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策

作者:屋里的星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京城外,明净寺,这是大明朝最大最灵验的寺庙,每日都有大批香客来上香求签,住持慧明大师更是德高望重,通晓禅礼,佛法精深,更因为当今太后信佛,每年都有几日会到这明净寺吃斋念佛,更使这明净寺声名远扬。
      
      明净寺,慧明大师所在的院子里,站着几个人,他们守在屋子外面,面色肃静。
      
      房内,坐着两个人,一位正是这明净寺中人人相见的慧明大师,另一位身上穿着玄色长袍,手中端着一碗茶,墨发铺在后背,神色漠然地垂眸,他身后还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
      
      房中在慧明开口后,就一片寂静,半晌,那男子抬起眸子,眸子中神色幽暗如潮,他声音微沉:“刚刚大师说什么?”
      
      慧明微闭着眼,手中捻着佛珠,语调不曾有一丝改变:“施主刚刚拿来的两个生辰八字,看似天作之合,实则相刑相克,若是硬要在一起,那怕是……”
      
      慧明摇了摇头,没有接着往下说。
      
      即使他没有再重复之前的话,方瑾凌也知道了接下来的话是什么,他沉默了半晌,捏着茶杯的手指微紧,将茶杯放在桌面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在寂静的屋里显得有些沉闷。
      
      他站起身,平静地看了慧明一眼,又似乎带着些许寒意,他淡淡道:“今日劳烦大师了。”
      
      慧明依旧半闭着眼:“施主慢走。”
      
      方瑾凌微眯眼,转身离开,卫风皱着眉跟在他身后,几番看向他,迟疑地开口:“王爷,刚刚慧明大师的话……”
      
      方瑾凌看了他一眼,卫风猛然低下头:“属下多嘴!”
      
      方瑾凌收回视线,微冷地看了眼身后的房门,声音漠然:“本王从不信命。”
      
      卫风脸色微白:“属下明白,只是,皇后那边……”
      
      王爷不信这些,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跑来测他与洛小姐的生辰八字,其原因还是因为在回京之时,王爷收到京城的信,说是皇后有意请慧明大师为王爷和洛小姐测一下八字,所以才有了这一趟明净寺之行。
      
      方瑾凌垂眸看向自己腰际系着的玉佩,眸色微闪,声音里似乎透着淡淡的凉意:“让他改口,或者……”
      
      “闭嘴。”
      
      卫风眸色一闪:“属下明白了。”慧明大师再传奇也依旧是人,是人就有在意的东西,只要有在意的东西,那么自然就有办法让他改口。
      只是……
      卫风眼底神色变换了几番,若那洛小姐当真与王爷相克,王爷这般,岂不是……前方的男人似乎瞥了他一眼,他连忙低下头,不敢再胡思乱想。
      
      因为一行人的行踪是保密的,方瑾凌在明净寺后门处上了马车,马车内低调奢华,他捧着一本书,靠在车厢内,神色淡淡地将视线落在书页上。
      
      途径山脚处,他似乎闻到一阵熟悉的花香,他抬手掀开车帘,果然望见不远处有一片桂花林,眸色微深,似乎又想到那个人微扬的唇角,以及她指尖轻轻摇晃的羊脂玉佩。
      
      卫风见此,骑马上前:“主子有什么吩咐?”
      
      “齐衡他们到哪了?”
      
      “距离京城还有一日的路程。”
      
      方瑾凌放下帘子,卫风只听到马车内传来他微低沉的声音:“回去,与他们汇合。”
      
      一日后
      
      齐侯府早就得了消息,靖王会在今日到京城,一大早楚氏就吩咐下人将大少爷的院子给收拾出来,洛伊儿也被满府的动静早早吵醒,她坐在罗玉架子床上,乌黑的青丝从后背滑下,散落在身前,微遮住她大片脸颊。
      
      玲珑快步走进来,见她已经醒了,连忙将床帘拉开,轻声说道:“小姐,今日大公子回府,夫人一大早就让府中的人忙起来了,小姐现在要不要起床?”
      
      洛伊儿看着她的动作,轻轻应了声:“嗯。”
      
      玲珑手脚麻利地替她收拾着,想了想,说道:“今日靖王回京,听说好多百姓都去了城门口相迎,小姐,您……要不要也去看看?”
      
      总归是自家姑爷,他回京,若是自家小姐在,他心中也会是高兴的吧?
      
      洛伊儿眸子微闪,看向铜镜中有些模糊的自己,抬手从梳妆台上,拿出一个暗盒,打开盒子,从那盒子里取出那块玉佩,玉手轻轻抚摸了下,才抬手递给玲珑,柔声吩咐道:“替我系上。”
      
      玲珑不知道这玉佩有何含义,却隐约猜到这块玉佩也许是靖王送于小姐的,此时连忙应下,接过玉佩,小心地系在了她的腰际,她今日穿了烟雾蓝的罗衫裙,羊脂白的玉佩若隐若现,精致而优雅。
      
      红豆让人将早膳送了上来,用膳的时候,洛伊儿侧头对玲珑吩咐:“去芳韵堂和娘亲说一声,我待会出府一趟。”
      
      玲珑猜到她要干什么,连忙应下,退了出去。
      
      洛伊儿微垂眸,瞥了一眼自己腰际的玉佩,才浅着笑意对红豆吩咐:“让管家备好马车。”
      
      红豆刚退下,不久玲珑就回来了,洛伊儿问:“娘亲有没有说什么?”
      
