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你难以自持

作者:槿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7

      第十七章
      
      叶北周离得很近很近,近到说话的声音连电话那头的傅知许都听得见。
      
      话筒里先是沉默一瞬,片刻后傅知许轻轻咳了一声,声音里带着浅浅的笑意:“你先忙,我们晚点定时间。”
      
      说完,很干脆地挂了电话。
      
      夏时:“……”
      
      “十八秒,真快。”始作俑者一脸得意,似乎对这种恶作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看着叶北周那张嘚瑟的脸,夏时心中莫名涌上几分恼怒:“叶北周你干什么?”
      
      叶北周站直身体,双手插进口袋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昨天是不是生病了?”
      
      “是,但……”
      
      “我叮嘱你好好休息有错吗?”
      
      夏时不满地说:“那你也不用说成这样。”
      
      叶北周眼色沉了沉,冷冷勾唇:“什么人,就听成什么样。怕他误会你去解释啊。”
      
      如此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在说什么至理名言,荒唐的是夏时竟然找不到话反驳。
      
      “谁要多此一举。”
      
      还嫌不够丢脸是怎地。
      
      叶北周嗤笑:“那你气什么?”
      
      夏时:“……”怎么好像是她在无理取闹?
      
      “饭要凉了,吃完记得洗碗。”用歪理邪说战胜以后叶北周麻溜走人。转身时,嘴角抑制不住地勾了起来。
      
      回到房间,菲菲正傲慢地站在床上冲他喵喵叫。叶北周心情颇好,伸手轻轻在它头上扫了两下。
      
      脑海中想起的是昨晚夏时在车上抱着它的样子。她很喜欢猫,他以前就知道。
      
      叶北周撇撇嘴,压下心底的嫉妒。低下头,轻轻点着菲菲的鼻尖,“不如跟赵含烟要了你这小家伙。”
      
      “喵……”
      
      好像有感应一样,赵含烟的电话下一刻便打了进来。一接通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数落:
      
      “终于开机了啊!昨天说已经到了楼下,今天早上你还没上来!怎么着,是被人施了法术变蚂蚁了?爬楼梯爬了一晚上还是怎地?!”
      
      因为夏时在,今天叶北周的心情着实不错。赵含烟这一堆埋怨也没有激怒他。
      
      他走到窗边,望着逐渐明朗的天空,平静地开口:“菲菲不愿意回去,我看继续放在我这里算了。”
      
      “不可能!”菲菲有多讨她喜欢且不说,沈逸钦都被这小家伙拿下了,怎么可能把这么个宝贝让给别人。赵含烟咬牙切齿地警告,“叶北周,你少打菲菲的主意。”
      
      叶北周点了支烟,伸手打开窗。涌进来的风顷刻把烟席卷走。他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摆出谈判的架势:“这样不行,那我们就谈谈别的条件。”
      
      “你这是用菲菲威胁我?”
      
      “以后不准再给夏时介绍不三不四的男人。你答应,今天我会原封不动的把菲菲送回去。”
      
      居然是这种条件,真亏他想的出来。
      
      赵含烟翻着白眼,毫不留情地开始插刀,“你说这件事啊?傅知许家世虽然比不上你,好歹人家也是白手起家创立了许意娱乐,现在风头正盛。这么年轻有为可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年轻有为?”叶北周呲一声,“怂包一个。”
      
      叶家在榕城的地位摆在那,叶北周从小就见惯了各式各样的名流,能入他眼的人寥寥无几。所以傅知许得到这样的评价完全是意料之中。
      
      赵含烟却不动如山,并且十分犀利地指出了一个叶北周始终不愿意面对的问题:“傅知许再怎么不好,比起你这个熊男人,人家最大的优势就是没有前科。”
      
      傅知许没有在绚烂盛夏辜负过夏时,更没有因此被她甩掉。而叶北周却在最好的年华里推开了这段最纯粹的感情。
      
      字字珠玑,句句如刀般扎心。
      
      叶北周脸上布满了阴霾,语气冰冷强硬:“你不添乱,我有办法让她回到我身边。”
      
      虽然夏时很明确地表明了态度,不会回头。但就像他之前说的,她招惹了他,这辈子都过不去。
      
      叶北周十分认真,“别逼我跟你闹翻。”
      
      说到底这是他和夏时之间的事。赵含烟虽然希望叶北周能受到教训,但如果把事情搞砸了她还真的负责不了。
      
      就希望夏时长点脸,沉得住气,别轻易原谅这小子。
      
      想法快速在脑中过了一遍,赵含烟终于做出了妥协:“行,我不管了。你快点把菲菲给我送回来!”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叶北周冷着脸将烟摁进烟灰缸里。
      
      那天吃饭的时候夏时说,一段感情的结束对她来说应该分类到不可回收那一项。
      
      她说的很淡,却透着决绝。那感觉就像笑着把刀插进他的身体里,然后告诉他“你看。这么疼,就算了吧”。
      
      可是,怎么能算?
      
