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年疏说这话本来只是想调侃一下,也没太认真。
      
      然而没想到的是,鬼面人竟然真的抬手揭开了面具。
      
      年疏端详了一阵鬼面人的脸蛋。
      
      真好看。
      
      “嘿嘿嘿。”年疏也不清楚自己是为什么,忽然就傻笑了起来,就好像做了什么恶作剧意外得逞了一般。
      
      鬼面人静静喝完手中的这碗酒。
      
      两个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可聊,大概就是这么静坐着,不知不觉间,年疏居然看到了清晨的曙光。
      
      注视着那抹光芒,年疏才意识到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身旁的人已经悄然没了踪迹。
      
      年疏干脆地站起来,把酒坛和用过的碗收拾干净,再塞回石头底下,沿着所做的记号,一路回了自己的小院。
      
      刚进大门,他就闻到空气了一阵泥土的味道,格外刺鼻。
      
      随着这股味道往里走,年疏这才看见院子里的地面上满是泥土渣子和碎石,连带着土里种上的花花草草都被翻了出来,现场可谓一片狼藉。
      
      走到跟前,年疏蹲下身捡起了几粒散落在外面的破烂种子。
      
      这是他今天才刚刚小心种下的八仙花。
      
      把它们一一捡起来,年疏又朝屋里面走去。
      
      自门口开始,地面上便铺着一片水渍。年疏顺着找到了源头,果然看到柜子里的几个酒坛子被打了个粉碎。
      
      碎片、洒出来的酒水都混杂一起。
      
      桌案上原本摆放着的笔墨纸砚也被通通扫到了地上。
      
      年疏叹了口气,再傻也能想明白这是人为的了,什么人能跋扈成这样他大概也能猜到了。
      
      想起外面那一团糟的院子,年疏去取了打扫的工具,优先去打扫了自己的小院。
      
      太阳渐渐升起。年疏一个人在院里忙活着,不久迎来了一个意外之客。
      
      “年疏?你这儿做什么呢?”
      
      年疏闻声抬头,放下手里的工具过去迎正要进门的书生。
      
      “……我收拾院子。”
      
      书生扫视了一圈,回道:“你这是收拾院子还是拆院子?”
      
      年疏:“……”
      
      “算了,今天我本来就是闲着找你来玩的,既然碰上了就给你搭把手吧。”书生说着撸起袖子准备帮忙。
      
      年疏本想推辞,但是看到书生一副坚定不移的样子,便放心交给他了。
      
      书生帮忙清理一下院子,他赶紧去清理房间内的东西。
      
      回了房,年疏急着把地上的酒水擦掉,歪头看了看,随手从柜子上拿起来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布就势趴在地上擦了起来。
      
      好不容易把酒水擦得差不多了,书生就提着工具进来了。
      
      “院子里的土差不多了啊,就是那些花草怕是够呛了。”书生把工具在门边堆好,抬头就看见年疏手里抓着的红布。
      
      “……”书生当下只觉心灵受到了冲击,他指着那红布道,“你这是拿的什么擦的?”
      
      年疏头都没抬地回道:“抹布啊!还挺好用。”
      
      书生听了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你拿起来好好看看。”
      
      年疏于是直起身来,抓着那块红布瞧了瞧,双手顺手一抻,不由惊叹道:“呀,这块布原来这么长啊!”
      
      话音刚落,那红布抖了抖自己的小身子。
      
      “……还会动?”年疏以为自己眼睛花了。
      
      书生一脸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啊,我想起来了!我见过它,这不是鬼面人……?”年疏这才恍然大悟,
      
      “你终于认识到了,它叫‘红菱’,是一件通人性的神器。”书生走到茶桌前坐下,顺便给自己倒了杯茶。
      
      “呃,那我洗干净了再还给他好了。都已经用了……”年疏自知有眼不识泰山,尴尬道,“说起来,昨天夜里我还去找过鬼面人呢,我们一块喝了酒,我还不小心砸了他一只酒碗——”
      
      刚喝进去一口茶的书生“噗”地就把茶全喷出来了,“你说什么?!”
      
      “怎么了?这么激动?”年疏奇怪道。
      
      书生忍不住站起来,上下打量了下面前的年疏:“年疏啊,你真挺不容易的。”
      
      “?”
      
      “你居然还能鲜活地站在这里。”
      
      年疏:“……”
      
      “你知道他的酒有多稀有吗?你知道他的一只酒碗要多少钱吗?”书生一脸悲痛道。
      
      “=口=原来柯堂主这么有钱吗?!”年疏不禁悔恨起来,早知道就不凑热闹了,这下怎么跟人赔不是啊!
      
