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这药……”
      
      “有什么问题吗?”年疏心里紧张起来。
      
      殷离缠仔细查看了下,回道:“没什么问题,普通的小补丸。”
      
      “那平时我就吃它好了。”年疏松了口气。
      
      看来林雅给的药是好的。
      
      “不过冬日里就不要吃了,易激发体内寒性。”殷离缠补充道。
      
      年疏非常感谢。
      
      现在离冬日还远着呢。
      
      “对了,我想问问你,你知道柯堂主回来了吗?”半路上的魔修不知道,殷离缠这个实权派总该清楚的吧?
      
      殷离缠听到这个名号,淡然如水的神色中难得出现点异样的光芒。
      
      “你找他做什么?”
      
      “之前我跟他一起去参加的月宴,但是他好像受了点伤,我想去看看他,可是不知道他住哪儿啊。”
      
      殷离缠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随后回道:“你知道外崖有个瀑布吗?”
      
      “啊,我知道,我还去过!我第一次就在那里见的他!”年疏很快就想起了那次迷路的情景。
      
      “你去那里逛逛,遇到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鹰隼挥舞着翅膀,轻巧地落到了殷离缠的肩上。
      
      “谢谢啦。”年疏看着鹰隼那乖巧的模样很想动手摸一摸,“这只鹰是你的养的吗?”
      
      “是,以前去西域出任务时抱回来的。”
      
      “有名字吗?”
      
      殷离缠拍了拍它的脖颈,“苍岚。”
      
      年疏留在这儿逗了会儿苍岚就告辞了,不好多做打扰。
      
      回到自己的院落,年疏没急着进房,而是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拆开了信鸽送来的包裹。
      
      拆开后里面果然是封信。
      
      年疏亲启。
      
      没有写明寄信人。
      
      年疏好奇地打开信来读。
      
      “……”
      
      他好像收到了魔修生涯的第二封感谢信。
      
      来自化雪门亲传弟子胡一峰。
      
      信中无非是感谢他不计前嫌,还出手救了他师弟安盛,还提到了月宴照常进行中,化雪门后续会竭尽全力寻找幕后的黑手。
      
      【今后你若有难处,随时可报我化雪门胡一峰的名号,愿效犬马之劳。】
      
      读到这最后一句,年疏的嘴角也不由地上扬起来。
      
      化雪门和断路崖关系一般,胡一峰作为亲传弟子还能发来这样的亲笔信,着实不易,倒也算个有情有义的人。
      
      只是听说化雪门地处偏远,想来之后二人应该没什么机会再有瓜葛了。年疏拿着信件回了房,研墨也为对方回了一封亲笔信。
      
      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年疏趁着热气消散出门去送信。
      
      眼看就快要入秋了,院子里依然能感受到太阳的威力。年疏找到之前的信台,从冷清的木屋里把小白鸽给招了出来。
      
      “拜托你再把信带回去啦,化雪门胡一峰。”年疏轻轻抚摸着白鸽的小脑袋叮嘱道。
      
      小白鸽啄了啄年疏的手心,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便背着新的小包裹展翅飞翔去啦。
      
      回去的路上,年疏始终惦记着鬼面人的事,于是拐了弯,去找了外崖的瀑布。
      
      由于天色变暗,林子里的路更加不好走了,年疏一路走,一路做记号,生怕自己回不去了。
      
      走了好一阵,终于听到了期待中的水声,年疏知道自己走对了。
      
      瀑布从两山的松树间倾泻下来,清澈透明,发出“哗哗啦啦”的声响。年疏找寻了一圈,发现并没有鬼面人的踪影。
      
      说到底,他也不过是来碰运气的。殷离缠说的是遇见的可能性比较大,并不意味着来了就能见到。
      
      找了块水边的石头,年疏静坐下来,听着耳畔不断传来的水声,此刻他竟觉得内心都变得宁静起来。
      
      既然鬼面人不在,他只好在这里练习《金莲诀印》了,上次在月宴遇到危险,更加让他意识到了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法则。
      
      说起来,他这些时日一直勤练《金莲诀印》,也能感受到金莲内储存的力量在一点点增长,可是这样下去他也只是治病救人罢了,保护自身安全还是太困难了。
      
      年疏开始打起魔尊的主意来。
      
      如果他借着自己失忆的缘故,主动找魔尊学习功法……
      
      这段畅想才刚刚开始就被年疏自己强行终止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大概会很骨感。魔尊本来就不喜欢他,一气之下一掌拍死他这个逆徒也不是不可能啊。
      
      实在不行找他师弟……?
      
