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年疏算是半个路痴。
      
      所幸无名殿距离他的房间不是很远,基本上一条路走到黑,就一定能回来,否则年疏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回房了。
      
      一路上,一个人都没见着,倒是花花草草见了不少。
      
      回想刚才碰到的那个少年人,应该就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师弟——白灵。
      
      白灵是魔尊沉珂的三徒弟,还是白面书生的弟弟,因着这层关系,断路崖的魔修们一直认定他是最受宠的一个徒弟。
      
      不怪年疏这么猜测,因为沉珂虽然是个收徒狂魔,但据传闻也是个放养狂魔,他收的徒弟是多,但是他不按套路出牌,收完了就撒手了。整个断路崖能排的上名号的徒弟就这么几个。
      
      年疏虽然挂着个首徒称号,但性格不如林雅那般温柔,处世又不似白灵那般机敏,却是最没存在感的那个。
      
      整理了下穿越过来后的情况,年疏意识到了两点最关键的信息——
      
      第一,他在断路崖的地位、威望可能比他想象中还要低;
      
      第二,为了在这里愉快地生存,他有必要和断路崖的魔修们搞好关系,尤其是和他的师父魔尊沉珂。
      
      “系统,你还在吗?”
      
      “宿主你叫我521就行啦,穿越第一天是新手引导期,你可以随时召唤我,我会尽全力帮助你走向人生巅峰的!”
      
      “其实我并不想走向人生巅峰。”刚回到自己房间的年疏躺在床上,把脑袋枕在了手臂上,“但是不论在哪里,我都想活出自己的精彩。”
      
      正如他一个人在最后的亲人去世后,独自生活了数年的经历一般。
      
      所幸,在原来的世界,他无牵无挂。
      
      “魔尊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年疏基于自己的分析,和521确认道。
      
      521含蓄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他对徒弟的态度其实都差不多,只不过原主干过一些争宠之类的骚操作,沉珂又最烦别人骚扰他——”
      
      年疏大概明白了。
      
      不论是未成的功法,还是坏掉的人缘,既然他有幸借由原主这副身体继续活下去,那么他就去达成他的愿望吧,也算是一种回报。
      
      一夜过去。
      
      第二天一大清早,年疏就早早醒来了。他趴在床头,仔细看了看掌心的金莲,看起来依旧是蔫蔫的,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鉴于昨天晚上的遭遇,年疏冷静分析过后,认为在断路崖行事不能操之过急。原主就是过于急躁,失了先机,结果愈发不受待见。
      
      年疏向来不打无准备之仗,他既然决定了要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那每一步都要走得稳当。
      
      如今头一件要事,就是借着失忆的名头挽救一下他在断路崖群众心中的印象。群众缘好了,他想见魔尊成功率自然也会上涨,至少不会向昨晚那样被人挤兑。
      
      尽管年疏是最早跟随在魔尊身边的几个徒弟之一,但是情商低的吓人,性格阴郁好妒,惹来不少魔修的白眼。
      
      吃瓜群众们时不时讨论为什么当初魔尊会捡来这么个徒弟,后来有人分析出来了:魔尊是典型的外貌协会会长,收徒弟只看脸的。
      
      外界不知道的还以为魔尊喜欢拐卖人口要在家开后宫呢。
      
      年疏后来知道这么个缘故后,还送了个充满嘲讽意味的绰号给沉珂:“桃李满天下”。
      
      在费了些工夫给自己刘海理了个发后,年疏来到院子里,干了一件让所有路过魔修都大惊失色的事——
      
      给院子里的狗尾巴草浇水。
      
      路过吃瓜魔修甲:“怎么回事?首徒此刻不应该努力练功,以引起魔尊大人的注意吗?”
      
      路过吃瓜魔修乙:“他之前不是快死了吗?!有小道消息说他失忆了!”
      
      路过吃瓜魔修丙:“不可能!昨天他还去找过魔尊,还被白灵大人怼回去了!他一定是在演戏!”
      
      年疏一手提着壶,一手随意地搭在身后,一心只顾着浇花浇草,全然不在意附近的魔修们对他的热烈讨论。
      
      不仅不在意,甚至过了一会儿后,他还主动抬起头朝他们的方向投来一种极其平和,乃至是温柔的笑容。
      
      清晨的阳光淡淡地,撒在院子里,投到年疏的身上,泛起金色的光。
      
      从前头发遮挡得过于严重,大家都没能正经观察过年疏的脸,如今见了,竟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和清纯?!
      
      魔修们不敢置信,纷纷四散而去,赶着将这一惊天奇闻发布出去。
      
      断路崖这地方和外面隔绝得厉害,自成一片世外桃源,魔尊又懒得和那些整日叫嚣的名门正道打交道,平日里连点三教九流的八卦都传不进来,这回总算是爆出新八卦了!
      
