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胡一峰言语上吃了憋,半天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黎长老劝道:“既然如此,不如让年修士赶快去试试。”
      
      化雪门的人显然被说动了,没再多做反驳,急着要去见自家同门了。
      
      “人多不宜,还请胡修士同去,其他人还是在此处等候消息吧!”黎长老把关系不大的人都留在了大殿。
      
      年疏跟随黎长老等人朝客房那边赶去。
      
      和化雪门关系素来不错的苍穴派却出言留人道:“年修士去自然可,不过化雪门其他弟子都留下来了,这位什么堂主是不是也留下为好?”
      
      刚走出大殿门口的年疏赶紧回头看了一眼。
      
      鬼面人回应似的转过头来,二人目光相接。
      
      见鬼面人站稳脚跟,并未有动作。年疏默契地知晓了对方的意思:你尽管去。
      
      最后大殿里只剩下了鬼面人和化雪门、苍穴派的人,其他宾客暂时先送回房等候消息。
      
      安心下来的年疏抓紧时间赶到了安盛所在的房间。
      
      几个大夫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周围瓶瓶罐罐摆了一片,但是安盛如今已是呼吸困难,两眼泛白了。
      
      年疏迅速靠近床边,先假意按住对方的脉,实际上是趁机把金莲之力输送到对方体内,先保住对方的气息。
      
      金莲是能救人,但是死人可就说不准了啊!
      
      起死回生,那得是多大的本领,年疏并不敢想这样逆天改命之事。
      
      此时掌心的金莲力量充盈,年疏觉得此事能成。
      
      一边按住对方的脉搏,年疏一边轻声道:“还请诸位暂且出房,我定全力以赴。”
      
      “你把我们赶走了,谁知道你要做什么?”胡一峰带来的一个同门忍不住说道。
      
      胡一峰眼中也充满了怀疑。他当然想救师弟,但是又担心这年疏翻出什么新花样来。
      
      年疏白了他一眼:“这时候了你还这么说,我真怀疑你是真想救他还是假想救他。‘死马当活马医’的道理都不懂吗?”
      
      年疏语气虽然不善,但是话糙理不糙,胡一峰反倒被说通了,竟然主动拽着师弟出了房。
      
      把人赶出去后,房间里瞬间清静了许多。
      
      年疏赶紧坐下来好好看看这个安盛的伤势。
      
      这都烧得快嘎嘣脆了啊!年疏一边检查着一边感叹着修真人士们强健的体魄。
      
      但是好歹是一个化雪门的弟子,发生火灾了竟然逃不出去?年疏不禁对安盛的遇险起了疑,也不怪胡一峰他们总是怀疑他。
      
      想到这里,年疏更得努力治好他了,万一死了,后续真是不好说了。
      
      另一头。
      
      大殿之内,鬼面人独自留下来和剩余的化雪门弟子对峙着。
      
      许是因为胡一峰不在,这些弟子不敢再动手了,但是嘴巴却闲不下来——尤其是其中一名弟子在收刀时忽然发现自己的刀身上竟然沾了血后。
      
      “什么断路崖堂主,也不过如此!”那弟子鄙夷道。
      
      旁边静坐的弟子闻言立马扭头过去看他。
      
      那弟子把刀身一递,示意同门看上面的血迹,“你看,就他这修为居然也能当上堂主,怪不得没听过他的名号了。”
      
      刚才乱战中,他的刀应该划伤了鬼面人才对,只是因为情形太过忙乱,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直到收刀时才发现。
      
      看那鬼面人身材修长,挺直而立,其实是外强中干罢了。
      
      同门看了之后,再看向那鬼面人也是一脸不屑的神色:“早知道断路崖实力如此不济,想那魔尊躲了多年怕也是害怕在月宴上出丑罢了!”
      
      说完,他们还特意去观察鬼面人,结果发现对方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于是忍不住继续说道:“说得有理。明月真人也是瞎了眼,要是早知他如此这般,当年怕是断不会……”
      
      此人话还未说完,只觉面上一阵冷风吹过,一张猩红的面具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面具遮挡着鬼面人的真容,令人也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你刚才,说什么?”鬼面人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道。
      
      那弟子僵在原地,只是脖子向后抻着。
      
      鬼面人忽然伸出一只手来,轻按住了自己的面具,面具慢慢上升,在被揭开的那一刻,面具之下露出一双细长而凌厉的眼眸——
      
      随着封印面具的揭开,一股被压制许久的力量瞬间释放出来,震得整个大殿晃动起来。
      
      那弟子瞪大了双眼,盯着那副面具下的容颜,连一个字都再说不出来。
      
      “我问你,刚才说什么?”
      
