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年疏以防万一,还是和鬼面人确定下答案。
      
      不料鬼面人半天没回应。
      
      许是渐渐习惯了鬼面人这个死样子,年疏主动道:“应该不是你吧。黎长老说何生是中了一种叫‘醉朦胧’的毒——”
      
      “听活人说话,不如去问死人。”鬼面人突然回道。
      
      “……你是要去查看何生的尸体?”年疏道,“可是什么时候去呢?刚才我也提这要求了,但是被化雪门给拒了。”
      
      “月宴时动身。”说罢,鬼面人合上了双目,竟是要留在这房里的意思。
      
      年疏想了想,最后走到床边,上去打起坐来。
      
      以前一个人在家住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个样子的,家里寂静得不像话。因此年疏并没有感到太不适应。
      
      你睡觉我就练功喽。年疏想得很开。
      
      金莲悄然运转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自窗户的缝隙便闪入一道千里符来。
      
      年疏从没收过这玩意,只是听到奇怪的动静后猛然睁开了眼。
      
      黄色的符纸慢慢显出身形来,飘落到了年疏的掌心。
      
      年疏见鬼面人没反应,于是好奇地打开了符纸,仔细瞧了一阵后,他才意识到,这居然是师妹林雅传来的符信。
      
      信中大概就是在关心他在外的身体情况,到了暗月山庄适不适应之类的,还提到要是有人难为他,她可以出面帮忙。
      
      暗月山庄的庄主月华君和断路崖的魔尊沉珂交恶,但是魔尊偏偏收了个女徒弟林雅和月华君交好,还一定要每年来参加月宴。
      
      魔尊这是不是有病啊?
      
      年疏一手拿着符纸,一手托着腮帮子,琢磨半天也没弄明白这其中的关系。感觉分析半天还是少了某一环。
      
      殊不知他分析得太过认真,竟然下意识把心里想的直接念叨出来了。
      
      全然不觉的年疏忽然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怎么感觉房里的温度突然变低了呢……
      
      由于实在不知道该给林雅回复些什么,年疏只想简短地答复一下就行了,然而他刚要从行囊中摸出毛笔来,就感觉到了不太对劲。
      
      ……人家是用千里符送来的,难道他要用毛笔写段话给人家回个信鸽回去吗?
      
      年疏尴尬地瞅了瞅手里的符纸,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正尴尬之际,旁边的鬼面人睁开了眼睛。
      
      “给我。”
      
      “哦……”年疏听话地把符纸送了过去。
      
      鬼面人接过符纸,用指尖在上面迅速地划了几下,年疏匆忙中只看到他好像写了几个字,然后他就把符纸朝空中一递——
      
      符纸单薄的小身躯“嗖嗖”地就飞走了。
      
      “……你写‘无事发生’可还行?”年疏来不及阻止符纸的离开,只能幽幽地瞅着鬼面人道。
      
      “不然呢?”鬼面人像是突然来了兴致,反问道,“你掏出个毛笔给她回段小作文?”
      
      年疏瞬间憋红了脸。
      
      这家伙根本就是在吐槽他嘛也不会了好吗!
      
      接下来二人独处的时光格外难熬。
      
      因为年疏终于发现,鬼面人冷嘲热讽的能力堪称顶尖,他竟然说不过这个冰块?!
      
      无论如何,回信已经送出去了,于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在遥远的断路崖中,林雅满是期待地迎来了年疏的回复。
      
      她太想知道那边的情况了,往年都是她亲自过去,今年没了她,她不用想都能知道……
      
      【无事发生】
      
      “……”赫然出现的四个大字,龙飞凤舞,让林雅当场傻了眼。
      
      而且这字迹怎么看着像是……?!
      
      独守闺房的林雅愣了好半天没缓过神儿来。
      
      而此时的暗月山庄,第二天的月宴即将开始了。
      
      按照计划,年疏仍然要正常出席,之后等大家分散了,他才好找机会去找何生的尸体。原本鬼面人是打算自己去的,但是年疏觉得照今天化雪门这副随时找他干架的趋势,还是不要和鬼面人分开太远为好。
      
      除非有人死盯他,否则他就跟鬼面人一同行动。毕竟调查的结果对他来说也很重要。
      
      机会比他想象中来得更快。
      
      尽管死了一个何生,但是月宴不会因为这样一个无名小辈就干脆终止的,即便山庄想这样做,其他仙门怕也不乐意。
      
      宾客们心里最关注的还是昨天公布的那几件情报将要花落谁家。
      
      年疏一个人在人流中穿梭,偶尔运气好能听到几句周围人在谈论哪件情报,但更多的时候还是有点无所适从。
      
      人还不够多,年疏这样想着。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心声,随着黎长老的出现,大批的侍从跟了进来,大殿里、院落中终于到处布满了人。
      
      年疏观察了下形势,化雪门的人好像下午一直和黎长老在一起,暂时没什么异样。
      
      当宾客们重新开始大面积移动的时候,他趁机向客房方向移动。
      
      好不容易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人群,年疏尽量加快脚步又不至于显得过于焦急,以免被人撞上起疑。
      
      很快,他就回到了客房附近。这里因为少了宾客的活动,显得格外宁静。
      
      鬼面人呢……?
      
