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年疏一行在客栈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便出发前往化雪门。
      
      在山下放眼看去,天际屹立着雪山,白皑皑一片。
      
      清晨的日光没什么温度,年疏修炼《金莲诀印》多少让自己的体质变得更好了些,但是真登上雪山了,不免还是觉得扛不住寒冷。
      
      相比之下,殷离缠和白灵明显轻松得多,殷离缠还把他的鹰苍岚放了出来,任它在半空中自由飞翔。
      
      年疏略带羡慕地看着最前面的殷离缠。
      
      白灵却白了他一眼:“看什么看!”
      
      “……”我看殷离缠也跟你有关系吗?
      
      “那是我师兄!不许看!”白灵不讲理道。
      
      年疏回击道:“那他还是我师弟呢。”
      
      白灵快走两步,追上殷离缠一副让他评理的模样:“殷师兄!”
      
      殷离缠知道白灵自小在家受宠,惯了一身脾气,走到哪儿都要当最好的,只好不张口。
      
      最后还是林雅出来打了圆场,白灵才肯罢休。
      
      沿着石梯,他们一路登上了雪山,入眼所见皆是白雪。寒风凛冽,像刀子一样刮在年疏的脸上,又过了一阵子终于是见到了化雪门的牌子。
      
      守在门外的化雪门弟子没想到断路崖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登上了山,连忙找人进去通报。
      
      盼了许久的断路崖总算是来人了!
      
      化雪门弟子把年疏等人请到前殿,暂且歇息。
      
      过了一会儿人,自殿内走出个仪表堂堂的年轻男子来,身后还跟着年疏的一个“老朋友”——胡一峰。
      
      胡一峰一看来人竟有年疏,心里是又惊又喜,还暗暗朝他眨了眨眼。
      
      接收到暗号的年疏冲他笑了笑。
      
      那领头的年轻男子正是化雪门的少门主胡宣廷,此人虽然五官俊朗,眉宇间却带着淡淡愁容,看来怪婴的事带给了他不小的打击。
      
      胡宣廷和殷离缠似乎是旧识了。
      
      “感谢诸位远道而来,化雪门如今内忧重重,还请几位施以援手。”胡宣廷拱手道。
      
      和年疏印象里的化雪门完全不一样,这位少门主看着就是个性情谦和的。如果是老门主出来迎接,定不会向断路崖这样示弱。
      
      这么说来,老门主不知道去哪里了?
      
      正巧殷离缠帮年疏问出了心中疑惑:“门主?”
      
      胡宣廷叹道:“我父亲经此一事,心中甚是憋闷,近日已然病倒了,还在调养中,因而不便来接待。”
      
      殷离缠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胡宣廷虽然心里急切,但没有立马要让他们前去查看怪婴之事,而是先安置好他们,接风洗尘。
      
      等到了晚宴时,胡宣廷才在酒席上说起了化雪门怪婴这桩事。
      
      一同参加的还有先到一步的苍穴派,据说苍穴派掌门已经初步了解了事态,还拟定了解决之法,只等准备妥当便要大显身手。
      
      苍穴派掌门年纪也已不小,长长的八字胡挂在嘴巴上面,看起来甚至有点滑稽。因为修炼多年,说话走路都一副生龙活虎之态,他和化雪门的老门主私交甚好,经常往来。
      
      见苍穴派掌门那气定神闲的模样,年疏却在心里暗自怀疑:如果这么容易解决的话,化雪门倾尽全门之力不至于闹到现在还没收场吧?
      
      胡宣廷感谢苍穴派的帮助,但是还是为断路崖的人说起了怪婴之事。
      
      几天前,胡宣廷的夫人原本在房间里休息,忽然疼痛难忍,产期竟是忽然提前了,化雪门的老门主一直盼着有个好儿孙,因而赶紧派了数个接生婆和丫鬟进去帮忙。
      
      少门主也担心自家夫人,守在门外苦苦等了许久。
      
      过了不知多久,孩子终于顺利生下来了,然而等待这胡宣廷的是房里的几声尖叫。
      
      胡宣廷顾不上其它,急忙冲了进去,却见里面服侍的几人跌坐在地,竟是一副吓破胆之相。
      
      “出什么事了?”胡宣廷惊道。
      
      不待其他人回话,那襁褓里的婴儿便开始“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声如同鬼魅,邪极了。
      
      胡宣廷闻声快步走到婴儿面前,拉开襁褓一看,这婴儿竟然脑袋硕大,身子却小,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这完全就是一个怪婴!
      