      玲珑:“夫人只说,让小姐注意安全。”
      
      洛伊儿点了点头:“好了,收拾一下,我们走吧。”
      
      她的未婚夫靖王回京,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表示一下,即使没有玲珑的提醒,她今日也会出府的,毕竟圣旨一下,除非她像原文中那般被女主作践,否则她与靖王的婚事那便是板上钉钉了。
      
      今日靖王回京,圣上早就交代了让礼部的人到城门口相迎,礼部之人自然不敢怠慢。
      
      说起靖王方瑾凌的身世,其生母是虞妃,江南沈家人,沈家也算是书香门第,但是和京城这遍地都是官的地方相比,沈家自然也说不上是什么大世家。
      
      但是,虞妃性情温顺,骨子里透着江南女子的柔情软意,容貌更是冠绝后宫,当初盛宠,后宫无一人可比。
      
      在后宫隐晦中,虞妃的身子骨在一次落水后,落下了病根,那时圣上刚登基三年不到,朝堂尚不稳定,在她怀孕八月的时候,一次宫宴,圣上遇刺,情急之下,她替皇上挡了一剑。
      
      后来危机中产下三皇子,尚未来得及看三皇子一面,便香消玉损在最美好的年华。
      
      念及其救驾之功,又或者是,未得到的和失去的才是最好的心理,当今圣上对三皇子、也就是靖王方瑾凌较之其他皇子更多几分宠爱。
      
      所有人都说,虞妃用那一剑为三皇子铺了一条好路。
      
      在三皇子六岁那年,圣上终于发现,即使有他疼爱,没有生母的皇子在后宫也并不好过,经过一番思量,最终将三皇子记在了皇后名下,至此,三皇子便成了大明朝唯一的一位嫡子。
      
      城门口,洛伊儿到的时候,这里早已人满为患,这次与西凉一战打了三年,最终由靖王打了胜仗凯旋,此时的靖王自然非常得民心。
      
      齐侯府的马车停在了人群后方,看着那城门敞开,离得还好远,似乎就已经能听到马蹄声,人群中不知是谁眼尖,看见了些许动静,高声喊道:
      
      “来了!来了!靖王回来了!”
      
      瞬间长街巷道沸腾起来,就想向前冲去,幸亏圣上有先见之明,派了禁军前来,禁军站成两排,将百姓向后推,肃着脸让他们后退,多多少少起了些作用。
      
      马车内,洛伊儿半倚着车厢,听到动静,她撩起眼眸,终于坐正了身子,伸出指尖轻挑起帘子,恰好看见靖王的队伍踏进了京城,虽然三年未见,但是一眼,她就看见了他。
      
      他高高在上坐在马背上,身上穿着暗玄色的锦袍,因着这三年在外面带兵打仗的缘故,身材挺拔强健,剑眉微凛,一双狭长凤目直视前方,眼底神色幽暗,面色漠然,即使面对眼前的场景,依旧没有露出一丝笑容。
      
      洛伊儿眸光淡淡落在他身上,似乎看见了那年桂花树下,他漠着神色,将锦盒递于她,平静地说“生辰礼”,她眸色微闪,此时的他比当初更内敛,不见一丝锋芒。
      
      她突然想到,圣旨由一群宫人送到齐侯府的那日,她接下圣旨的那一刻,猛然觉得一切好熟悉,方瑾凌,方瑾瑜,洛茜,洛伊儿……
      
      成了她未婚夫的方瑾凌,对她暗生情愫的方瑾瑜,怯懦安静的洛茜……
      
      那一瞬间,她才意识到自己不是简简单单地穿越,而是穿进一本书中,更甚至,最后的最后,她竟会落到那种地步。
      
      洛伊儿回了神,眸子闪过微微的凉意,她不是坐以待毙的人,既然洛茜已经决定对她下手,她自然会先下手为强,不管前世,原主是否真的对不起她。
      
      她过的从来都只是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替原主活下去。
      
      洛齐衡落后方瑾凌一些,他严肃着一张脸,余光却看见一辆眼熟的马车,他目光微露惊讶,旁边的人注意到,有些疑惑地问他:“怎么了?”
      
      洛齐衡转头仔细看了眼,确定那就是自家的马车,脸上微露出笑意,回答那个人:“没事,就是看到府中的马车了。”
      
      那人小声一笑:“肯定是得了你回来的消息,赶过来了。”
      
      两人小声嘀咕着,却没有发现,前面稳稳坐在马背上的男人,在听到他们的话后,眸色似乎一动,方瑾凌抬起眸子,不着痕迹地向四处看去。
      
      果然在人群中发现一辆眼熟的马车,马依旧不停地走着,他牵着缰绳的手微动,终于透过那微掀开的帘子,撞上那双浅淡的眸子,那眸子的主子似乎没有想到两人的视线会撞上,眸底闪过一丝惊讶,而后朝他温婉一笑,却在转瞬间,帘子被轻轻放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昨天被骂,我今天写了好多作话,咳咳,半夜里又被我删了(捂脸笑,不应该把负面情绪传染给你们的)
    但是呢,还是提一句:小天使们,如果你们接受不了女主坏这个设定,那就退出去就好了,或者留一条“不喜欢这文”的评论再退,我也能接受
    但是你张口闭口骂作者,我肯定会怼回去的啊
    好了,不多说了(捂脸,我们愉快地看书,本来看书就是打发时间,何必互相伤害呢)
    关于本文站温王的,哼哼╭(╯^╰)╮(昂起我的小下巴),我提醒你们:分清楚原主和女主哦,温王是我女主对原主仅存的一点善心了
    这个善心表现在:我总不能占着你的身子去睡你爱的人(当然,你如果指望女主手下留情什么的,你就想多了,哈哈)
    我总感觉自己时刻在剧透(忧伤仰头45度角望天)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淮北为枳 20瓶;芜柒 5瓶;如果,我说如果、努力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