      年疏待那些围观魔修走了后,继续又浇了好一会儿,直到让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受到了充足的照料才停下了手。
      
      其实此情此景,他应该沏好一杯香茗,坐在院子里细细品茶才对。但是他翻了半天也没翻出来,看来从前原主并没有这方面的喜好。
      
      柜子里倒是存了点酒坛子。
      
      莫非是个酒鬼?
      
      521给他出主意说这个世界喝茶的习惯是直接食用鲜叶,无需炙烤,可以亲自到外面去采,与其去找库房要,不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年疏想了想确有几分道理,他原本就喜好喝茶,不如备点。至于吃饭的问题,他倒不必担心,因为521告诉他这具身体目前是辟谷状态。
      
      找521要了份断路崖的地图,年疏便出发了。
      
      断路崖南面有一片种植林,里面就种有茶树,可以用来自给自足。年疏的目的地正是那里。
      
      徒步走了好一阵,年疏在521“错了”“是那边”“不对不对”等来回的纠正下,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茶林。
      
      “我刚发现,宿主,你这是不是叫不务正业?”521一脸痛心道。
      
      这个时候不应该火速冲到魔尊大人面前培养感情吗?!
      
      年疏不以为然:“人类的情感很复杂的,521你不懂,我这是套路。”
      
      521:“……”套你妹啊。
      
      年疏没敢多采,生怕被人揪了小辫子,放在包裹里藏好。
      
      带着小包裹,年疏打算照原路返回,但是他傲人的方向感迫使他一次次偏离方向。当他想求助于521的时候,521冷酷地回了一句:我自闭了,3小时内不要找我。
      
      年疏:“……”
      
      没了521的援助,年疏成功地迷路了。
      
      反复在茶林里转了不知多少圈后,他终于走出了茶林,但是又进入了一片未知的新区域。
      
      这还是因为他听到了水声才循着走过来的。
      
      越靠近,水声越大。
      
      原来这里是一处瀑布。白色的急流顺势而下,不断激起新的水花。水质清澈极了,隔着老远甚至能感受到一丝寒气。
      
      走近了,年疏才发现,瀑布中立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
      
      水势迅疾,又从高空坠下,那力量可想而知。然而瀑布中的人浑然不觉一般,反而闭目凝神,纹丝未动。
      
      年疏心说,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还是撤退为好。结果刚往后退了一步,他就发现瀑布里的人猛然睁开了双眼。
      
      年疏此时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由于他出色的视力,导致他清楚地看到了那男人在睁眼后冲着他勾了勾唇角。
      
      那笑容颇有几分皮笑肉不笑的意味,令人不寒而栗。
      
      “打……打扰了。”年疏尴尬地小声说了句,也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听得见。
      
      一边说,他还一边往后退,结果刚一转身,就看到一条红色的长绫赫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长绫在空中飘动着,还抖动了几下,如同通了人性一般。
      
      年疏往哪里走,长绫便跟着他往哪个方向飘,简直就像是在逗他玩。
      
      年疏欲哭无泪,他好像看到了不该看的人,所以到底是哪位大佬啊?下一秒,长绫就缩了缩身体,朝他身后的方向飘了回去。
      
      回头一看,年疏才意识到,不知什么时候,那男人已经从瀑布中出来了,而且披好了衣服,站在了他的身后。
      
      好扎眼的红衣……!
      
      这是年疏看到他后的第一反应。
      
      一个男人穿红衣,原本容易让人感觉过于阴柔、女气,但是偏偏眼前的这个人却不会这样。他有一双极为漂亮的丹凤眼,黑色的长发还带着水汽,胸口的衣服也没有系好,露出了一小片精悍的胸膛。
      
      “你怎么会在这里?”男人问道。
      
      “……我,采茶。”说完了,年疏才意识到没说全,又补了句,“我迷路了。”
      
      “迷路?”男人眯起眼睛,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上下打量着年疏。
      
      目光最终落到了年疏那双终于露出来的眼眸上。
      
      “请问你知道怎么走出去吗?”年疏不耻下问。
      
      看这气场,眼前的人大概是断路崖左护法右护法什么之类的吧?地位一定不低。
      
      可惜他《仙魔诀》只看了前几章,根本认不全人啊!而且小说里的文字和真人毕竟是不一样,有时候很难对上号。
      
      “知道。”男人冷笑一声。
      
      “那你愿不愿意带我……”
      
      “不愿意。”
      
      年疏:“……”这位兄弟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红衣男子似乎无意继续这个话题,隔着水声,他像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一把抓住了年疏的手腕。
      
      指腹在年疏手腕的皮肤上重重碾过。
      
      “你的修为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断路崖的魔修们始终战斗在吃瓜第一线。我们的目标是:吃最鲜的瓜!吃最甜的瓜!——《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