      他赶紧查看了夫人的情况,虽说无碍,但是哪个女人能接受得了自己生下如此个怪婴来?
      
      化雪门上上下下自此便开始为了这婴儿忙碌起来,老门主知道后当即晕了过去,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胡宣廷不似他父亲那般好面子,一心只想救下自己的夫人和孩子,因而向精通医术或者秘法的门派势力广发求助书,这才有了苍穴派和断路崖的到来。
      
      年疏听过一轮后,不由也暗自琢磨起来。如果只是身体畸形,那倒也不足为奇,但是那瘆人的笑声着实引人不得不深思。
      
      “胡少门主请放心!”苍穴派掌门道,“这怪婴只是被附身罢了,我派最擅长解除此法,明日一早,我便施法逼这鬼婴现形!”
      
      胡宣廷心中感动,连连称谢。
      
      “更何况,还有明月真人的义女林雅姑娘坐镇,少门主大可放心啊!”苍穴派掌门说着还不忘奉承一下明月真人和林雅。
      
      林雅谦虚一笑:“您真是高抬我了。我这点本事哪能和您放在一起说呢?”
      
      苍穴派掌门捋了捋胡须,哈哈大笑。
      
      晚宴过后。
      
      年疏收到胡一峰的暗号,二人在一处偏僻无人的庭院里碰了头。
      
      刚进了院子,年疏就看到前方不远处的石桌上摆放一个酒壶,两个酒杯,旁边站着的正是胡一峰。
      
      “怎么把我叫来了?”年疏奇怪道。
      
      胡一峰笑呵呵地请他坐下。
      
      “刚才晚宴上也没找着机会跟你说话……”胡一峰跟着坐下道,“上次月宴的事,多有得罪了。”
      
      “你还记着那事呢?”年疏道,“不是都回过信了,放心,我明白你的心意。”
      
      “喝酒喝酒。”胡一峰忙着给他倒酒,“刚才我看你根本没喝酒啊,这可是化雪门的特产呢。”
      
      “啊,我喝了两杯的,但是喝不了太多。”
      
      胡一峰性格豪爽,喝酒也是从不含糊,哪里听他推辞,急着又给他倒上一杯。
      
      “这几天,你们住在化雪门,还需要多担待。”
      
      年疏听他话里有话,便问他是什么意思。
      
      “怎么说呢,化雪门现在分成了两派。”胡一峰解释道,“其中一派对断路崖始终不太放心,认为上次月宴即便不是真的凶手,化雪门冤枉了你们,你们定然不会罢休,也算是结了仇了。”
      
      “……这是什么歪理?”
      
      “没办法。”胡一峰叹道,“少门主和老门主想法也不一致。老门主一心要促成仙盟之事,更有意争取盟主之位,势必要和断路崖走两条路了。”
      
      正说着,院子外有人声传来,胡一峰意识到可能是有同门路过,赶紧又把声音压得更低。
      
      年疏也跟着等了片刻,直到外面没动静了才问道:“那你这么相信我?”
      
      胡一峰:“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我看到了,知道了,自然知道后续如何对你。”
      
      年疏闻言笑了笑。
      
      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年疏的脸上都染上了一抹红。
      
      胡一峰看得呆了呆。
      
      二人喝了并没有太久,胡一峰见年疏喝得慢,正欲倒酒,没想到年疏直接“嘭”地趴倒在了桌上。
      
      “……年疏?”胡一峰看着年疏醉倒的模样,心里还诧异着:这么不能喝啊?这才几杯?殊不知北方的酒本来就更烈。
      
      胡一峰自知好心办了坏事,正琢磨着怎么把人送回房去,抬头就看到对面屋顶上单膝跪着个红衣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最喜欢人物,我pick美丽的烟女姐姐。——《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