      师兄找师弟学功夫,听着是有点丢人,可是年疏不怕丢啊!可转念一想,殷离缠平时一定很忙,估计就算有心答应也无力帮忙吧?
      
      想来想去,可能性都不太大,年疏只好认命地专心练《金莲诀印》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
      
      夜半三更,林子里在水声的衬托下反而更显寂静。
      
      “唰唰唰。”
      
      树叶轻轻地抖动,发出相互摩擦的声响,托勤奋修炼的福,年疏的耳朵变得更加灵敏了,即便有水声的阻隔,让他也能察觉到这动静。
      
      红色的身影轻巧地挂在了正对瀑布的那树干上。
      
      睁开眼的年疏惊道:“鬼面人!”
      
      鬼面人斜靠在树干上,语气有些凉意,“你找我?”
      
      年疏赶紧起身道:“是啊,你之前不是受伤了吗?就想过来看看你情况。”
      
      “……”不知道为什么,鬼面人又沉默了一阵,过后才说道,“没事。”
      
      说罢,像是要证明自己没有大碍一般,鬼面人当即从树上跳了下来,脚下轻踮两下,几乎是眨眼的工夫便坐在了水边的一块巨石上,距离年疏大概有三两块石头的距离。
      
      鬼面人身后便是石山,他懒懒地将脊背靠在了上面,径自望着不远处的年疏。
      
      “没事就好啦。我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受的伤,这次去月宴多谢你出手帮忙了。以后……”
      
      年疏本来想学那个胡一峰,说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他,可是仔细想来,以对方的本事大概是不需要他效犬马之劳的。
      
      于是他犹豫了下说道:“以后你要是生病或者受伤了,我可以给你治。”
      
      鬼面人听完了,也没什么表示,而是伸手从另一侧的石头下面搬出个酒坛子来。
      
      年疏看见这么个突然冒出来的酒坛子,当即愣了一下。
      
      鬼面人又摸出个碗来。
      
      紧接着年疏就看到迎面砸过来一只碗来。
      
      鬼面人出手太突然,速度又太快,年疏根本反应不过来,只听“啪叽”一声,碗掉到了他面前的石头上,碎了。
      
      鬼面人:“……”
      
      修真人士的碗哪里是那么好接的!
      
      年疏羞愧得低下了头,只得回道:“碎碎平安。”
      
      他师父魔尊要是在这里怕是真要被他这个徒弟气死了吧。
      
      鬼面人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的,竟然什么也没说,而是从石头底下又摸出了一只碗。
      
      年疏目光炯炯。
      
      这回我做好准备了!
      
      然后鬼面人给自己倒了一碗酒。
      
      年疏:“……”
      
      看着鬼面人独自喝得痛快,年疏幽幽道:“伤号不能喝太多酒的。”
      
      鬼面人听了才又重新给了他一只碗。
      
      年疏跑过去给自己倒了一碗。从前他几乎只喝到过啤酒,穿越之后并没有什么机会再碰酒了。
      
      随着香醇的液体无声地滑过齿间,直至入喉,一股灵力如同融入了他的骨血中,在身体里四处流动。
      
      “暗月山庄那边现在怎么样了?”年疏喝着酒问道。
      
      “照常。”鬼面人放下酒碗。
      
      “凶手查出来了吗?”
      
      “冥轮教。如果暗月山庄真想要帮化雪门,凶手很快就能抓到,若是不想,此事也就无终无果了。”
      
      年疏上次听说冥轮教这个名号还是在乌灵郡的客栈里。
      
      这些门派的势力关系真是乱得狠。
      
      尽管身处在所谓的魔修一列,可是年疏观察了许久,渐渐意识到有些事情眼见也未必为实,更何况道听途说的那些。
      
      人亦正亦邪,善恶难分。
      
      断路崖就一定是十恶不赦的狂徒吗?
      
      年疏细细打量着面前一副慵懒之态的鬼面人。静谧的月光如同一层透明的薄纱,无声地披洒在他的身上。可怖的面具遮挡住了他的半张脸,却依然挡不住他面部分明的轮廓。
      
      “为什么要遮住脸呢?我已经看过你的脸了,没有必要遮着了。”年疏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碗没人重要的。——《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