      叶北周眼色沉了沉,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淅沥的水流声从厨房传出来。他放轻脚步走过去,静静靠在门边。
      
      琉璃台旁,夏时正用干净的布将碗一个个擦干净。
      
      一双手臂白皙纤细,线条柔美没有一丝赘肉。白色长裙贴合着曲线,腰带简单地打了一个结,细细的腰肢不盈一握。
      
      这个场景让他心里一片平静。
      
      她离开的这三年,没有一天像此刻宁静安然。
      
      “喂。”他声音低哑。
      
      夏时寻声看过去,叶北周懒散地靠着门框,正沉沉望着她。他胸前那个可爱的卡通图案丝毫掩饰不掉这一身的痞气。
      
      她眨眼,“快洗好了。”
      
      “那就过来。”
      
      夏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放好碗跟了上去,“我要先走了。”
      
      “帮个忙,耽误不了你多久。”
      
      叶北周推开衣帽间的门,冲她摆了下头。
      
      夏时走到门前,入眼是琳琅满目的服饰鞋子和配件。
      
      原来这里别有洞天。
      
      她不明所以,“要我做什么?”
      
      叶北周随手指着一套西装,“帮我熨一下,明晚要穿。”
      
      “我不会。”
      
      夏时转身要走,被叶北周一把拉住,下一秒西装塞进了她手里,“我今天第一次下厨,就为了你。”
      
      夏时忍耐地闭了闭眼。
      
      记得上学时候,她偶然发现叶北周的衣服很多都是没有牌子的。一开始并没有在意,以为他不在乎品牌之类的。直到进了他的圈子才了解到,他的衣服大多数都是定制。一件简单的T恤都难找到第二件,更别提眼前这套西装。
      
      不过庆幸的是西装本身就很板正,并没有明显的褶皱。夏时很快烫好,准备离开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跟衬衫挂在同一排的白色T恤。
      
      衣服被透明防尘袋罩住,袖口印着几个很小的英文字母,简约又不显眼。不知道是不是被特殊处理过,这么多年过去,还如同新买的一样崭新,没有泛黄。
      
      夏时抿着唇,看着袖口那一圈字母微微有些失神——
      
      XSYBZ。
      
      夏时叶北周。
      
      想说一辈子。
      
      这是在一起后她送叶北周的生日礼物。一起定制了两件,是情侣款,但是他从来没穿过。
      
      她不敢问是不是被他丢了,只能时不时穿上在他眼前晃一晃,但他都没什么反应。
      
      “好了没有?”叶北周推门进来。
      
      夏时回过神,看见他,没忍住问到:“……你怎么还留着这件衣服?”
      
      “不然呢?”
      
      夏时没说话。
      
      见她这种反应,叶北周眯了眯眼睛,“你的扔掉了?”
      
      她摇头,“没……扔了太浪费。”
      
      叶北周神情忽而一松。下一秒却听她说到:“被我当抹布了。这衣服料子不错,吸水性格外的好。”
      
      “……”
      
      呵、呵!
      
      ——
      
      因为衣服的事情,叶北周的脸色一直没缓过来,这一路上也没再跟她说一个字。
      
      夏时莫名心虚,却又觉得松了一口气。她现在非常怕叶北周说或者做一些奇怪的事。
      
      到了地方,她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叶北周忽然开口:“你真的要跟那个男的出去?”
      
      夏时扶着车门,一怔:“哪个男的?”
      
      叶北周咬着牙吐出三个字:“傅、知、许。”
      
      他不提,夏时倒是差点忘了还要敲定时间的事。
      
      之前傅知许发来信息问过一些关于整形方面的事情,这次约她,也是跟他妹妹的手术有关。
      
      他的意思是希望由她主刀,但院方那边也需要打理。细节等见面再详谈。
      
      夏时下意识就要回答。但看着叶北周沉沉的目光,一下就想起那晚饭局因为他而变成了什么样,所以直接改了口:
      
      “没有。”
      
      叶北周一脸满意,连声音都不像之前那样冰冷:“知道了。”
      
      而夏时的想法是,叶北周知道了免不了又要去搅和。而且以他们现在的关系,没必要事无巨细地跟他交代。
      
      所以第二天下班,她准时赴了傅知许的约。
      
      约会地点是一家法式餐厅。傅知许西装革履的坐在对面,先挑了个轻松的话题与她聊天。直到时间过半,他才不紧不慢地说明意思。
      
      “我妹妹一年前被火烧伤后背,前不久刚从阴影里走出来,所以我想趁这个机会为她做修复手术。”他笑了笑,“我很重视这件事,所以劳烦赵含烟帮忙介绍尚棫的医生。现在有你,我就完全放心了。”
      
      “手术都有风险。”
      
      “我知道。”
      
      夏时眼神平和,“我会尽全力。”
      
      傅知许安心地笑了起来,“你做什么都是如此。”
      
      全力以赴,从不轻言放弃。
      
      他在十几年前就知道了。
      
      *
      
      叶北周今天也确实要见人。这人是公司董事会的元老,年轻时在法国留学,偏爱法国菜,所以他提前定了这家餐厅。
      
      比约定的时间提前几分钟到达,一进门服务生便迎上来带路。叶北周跟在后面,眼神无意间朝前一瞥,表情瞬间凝住。
      
      斜前方的那一桌上,与人谈笑风生的不是夏时又是谁?
      
      这女人昨天还说不会赴约。
      
      叶北周眼神阴沉。
      
      她竟然骗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方高能:下章修罗场。
    P个S:因为字数到了,所以这本文明天要入V了。文不长,也就五六十章的样子,希望大家能支持正版。
    下章凌晨就更,是个肥章,评论就有红包送。感谢一路追到这里的小天使,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