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年疏以为自己闻错了,于是专门起来迎了上去。
      
      鬼面人刚好也往他这方向走,二人越走越近,等真要碰上了,年疏反而往右一撤,拐到鬼面人身后去了。
      
      年疏凑近鬼面人的肩膀用力嗅了嗅,果然血腥味来源于这里。
      
      “你受伤了?”年疏问道。
      
      鬼面人看了他一眼却没答话。
      
      年疏摸了摸掌心的金莲,感觉恢复了不少,于是继续道:“用不用我帮你看一下?”
      
      鬼面人迅速往后撤了一步。
      
      “……”这拒绝得也太明显了。
      
      “不会把你治死的,我医术其实还行的……”年疏往前一步,鬼面人就跟着往边上走。
      
      年疏始终觉得抱歉,不会是在大殿保护他时候受的伤吧?于是他再次跟了上去。
      
      二人就这样神奇地进入了莫名的你追我赶模式。
      
      兜了几圈后,年疏终于死心了。
      
      大晚上的,他俩搁这儿跳二人转呢?
      
      鬼面人见年疏死心了,转而向那女人道:“烟女,你先带他回去。”
      
      烟女微露惊讶之色,随后又点了点头。
      
      鬼面人不知去忙些什么,说完这话就匆匆消失在了夜色中。
      
      “你要不要再休息会儿?”烟女问年疏道。
      
      年疏摇摇头:“不用了,我好多了。”
      
      “那我们便动身。”烟女朝空中丢出自己的烟杆来,深棕色的烟杆体积迅速变大,悬在半空中等待着他们。
      
      年疏饶有兴趣地盯着它瞧。
      
      烟女带头坐了上去,随即把年疏拉上来。
      
      “走吧,回断路崖。”
      
      ……
      
      年疏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再度回到断路崖。
      
      铁索桥依然横在两崖之间,连通着进入断路崖内部的道路。
      
      “我平安回来啦。”年疏默默念叨了一句。
      
      烟女只送他过了铁索桥,然后便与他分道扬镳了。
      
      “谢谢烟女姐姐。”年疏郑重感谢道。
      
      烟女:“不必。都是为主上做事。月宴的事我会去向书生回禀,你身体不适,先回房吧。”
      
      说罢,烟女独自走了另一条路。
      
      深蓝色的衣裙轻轻摆动,烟草的气味似有若无。
      
      年疏望着她背后长长的包裹,静静目送她离去。
      
      二人分别后,年疏趁着夜色回了自己的小院。
      
      夜里还算宁静,偶尔有夏蝉的歌声悠悠响起。
      
      年疏推开房门,心里才算真正踏实下来,稍微洗漱了一番,便倒头就睡下了。
      
      拂晓。
      
      早早到药园采摘的林雅,正蹲下身亲手摘下所需的药草。
      
      身后的小丫鬟环儿挎着篮子接过小姐递来的药草。
      
      “小姐,听说年疏少爷……回来了。”环儿整理着篮子提醒道。
      
      林雅手上一顿,“几个人回来的?”
      
      “两个,说是和烟女姐姐一起回的。再具体的还没打探到。”
      
      林雅不由沉思了片刻。
      
      “等天再亮点,我们去看望年疏师兄。”
      
      环儿道:“今日可还给少爷送点药?”
      
      林雅冷眼瞥了篮子里的药草一下,回道:“这不就是了?”
      
      还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了的年疏一觉睡到了天明。
      
      醒来后可谓神清气爽。
      
      年疏用早上的时间把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下,院子里的花草这几天都没有照看,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要是能有个人在他不在时帮他照看就好了。
      
      在云城逛市场时,他还特意买了点花草的种子。这里的花草名称有许多都是他不曾听过,店主介绍了一种花说好养活,名为“八仙花”。年疏以前似乎也听过这名字,见了实物才发现,这不就是绣球花吗?他当即买了下来。
      
      今天有工夫刚好把它们种下去。
      
      看着整洁干净的院落,年疏痛快地享受着清晨美好的空气。
      
      正要回身进屋,却见林雅带着一个小丫鬟朝这边走来。
      
      “师妹?”年疏有点意外,林雅好像很喜欢往他这里跑。
      
      当然他肯定不会自作多情认为林雅看上他了,因为他在原作中大概只是个炮灰而已吧。
      
      林雅甜甜一笑:“怎么,不欢迎吗?”
      