      “他特么不是柯堂主——”一向修养不错的书生头一次感到对着一个失了忆的家伙沟通起来是多么抓狂的一件事。
      
      年疏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时候屋外一阵吵闹,有不速之客不请自来了。
      
      对方似是故意的,年疏听出院子里的铁桶应该是被踢倒了,急忙跑出去看。
      
      他实在没想到,是白灵亲自来了。
      
      几日不见,前几回见到的少年人依旧神情嚣张。其实白灵的年龄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小,但是配上他的动作神态导致年疏忍不住把他当个小孩看。
      
      白灵同样没料到自家哥哥也在这里,但是来都来了,这并不能阻碍他找年疏算账。
      
      “你来有什么事吗?”年疏心平气和问道。
      
      白灵声调一下子就扬上去了:“听说你和魔尊一起去参加月宴了?”
      
      “魔尊?”年疏惊异地重复道。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有资格代表断路崖去参加?”白灵越说越生气,要不是他千方百计派了探子混进去探消息,他都不知道今年魔尊亲自参加了月宴!
      
      他在断路崖也算得上受宠的弟子了,从来都没能陪着魔尊去过外面,凭什么他可以?!
      
      年疏听他说了一通,脑子里忽然“轰”的一声,感觉像要炸掉一般。
      
      穿越以来遇到的好多小细节这会儿一个接一个蹦了出来,连起来便组成了一个全新的真相。
      
      原主房间里久存的酒坛。
      
      书生说过的“他不好喝茶,倒是嗜酒”。
      
      其他魔修听到“柯堂主”的名号都不知所云,哈哈大笑……
      
      “鬼面人原来就是我师父魔尊?!”年疏终于拼出了真相。
      
      这下轮到白灵吃惊了,因为他没想到都到现在了,年疏还不知道魔尊到底是谁。
      
      年疏的脑袋瓜开始不由自主地梳理起他在师父面前干过的那些“好事”。
      
      身为徒弟嘛也不会,害得魔尊意外受伤。
      
      魔尊请喝酒,自己砸坏了人家一只超贵的酒碗。
      
      贴身的神器红菱还被他拿来擦地板。
      
      “天哪……”年疏一度怀疑自己未来是否还能在断路崖活下去了。
      
      书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都给了你那么多暗示了,你现在才反应过来。”
      
      年疏表示他也很无语好吗,当初忽悠他鬼面人是什么柯堂主的人不就是书生吗。
      
      许是意识到自己也曾经忽悠过年疏的事了,书生赶紧出来当和事佬:“好了好了,误会一场。白灵,你也别瞎闹了,趁早回家唱歌去。”
      
      白灵心里还是不服气,之前他以为年疏是装失忆博同情,如今确认他是真失了忆,可这样的话岂不是更不配出席月宴了?!
      
      书生一把揪住他衣袖把他扯了出去。
      
      “你干的好事儿还不够多吗?”书生压低了声音说道,“这院子是你找人搞的吧?”
      
      “那又怎么样?反正师父最宠我。”
      
      书生急道:“从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笨!魔尊那是懒得跟你计较,看不明形势就别看了,回家唱歌去!”
      
      白灵被自家哥哥堵了两回话,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但是冷静下来又知道自己继续折腾下去绝对占不得好了,只能任由自己吃瘪了。
      
      年疏在门口看了半天的戏,知道戏也差不多该散了,于是跟着走了出来。
      
      白灵水灵灵的大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扭头就走人了。
      
      书生转过身来替白灵给年疏道了个歉。
      
      “他真回家唱歌去啦?”年疏为了缓和气氛,开了句玩笑。
      
      书生拿着扇子给他俩一起扇了扇,“不用管他,白灵就这急脾气,一会儿就开心地唱起歌来了。”
      
      年疏闻言,只是回身看了看“满目疮痍”的院子。
      
      书生眸光一闪,心领神会:“这么着吧,剩下的我直接找人帮你来打扫,还有这些花花草草,你说种什么吧,我都给你整好了!”
      
      年疏跟他客套了几句就答应了。虽说他不介意自己重头再鼓弄这小院,这对他来说算是种生活情趣。可是有句老话说得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年疏没打算继续做冤大头。
      
      趁着书生指挥人来收拾院子的时候,年疏一个人去洗东西了。
      
      师父的红菱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搞脏了师父的红菱怎么办!在线等,急!——《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