      年疏四处张望着寻找那抹红色的身影,只听“啪”的一声,从肩膀上传来了被人拍打的声响,年疏应声回头去看——
      
      他差点当场跳起来。
      
      这张脸……
      
      是何生!
      
      只见对方脸色青黑,稍微凸出的眼球处露出一大片眼白,如雪的棉袄上沾染了一片红色的血迹,走起路来摇摇晃晃。
      
      “你……你怎么又活了?!”年疏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何生这副模样也不知算是死是活,年疏只觉见了鬼了,急忙转身往回跑。
      
      反正不是他疯了就是何生疯了。
      
      天知道刚才他还想主动去找何生,现在又巴不得赶紧离他远点了。
      
      何生却好似认准了他一般,死死地跟着他,虽然移动速度不算快,但是年疏的小心脏还是狂跳起来。
      
      经过一个拐角,年疏还在奋力往前冲,结果突然被人猛拽一下,整个人都被拽了进去。
      
      熟悉的红衣映入眼帘,年疏直接撞在鬼面人硬邦邦的肩膀上。
      
      年疏揉了揉脸,抬头看对方。
      
      “乱跑什么?”隔着一层面具,年疏都能感觉到对方的不耐。
      
      “后面有丧……”年疏反应过来这不是这个世界的词汇,于是立马改口道,“何生诈尸了!”
      
      “他死成那样,不诈尸才怪了。”鬼面人语气凉凉。
      
      年疏:“……”
      
      “那现在怎么办?他到处乱跑,我们不就没办法去调查他的死因了?”
      
      鬼面人:“已经调查出来了。死后诈尸,他中的是‘忘忧蛊’。”
      
      “忘忧蛊?不是醉朦胧吗?”
      
      鬼面人瞥了他一眼,颇有种“你听他们忽悠”的意思。
      
      年疏“不耻下问”:“难道黎长老骗人了?”
      
      “忘忧蛊一般会潜伏很长时间,说明种下的时间应该不是在月宴期间。暗月山庄可能和化雪门的人暗地达成了什么协议,或者暗月山庄从一开始就隐瞒了死因,连带化雪门一起骗了。”
      
      “……怎么感觉暗月山庄不是好人的样子?”鬼面人的说法有点颠覆年疏的认知,他以为暗月山庄应该至少是个中立派?
      
      “暗月山庄的本质还是商人。你以为月华君是个什么好东西?”鬼面人反问道。
      
      年疏:“……”听到一个魔修如此淡定地说别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感觉有点玄幻的。
      
      “那现在……我们总不能放任何生继续乱跑啊,万一伤了人……”年疏担心道。
      
      “你放心,种了忘忧蛊死后只会记得死前和自己关系最紧要的人,杀他的那个人早就跑远了,他大概只能找和他起过冲突的你了。”
      
      “……你这样说我更加不放心了。”年疏幽幽道。
      
      怪不得何生刚才死盯着他追。
      
      鬼面人朝天空看了几眼,随即抓住了年疏的肩膀:“有我在你怕什么?“
      
      话语中满是狂傲。
      
      年疏这才想起来面前的人好歹是一堂之主。
      
      鬼面人抓着年疏当即上了天。
      
      衣袂翻飞间,鬼面人把他带到了暗处的一个小房间里。
      
      屋子里充斥着一阵类似于烟草的味道,年疏觉得这味道有点熟悉。
      
      不过还没琢磨明白,他就看到地上赫然躺着一具尸体。
      
      “何生……”
      
      他怎么又回来了?不对,说起来这间房似乎并不是当初黎长老派人把何生尸体送过来的那间房。
      
      “被撂回来了。”鬼面人也没仔细说清是谁给撂回来的,只是凑到跟前,蹲下身去翻了翻何生的眼皮。
      
      年疏悄摸跟在鬼面人的身后。
      
      “死透了。”鬼面人突然来了句。
      
      “所以是谁杀的他呢?”年疏也跟着蹲下来。
      
      话音刚落,房外突然就爆发了一阵喧闹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_(:з」∠)_本日休刊——《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