮教的人偷袭了。林雅现在在照顾他。”
      
      也许是因为考虑到了什么,殷离缠轻轻拍了拍年疏的额头,又说道:“你不需要知道这么多,安心养伤吧。”
      
      这时候,窗户被外面的风吹开了,殷离缠忙起身去关。
      
      年疏才发现,原来外面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而且还伴随着强烈的寒风。
      
      “师父也在门里吗?”魔尊来无影去无踪的,而且很不喜欢跟人住房间,他有点担心。
      
      回答他的是在窗外悄然出现的红衣。
      
      窗户被他轻轻敲响。
      
      如血的衣衫被肆意的雪风不断地吹起,随着窗户的打开,一阵寒意便扑面而来。
      
      年疏挣扎着坐了起来,兀自注视着站在窗外没有进来的魔尊。
      
      他的身上和头发都压了不少雪,衬得整个人更加冷酷。
      
      沉珂低声和同样站在窗边的殷离缠说了些什么。
      
      年疏:“师父不进来吗?”外面雪太大了啊。
      
      沉珂抬眸看了看床上说话的年疏,又低头瞥了眼自己身上披着的残雪,最后只是让殷离缠重新关好了窗户。
      
      不知为什么,年疏心里莫名有点难过,要是师父能进来就好了。
      
      独自离开的沉珂一个人走在雪地里,红色的衣衫煞是刺眼,旁人见了却不敢过来答话。
      
      沉珂走了不远,便看到打伞等候在此处的林雅。
      
      “魔尊……”林雅赶紧唤了一声,生怕对方无视了她。
      
      其实沉珂并没有打算无视他,反而还会主动跟她说话:“你怎么在这里?”
      
      林雅应该是在照顾白灵才对。
      
      “白灵已经好多了,我把他治好了!只是还未醒……”林雅极力证明着什么,“魔尊跟我一起去看看他吧?”
      
      沉珂:“我会去看他,但不是和你。”
      
      林雅只觉自己胸口像被人扎了一刀,对方的意思再直白不过了,“魔尊,你不能这么对我!”
      
      沉珂语气冷冷:“是你自己越了界。”
      
      林雅急得眼眶发红:“我没有!是他先越了界!从前你不会这样对我的,你怎么能为了他……”
      
      “你干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白灵伤成这样,是为什么,你也清楚。”
      
      如果不是白灵有意告知年疏林雅害他的事情进而会打断红鸳夫人计划,他根本不会被守在暗处的冥轮教重伤。
      
      林雅心中恼恨,嘴上的话竟也愈发凉薄起来:“魔尊,鬼婴之症,殷离缠师兄根本除去不得,当今世上唯有我义父明月真人能救得他。”
      
      言语中竟是要威胁魔尊。
      
      沉珂面无表情地听完,回道:“我若想让真人来救,何须凭靠你?”
      
      林雅怔在了原地。
      
      魔尊……他不需要我?
      
      他怎么会不需要我?!
      
      义父当年对魔尊有恩,在断路崖这些年来,魔尊也一直照顾于她,显然是忌惮和报答真人之意。断路崖需要她林雅,更需要她义父明月真人的支持,这些都是已经在她脑海中根深蒂固的信念。
      
      沉珂竟连多一句话都不再留给她,转身消失在了飞雪之中。
      
      林雅的想法固然可笑,但是有一句话她说对了——
      
      这鬼婴世上只有明月真人能除。
      
      断路崖必须前往明月岛寻找明月真人才能救得了年疏。
      
      殷离缠代表断路崖去找化雪门的少门主胡宣廷辞行,不料却在大堂中见到了久违的老门主。
      
      老门主近日来身体也十分不好,从前是不满意儿子儿媳,现在是为了鬼婴的事操心。
      
      由于这些年化雪门都是组建仙盟的积极促成者,眼下老门主看着断路崖的人并没有什么好态度。
      
      胡宣廷知道自己父亲脾气,但是又拿他没有办法,目前还更紧迫的事要说。
      
      “殷兄,方才门下弟子来报,化雪门下山的内部传送阵被破坏了。若你们执意下山,恐怕只可徒步下山了。”
      
      化雪门因为建在山上,内部弟子往往都是借助传送法阵来上下山,而为了保护化雪门的安全,他们的祖上设有一道结界来禁止飞行法器的靠近。
      
      尽管断路崖的人急于下山,但是化雪门不可能为了他们破掉这防御的结界。
      
      想来也知道是冥轮教搞的鬼。不破结界便惹恼了断路崖,破这结界便可让冥轮教趁虚而入,化雪门夹在中间格外为难。
      
      殷离缠闻言并不意外。
      
      化雪门能闹成今日这样,守不好传送法阵也不足为奇。他们早就做好徒步下山的准备了。
      
      因而殷离缠直接道:“我师兄的伤不能再拖,我们明日一早就会下山。”
      
      胡宣廷意外于对方的坚定,但还是转而道:“既然如此,我们便多做些准备。一峰——”
      
      身旁的胡一峰立刻上前。
      
      “就由你跟着护送断路崖一行下山吧。”
      
      胡一峰当即领命。
      
      殷离缠大概听说了胡一峰和年疏的渊源,如果是派别人他怕是会当场拒绝。
      
      一夜过去。
      
      山上的天气依旧恶劣,而且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这也是为什么断路崖不再拖下去的一个原因。
      
      积雪再多些的话,怕是会出现雪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