      年疏连忙摆手:“当然不是了,请进请进。”
      
      请她们二人进屋坐下,年疏给林雅沏了杯新茶。
      
      “听说师兄昨日连夜赶回断路崖,此次月宴一行怕也格外辛苦吧?”林雅关心道。
      
      年疏道:“还好,有惊无险,总算平安回来了。”
      
      林雅派人出去探了好几次,不知道为什么,往年一切顺利的消息路子今年就走不通了。问了就说今年不同往年,黎长老下了死令不要乱说。
      
      越是这样,林雅越觉得奇怪。
      
      “我看你身上似乎还有病气。”林雅观察了下年疏的面色。
      
      自打年疏走火入魔后,他的面色感觉一直没太好起来的样子。
      
      “身体有点不适,没什么大事。”
      
      林雅:“之前我给你的药有好好吃吗?”
      
      “退热的药没再吃了,另一瓶倒是有在吃。”
      
      林雅笑道:“那就好。我今日啊又给你送来一些,你可要坚持吃啊。”
      
      旁边的小丫鬟环儿赶紧把药瓶递了过来。
      
      年疏礼貌地接了下来。
      
      林雅又开始关心月宴的事情来:“听说烟女姐姐陪着你去了?”
      
      “是,她帮了我很多……”
      
      正巧,房外来了个报信儿的。
      
      “年疏,有你的信啊!赶紧去取,鸽子不等人!”一个声音听起来油腔滑调的男人在外面喊道。
      
      年疏连忙应了声,忙开门去看,那人却已经走了。
      
      “怎么还有人用鸽子往断路崖送信呀?”环儿语带几分嫌弃地小声议论道。
      
      林雅不满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对年疏道:“看来师兄要去信台走一圈了,那我就不多打扰了。
      
      送走了林雅,年疏才往那个什么信台赶。
      
      年疏实在想不到谁会给他写信,而且还是用修真人士们最不爱用的信鸽送来。
      
      查着之前521留给他的断路崖地图,他找了半天才找到传说中的信台。
      
      由于断路崖的人一般通信都用千里符,这信台开设多年真正利用的人并不是很多,看起来冷冷清清的。
      
      象牙色的台柱上立着一只孤零零的小白鸽,小豆眼还四处张望着,似乎在等待着接信人的到来。
      
      年疏过去赶紧先按住了它,只见它后背上还绑着个小包裹。
      
      解下来一摸,还真就是封信的样子。
      
      小白鸽见接信人把信取走了,拍了拍翅膀飞到了一旁的木屋中休息。
      
      年疏先把包裹收进了随身的储物袋里,等回去后再拆不迟。
      
      半路上他迎面遇上两个魔修,想起来之前林雅来送药的事,年疏忽然有了主意:“两位,打扰一下,我想问下殷离缠现在是否在崖内?”
      
      被叫住的魔修一脸惊异地瞅着年疏,其中一个回道:“在的。”
      
      “多谢。”年疏道过谢后想起鬼面人的事还没确定,于是又问道,“那柯堂主回崖内了吗?”
      
      “柯堂主?”对面的魔修挑着眉毛,语气中充满了质疑。
      
      “对,柯堂主。他之前和我一起出任务,但是没一起回来——”
      
      “哈哈哈!断路崖哪有什么柯堂主!”
      
      年疏奇怪道:“没有吗?”
      
      他有点怀疑是不是对面故意坑他的。
      
      “他穿个红衣服,戴副鬼面具。”
      
      对面魔修笑得更激烈了:“你是不是白日做梦啊!还穿红衣?!”
      
      魔修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摇着头就超过他走人了。
      
      年疏呆在原地,没明白这事有这么好笑吗?
      
      带着这份疑惑,年疏只能先去找殷离缠。
      
      殷离缠是断路崖内用毒的高手,上次他发烧时,殷离缠还送给他过一瓶药来着。
      
      由于林雅“殷勤”献得太过,总是来给他送药,年疏不免也有点起疑了。
      
      他俩的关系按说没有那么好才对啊。
      
      这是他第一次来殷离缠的住处。
      
      和他预想的不同,尽管殷离缠在断路崖颇具权势,但是所住的院子倒是分外清静,甚至有点偏僻。
      
      年疏在院子门口敲了敲门,一只灰白的鹰隼“嗖”地从屋子里飞了出来。
      
      这只鹰的嘴巴尖尖的,向下弯起,圆圆的眼睛看着特别有神而机警,它静静蹲在一根横挂的竹竿上,注视着年疏这个来客。
      
      “……嗨。”年疏善意地和鹰隼打了个招呼。
      
      这时候殷离缠也从里面出来了,似乎对年疏的到来颇感意外。
      
      “打扰了,不知道你现在有空吗?”
      
      殷离缠示意他进屋去说。
      
      鹰隼也急吼吼地跟了进来。
      
      “是这样的,我今天回来后收拾东西,翻出了瓶药,但是我因为失忆的缘故,现在也搞不清楚这瓶药是做什么的了……”年疏说着把倒出来的药丸递给殷离缠看。
      
      殷离缠接过来放到了手心里。
      
      “这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启新的故事~开始埋伏笔啦~——《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