      低沉而好听的声音却好似敲响了化雪门绝望的钟声。
      
      强大的力量波动影响的不仅仅是暗月山庄的大殿,还波及了其它区域。
      
      察觉到这突然冒出的力量后,原本守在门外的胡一峰和黎长老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大殿的方向。
      
      黎长老担心那边不出了什么乱子,于是对胡一峰道:“我回去看看情况,外面的侍从你尽可调遣。”
      
      胡一峰听了,又担心房里的安盛,又担心大殿那边的同门,黎长老的提议是眼下最好的办法,只好点头同意。
      
      黎长老走后,他便在院子里来回地踱着步,格外心急。
      
      所幸,一直守着的大门很快就被打开了。
      
      刚救治完安盛的年疏在床边缓了一小会儿,才慢慢走过来开了门。
      
      胡一峰几乎是立刻就冲了进来,直奔同门而去。
      
      年疏看他那副心急的样子,心想此人未必也多好,但是品行也算不得太坏。将脊背勉强靠在门边支撑着自己,年疏意识到自己力量还是用过头了。
      
      仅仅是把安盛从死亡边缘拉回来就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力量,容不得他像当初对阿英那样让他痊愈了。
      
      “活过来了!活过来了!”几名负责医治的大夫见安盛呼吸已经平稳下来,不由大喜过望。
      
      “妙啊!年修士医术果真不凡——”
      
      年疏听见大夫的话,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说到底他只是个半路出家的。
      
      也许是因为突然松了气,年疏的呼吸愈发沉重起来,不消一会儿的工夫,整个人便从门框上滑了下去。
      
      听到动静的胡一峰这才想起来还有个年疏。
      
      这边安盛好不容易呼吸平稳了,年疏又倒下了,胡一峰赶忙跑到门口把年疏给拉起来,安置到了木椅上。
      
      年疏因为耗损力量过多,脸色煞白,额头渗出一片汗来,眉头纠结在一起,看起来很不好受。
      
      胡一峰呆愣愣地看了一阵,忽然有种愧疚感涌上心头。
      
      他之前怀疑了人家半天,甚至大动干戈,没想到自家师弟反倒是被人家给救活了。
      
      大夫们又开始帮着查看年疏的情况,胡一峰在旁边急得团团转,也帮不上什么忙。
      
      没过多久,房门被“嘭”的推开了。
      
      胡一峰条件反射地拿刀朝向门口的方向,抬头一看才发现来人竟然是之前的鬼面人。
      
      鬼面人目光扫了一圈,最终落在了昏迷的年疏身上。
      
      “他怎么了?”鬼面人第一反应是找胡一峰算账。
      
      胡一峰连忙把刀握得更紧。
      
      可是提防了半天,他才猛然反应过来,人家两个才是一头儿的,他这是防谁呢……意识到这点后,他干举着刀,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旁边的大夫担心再生事端,赶紧解释道:“年修士医术高明,救活了安修士!可是耗力过多,暂时昏过去了。”
      
      恰好黎长老匆忙赶了回来。
      
      见屋内这阵势,黎长老难得有些慌忙道:“胡修士,让他们走。”
      
      “黎长老?大殿那边发生什么事了?”胡一峰不解道。
      
      黎长老欲言又止地回道:“……此事过后再说,先让他们离开吧。”
      
      鬼面人听完,直接无视了胡一峰的刀锋,用手拽住了年疏的一边胳膊。
      
      拽住之后的片刻时间,鬼面人在原地站了那么一会儿,像是在思考些什么。守在一旁的大夫们忧心忡忡,不知他是何意思。
      
      最后,鬼面人弯了下腰,直接把人背了起来。
      
      门口的侍从急忙给他让道。
      
      鬼面人背着年疏走到门口,忽然停下了脚步。
      
      “今年我已来了。凶手你们自己查着玩去吧。”
      
      言下之意便是此事与断路崖断无关系,后续不再掺和了。
      
      黎长老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而胡一峰过了一会儿才总算反应过来那句“今年我已来了”是何意思,只是鬼面人早已带人离开了。
      
      云城郊外,城内的灯火照耀到了这里。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年疏终于醒了过来。
      
      目光所及,周围竟是昏暗的树林。
      
      倚着树干站了起来,年疏看到旁边的小溪边有个黑影在那里。
      
      “谁?”
      
      这身影看着纤细,应该是个女人。
      
      溪边的女子放下手中濯洗的帕子,转过身来。
      
      “你睡了挺久。”
      
      烟草的味道飘了过来,他终于想起来了,是那个拿烟杆的女人!
      
      “你好……”年疏问候道,“请问我现在是在哪里?你见到一个戴着面具的红衣人了吗?”
      
      林间太过昏暗,导致年疏看不太清女人的面容。
      
      “他一会儿就回来。”女人拿起自己的帕子,红唇轻启,“看来你是都忘了。你这性子真是变了大样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换了个人呢。”
      
      女人忽然又来了这么一句,年疏心下一惊,随即顺势开玩笑道:“从前的事我都记不清了……要是真能换个人倒好了,也能彻底从头再来了。”
      
      “现在倒也不晚。”女人淡定地回道。
      
      正说着,鬼面人赶回来了。
      
      顺着夜风,年疏嗅到了一丝血的腥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众所周知,化雪门的法器是滑板(误)。——《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